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万岁(h) 全文阅读,打工妇女不戴套

陛下万岁(h) 全文阅读 第一章

昭庆公主看太子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毕竟公襄秉跟她年岁仿佛,自小一起长大,就算平素里没什么交集,在学堂上很有几年是一起的。

在昭庆公主眼里最看不起的皇嗣,差不多就是公襄秉这样的了,谁知道却是这个弟弟坐上了东宫之位,这让公主怎么不难受?

只是之前被云风篁拘着,晋王等兄弟耳提面命着,一肚子气却也不好对太子如何。

这会儿云风篁稍微暗示一下,她就很快乐的去了御前给公襄秉添堵。

昭庆公主性-子直,找茬也很直接,她先到淳嘉跟前撒娇卖萌了一番,跟着看着宫人端茶倒水,就趁势将一盏热腾腾的茶水撞翻在太子身上。

末了不但没理会公襄秉,还若无其事的继续跟淳嘉说话。

“昭庆!”淳嘉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呵斥道,“怎如此毛手毛脚?”

这话其实对公主就是有着回护之意,毕竟在场之人但凡有眼睛的都看出来了,公主是故意的。

皇帝开口定义成粗心大意,其他人自然也不敢说什么。

可公主立马红了眼圈,委屈道:“儿臣还不是听说了太子的遭遇,想给他提个醒?说起来他还刚刚吃了大亏呢,这才几天啊,一盏茶水都躲不开,要是再遇见那贼人,可要怎么办?这不是存心叫父皇给他担心么!结果太子还没领悟儿臣的好意,父皇倒是先说儿臣了!难道在父皇心目中,儿臣就是这样的恶毒之人?”

淳嘉:“……”

这皇女什么性-子他心里还能没数?

不用说了,这番话肯定是别人教她说的。

不是皇后就是皇后左右之人。

凭公主自己,想不出这样颠倒黑白不要脸的说辞。

当着太子的面,他也不好拆皇后的台,只能硬着头皮说公主:“你要提点太子,却何必当真叫太子被烫着?”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公主振振有词,“儿臣是看太子吃了一次亏却还没长记性,实在恨铁不成钢,故此,让太子这会儿被烫一下,总比让他往后遇见了危难,仍旧这样稀里糊涂的,有个三长两短好吧?”

“胡闹!”淳嘉骂道,“都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还这样没分寸,你母后平素都是怎么教你的?没点儿规矩!与朕下去!”

如此叫人将公主赶出门,他耐着性-子哄了几句太子,就见因为伤势未愈的太子露了个苍白的笑,有些中气不足的说没关系:“皇姐就是那么个性-子,她没什么坏心思,儿臣明白。”

淳嘉都替昭庆脸红,这女儿演技实在太差了,但没法子,这是他最宠爱的皇嗣,不为国朝万里河山考虑,昭庆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绝对没有其他孩子能够挑战。

就是还在母腹中就被他十分期待的康安公主,因为还在襁褓之中,不好互动,也不如被他看着长大的昭庆来得惹人心疼。

天子到底不舍得从重处置昭庆,只说会叫人去呵斥……也就是说两句算了。

其实这已经是给太子体面了,毕竟若是从前,昭庆公主欺负了哪个皇嗣,这算什么事儿?

皇帝压根懒得追问,御前侍者都不敢多纠缠。

只是太子才遭刺杀,跟着又摊上了这样的事情,心情可想而知。

这日接下来,皇帝同他说政务,见他神不守舍的,暗自一叹,说道:“朕有些乏了,你且下去罢。”

天子当然不是真的困乏,不过找个借口让这儿子回去缓一缓罢了。

皇帝又亲自到兰舟夜雨阁寻云风篁说这事儿,才开口,云风篁就一推二六五:“昭庆的确过来说想去给陛下请安,妾身算着日子,她也很有些时候没见到您了,可不是可怜?妾身所以准了她过去。可也不知道她会这样提点太子啊!这孩子您知道的,自来被咱们宠坏了,行事每与常人不同,但要说多坏的心思,那肯定没有。”

又抱怨太子,“他也不是头天认识昭庆这长姐,还不知道昭庆的脾性吗?身为储君,合该以您为榜样才是!当初您是怎么宽容明惠她们姐妹的?那还只是嗣妹,血缘疏远呢!昭庆可是太子同父异母的亲姊姊!不过开个玩笑失了分寸,太子竟然就要当真吗?那也太让人心寒了!”

云风篁理直气壮的说道,“这会儿陛下还在,太子就这样苛刻亲姊姊,往后还用说?妾身早说要跟陛下在一起,无论如何都不分离,看来果然是对的。”

淳嘉被她说的没脾气,心里居然觉得皇后也有一定的道理。

若是太子忍不得兄弟也还罢了,毕竟兄弟是会跟他争夺帝位的。

可昭庆只是皇女,再得宠再嚣张也继承不了帝位,又是众所周知的傲慢张扬。

太子这些年来表现的颇为隐忍,城府深沉,这些都是皇帝所欣赏的,结果今儿个面对昭庆的挑衅,却这样的失态,甚至连要紧的政事都听不下去了,可见内心何等翻江倒海。

若是寻常孩

文学

子,皇帝就算偏心,可

文学

能还会有些怜悯,觉得这孩子被雪上加霜,也是可怜。

陛下万岁(h) 全文阅读 第二章

泰国曼谷,正是玉佛寺所在之地。

玉佛寺的僧人,丝毫不比嵩山少林少,整个曼谷,都随时可以看到泰国僧人的身影。不过这些泰国僧人,见过达邦大师的,却屈指可数。所以刘威现在和达邦走在街道之上,那些僧人见了,都没有什么反应。

况且,玉佛寺高手都知道,达邦已经被刘威等人挟持到了南洋,现在绝对不可能身穿西装,出现在曼谷!

“泰国虽然是大象的国度,但大象这种东西,喂养需要的饲料实在太多,普通人家根本不可能养得起,一般也只有专门搞旅游的人,会养上一两头,让游客乘骑。咱们要找大象,还要去曼谷郊区的一些风景区。”

达邦走到刘威身后,提醒道。

大象这种东西,食量极为巨大,虽然它并不挑食,但要喂养一头大象,花费的人力物力还是相当大的。所以这种动物,只能搞旅游产业的人养上一两头,放在那些风景区里,就像中国某些风景区内的高头大马一样,供那些游客乘骑、拍照留念。

“咱们要尽快赶回国内,在泰国逗留的时间不能太长。既然大象是在那些风景区内,咱们就直接去那边吧!”

刘威点了点头,说道。

曼谷以北,一个自然风景公园内。

几颗芭蕉树下,两头大象被装扮的华丽无比,悠闲的卧在那边,鼻子上卷着一串香蕉,放到自己嘴里,连带着香蕉皮咀嚼着。显然,这两头大象的主人赚钱不少,所以这两头大象的生活也很不错。

再次看到大象,刘威的感觉,就是“浑厚”!

“这些大象,性子温顺,和人类和睦相处,看起来根本没有一丝的危险性。那两根长长的象牙,虽然锋利,但也不是进攻的武器,更像是美丽的装饰品……”

看到这两头大象,刘威甚至有一种冲动,要花重金将这两头大象买回一头去,自己养着,每天观察大象的习性,领悟“象拳”。不过刘威却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情况,买回了大象,也很难有时间照顾它!

“势力……势力这个东西,当真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有了强大的势力,大可以在非洲、南美包下一片原始草原,养下几十头大象、狮子、老虎,天天观察它们的习性,拳法进境,也绝对可以一日千里……”

这一刻,刘威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穷文富武”,没有一定的实力,一定的钱财,想要练成高深的武功,几乎没有什么可能。

刘威当年吃下那一棵千年参王,就是无价之宝,几乎能起死回生。后来他修炼易筋经,用的那些丹药,也都价值不菲。正因为习武花费很大,少林、武当才会拼了命的发展自己的产业,形意门才想在海外扩展自己的势力!

“扩展势力,倒也不错!”

第一次,刘威是想要真心实意的扩展自己的势力。毕竟,磨刀不误砍柴工,势力强大了,习武也会方便很多。唐门第一女高手,年纪轻轻就达到这样高的境界,也和她的势力的强大,不无关系。

“这大象,卧在这儿倒像是一个肉球一般。不过这大象除了满足游客需求以外,貌似也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大象这种东西,力气虽然大,但食量更大。放在古代,植物多,没有现代机械,倒是可以让它干活。现在植物越来越少,大象的食物自然也少,况且有现代机械,用到大象干活的地方,已经很少很少了!

所以在刘威看来,这大象除了能给旅游业带来利益外,基本没什么大用处了。

“这大象身上的皮革,十分厚重,整张皮剥下来,盛上水,都不会漏掉。这大象的皮革,几乎和不坏境界的武者皮肤一样,毛孔闭合,真气都不会泄露出来。不过泰国并不允许宰杀大象,所以大象皮制品,并不多见。”

正在这个时候,达邦大师忽然说道。

“什么?毛孔闭合,真气都泄露不出来么?”

达邦大师话音一落,刘威的双眉,禁不住抖动了一下。

“不坏之境的高手,身体的气血、体力,都不会消散,实际上,就是能完全闭住毛孔,真气不会外泄,是所谓的‘无漏’之境。这大象并没有修炼国术功法,竟然也能做到‘无漏’么?”

这一刻,刘威忽然想到了民国时期,那个修炼兽拳的前辈。

那个修炼兽拳的前辈,全身的劲气、拳意都不会散发出来,显然是达到了“无漏”这种境界,不过,他的“无漏”,和不坏境界的无漏还不一样。不坏境界,是人体对全身的控制能力达到一个空前的地步,全身的毛孔,都可以随时死死闭合上。但想要毛孔张开,散出内劲,也是可以的。而兽拳的无漏,却是封闭住毛孔,让毛孔永远不张开,劲气的水平,也只能停留在明劲上!

陛下万岁(h) 全文阅读 第三章

随着玄廷正式向下宣颁,张御成为廷执之事也被内外各洲宿的玄首镇守所知晓。所有玄尊都是明白,玄廷之上自此又是多了一位执掌权柄之人。

在上层潜修的大部分玄尊得知此事后,感慨之余,内心深处却也是服气的。

张御在覆灭上宸天那一战中的表现众人都是看在眼中,一人堵住两派侵攻,先后更是有四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直接或间接败亡在他手中,此战可谓列功第一,这等修为,这般奇功,成为廷执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上层以真修居多,可他们也是最崇奉道法的一群人。在他们看来,你功行修为在这里,你对大道之理的领悟在我等之上,那么你所行所为自也是有道理的。

而各洲宿的镇守玄首则是思考更多,他们需要尽快了解这一位的喜好和倾向。下来玄廷之上的决议无疑会受到这位的影响,这也定然会涉及到未来各洲宿的走向。

玉京,盛日峰。

玉航道人看着玄廷送传下来宣谕,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当初他再发觉无法和张御相争之后主动退让,没有再去与张御较劲的意思,不然要是被这位记在心里,这位借着权柄在玄廷之上摆弄自己几下,那他也是绝对不会好受的。

成为了廷执,那就和他们这些镇守就不在一个层面之上了,说得夸大一些,他们这些算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棋子,廷执便是天夏真正的下棋之人了。至于再往上去的执摄,因为并不干涉世间之事,所以对底下之人来说,反而没那么大影响。

他此刻想了想,唤来了一名亲信弟子,道:“东庭府洲的使者是不是前些时日来玉京了?”

那弟子对于玉京一切事宜都是了然于心,道:“东庭府洲想要调一二位大匠过去。只是天机院那里尚有许多关节不曾走通。”

玉航道人言道:“这事你去天工部走一趟,便说东庭隔绝中域百年,百废待兴,亟待支援,玉京为首府,也自当有所关照才是。”

那弟子想了想,应下道:“是,老师,弟子会办妥的。”

虽他不知张御胜任廷执之事,可对此事倒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因为玉航经常做这等出手帮忙之举,他猜测老师可能是想给东庭那一位玄首卖个情面。

玉航与人相争从来都是在私底下的,而且就算要针对谁人,表面上也是和和气气的,看着没什么矛盾。故即便身为他的弟子,也从不知道自己老师和哪个同道交好,又和哪个同道其实是不对付的。

伊洛上洲,玄首高墨也是同时得知了张御升为廷执的消息,他心中忍不住大喜,精神变得十分振奋。

也怪不得他如此激动。如今玄修的数目虽然不少,可长久以来,上层力量却是极为欠缺。他当初和风道人也是在廷上列在末座,说话没什么份量。

而自从他被去了廷执之位,到了内层担任玄首,他就担心,风道人会不会与他一般,也是遭遇到同样的情形。

这种不安在上宸天被覆灭达到了顶峰,因为在他看来,当初玄法就是玄廷为了应对内外部的压力才一力扶持上来的。现在失去了一个大敌,那廷上会不会改变态度?

好在张御又坐上廷执之位。有了这么一位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在廷上,玄修也就有了倚靠了。

他在殿内走了几圈后,便以训天道章寻到了风道人,道:“风道友,张道友升任廷执,实乃我辈之幸也。”

风道人则是道:“高道友,张道友方才与我谈了一席话,我觉得也当与道友说一番。”

“哦?”

高墨不由得郑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从张御开辟训天道章,再到如今坐上廷执之位,他已是将张御视作玄法引路人,张御之言他自也是十分重视的。

风道人将张御方才与自己的那番对话对高墨重述了一番,并道:“我觉得张道友说得有道理,我辈所求若只是为玄法本身,那却也太过狭隘了一些,也是将自身限碍住了,那样玄法迟早会走上与真法相类似的另一条路,可若放眼出去,不局限于一隅,那些玄法反得开阔。”

高墨听罢,沉思良久,最后感叹道:“张道友说得对,此才是我玄法存世之基,是我辈目光短浅了。”

他想了想,又问:“对了,不知张道友升任廷执之后,东庭府洲那里当由谁来承继?”

风道人道:“张道友举荐了万明道友,事情已经定下了。”

高墨顿时安心,他又有些可惜道:“若非施道友不喜出来做事,否则……”

风道人道:“那是以往了,方才我已是与施道友谈过了,外宿正好有一处镇守之地可得挪位,我待下一次廷议之时试着推举施道友前往镇守。”

高墨心下一动,道:“张道友那里……”

风道人摇头道:“我未与张道友说,他方才成廷执不久,这等事还由是我来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