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bl文,大炕上各弄各的

高hbl文 第一章

拥有法兰西的浪、漫与俄、罗、斯的狂、野,南希小姐本来就不算是多么复杂的人,相反,她一直都是个很自信的人,但是这一天都处于不断的质疑与疑惑中,带着秦飞扬匆匆的走了一圈后,只留下了大半本的卫生条例与相关整改建议还有一头的雾水。

以至于,到了最后,愣是被秦飞扬剥夺了驾车的权力,她居然也没有反抗,这真是让南希怀疑自己是在做梦,而且是一场荒诞无比的梦。

什么时候,她疾风南希会丧失了驾车权力的?这说给任何一个认识她的人都不会相信的。

一直到秦飞扬将她带回了寓所,烹制出一大桌子美味佳肴之后,南希这才觉得回了魂,立马开始大吃特吃起来,寻常的女孩子都要考虑到身材等问题,而要控制饮食,但她却是属于那种怎么吃都不会胖的人,因此,美食对她来说是仅次于驾驶的第二爱好。

这一吃起来,气氛也就慢慢变好了。

南希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看向了秦飞扬好奇的询问了起来:“我说秦飞扬,你在哈佛学的是什么医学?能够掌控人的心灵吗?还是说你们中国人有什么巫术?”

秦飞扬哈哈一笑,点头答应道:“那是当然,要知道这可是片神奇的土地,出现任何令人惊奇的事情都不为过。”

“是吗?”南希咬了一口椒盐排骨,若有其思的赞叹道,“怪不得了,我就说我今天怪怪的嘛,要是别人敢对我这样,我早就……”

“早就让他下不了台,是吗?”秦飞扬笑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随即认真的说道,“实际上,你并不会那样做的,你是个好人,只是以前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他人的危险性而已。”

“也许是因为自信,也许是因为故意不多想,但在这么多次飙车中,你的内心早就有了潜意识,你心存善念,我只是让你明白了你的潜意识而已,实际上,一直以来,你都是个好姑娘!”秦飞扬娓娓道来,目光柔和而坚定,透着无比的说服力。

在秦飞扬的注目下,南希垂下了头,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个好姑娘吗?真的吗?

在南希陷入了沉思之中,秦飞扬推开了椅子,站起身来,非常绅士的说出了很不绅士的话:“餐具什么的就交给你来清洗啦,我出去散散步。”

“啊?散散步?”南希下意识的看向了已经快走出餐厅的秦飞扬问道。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秦飞扬的声音传来,而人已经出了餐厅。

这个秦飞扬,还真是……

南希呆呆的看了看满满一桌的碗碟,咽了咽口水,为啥刚才吃的时候并不嫌多了?

秦飞扬已经出了门,他对这一段并不熟悉,因此要赶紧熟悉起来。无论是对杀敌除奸也好,保护自身也罢,对地形的掌握都是最基本的要求。

秦飞扬就这么悠闲地漫步着,唯有这样才能更细致,更不惹人怀疑的探查清楚周边的一切。

这事急是急不来的,当然得仔细为之。

夜幕下的津门与上海真的很不一样,虽说这是北国的重要之城,但确实难以与不夜城相比,更为重要的是,这里的人们更为的惶急,到底是已经被日本人占领的地方啊,虽然还有租界这片暂时的安全地,但看得出来,日本人对租界的侵占程度远超过了对上海。

高hbl文 第二章

文学

诸葛亮应道:“确实如此,所以彼辈此番动兵,来势汹汹。”

张飞哈哈一笑:“有关将军坐镇江陵,乐进、文聘之流,还能翻得了天?”

“虽不至于翻天,却也扰乱荆州军民,不可小觑。”诸葛亮摇了摇头,往左右探看。

马谡小跑着过来,在座间展开舆图。

诸葛亮指划着舆图,解释道:“各位,乐进和文聘所部,自去年以来多方扩充,目前合计兵力近万,俱是精锐,另外奋威将军满宠所部也扩张到三千余。他们分布兵力于江陵的东西两侧,一部活跃于临沮一线,威胁枝江,试图切断江陵与夷陵等宜都郡诸城的联系;另一部在竟陵、荆城、寻口一线活动,威胁水军辎重的集散地汉津。”

他张开双臂示意:“这是一个东西呼应的钳型攻势。云长所领的荆州水军已经被牵制在东面,本部须得固守江陵。因此西面这一路,主公和我都觉得,或可由续之担待起来。”

雷远心道:“以关羽的勇猛善战,这样的攻势未必就有多大威胁。恐怕是因为荆州军的主力还需防备江东,才使得兵力捉襟见肘吧。”

于是他直接问道:“江东那边,有什么动向?”

马谡将舆图继续推开:“据说,孙权正忙于迁扬州治所于秣陵,另外调动大军在东关修筑防御,以备曹军越巢湖南下。这处东关要隘包括了濡须山和七宝山两处城关,在关城对峙之间凿石通水,将会成为江东水陆兵力必经的险关津道。”

雷远出身于江淮,对这一片的地形早就熟极而流,当下颔首道:“也就是说,江东应当又有意于合肥了。”

无论历史走向如何变化,孙将军领十万之众欲吞合肥,听起来始终都那么不靠谱。雷远完全理解关羽要留重兵于荆南防备东吴,更一点都不指望孙权能在合肥方向吸引曹军。

雷远的本部主力经历了几番鏖战之后,尚在休整阶段。但他留在宜都的,还有邓铜、贺松二将所部,再抽调其它各部精锐,足以依托夷陵城向西发起短距离的攻势行动。

他此前就与乐进和满宠打过交道,大概了解这支曹军的实力,故而虽不敢说定能获得胜利,但阻止他们南下滋扰,倒也不难。

于是雷远起身行礼道:“此刻巴西局势尚属安定,若张将军尽快派遣兵力接管各处要隘,我就可以抽调本部沿江南下,一个月内,向曹军发起反击。”

诸葛亮转向张飞:“翼德将军?”

张飞捋了捋刚硬如铁的虬髯,发出沙沙的声音:“可以。白寿和阎芝须得留在成都,协助整编益州兵力,我便让张达﹑范强带人接手巴西防务。”

雷远吃了一惊,问道:“张达?范

文学

强?”

“正是。”张飞道:“这两人都是我部下的善战宿将,随我从河北至益州,久历沙场。续之你只管把一应军务移交给他们,他们会妥善接下,等到我前往阆中就任,还会作相应调整。”

雷远倒不是担心军备防御上出什么纰漏。他下意识地看看张飞,觉得这雄武大汉神采飞扬,心情很不错,断不至于这就苛待军吏到无以承受的地步,当下道:“便依张将军的意思。”

此时刘备又问道:“续之麾下,现在可用的部曲大概有多少?”

雷远并不隐瞒,坦然道:“庐江雷氏本部部曲约莫四千余,另外,驻扎在宜都郡的冯习将军所部,娄发、沈弥所部的益州兵,还有淮南旧部的郭、邓、贺、丁等校尉所部,合计两千余。”

高hbl文 第三章

豪情义气冲云天,歃血为盟桃花园。肝胆相照两昆仑,此生共赴黄泉间。

这是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描写桃园三结义的诗词,短短几十个字就已经将刘备、关羽以及张飞三人的豪情义气和肝胆热血衬托的淋漓尽致,世人不难从诗词中领略到刘备的胸怀大志和关张二人义气为先的品质。

然而,戎马倥偬了十余载,刘备还没有取得一片安身之地,他的左膀右臂关羽和张飞也还没有在这个时代打出更大的名堂就已经先后战死,死在了王黎这个变数的手上。

想当年,涿郡的桃园中桃花盛开落英缤纷,一袭白衣的刘备手捧酒杯载歌载舞,一脸钢针的张飞端着酒缸开怀畅饮,而红着脸的关公却提着青龙偃月刀翩翩起舞,斩落了满树的桃花。

可是现在,关二哥早已魂归凌云峰下,张三爷同样命丧岘山谷口,闻名后世的桃园三结义便只余下老大哥刘备一人在关平和王威等人的守护下仓皇出逃,继续飘零江湖。

时也?命也?

……

落叶早已凋零,树木一片枯黄,然后在那枝头和树杈上竟然已经隐隐可以见到一两点绿色,仿佛已经有了些许春天的意味。

王黎背负着双手,扫了一眼窗外的树木和草丛,微微叹了一口气,在贾诩、张辽、太史慈以及一干荆州文武重臣的陪同下缓缓走进荆州刺史府。

刘表已经陷入膏肓,随时都有可能去见先帝,大堂上再也没有任何人比王黎更有资格能够坐在那把象征着荆州大权的帅椅上。

王黎当仁不让的坐在堂上,双眼微阖,朝四周一扫,堂中顿时鸦雀无声。

不管是桀骜不驯的刘磐,还是荆州的豪强蔡瑁、蔡和兄弟,都感觉到一股压力如泰山一般压在他们的头顶。

王黎的大名他们早已经听过,刘磐甚至还在豫州的时候与王黎麾下的几员大将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但是都比不上这一次荆州战役给他们带来的震撼。

仅仅一夜,那个曾让他们谈虎色变的张三爷就已经成为了王黎大军的箭下亡魂。仅仅一夜,那个曾让他们无比头痛的大耳贼就已经逃之夭夭流落江湖。

如今,让张三爷和大耳贼甚至之前的关二哥都成为过去的人就坐在他们的上方,他们又怎敢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呢?

轻轻咳了一声,王黎清了清嗓子,将腰中的中兴剑取下放在案椅上,目视着众人:“治国有二柄,一曰赏,二曰罚。赏者,政之大德也;罚者,政之大威也。

张飞战死,刘备溃逃,荆州的战事也暂时告一段落,正是我荆州重归安宁的实际。不过,要想继续荆州往日的风采,就必然少不了政治清明赏罚分明。各位将军,你们说呢?”

“大帅英明!”

众人齐齐唱了一个喏,贾诩当先走出阵列,朝王黎抱了抱拳说道:“主公,岘山之战,张飞虽然死于汉升将军的箭下,但是如果没有颜良和文丑两位将军的血战,恐怕汉升将军也不定能够一箭便取了张飞的性命。

故,属下以为岘山之战颜良、文丑两位将军当居首功。而汉升也好、子义也罢,又或者公明将军,则只需记上一笔,按军中的奖罚章程叙功便可!”

“汉升、子义、公明,涉及到你等的功劳,你等以为文和先生之言如何?”王黎点了点头,向徐晃、黄忠和太史慈努了努嘴,见三人毫无芥蒂,不由心生安慰。

而蔡瑁和刘磐等人却是微微一惊,心中泛起阵阵不安。

如果说颜良和文丑是因为战死才取得了首功的话,那么黄忠三人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只是按照普通的战功嘉奖,毕竟那死亡和溃逃的乃是名震天下的张飞和刘备。按照张飞和刘备的名声,以及他们过往的战绩,就算是给三人官升一级也不为过。

否则,自己等人一旦彻底的绑在了王黎的战船上,将来又如何去获取更多更大的战功?

“前将军,属下以为不妥!”

正当二人疑惑不定之时,蒯越大步来到堂下,“适才将军提到赏和罚乃是政之大德和大威,赏罚分明方能还荆州的政治清明,属下深以为然。但是,在将军对汉升等人论功行赏之时,属下却并未见到将军口中的赏罚分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