太大了进不去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住酒店听到旁边女的叫

  • A+
所属分类:花胶

织田信长愤怒又无奈。

愤怒,是自己被前田利家骗了三年,还给了她诸多好处,指望她在斯波家中当一个钉子,没想到反手扎着自己了。

无奈,是织田信长发现自己真的不能动她,因为她说得对。织田家的情报网源源不断从近幾传来消息,将京都事变的细节拼图完整。

虽然近幾武家对三好上洛之事讳莫如深,但还是能从中看出许多不对劲的地方。

足利义辉,她死得冤枉。想要集权的足利将军,被幕府内外的恶意扼杀,死得不明不白。

织田信长想起竹中重治的建议,保留三好家,养寇自重,制衡京都中那些表里不一的幕府武家。

而斯波义银的来信,前田利家的直言,又给了她一点新的思路。

相比幕府那些人,斯波义银在这个尔欺我诈的乱世之中,可谓是一股清流,难得的老实人有诚信。

既然要在京都幕府外围放一个三好家养寇自重,那为什么在幕府内部不能再放一个斯波义银呢?

织田家要在近幾渗透,吞没南近江之地,慢慢站稳脚跟,这都需要时间。幕府中枢越混乱,对织田家就越有利。

织田信长盯着伏地不起的前田利家,大道理在脑子里转了三圈,最后还是化为一丝酸楚。

你前田利家算个什么东西?你也配想他?他。。总有一天会是我的。。

但此时,已经下决心欢迎斯波义银这个尾张老乡回家的织田信长,不可能惩罚剥夺前田利家的领地,这会与斯波家撕破脸。

她冷冷看着前田利家,说道。

“你说得对,织田家与斯波家的亲密关系,必须维持下去。所以,我不会惩罚你。

但你要知道,犬千代,从此以后,我不会再给你半点机会。你就在郡上郡的山沟沟里,烂下去吧。

等我获取天下,等我与你的主君。。呵,希望你好好活着,能够看到那一天。

我会回去清洲城,去亲自欢迎他的归来,在我们开始的地方,欢迎他。对哦,当时是你把他带来的,是你亲手把他送上了我的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岐阜城天守阁外,村井长赖一脸担忧的等候。

看见前田利家终于出来,她赶紧上前鞠躬,问道。

“主上,情况如何?大殿发怒了吗?”

前田利家笑了笑,答非所问。

“村井姬,你知不知道,大殿是什么意思?”

“额?”

村井长赖一愣,前田利家笑着自问自答。

“大殿啊,我们这位织田殿下喜欢别人称呼她大殿,她的心可真是太大太大了。

尾张美浓容不下她,整个天下都未必容得下她。她什么都想要,就连我心中的白月光,她也要啊。”

村井长赖不知道前田利家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在天守阁外说起了胡话。

她小心左右观望,见没人注意到,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劝道。

“主上,慎言。”

前田利家摇摇头,说道。

“没事,我会注意的,只是要委屈你们这些跟随我的姬武士了。

我们的征途可能已经走到尽头,我们也许就要在郡上郡,虚度余生。”

村井长赖哈哈一笑。

“主上哪里的话,能够追随您,是我的荣幸。二万石领地,也够您养活我们了吧?您可不要吝啬。”

前田利家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

“你呀,真会说话。我们走吧,回去吧。”

前田利家回头望了眼天守阁,仿佛能看见坐在主位上的织田信长,那目空一切的嚣张模样。

然后,她毅然转身离去。

就算看不见身影,就算相隔遥远的两地,我都会永远看着你,也会永远守护着你。

前田利家高高举起自己握紧的右拳,伸出拇指与食指,直指着天空。

斯波义银,我的主君,我的心上人。

我,爱你啊。

———

深冬过半,冬雪渐停。

越后御馆的斯波义银先后接到东海道各家大名的回信,皆表示愿意提供补给,支持斯波义银上洛的大义之举。

特别是来自织田信长的回信,谈及两人在尾张的旧谊,热烈欢迎斯波义银这个尾张老乡回家看看。

在理清了杂务之后,斯波义银告别上杉辉虎,再次踏上征途。

蒲生氏乡率同心众五十骑,山中幸盛率关东侍所一百骑,护送斯波义银上洛。

一百五十骑姬武士团配备双马,追随斯波义银,举御白旗南下。穿过越后山脉,走上野武藏的平原地。

沿途武家纷纷献上供奉,恭送御台所过境。

名胡桃城上,真田信繁望着远去的骑军愣愣出神。半晌,她回头对身后的一众姬武士喊道。

“御台所回近幾了!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以后的日子就靠我们自己了!

为了真田家的未来,努力!奋斗!”

诸姬轰然叫好,只有海野利一冷眼旁观,觉得真田信繁这是在给自己打气。

与真田信繁大气磅礴,想要和义银喝杯浓茶的伟大理想不同。队列中的三好伊三望着远方,愁眉不展。

三好三人众大逆弑杀足利将军之事,已是传遍天下,她不由为三好政康深深忧虑。

她身边的由利镰之助撇撇嘴,低声对她说道。

“你说我们这主上,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两人同是近幾来人,一路艰难险阻,勾心斗角。最后相互扶持走到了今天,反而成了真朋友。

三好伊三还未说话,由利镰之助脑袋上已经挨了一巴掌。根津贞盛从后排挤出来,瞪了一眼说道。

“心里知道就行了,干嘛要说出来,泄露真田家机密。”

由利镰之助吐槽道。

“这还机密啊?整个关东侍所还有人不知道吗?”

根津贞盛反驳道。

“都知道,但都不说,那就是机密。”

三好伊三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些山中武家虽然不通礼数,但言语中反而透出一丝真挚。

这个真田家,的确有意思。

三好伊三望着正在狠狠给大家打气的真田信繁,目光深邃。不知道她在未来,会把她的勇士们带往何方。

———

斯波义银沿着利根川南下,并未经过大胡领再去见一回岛胜猛。

山中幸盛在身边,不方便去找岛胜猛喝茶,这两人不对付,还是不见为妙。

没想到,骑军刚过厩桥城,就遇上了守候的岛胜猛。见她在冰天雪地中守在河川吹寒风,义银忍不住下马,走上前去。

“都说不用来送,你在这里守了多久?”

岛胜猛微微一笑,双眸深情望着自己的主君,目光一寸寸在他脸上扫过。就像是要把他的模样,深深刻在自己的脑海中一般。

“没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您,我有些舍不得您。”

义银拍拍她肩上

太大了进不去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住酒店听到旁边女的叫

的积雪,嗔道。

“这都成雪人了,还说没多久?本来是让你护送我上洛,你自己不肯去的。怎么?现在后悔了?”

岛胜猛退后半步,对着斯波义银深深鞠躬。

“我不后悔,我会为您守着关东斯波领,不让您两年的心血白费。”

望着目光坚毅的岛胜猛,义银心底浮起一阵感动。本不该在外表示亲密的义银,上前轻轻抱住她。

“傻瓜,这关东斯波领哪有你重要?我宁可失去这片领地,也不愿意失去你。

记住,保护好自己,听话。”

岛胜猛低着头,强忍泪水不肯落下,她不舍咬咬牙,挣脱主君的怀抱,再次鞠躬。

“雪路难行,请您别为我再耽搁时辰。您再这样温柔,我真的要后悔了。”

义银哈哈一笑,翻身上马。

“后悔?晚了!”

他打马冲出去,身后的骑军见他动身,赶紧跟上。

骑军中的山中幸盛一边策马前行,一边盯着在旁的岛胜猛。正巧,岛胜猛也在回望着她。

人马交错之时,岛胜猛忽然喊道。

“保护好御台所!”

山中幸盛喝道。

“这还用你说吗!”

两人同时哼了一声,不愿意再看对方一眼,恶心。

———

斯波义银一路南下,再次来到小田原城下。

这一次,北条家不再紧闭关卡,北条氏康带女儿北条氏政等北条骑马姬武士百余骑,出城三十里迎接。

两军相遇下马,双方见礼客套一番,北条氏康恭敬说道。

“御台所上洛拨乱反正,北条家本该出兵追随,附君驥尾。

只是,您知道北条家领地现在一片狼藉,自顾不暇。无奈,只好奉上军需补给,以表忠心。

还请御台所您,莫要见怪才好。”

北条氏康一番话绵里藏针。

关东联军肆虐相模国,把北条家领地糟蹋得元气大伤。北条氏康看似恭谨,却把北条家食言而肥的原因,抛给斯波义银自己。

要不是斯波义银统领关东联军祸乱地方,北条家一定会相伴上洛,为将军复仇。

这副又当又立的政治家做派,让斯波义银不禁感叹。搞政治,脸这东西真多余,早丢早成功。

北条氏康脸不红心不跳,就把当初关东联军围困小田原城,她为足利义辉哀痛万分的往事,擦抹干净。

斯波义银还得笑着肯定她的忠心,说道。

“氏康殿下有心了,既然沿途补给已经备好,那我也不再耽搁,这就出发。

归心似箭,莫要见怪。”

两人相视一笑,心里腻味得很。仇家见面是浑身难受,既然都不待见对方,那还是早点分开。

北条氏康出城相迎,就是不希望斯波义银去小田原城。如今见他急着赶路离去,亦是正中下怀。

“臣下不敢,沿途兵站驿都已吩咐妥当,请御台所放心。”

义银微微一笑,跃上马背望向远方,前路漫漫。

闯关东两年,如今真要回去近幾了,不知道前路有多少艰难险阻,尔欺我诈正在等待自己,不禁黯然神伤。

跟在北条氏康身后的北条氏政,一直在偷偷看他。

此时见他眺望,双眉紧锁,眉间是散不开的忧愁。睫毛黑又长,剑眉星目似发光,抿着嘴的侧脸硬朗俊逸。

望着望着,北条氏政心中涌起一阵勇气,出列鞠躬道。

“御台所!”

斯波义银与北条氏康的目光同时停在她的身上,让她不自觉微微一颤。

北条氏政抬起头,笑颜如花,目中闪烁晶莹,不知是激动还是感伤。

“御台所,箱根山路崎岖,这一线的兵站驿所您不熟悉,若是走了弯路反而耽误时间。

不如,让我送您一程?”

斯波义银迟疑看向北条氏康。

北条家什么意思?事先没准备带路的向导吗?北条氏康这老狐狸会安心让我在北条家领地中溜达,摸清山川地理,观摩城寨关卡?

北条氏康心中恼怒,她当然会派人跟着斯波义银。名义上是带路,其实是监视义银一行骑军尽快滚蛋。

可北条氏政出列插了这一嘴,北条氏康怎么否认?否认了又如何解释?

她怒气冲冲的目光刺向女儿,却被瞬间融化。女儿双眸中充满勇敢和哀求,让她心头一软。

谁没有年轻过?谁没有过朦胧的情意?

北条氏康回头看了眼马上的斯波义银,冬日雪停之后,阳光正洒在他的脸上。

身材高大,俊美不凡,气宇轩昂,这等天上人,不食人间烟火。

北条氏康暗叹一声造孽。

若她在少女时候,能有这么一位相爱相杀的敌手,也会不自觉陷入其中吧?

再看女儿哀求的目光,北条氏康无奈说道。

“氏政,你替我送送御台所。记住,不准跨过狩野川!”

北条氏康最终还是妥协,虽然女儿的初恋注定将无疾而终,但这段短短的路途,就当是作为母亲的一份怜悯吧。

武家无亲情,但人非草木,终究有感情。

北条氏政感激得看了眼母亲,深深鞠躬,嗨了一声。

狩野川是通往骏河国的边界,也是母亲的底线。北条氏政知道,这一段路是母亲最后的宽容,自己不能再胡闹。

她望向斯波义银,笑容灿烂。

“御台所,请吧。”

斯波义银莫名看着这对母亲,总觉得她们的交流之中暗藏着什么,但他此时急着赶路,便没有再多想。

“既然如此,就烦劳氏政殿下了。”

北条氏政笑道。

“固所愿也。”

———

数日后,穿越箱根峠,来到狩野川的北条氏政,再次笑道。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斯波义银回望她的眼睛,作为绿茶老表,他已经感觉到了什么。

“辛苦氏政殿下了,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还请多多保重。”

北条氏政在马上鞠躬道。

“御台所,珍重。”

斯波义银点点头,策马向前,身后两百骑姬武士紧随其后,在岸边掀起无数水花。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北条氏政再也忍不住,泪流双痕。

她对着远方,奋力喊道。

“御台所!珍重啊!”

远处的黑点越来越小,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她低声说道。

“我,喜欢你。”

(关东篇完)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