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一章

神秘星系瀛洲仙宗会议大殿。

几大神王面色都不是很好看,上座一个紫袍中年模样的灵神抬手压了压眉头,按照纸条上的讯息对方说限他们半个时辰商议否则大难将至是什么意思。

现在时间都过去了一半了可是一点有用的决定都没讨论出来。

“轩辕宗主,我们这几个神王就属您的修为最高不知您可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了?”

他的左下首一个美眼的夫人望向紫袍中年人。

“哎,说来惭愧老夫也只是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整个空间的威压浓郁,想来大家也都有所感应吧。

老夫猜测可能是极神境神君,怕是我们玄空星系很难独善其身了。”

紫袍人长叹一声,谁不想安逸的生活,或许他们安稳日子真的该结束了,别看他们现在有五个神王看上去实力还不错,但是他们这个星系灵兽妖兽稀少危险也几乎为零。

他们的生活修炼环境太过安逸,论实力肯定不比经常战斗一步一步历练出来的强者厉害。

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近千年没有再出过神王了,就是新生一代素质和资质也是一代比一代差了,或许老祖所说出世的时间真的到了。

“轩辕宗主其实我们的祖训本来就告诉我们等到故乡恢复灵气我们就会迁回去重建家乡的,那个预言我们几个也都知道,算算时间也早就该到了。

要不是五百年前各宗一致反对迁徙我们早就该返乡了,反正我是支持救援太阳星系的。”

最下坐的络腮胡神王语气粗犷,他自从跨进神王到现在就没有进步过,修为可能进入了瓶颈期,百年前他就主张返回地球了奈何宗内的小辈没人支持,要不是需要坐镇宗门,撑起宗门脸面他早自己一个人回乡了。

“来人实力强悍毋庸置疑,但是我有一个疑惑既然来人如此厉害怎么会对付不了区区异界入侵?”有人发出灵魂拷问。

“是啊,那等实力都对付不了入侵的人,我们去支援岂不是危险重重。”

“不错,要真是入侵者实力强大我们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反对的声音再次压过支持的呼声。

就在会议大厅再次陷入七嘴八舌的讨论声中时天空再次聚集起乌压压的墨云,并且这次的紫黑色雷电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几大神王顿时神色凝重起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该不是有人要在咱们悬空星系渡劫吧。”

“咕嘟”

不只是谁发出了吞咽口水的声音,弱弱的嘀咕:“我还没见过这样可怕的雷劫呢!

想当初我们灵剑宗老祖晋级神王时也不见天劫这么可怕啊。”

就在众人神经紧张的讨论时天空中突然再次飘来无数纸条:还不速援!

顿时几大神王就是一抖,这突如其来的墨云雷劫莫不是来人幻出的,岂不是“雷神”不然怎么会御驶雷云而来,看样子还是罚雷。

而就在众人六神无主,神王陷入进退两难的时刻一道灰色的身影从云雾蒸腾的深山处一冲而起。

“前辈既然来了何不出来一见,老朽存一真人请见前辈。”灰袍身影神识略带小心的向着太空深处搜索,同时洪亮的声音对着虚无的太空喊话。

“老祖出山了!”轩辕宗主豁然起身冲向天空直奔太空灰袍老者身边而去。

“哇,是瀛洲仙宗阵道老祖。”其他的神王紧随其后,同时心中大定,存一真人是现存至今唯一当初参与迁徙的元老。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二章

那个如同谪仙,美如画卷,对任何人都漠不关心的大师兄此刻露出极其温柔的神色,而往日见着高贵美丽,机智聪慧的五公主如今像个孩子蹲在床前,最重要的是…对她如此有礼又淡漠拒绝的凤袁飞单膝跪在地上,以最虔诚的姿态像那个人表露着自己的心意。

原来是这样….难怪那个侍从会说最好让她不要来看。

在床上的人有着绝世的容颜,即便她如今如同傻子一般缺失了自我,但是她浑身的气度却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听说公爵大人美得不可方物,又拥有一身冰雪之能,今日她归来,连苍天都在为她庆贺,这漫天的大雪就是对她的贺礼。

这样一个连上天都偏爱的人,才是凤袁飞心中真正喜欢的人…而她,拿什么去比,去争呢….

原来小说里的深情男二并不是没有人心疼喜欢,而是他们对女主的坚定让他们注定一辈子孤独,而她做了一个不起眼的配角….

“姑娘,你是来探望家主的吗?”龙家的侍从悄声上前询问,他能看出来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偷溜进来,但是并没有恶意,今日家主回归,是有许多人想要上门来探望的。

“嗯…”苍涣涣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句。

“那不如我替你进去禀告一声吧。”

“不用了,我在这里看几眼就够了。”苍涣涣喃喃道,屋内的人是一体的,哪里是她能够插得上手的呢。

你没有自尊心吗…原来如此,哥哥,我懂你的意思了。

看着苍涣涣离开,脚步趔趄着直接摔在了雪地里,将侍从给吓了一跳,连忙将人给搀扶起来。

“谢谢你。”苍涣涣推开了侍从的手,擦掉融化在脸上的雪水,或许她现在需要一瓶酒,好好的解解愁,待今夜一过,明日便什么都忘记了。

“真是个奇怪的姑娘。”侍从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

屋内的凤袁飞松开了龙沅夕的手,若有所思的看向窗户,方才恍惚间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去追。”念芫突然开口道。

“嗯?”凤袁飞不解。

念芫推了他一把:“去追,不要辜负了那么好的姑娘。”

凤袁飞怔了怔,果然吗,方才察觉到的人是….

“我..不配。”

文学

“什么你不配!”念芫气打不一处来,怒喝道:“你可是龙沅夕的徒弟,是我的师兄啊!”

凤袁飞呆滞,是龙沅夕不满的嘤声将他给唤回了。

龙沉修看了念芫一眼,念芫顿时闭上嘴,小声的跟龙沅夕说着对不起。

“师弟。”龙沉修抬眼,这一次没有将他们全都挥出去:“去吧。”

凤袁飞盯着龙沉修,良久他握紧拳头站起身,躬身行了大礼:“祝愿师父早日安康,师兄师妹安好。”

这句话,没有任何咬牙切齿,不甘心,就是他此刻最想对他们所说的。

“去吧。”

凤袁飞没有再多看龙沅夕一眼,或许直到今日他才真正的跟过去告别了,从此之后,唯有师徒情谊,而他也要去追逐自己新的开始……

“好….”一声微弱带着几分欣慰的声音传来,顿时惊呆了念芫,甚至打破了龙沉修的平静。

凤袁飞用上了内力,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在看到苍涣涣的背影时,正要抓住她的肩膀,却被一人抓住了手腕,强行拦在了他与苍涣涣之间,苍涣涣没有任何察觉的继续往前去,凤袁飞就这样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他收回视线看着眼前的男子。

苍非芥冷漠的看着他,在听说凤袁飞的时候,只觉得如同传奇一般,见过面交谈后更觉得此人不愧为齐悦国的三军统帅,但是这

文学

些都不影响他对凤袁飞的不喜欢。

涣涣的一厢情愿什么都没有换回来,好不容易等到她要放弃了,怎么能再让凤袁飞给她希望呢。

“苍公子,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不要追着她,放过她吧。”苍非芥道。

凤袁飞一震,被苍非芥抓着的手主动放了下来,握了握拳,他复抬头道:“那可能做不到。”

苍非芥知道他会这么说,先前见他眼里全然无涣涣,不过今日倒是多了几分情绪,但是那又如何呢,为了那细小的可能性再去伤害小妹,苍非芥已经不想再看到了。

“凤少主。”苍非芥退出两步,对着凤袁飞拱了拱手,“凤少主闻名天下,勇武无双,小妹只是一个小小官宦女子,恐不能相配,还请凤少主另择佳人。”

凤袁飞站定在原地,他深深的看着苍非芥:“这是她的话吗?我想要亲口听她说。”

“小妹年幼不懂事,多有得罪,凤少主也要欺小妹年幼吗?”苍非芥站直了身躯,看着凤袁飞冷漠的说道。

凤袁飞敛下眸子,一阵寒风从远处袭来,凤袁飞低吟了一句抱歉,拍了拍苍非芥的肩膀,顿时苍非芥便不能行动了,同时连话都没办法说出口,看着凤袁飞从身边离开。

苍非芥目眦欲裂,没想到堂堂凤家的少主会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来!

苍涣涣魂不守舍的从龙府走出来,她没有想到凤袁飞喜欢的人不是五公主,居然是他的师父,那样的眼神毫无保留,她一眼就看出来了,若是先前看着凤袁飞对五公主的态度觉得还有点胜算的话,那么见着他对龙沅夕的态度,便觉得什么胜算都没有了。

她是不可能赢的,即便这双腿残了瘸了,他都不会有半分心疼的。

脚的疼痛根本不算什么,心上的痛更甚。

就这样吧,不要再追逐了,这样下去除了腿断什么都得不到的。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哇….”一想到放弃,苍涣涣便哭了出声,将旁侧的路人给吓了一跳,好好的一姑娘,怎么当街哭起来了。

“姑娘,买糖葫芦吗?”商贩将糖葫芦递给苍涣涣,笑得满面和善:“送你的,不算钱的。”

苍涣涣抽噎了两下,接过糖葫芦,看着商贩眨了眨眼:“老板你真是…是个好人。”

“姑娘,世界上有很多好人哦。”

苍涣涣咬着糖葫芦:“真甜。”

商贩笑了笑:“甜就好,你看这样是不是开心多了。”

“呜呜呜呜。”苍涣涣咬着糖葫芦哭了出声,嘴里是甜了,可是心里的苦楚却越来越重了。

“诶,姑娘,怎么又哭了?是酸了吗?”

“不是的,是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我已经决定放弃了。”

“既然放弃了,为什么还要哭呢。”

“我不知道。”苍涣涣咬着糖,眼泪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那就说明你心底还不想放弃啊。”商贩取出手绢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

“可是…不放弃的话只有继续受伤了。”苍涣涣哽咽道。

商贩:“那就放弃。”

“可是….”

“放弃挺好的,这样你就可以回归平常的生活了,心情也不会大起大落,自由自在。”

“可是….”

“那个人定然也没什么好的,不如就这样放下吧。”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三章

“爸,你和妈结婚三十年在哪里办?”叶云帆记得爸妈结婚纪念日,因为记忆如新,那一年爸爸忙忘记了,然后妈妈让爸爸再也不敢忘记了。

“在京都办,热闹一下。”叶天成可是没有忘记,之前媳妇跟着小儿子上综艺,都不曾暴露他的存在。

还有那些想要嫁的,名花有主了,而且孩子都好几个了。

田甜是被叶天成骗去京都的,当一下飞机,就直接被送到酒店休息室化妆做造型的时候都是愣的。

“嫂子……”

“妈妈……”

“甜甜…..”

田甜看向她们,有一刹那的茫然,“你们这是,是汤圆结婚了?”

她这个当婆婆,没有让儿子去联姻,只要儿子们喜欢就好,不管她未来儿媳妇是普通的女孩子,还是女强人,亦或者名媛,她都没有意见。

几人都是笑而不语。

“妈妈,你真漂亮,我们出去像姐妹。”小苹果叶锦瑟还是喜欢跟妈妈一起逛街的。

“你|妈保养的好。”李思彤羡慕的说着,两口子仿佛吃了不老药似的,她们再怎么保养,眼角纹还是能暴露她们的年纪,但是田甜不是,是真的很年轻,本来就长的一张娃娃脸。

“那是我哥的功劳。”叶雨薇浅笑连连的说着。

叶嘉文也在一旁看着。

几十年了,对于小弟和弟媳妇的感情,她算是见证者。

一晃他们结婚都三十年了,她都老了。

“今天的你很美。”

“谢谢大姐。”

“美女,走吧!”

几人打开了休息室的门,扶着田甜朝着大堂而去。

“还真的是结婚典礼呀?”田甜瞅着四周,小声的低估了起来。

“妈,你就在这里。”小苹果说完这话,与后面的姑姑和干妈就退场了。

突然会场想起了结婚的歌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