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拍床戏真进去了的小说h 两根隔着薄薄同进同出

  • A+
所属分类:花胶

“噗——”池芫一口牛奶差点喷了出来,她咳了声,接过池娇递来的纸,擦了下嘴,有些诧异地看着抱着个枕头,背着书包过来的沈昭慕。

“妈,他,他住咱家?”

她看着池母,后者已经热情地吩咐佣人将孟家送来的,沈昭慕日常生活用品拿去客房。

池母笑着回头,“是啊,你孟爷爷要出远门一趟,刚好孟家的陈妈要回去带孙子,这不,你以前老麻烦你孟爷爷和沈哥哥,终于有机会让妈妈还一次了。”

说着,她起身,又和佣人交代了一些事项,不忘和池娇、池芫俩姐妹叮嘱,“你俩照顾好哥哥啊,我去帮着收拾下客房。”

池娇翻了个白眼,您心真大,这是引狼入室啊池夫人!

再看一旁已经自来熟地坐在沙发上,挨着池芫的沈昭慕,她暗自冷哼了声——

怎么就这么巧,孟爷爷出远门,陈妈回家带孙子,孟家一个人都没有?

陈妈的孙子……都快初中了吧,还需要她回去带么?

“我现在无家可归了,小鬼,指望你照顾咯。”

沈昭慕在池芫面前开始了卖惨的招数,他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仿佛池芫不收留他,他就只能露宿街头了一样。

池娇警惕地坐直了身子,“其实,你就过来吃饭,睡觉还是可以在你自己家的,反正离得近。”

“不行。”

对于池娇这直白的戒备,沈昭慕见招拆招,摇头严肃道。

池娇没好气地追问,“怎么不行了,难道你这么大一个人了还怕黑不敢一个人住?”

难得,池娇姐姐说这么长的句子诶,池芫眨了下眼睛,为了多听听池娇说话,她没插嘴,让这两人继续斗。

正想听沈昭慕会怎么回呢,就听这人恬不知耻,呸,丝毫不脸红地点了下头。

“嗯,你说对了,我怕黑。”

池娇:“……”

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就他这个脸皮,无敌了。

池芫咳了声,他还怕黑?

他一个人在房间里,晚上不开灯看恐怖片,被她逮住了后,才吓得跳起来。

她没来之前,他看得可是津津有味的。

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吃着薯片,半点都不将屏幕上的恐怖画面,以及房间黑漆漆的氛围当回事的。

现在,却用这么一张拽哥的脸,和她姐说,他怕黑?

“笑了,难道你以前都是和孟爷爷一块睡的么?”

池娇这冷嘲的功力,池芫都叹为观止了。

她默默往中间坐了坐,保持中立,甚至,还伸手,缓缓朝桌上的果盘摸去,拿了个橘子。

“不敢一个人住,不代表不能一个人睡——你这理解能力,难怪这么刻苦,也没有你妹妹成绩好。”

“骨碌”一下,橘子滚地上了。

池芫:吃瓜吃到自己头上来可还行。

禁止拉踩行为!

沈哥哥你是想挑拨我和姐姐的感情吗?

池娇吃了个瘪,嘴角紧抿,胸口起伏着,恨不得用眼神杀死沈昭慕。

“怎么这么不小心?”

将地上的橘子捡起来,拍了拍,沈昭慕直接给池芫剥开,递过去。

“无事献殷勤。”

“那也不献你。”

沈昭慕冷笑,抱着手臂靠着沙发,目光只看着池芫。

“怎么不吃?”

池娇立即道,“你想吃,我给你剥——两个。”

说完,立马拿了两个橘子,快速地剥好,一手一个地递到池芫眼前。

池芫咽了咽口水:不了,我不想吃了。

她手里这个都不想吃了。

害怕。

要不——

你俩出去打一架再回吧?

她心里哀嚎地想,但下一瞬就打消了这个不靠谱的念头:沈哥哥会散打,而我姐,外强中干,一撂就倒。

“你俩干什么呢?娇娇少给妹妹吃橘子,她最近上火,牙疼。”

池母下楼,瞧见拿着两个橘子献宝似的给池芫的池娇,眨了下眼,满面温柔和欣慰,姐妹俩感情越好她越高兴,但是该说的还是

裸体拍床戏真进去了的小说h 两根隔着薄薄同进同出

得说。

裸体拍床戏真进去了的小说h 两根隔着薄薄同进同出

是她的个亲娘啊。

出现得太及时了。

池芫重重点头,“是啊,我最近牙疼,这……橘子,就都不吃了吧。”

她笑得梨涡显出来,甜美满分,池娇嘴角抽了抽,手收回,橘子留给她自己给吃了。

沈昭慕将池芫手里的那个拿过来,三两下塞嘴里,咽下了。

池娇不甘落后,也开始大快朵颐。

“……”

池芫尴尬得如坐针毡。

倒是池母笑道,“你个小馋猫啊,这么喜欢吃这橘子,明天妈妈给你装书包里都带学校去。”

池娇一噎,腮帮子还鼓着,嘴里的橘子酸甜适中,但吃多了吧,牙也有些受不了。

她本来也不爱吃酸的甜的。

一旁,沈昭慕见她吃瘪,知道她嘴巴里都是橘肉说不了话,便抱着手臂落井下石道,“是啊,我看池娇很喜欢吃呢,阿姨多给她带点。”

池芫伸手拧了下他胳膊,凑近些,嘴皮子动的幅度很小,声音几乎是从齿缝中蹦出来的。

“你差不多可以了啊,别欺负我姐。”

她和池娇在家里互相看不顺眼是一回事,但都姓池,就算是沈昭慕,她也不能帮着欺负自己姐姐。

好的,她发现,她对沈哥哥的喜欢,好像也经不起什么考验。

她真是个对感情不负责任的小渣女QAQ

“好,小沈你看着也喜欢吃,要不要给你也拿点?”

池母不知道这几个孩子之间的小九九,天真地问沈昭慕。

沈昭慕忙摇头,“不了,池娇喜欢就给她吧,她年纪小,我不怎么吃橘子的,只是阿姨家橘子好吃,才吃一个。”

这话,别说池娇和池芫见鬼似的看着他了,就是池母也有些受宠若惊了。

沈昭慕不爱笑,脾气不好,很难接近和相处。

这点,池母是领教过的。

那一年海边芫芫吃扇贝过敏发烧,他当时对她连礼貌都不想保持。

但她也能理解,他将芫芫当做亲妹妹看待,自然会关心则乱。

只是……

难道是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孩子长大了,就懂礼貌了?

这嘴巴也甜的,有些不像他了。

池娇牙酸地吸着气,捂着腮帮子。

一时不知道是被橘子酸的,还是被沈昭慕膈应的。

真讨厌,这个要和她抢妹妹的入侵者。

喜欢快穿:女配又跪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