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一章

结界王领着林小平走到画山前,从肚皮下摸出个遥控器,山壁前的伍要发一看,乐了,“结界王,您还要用遥控器呀?”

“不用这个用什么?”结界王说道。

“您不是用个什么方儿就直接把它挪走了么?”伍要发问道。

“神行天下,当要以人示人,何况我得与时俱进,跟神通比起来,这玩意虽然显得很低级,不过在悟道上,还有那么点意思。”结界王说道。

“您都结界自在了,还玩这个悟道,这不都您玩剩下的么?”伍要发笑道。

结界王瞪了他一眼,“笨蛋,调空,是什么都没了;控有,是什么都有了,空调真正的哲学意义,你明白么?”

“我不明白。”

“哼哼,这小小的空调,却是大大意义。”

“不就是调温么?”

“你说的不错,可不仅仅于此。春夏秋冬,就有四季变化,人自然就各种反应。热就纳凉,冷就取暖。由冷暖的感知,所带来心理上的变化,从而在行为上就做出了反应,这就叫心随境转。

而能调节四季的变化,控制周围的环境,想要什么温度就调节什么温度,想拥有什么环境,就能调节出什么样的环境。这就叫境由心转。

心随境转,就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就会时刻去感叹人生无常。

境由心转,就随时能把握自己的环境,掌握自己的命运。空调,就是物由心转的一个最好的发明。

所以,我结界王对这个产品,非常满意。”结界王说道。

林小平一笑,看了看身旁的一神二精,这三个神精也是无语,由得这结界王在那儿感叹。

“您说的太有道理了。”伍要发一心想出来,不愿听他扯皮,只得笑道:

“就像这位林小平兄弟说的。空调关机的时候,就比如静坐一样,要用‘毕竟空’的空,这就是调空;

而静坐之后觉得热了

文学

,就用‘胜义有’的行,去打开空调,就是控有,是这个道理么?”

结界王听了眼睛一亮,“就是这个道理。”

“哦……,我出来以后,马上就去买台空调。”

“嗯,我看你还有几分悟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要伍要发。”

“哦,伍……要发,嗯……,这样吧,我这台空调就送给你了,你搬回去以后,送我一台新的来,怎么样?”结界王问道。

“搬回去……?”

“你不喜欢么?”

“我很喜欢,你送给我吧。”

“好的,你退后一步,把头缩回去,我要开空调了。”结界王说道。

“结界王,螺丝拆了几个,怎么办。”伍要发说道。

“不妨事,我结界里电力充沛,你先进去。”结界王说道。

“哦……,”伍要发把脑袋缩回了了山壁,他伸头出来的那块壁上,竟然完好如初。

结界王威风凛凛的拿起遥控器,轻轻一按,“滴”的一声轻响,没有反应。

结界王又按了一下,“滴”的一声轻响,还是没有反应。

结界王拿过遥控看了看,再次对准了山壁连按了三下,“滴滴滴”。

山壁那儿,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槽头神走了过来,“什么情况?”

“不知道啊,前两天还是好的呀。”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二章

这里的一切对于嬴贞来说,都是新鲜的,

方圆物中,小竹灵也醒了过来,扛着青竹,坐在嬴贞的肩膀上,正揉着惺忪的双眼,

她这一觉可睡的时间可挺长,还吃掉了嬴贞一颗金莲钱,

看到她醒来的第一时间,嬴贞便警告道:

“你要是再吃我的钱,我可就不带着你了。”

小竹灵听了一冷,展开小手咿咿呀呀比划一阵,不知道在说什么。

商秀秀听了,在嬴贞身后笑道:“她在说,你金莲钱那么多,她吃你几颗能这么样?”

嬴贞愕然转身:“怎么?你能听懂她说话?”

商秀秀笑道:“用屁股猜的。”

嬴贞一翻白眼,继续沿着栈道向前。

这座神仙集,建在一处环形崖壁之上,所以无论你站在栈道的任何地方,对于整座集市都可一览无遗,

看样子,这里的神仙铺子足有上百家之多,就像世俗中的闹市一样,有的地方客人多,有的地方客人少。

嬴贞又接连逛了两家之后,发现他们所卖的宝贝,有不少都是相同的,询问商秀秀,他才知道,

这世上本就有一些仙府宗门,做的就是炼制法宝的生意,他们会批量打造一批又一批的法宝,然后交给宗门内专门负责经营的弟子,有他们将这些法宝销往各地,赚取宗门运营所需的大量神仙钱。

商秀秀建议嬴贞,那些仙家宗门的铺子,没必要再逛了,他们肯定有好东西,但是绝对不会拿出来卖,

所以嬴贞开始专挑那种灯笼上没有写字的铺子。

路过一家,两人直接走了进去,

铺子里,空空如也,唯有一个看上去很不讲究的虬髯汉子坐在小板凳上,手里正拿着一柄小刀,雕刻着一柄小巧的木剑。

他看上去很专注,即使知道有客人进来,但仍是没有抬一下头,

嬴贞本来要说话,却被商秀秀拦住,以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

就连一向闹闹哄哄的小竹灵,此时也变得异常安静,一双小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汉子手里那柄小木剑。

半晌之后,汉子长长松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小刀和木剑,抬头笑道:

“不好意思,我这里长时间没有人来,才会选择在铺子里修心,幸好二位没有打扰,不对,是三位。”

说完,汉子一脸和气的看向小竹灵。

修心?刻剑也算修心?嬴贞一脸疑惑的看向商秀秀,只见后者笑道:

“一个人一个修行法子,如何找到适合自己路,并且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便是大道,此人雕刻木剑,求的是那一鼓作气之下的查漏补缺,看似埋头刻剑,实则是将心境中的瑕垢借着手中刀一一刻写出来,观此剑便如观心,心境缺陷一目了然,你看他那柄小木剑,并不漂亮,可知他的心境问题不小,好在我们没有打断,不然的话,修心不成反受其累。”

汉子越听越是心惊,等商秀秀刚一说完,便忍不住赞叹道:

“姑娘慧眼如炬,一眼看穿在下所做之事,厉害厉害,”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三章

这是一条可以直达天圣宗的长江。

江晓本想一路漂流下去,大概恰好就能在两天后抵达,泛舟而游,远离尘嚣。

可谁曾想,突如其来的一场对决,直接将这条江河截断,水面扬起百丈之高的瀑布,冰冷的河水给自己淋了一身,这感觉可不爽。

江晓瞪着一双死鱼眼,“去给我把那两人绑了。”

“当真?”

方天赶紧道,“老大,咱这可刚进太昊天下,暂且就不要惹事了吧?”

“不要惹事?”

闻言,江晓起身而立,目光带着几分戏谑,“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惹事的。”

一缕缕水气至衣物中蒸腾散发,同时两股浊清二气缓缓纠缠,浓郁的生死道意当中,一张鬼脸面具狰狞浮现…

另一边。

广阔的江面上。

两道黑影,分居左右,彼此气息强大,仿佛轻易便可抹去这条大江长河。

“我再说一遍,让路。”

左侧乃一衣着漆黑战衣的青年,长相英武,如同刀削般的面庞轮廓,吐字如铁,语气充斥着铁血杀伐。

“早就听闻这次八荒派出了个兵道的御灵师,于青莲天下的北域称无敌,还曾和青云观的叶顾过招一二,名动一时。”

右侧是一个深色鹤服男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道,“本人沈邪,还望赐教。”

唰!

闻言,那穿着漆黑战衣的青年眸中精芒一闪。

沈邪,太昊天下隐世家族之一,沈家的大少爷。据说领悟的乃是星辰之道,并且是以九十七刻道痕证道九

文学

重,资质实属妖孽,乃不世出的人物。

“出手便是。”

沈邪双手负后,态度极为倨傲,语气却故作平淡,“在将你击败后,本人还将去挑战叶顾,切莫浪费时间。”

“好生猖狂,你是自诩为了行走在人世间的神子吗?”

青年冷冷笑,看出了对方的意图。

此人是要一路挑战各路天骄,以此不断磨练战意,道心圆满后就进入天圣宗与那位神子一战。

“你不是败在我手里的第一个,同样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沈邪伸出右手,单手负后,作挑衅状,“来。”

唰——

话音刚落,一抹携着极致道势的剑芒突然袭来,如同神剑,将江河沿途切开,显露出一条天堑。

“什么!”

沈邪眼神一变,灵力迅速流转周身,随后抬手拍出一道星辰虚影。

轰隆隆~

星辰虚影刚一凝形,厚重的威压如同实质,空间都在颤动,无物可承载这股强大的气势。

江河直接被震塌出了一个天坑,无数河水倒流,令人咂舌的一幕。

可沈邪却眼瞳一缩,

星辰竟被那抹剑芒直接一切为二…

一剑,破星!

沈邪咬牙避开剑芒,那锋芒的气势却避不开,体内气息不稳,扭头一看。

身后,大地被撕裂出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所有一切全都湮灭在了剑芒中。

“这是什么道势?好生熟悉…”

沈邪喃喃自语,尔后猛地大喝一声,“谁!?”

不远处。

那个衣着漆黑战衣的青年也皱起了眉头,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很是不解。

哗啦啦~

江河彻底被打破,河水至天穹垂落,如同下起了倾盆大雨。

“我。”

正在这时,一个戴着鬼脸面具的玄衣男子出现在了水幕中。

“是他?”

青年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没想到太昊天下当真群英荟萃,所有人都来了是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