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你这个浪货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第二章

“夏太太说不想让着母女俩好过,所以,让我怎么狠怎么来。她就想看到夏明甄母女俩痛苦,我只要虐待她们,留下一点证据,夏太太就会给我汇来一笔钱,让我支持一阵子……撄”

夏明甄冷着的声音射/向简淑芬,“我和我妈经常被打,是因为你?”

简淑芬回避着夏明甄的眼神。

夏瑾如也白了脸,直摇头,“不、不可能的,我母亲不会做这样的事。都是你——夏明甄,都是你找人无赖我妈!你给了姓唐的多少钱,让他撒这样的谎?!”

夏明甄恶狠狠看过去,傅甯笙寒声道,“瑾如,闭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夏振东冲傅甯笙说,“这里才轮不到你说话!还有,池总,你这样诬陷我老婆,我可以告你诽谤!偿”

池景灏优雅从容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扔到夏振东面前,“您好好看看,这上面都是简姨汇款给唐健账户的证据——想要做恶事就得把屁/股收拾干净,傻到用自己的账户转账,在这世上也是白痴到绝无仅有了的。”

夏振东已经不用去证实唐健的话,池景灏这样的人不屑于诬赖人,而简淑芬的表现也让夏振东的心沉到了谷底。

唐健像是怕自己没做好,池景灏不给钱似的,马上又补充,“夏太太,你帮帮我啊,你告诉他们我没说谎!是你之前说的,只要我能让她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就会一直给我钱!你还说、还说让我糟蹋了夏明甄,让她嫁不出去,你会给我更多的钱,只要我能毁了她!”

病房内一片死寂,唐健的话如同匕首,撕破了简淑芬虚假的面具。

夏瑾如哭都不哭了,眼泪应该是已经流不出来。

夏振东一脸的震惊,他千想万想,都不会想到,一向端庄大方的简淑芬,一向让他倍感窝心的温柔的老婆,私下里,藏着的祸心竟是如此的不堪。

唐健仿佛看不到众人的表情,继续说,“不过我没这样做,夏明甄太野了,她大了之后我就再也捞不到什么好处,而且,她是我儿子看上的女人,我还没变/态到这种地步……”

“够了!”夏老一声厉呵,“景灏,让他出去吧。”

池景灏将口中不断嚷嚷着要钱的唐健扔了出去,夏老揉了揉太阳穴,有气无力地道,“给他一笔钱,让他把嘴封死了。这种事传出去……我就算死了都会被气得睁着眼睛的。”

夏振东一直没表态,夏老问他,“怎么,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要替她说好话?振东,我对你太失望了,你竟然看不透一个跟你睡了二十几年的人?而且还把她当成什么宝贝似的!只是可怜了明甄母女,被你这丢了心的男人这样对待!”

夏振东无言以对,他是要了一辈子面子的人,此时,在两个小辈面前,他被自己的老婆搞得抬不起头来。

夏老说,“这事你得给明甄一个交代,她也是你的女儿,不能白白的受了这样的委屈……你什么时候把事情解决,再来见我吧。”

夏振东恭恭敬敬的跟夏老道了别,看都没看简淑芬一眼走出病房,简淑芬耷拉着脑袋,被夏瑾如搀扶着跟在后面。

傅甯笙向夏老点点头,走到夏明甄身边时,脚步微停了停,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

夏老挥挥手,让华姐也出去,随后把夏明甄招呼到床边,“明甄,这么些年,你受苦了。”

夏明甄笑着摇摇头,“都过去了,爷爷,那些事我也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暴力和灰暗充斥了整个童年,这样的事谁能忘得掉?明明知道这是谎话,但夏老闻言心里还是得到少许安慰,“忘了就好,怨只怨你那被猪油蒙了心的爹不懂事,不过没事,以后有爷爷给你撑腰,就算是景灏,要是想欺负你,也得想想我这个老头子。”

一边站着的池景灏躺了枪,看到夏明甄看向自己,他无奈地耸了耸肩。

之后几天,夏明甄不是陪宁锦丞,就是来看望夏老。

唐健的事情,对唐允叙,夏明甄只字不提,后来她从夏老那里得知,在第二天,夏振东就给了简淑芬一笔钱,和简淑芬离婚了。

夏明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太特别的感受,毕竟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好多年,就像夏老说的,其实这些不怨简淑芬,是夏振东识人不清,把坏人当成了贤良淑德的好媳妇,带到了家里。

如果不是夏振东有了外心,她和母亲也不必受那些苦。

看望过夏老,夏明甄从医院里出来,走到地下停车场刚要掏出钥匙开车,皮包里的手机反而先响了。

“喂。”夏明甄把电话夹在颈窝,继续在包里找车钥匙。

“明甄,你现在在哪?”池景灏的语气和往日不同,多了一分严肃。

夏明甄不禁皱眉,回道,“在医院,怎么了?”

“唐健跑了。”池景灏低声说。

“跑了,你不是给他钱……”

“我怎么能给他钱?”池景灏声线很冷地说,“他那么伤害你,我还给他钱吸/毒?我肚量没那么大,那天就让齐晟把唐健带到偏僻的地方……不过,唐健太狡猾了。”

夏明甄窒了窒,没问池景灏把唐健带到偏僻的地方做什么,后来听他又郑重其事的说,“你现在在夏老的病房等着我,我马上就过去,没找到他的这段时间,我派人保护你。”

唐健知道夏明甄对池景灏的重要性,这次唐健是狗急跳墙,难免会对夏明甄下手。

夏明甄也知道这个道理,没做反驳就挂了电话。

重新将车门锁上,夏明甄准备按照池景灏吩咐的做,只不过在她下车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个带着刺鼻气味的手帕突然捂住了她的口鼻。

夏明甄唔唔两声,尖细的指甲去抓那人的手臂,只不过半分钟的时间,她就挣扎不动了。

皮包和手机掉在了地上,钥匙从皮包里调出来滚到一边,眼前的光线消失的前一刻,她看到了唐健狰狞瘦削的脸,如同恶鬼一样的可怖……

-----乐文独家原创-----

池景灏到达医院后,并没有在夏老的病房看到夏明甄的身影,当下他就觉得不对劲,夏明甄不是不知轻重的人,尤其在这个节骨眼。

从停车场上来的齐晟悄悄走到池景灏的耳边,嘀咕几声,瞬间,池景灏的表情变幻莫测,眼神凌厉如刀。

“这事先别声张,把保安队队长叫过来。”

“是。”

池景灏若无其事地和夏老道别,只有他才清楚此刻的自己有多害怕,齐晟说夏明甄的车就在停车场,他在车底找到了夏明甄的皮包和车钥匙。

回到自己的车上,池景灏卸掉了面具,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发颤的双手,随后闭上眼睛,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唐健要的,无非只有钱。

冷静过后,池景灏打电话给萧然,“准备一千万现金,家里的珠宝金货也都统计一下。”

萧然应下来,问,“池总,放心吧,明甄那丫头野着呢,不会有事的。”

池景灏淡淡的嗯了一声,挂掉电话,这种时刻,只要没看到她完好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就不允许自己这么乐观。

夏明甄醒来的时候是在一辆货车上,双手被绑着。唐健似乎怕她会逃跑,绳子勒得很紧,像是嵌进了肉里。

嘴里弥漫着涩苦的化学品味道,头也很痛。

货车此时还在

文学

飞快的奔驰着,每一次颠簸都让夏明甄更加难受,难受到想吐。

她眯着眼睛,不动声色的观察自己所处的困境,坐在驾驶室的唐健还没发现她已经醒了,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拨着电话。

很快,电话通了,唐健嘿嘿地笑,“池总,现在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听到我的声音呢?”

听到池景灏的名字,夏明甄已经明白唐健要做什么,立刻将眼睛闭紧,被困在背后的手却开始在自己的裙边摸索着。

电话那头的池景灏已经到酒店,刚和安保队长开了会,制定了几套方案,安保队长还没走出房间大门,唐健就打来了。

池景灏用食指抵住唇,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他走到窗口前,望着楼下的景色,平铺直叙的声音,说,“她在你那?”

“是啊!”唐健向后时间瞄了一眼,不见什么异常,阴笑道,“睡得正香呢。不过,待会儿她还能不能清醒,就要看池总的了。”

池景灏不想和他多废话,道,“你要什么?”

“一口价,五千万。”

一声低笑从听筒里传了出来,唐健皱眉,“你笑什么?”

“你以为银行是我开的?突然拿出这么多钱,银行也不会批的。你换一个我比较能实现的愿望吧。”

池景灏始终保持着不咸不淡的口吻,不焦躁也不急进。

这种时刻是玩心理的时刻,他一旦让唐健占取上风,钱不是问题,只怕唐健会一时有恃无恐,对夏明甄做出什么让池景灏后悔的事情来。

可他又不能惹怒唐健,以免鱼死网破。

其实,他现在没说一个字,心都像是被剜去一块肉一样。

因为夏明甄就是他的心头肉。

唐健捏不准池景灏的意思,又看了一眼后视镜,“你不想让她死的话,就给我钱,三千万,不能再少了!”

三千万也足够他挥霍一阵子。

“好。”池景灏不敢逼得太紧,“让明甄跟我说话。”

“她睡着呢,放心,我还不想杀人。”唐健在结束通话前,说,“这次别再跟我耍花样,你要知道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愤愤将电话扔到副驾驶,幽幽地,后面传出沙哑的声音——

“三千万?我就值这点钱?”

唐健一惊,回头看过去,夏明甄冷着眼神凝视着他。

自从夏明甄大了,唐健也曾吃了不少她的亏,尤其她这种眼神,更令他底气不足。

“你确实是比三千万还要之前,所以我打算,即便池景灏给了我钱,我也不会放了你。把你放了就如同放弃了一部提款机,况且,放虎归山,难免池景灏不会追杀我。”

夏明甄笑笑,“你倒是想得明白。”

她看向窗外,“你往哪开?”

“江玉省是池景灏的地盘,我不和他斗,等出了江玉省,人海茫茫,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找到你!”

说着,唐健便得意地笑了。

夏明甄也跟着笑,甚至笑得声音比他还大。

唐健收起笑,问,“你笑什么?”

“我笑你大白天就开始做梦,这钱,能不能拿到手,还是一回事呢。”

几乎瞬间,唐健就起了戒心,但也为时已晚,夏明甄看准时机,忽然从后座扑了上来,原本束缚着的双手得到了自由,抓住唐健的手臂上去就是狠狠的一口——

“啊——”唐健疼得尖叫,手里也松了劲儿。

车子开在临山的高速公路上,唐健这一松手,货车就开始打滑,向悬崖边上冲过去。

“你这个疯子!!!”唐健也顾不得疼了,还是保命重要,狠狠扇了夏明甄一巴掌,马上把方向盘赚回来。

唐健也是惜命,还系着安全带,夏明甄是豁出去了,又冲上去和唐健抢夺方向盘。

她力气没有唐健的大,但也无所谓了,她要的只是把货车开向山崖,就可以了。

马上,眼前就是一个大的转弯路口。

“夏明甄,你不怕死吗!!”唐健的硬气在下一秒就已经没了,五十几岁的大男人在这一刻竟然被吓哭了,“我求你了,明甄,看在允叙的份上,别这样!!!”

夏明甄只有一秒钟的犹豫,再抬起头时,那眼神让唐健心惊胆寒。

方向盘根本用不着转得多厉害,只要维持着直行的方向,他们两个就能被摔得粉身碎骨。只不过,夏明甄在车子掉下山崖的前一刻,突然放开了手,转而拉开车门的锁和把手,在极为凶险的时刻,纵身跳了出去。

她在被粗粝的柏油马路上转了好几圈才勉强停下,一辆轿车这时由远及近,看车速像是根本没注意到夏明甄。她被摔得浑身如同散了架一样的疼,胳膊也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不知道是不是骨折了。

在轿车要撞过来之际,夏明甄向一旁打了个滚,后腰撞上山壁,闷哼了一声,才算保住了一条命。

夏明甄知道自己的样子一定很狼狈,但是唐健可能连命都没了,她瘸着一只脚,吃力地走到悬崖边,低头只看到从下面冒出滚滚黑烟。

一直以来,从这条路经过的人并不多,夏明甄走了很久,才拦到一辆车,找司机借了电话,打给池景灏。

池景灏在家里已经准备好一切,只等唐健的电话,但等了许久,手机都没有动静。

这几乎是池景灏这一生中,最难捱的几个小时。

直到电话铃声响起的那一刹,他麻木的身体才勉强有血液开始流动。

“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我现在就要听到她……”

“池先生。”

被熟悉的声音打断,池景灏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抖着声音问,“明甄,你现在在哪?”

夏明甄被唐健弄怕了,她决定还是在原地等着池景灏最安全。

她找了个地方躲起来,池景灏找到她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破了,左脸颊蹭掉了皮,手肘和膝盖处都有伤,但最重要的是她还活着!

“明甄!”

池景灏从车上下来,无暇顾及两侧是否有车通行,直直朝着夏明甄所在的地方走,他这样不管不顾地,看得齐晟背脊发凉。

夏明甄还看不清池景灏的表情,就被他狠狠揉进了怀里,闻到熟悉的气味,感受到熟悉的温度,她原本紧绷着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她揪着池景灏的衣领,无助又可怜的说,“唐健掉下去了,他掉下去了……”

池景灏用唇不断地亲吻她的头顶,他多庆幸掉下去的是唐健,而不是她。

“都结束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夏明甄知道这个人不会糊弄她,在他怀里,安稳地闭上眼睛。

文学

-----乐文独家原创-----

夏明甄身上的伤口被医生包扎得一层又一层,因为有个修罗似的黑面人在一旁盯着,医生不禁多为她上了好几回的药。

她刚醒来的时候,池景灏就是这样,面无表情地和齐晟说着什么,齐晟头垂得都要贴到胸口了,表情和刚才那些医生倒是很像。

夏明甄试图动动自己的手腕,被池景灏一把按住。

与方才不同,池景灏眼里的温柔都要溢出来,“别乱动,刚包好,你要留下伤疤吗?”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又不是没有。”与之前相比,她现在反而不那么在意皮肤是否有瑕疵了,因为她懂得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这句话似乎触动了池景灏,眼底有一抹涩然划过,他苦笑,“每次都是我害你,几年前,你肚子上那道长疤也是因为我……”

一米九几的男人在她面前低头认错,尤其还是池景灏,她真不喜欢他这样。

“喂。”她叫道,“反正都没事了,不是应该开心吗?”

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第三章

和两个老师的赌约一锤定音后,场面又陷入了八卦俩老师感情的坎坷历程中。

喻南橘见没什么重要的事儿,便打着哈欠站起了身。

夜晚的天气虽然不比白天的温暖,但好在星空灿烂。喻南橘尚且能趁着夜色往周边去走走。

他们烧烤的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流。

听着汩汩水流的声音,喻南橘懒得再往远处走,便随处坐在了溪流的旁边。

那边同学的哄笑声时不时地传来。喻南橘只要回头看就能看到被他们包围着的星星火光。

可能是被那边的热闹所感染,喻南橘的心情莫名的见好。

不多久的功夫,她的身边多了个人。

她偏头,早有预料般冲着对方一笑。

“心情好?”他问。

“嗯。”她点头。

孟初辞从她的眸中看到了星星点点的亮光。

之后相对无言……

五分钟的功夫,喻南橘就已经困得哈欠连连。

正当孟初辞想问她要不要先去睡的时候,他的右肩突然多了重量。

他身体一僵。

喻南橘带着困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孟初辞,让我睡一会儿……”

“……”

那边的同学又传来了一阵哄笑,周围虫鸣环绕,面前的溪流传来轻微的哗哗音响。

但远不及肩上的女孩轻微的呼吸声占据了他的整个耳庞。

孟初辞不仅没拒绝女孩儿的“无理”要求,反而在良久后,脑袋还是不受控制地转向了她。

女孩并没睡熟,又长又翘的睫毛在明明灭灭的夜空下轻轻颤动。

她甚至可以听到他的问话。

“喻南橘?”

她“嗯”了一声,余音扬起。

他心念一动,藏匿于心的问题终究忍不住脱口而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