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空姐|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干空姐 第一章

第2188章清早(求票,求订阅)

林雅涵也没管叶建设,她在叶建设离开以后,直接起床了,毕竟还有叶然要吃饭的事情呢,她都回来了,总不能让叶然大清早的自己做饭吧,相信她要是这么做了,叶然心里绝对不舒服,哪怕他一开始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但是过后心里也一定不舒服。

反正她早晚都是要起来做饭的,也就不在乎这一会儿半会儿的时间了不是吗?

再说了,面条只要是和面就好了,至于卤子什么的,她直接把肉丁酱拿出来就成了,反正能吃不是吗?

“二婶,你怎么起来那么早?”

这边,林雅涵刚刚起床穿好衣服,收拾好自己准备去厨房的时候,就看到了正在洗漱的叶然,叶然看到林雅涵的时候,顿时有些惊讶,这二婶不是没什么事情吗,她起来那么早做什么?

“起来给你做点儿吃的,你还要上工。”

林雅涵也没瞒着,只不过,看到叶然也大清早的就起来以后,她忽然发现,原来不在村子的这些年,她已经忘记了,村子里面大部分人都是要上工的,而且,还是那么早就去上工,农民真的好辛苦。

果然,不管是什么年代,农民都是最辛苦的,他们每天辛辛苦苦的下地干活,然后一年到头,吃不饱穿不暖,想到这里,林雅涵再次皱起了眉头,看来,科技发展真的是重中之重啊。

但是这些的事情,她真的是无能为力啊,她是可以给上面更多的资料,但是上面有能力研究出来吗?

现在科技依然这么落后,想发展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唉,早知道,她就应该自己多研究一下机械方面的东西,这样的话,她也许能研究出来更多的东西了,算了,现在还是先依靠自家二儿子吧。

干空姐 第二章

我叫云雾,出生在蜀地一个偏远的山脚下,也一直生活在那里。

我有三个哥哥,是家里最小的一个。我的娘亲是本地人,一辈子没有离开过蜀地。我的爹爹姓云名常,是后来搬到那里的,与他一起到蜀地的,还有另一人。

我并不知道那人叫什么,从小听着爹爹都是称呼他先生。

小时候常想,先生不都是很大年纪了吗?为何这个先生看着一点也不老。

非但不老,还十分的俊美。

他不笑的时候,大多是彷如谪仙一般,我听村里一位长寿的长者说,他这一生都未曾见过如先生这般清逸俊秀的人物,仿佛是从画儿里走出来的神仙一般。

那时候我印象里的神仙,便是先生这个模样的。

我也曾听她娘亲说过,当初是先生带着爹爹来到了这个地方,那时爹爹一身的伤,先生说此地适合养伤,之后便留下了。

爹爹的伤养了六年,伤好了之后,先生跟爹爹也就一直留在了这里。

爹爹是在山上打柴的时候被蛇咬了,恰逢被路过的娘亲救了。他们两个人的缘分就是这样结下的,之后爹爹娶了娘亲,就这样和先生比邻而居。

村里百年难遇一个读书人,根本没有什么私塾学舍,三个哥哥是跟着先生读书认字的,村里人知道后,便都将自己的孩子送来先生家里,名声传出去后,隔壁山脚的村落也都将孩子送来求学。

起初爹爹是不同意的,

让先生以精力不济推了,可谁知先生却是全部都应了下来。

求学的人多了,爹爹便伐了些树木,在村民的帮助下搭了几间屋子,随着求学的人越来越多,搭建的屋子也越来越多。

这里虽然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却因为在重重山间,山重水远,与世隔绝的人们并不富庶。他们出不起拜师的束脩,先生也从未提过。

但是受了先生恩惠的村民们,谁家织出了上乘的布料,或是谁家在山上采的鲜菜和打的野味,都是先送来给先生,先生院子里的柴总是劈好的,水缸总是满的。

那时候,先生总是笑的很和煦。

爹爹看着先生高兴,也没再阻止,反而十分有兴致的让先生给书院取个名字。

我记得那天傍晚,我们一家人跟先生一桌吃饭,只见先生听爹爹说要给书院取名子,怔愣了许久都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先生在想什么,只觉得他那时的目光里好像盛着许许多多的东西,让人悲伤。

到了第二天,书院前立起了一个匾额,上面写着南山书院。

爹爹也看到了,我指着匾额问爹爹:“为何是

文学

南山呢?”

因为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并不靠南,算不上南山。

只见爹爹听了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回答我的话。

那时我虽然不解,但是小孩都是健忘的,很快我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之后我也随着哥哥们在书院里跟着先生读书,渐渐大一些的时候,过年过节的时候,我看着我们一家人团圆而坐的时候,不免想到先生。

在我的印象里,似先生这个年纪的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家,可是先生一直是孤身一人。

有一次娘亲让我给先生送熏制好的肉干,到了之后先生没在家,我知道先生喜欢在不远处的一条小溪旁,静坐或是远望。

我放下东西,之后就跑去找先生了。

先生果然就在那里。

此时正是黄昏,日头西沉,暮色将一切都染上了金黄色。先生坐在溪旁,不知在想些什么。

“先生看什么呢?”我走过去问着先生。

先生听到我说话回过神来,之后笑道:“看日落。”

听着先生说完,我看了看太阳落下去的地方,有些好奇,太阳每天都会升起落下,这有什么好看的?

可是看着先生的样子这句话却是问不出,那时候的我并不晓得什么是孤寂,却从先生的眼中看到了孤寂的味道。

“先生,你为什么不成家呢?”我问着。

先生却是沉默了许久,之后也没再说话,到了回去的时候,才听先生开口说着:“我把她丢了,寻不回了。”

这样的话,让我有些不解。

直到长大后才明白,先生其实想说的是,这一生不是他心中的那个人,他谁也不想将就。

先生的学识给山村的人打开了通往外界的道路,南山书院有学子出了山,去山外应试,包括我的哥哥。之后每隔三年都有人出去,有人落榜,有人衣锦还乡。

大哥在外头做了官,想接爹娘和先生前去,却被爹爹拒绝了。爹娘和先生始终都留在山里,没有出去过。

我嫁给了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随着他也离开了山里,年复一年,我也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因为回山的路崎岖,便鲜少回去。

九月的时候,大哥传来信,说是爹爹病了,要回山里。

我随着大哥一起回去了,跋山涉水总算回到了故居。

可是也仅仅是赶上见爹爹最后一面,爹爹年轻时留了一身伤,大夫也说了,活到如今已经是高寿了。

办完了爹爹的后事,大哥把娘亲接走了。

我们兄妹都问过先生,可愿随我们前去,可是先生却拒绝了。

干空姐 第三章

都已经好多天了,好多天了。

还不回来吗?这个时候都不想要回来的吗?

忍不住喝了一口酒,为什么这个时候还不回来?都好多天了,已经不想再等了,不知道自己接下去带,等下去会变成什么样的态度,他自己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根本没有办法去等,可是也得不到,丝毫属于他的消息啊,他去哪里,自己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消息,也根本就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找他,而且自己周围的那些人。

都是虚幻的呀,其实他身边,只有他自己,如果要去找她,只能自己去找他,可是这个世界这么大,要从哪里开始找,才能找得到他呀。

忍不住又喝了一口酒,到底要怎么办,要去哪里找她?

这个时候自己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无能,连自己想要的人都找不到那一种无力感,真的是。让他特别的抓狂,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自己。

师倾这边什么情况,唐落雨根本就无从得知,但是她就知道,自己这边确实出了一些事情。

因为,从那天开始,自己就需要每天不停的吃东西,但是今天就发现有些不对劲的事情出来,他自己现在不仅觉得很饿很饿,要不停的吃东西之外,还出现了另外一个症状。

那个比较意外的症状就是自己。这个时候不仅想要吃东西,还特别的困很想睡觉,但是又觉得特别的饿,就怕自己睡过去就会睡

文学

死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