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把小雪里面整满

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第一章

战场上就是这样,你给我一刀的同时,你也难逃我给你的一刀,只是这两刀的轻重和盔甲的抵消能力而已,一死一伤才是前锋军作战的常态,换在军阵上,既然拥有火器的齐军能够抗住关宁军的前三波箭雨,那态势一下子就转变过来了。

人的臂力不是无限的,发射弓箭的次数随着臂力的减弱而变得稀稀疏疏,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射出四支满弦箭的,何况在这个距离上,接身近战比继续对射要好的多,于是关宁军采取了抛弃手中的弓箭,选择了立即上来贴身近战。

“哼,给我打,五轮射,看你们有多少人命可以填,传令下去,立即让刀盾队和后队上来,准备给我反扑过去。”班志富冷笑着看着对面扑过来的关宁军步卒部队,他是真的没把这些人放在心上,搞不好啊,自己的火器部队能在前几段的打击中,直接把他们打崩溃了,何况没有骑兵的关宁军还叫关宁军吗?他们的步卒甚至连守卫城池都被人嫌弃呢。

事实也同样如此,在班志富下达了军令之后不久,关宁军的步卒部队就开始出现陆续崩溃的局面了,毕竟在连续不断的正面战场上,整整450人的火器部队以五段射击,形成了连续不断的打击火力,而十几门虎蹲炮不断开火,更加将后续跟进的关宁军给阻断了,如果不能接近火器部队,那这个仗也就算打完了。

“快跑啊。”

“啊~!”

“后退着死。”在这种关宁军决战的关键时刻,吴镶也是能拿出自己最狠的一面来对待自家部队的,谁敢在这种时候逃跑,那就是和他本人的前途过不去,秦军可是再三要求他们在京师城下牵制齐军,避免被齐军进入京师城内,造成巨大的破坏,至于说事后皇帝的死活,那自然该齐军来背锅,或许死于暗杀,又或许死于毒酒,反正不会让崇祯活下来就是了。

“给我杀上去,谁敢后退,这就是下场。”被拍上来的督战队可一点情面都不讲,事实上在任何一支部队中,对待逃兵的下场都差不多,在战场上率先逃跑的,一律都是就地斩杀,避免出现连带反应。

可是关宁军的步卒也为难啊,继续向前则被人疯狂的射杀,而后退的话又要被自己的兵马所杀,他们反正是死路一条了,就只能大部向前企图攻破齐军的防线,当然也少不了所谓聪明的,准备从小道逃走,但是在正面战场到处都是敌人的情况下,这同样是死路一条。

“给我死来。”渐渐的,在付出巨大的伤亡之后,关宁军一部分的步卒开始冲击到齐军的面前,但是还没等他们痛下杀手,就看到火器队开始后撤,露出了身后整齐的刀盾队来,而且在盾牌的间隙是闪烁着寒光的矛头。

“杀~!”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整个大军军阵直接向前,每一步都伴随着巨大的伤亡,不

文学

是敌人的,就是自己的,而虎蹲炮的炮口翘起,对准了关宁军后续跟进的兵丁进行猛烈的攻击,每一次打击下,都能带走十几个人的性命,不过在战场上,最不值钱的就是这种人命了。

“特娘的,吩咐第三队给我冲上去,一定要把齐军防线给我撕开!”吴镶也有些着急了,正面上他可是有足足三千多人的步卒,但是现在对攻,却打不过区区一两千人的齐军,这不是要他的命吗?何况对方的骑兵也同样没动,他麾下的家丁骑兵也就只能呆在原地。

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第二章

越是问不出什么来,人心就越是惴惴不安,太庙的门敞开着,阴森森的大殿内隐隐可以看见历代大清帝王的牌位。

此刻就好像全大清国所有驾崩的君王都在盯着这些人一样,在场所有高等贵族全都如芒在背!

就在这时候,大殿内突然响起太监的声音“陛下驾到……跪!”

刚刚在太庙内跪拜沉思祈祷的同治帝走了出来,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六十多名八旗内部顶级的贵族。

椅子就摆放着汉白玉台阶的边缘上,顺着三层高台向下扫去,一群王宫贵胄跪拜在地一动不敢动!

载淳冷笑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披风,一言不发就这么死死的盯着他们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巨大的压力压的下面的人喘不过气来,心中有鬼的甚至汗珠子噼啪乱掉。

足足一刻钟,同治帝足足压迫了他们一刻钟,他们膝盖都跪麻了也不让他们起!

就在这时候,一群御林新军抬着好几口巨大的木箱子就走过来了,随着箱子过来的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咣铛一声,箱子墩在地上,打开盖子之后里面全是新鲜的人头!

士兵掀翻箱子,人头就在这些王公贵胄的身边滚来滚去,吓的他们差点尿裤子,有那胆子小的一看一颗人头滚在自己面前,都快亲上嘴了!

哦的一声,这孙子直接昏过去了!

“泼冷水……让他清醒清醒……接着给朕看!你们都认识认识吧,这些人头是不是很熟悉啊?”

“都是你们家生子的奴才,谁家的就放在谁的面前!”

载淳下令,御林新军就会执行,他们拎着人头的辫子开始找人,这都提前辨别了身份的,佟佳的人头直接就放在老礼亲王面前了。

京师十三仓,所有贪污的管库、库书还有亲信的库兵都被斩杀,活下来的都是那些没有门路的普通小兵。

密密麻麻上百头颅,昨晚御林新军在城内斩杀五十多,西山营在城外也杀了六十多,一百多人头,平均每个人面前能放两颗!

大眼儿瞪小眼啊,不过一生一死而已!

到这时候谁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礼亲王身子抖如筛糠,一看佟佳的脑袋,就知道粮仓的事情算是全都泄露了。

人们面面相觑,昨晚宝鋆查库,大家都以为是走走样子,谁知道会来真的啊?这是真一勺烩啊!

载淳猛然爆喝“都看清楚了?你们自己干的事情,用不用朕说一遍……当着大清国列祖列宗,你们发誓,你们什么都没有干过?”

“发誓!一个个的都发誓……朕就要弄明白了,京师怎么一下子少了三百万石粮食!”

“好大的胃口啊,好大的硕鼠啊!你们真是忠心耿耿啊!”

“奴才死罪……”全都扣头不敢抬头,这时候已经不能再说假话了,事情全都掀开盖子了,狡辩是没有用的。

他们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同治帝能念一下亲人之情,还好今天在场没有外臣,汉人读书的臣子一个都没有。

也许这就是活下来的机会吧!

“说话啊!都哑巴了?说话啊……礼亲王,你的奴才佟佳是第一个暴露的老鼠,你自己说说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礼亲王看着周围那一把把上好刺刀的步枪,远处的骑兵队列,哪里还有狡辩的胆量,只能扣头认罪了。

“陛下……老奴我死罪啊,我糊涂啊……我让这奴才给糊弄了……”

b为什么越小越过瘾 第三章

@@新书《开局签到御剑飞天》已签约,求收藏求推荐!

新书《开局签到御剑飞天》已签约,求收藏求推荐!

本书与新网站九天中文网签约,目前只能在扣扣阅读搜索到,有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支援一波,谢谢大家!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