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倩把双腿打开给老杨看 公主往下边塞玉器是哪本书

  • A+
所属分类:花胶

沈玥娇微微蹙了一下眉,“另外两个人?是魏公子身边的人吗?”

陆驰摇摇头:“是茶楼的客人,也是从雅间出来的,当时还帮着魏风一块儿将人拖出去。”

沈玥娇听着,更觉得惊诧了。

当时闹得动静挺大,整个茶楼的客人都惊动了,有一半客人都跟着出去看热闹。但是忌惮那赵公子口中提到的叔父是官老爷,大部分客人害怕引火烧身,都只在旁边看,没人敢上去掺和。

陆驰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那两人将赵公子打了一顿后,其中一人还拍着赵公子的脸,说了几句话,令赵公子当即吓白了脸。

“想来那两位客人不仅认识赵公子,还认识他那位叔父。”陆驰道:“明日去了书院,我跟柳书杰打听打听那位官老爷是何身份。至于那两位客人是何身份,便无从知晓了。但只要不会连累到茶楼就好。”

沈玥娇点点头,转而又叹道:“幸好今日有他们出头,要不然还真是不好办。”

若是实在没办法,那就只能用“心想事成”技能了。不过将这技能用在这么个败类身上,着实有点儿可惜。

陆驰摸摸沈玥娇的头发,轻声道:“可见,还是得有靠山才行。若是你真打算去安城开作坊,拉周青山入伙挺不错,有他在能省不少麻烦。”

只怪自己还只是个秀才,若是能有官职加身,便没人敢像那位赵公子那般在茶楼放肆叫嚣。

这么想着,陆驰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加倍刻苦念书,早日高中。

提到作坊,沈玥娇道:“安城离咱们这太远了,我又不能过去打理,只能找信得过的人去。现在作坊里有这个能力的,就只有迟子鸣,林锦玉也得一起过去才行,可是这么一来,这边作坊又缺乏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了。”

说到这,沈玥娇不由得有些头疼。

陆驰指腹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按揉着,柔声道:“既然这般麻烦,那便不去安城开作坊了。反正现在有作坊和茶楼就已经够忙了,再过不久饭馆也要开,你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银子是想不完的,够用就好了。”

沈玥娇偎在陆驰怀中,软声道:“去安城开作坊,能跟魏家搭上关系,方便扩展咱们家的生意。眼下是待在花桥镇,可再过两年等你高中了,有机会进京当官,那自然是要去京城做生意的。现在

刘倩把双腿打开给老杨看 公主往下边塞玉器是哪本书

先把关系搭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陆驰心底一片柔软,又有些心疼。

她这么辛苦的谋划,终究还是为了他。

亲了亲她的额头,哑声道:“娇娇,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绝不会让你失望。”

沈玥娇手搭在陆驰的腰上收紧,脸贴在他的胸前,呼吸间满满都是他的气息,“你这么优秀,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去了书院后,也要照顾好自己,我会让威虎经常给你送吃的,肯定不会让你饿肚子。”

两人就这么搂着,说了很久的话,到了后半夜才睡着。

没睡两个时辰,陆驰便起身了。

沈玥娇也睡得浅,身边的人稍微动了一下,她便跟着醒了。

“起了?”沈玥娇揉了揉眼睛,拥着被子坐了起来,“我帮你收拾行李吧!得多带几身衣裳,尤其是厚棉袄得带上,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下雪了。”

陆驰按着沈玥娇的肩膀,让她继续躺着,“你多睡一会儿,我自己收拾就行。”

沈玥娇醒了就很难睡着,躺在床上看着陆驰穿衣裳,便干脆也爬起来了。

“我睡不着了,还是跟你一块儿起了吧。”沈玥娇道:“收拾好行李,我去做早饭。你想吃什么,我给你煮。”

陆驰实在心疼沈玥娇,她身子不方便,又没休息好,还为他操心这些多。

“煮一碗姜糖鸡蛋吧!”沈玥娇等不到陆驰开口,她便自顾自道:“清早天冷了,吃一碗姜糖鸡蛋,暖暖身子。”

而且这个煮起来也不麻烦,一会儿就能煮好。

陆驰拗不过,跟着她去灶屋,打了热水洗漱之后,便帮她烧火做早饭。

冯威虎也起床了,这会儿刚穿好衣裳出来,看到灶屋有光亮,便也跟着进去。

沈玥娇已经在煮着了,放了一把切碎得姜末,还放了红糖和红枣。

她一共拿了十个鸡蛋出来,给他俩一人四个,她自己吃两个。

刘倩把双腿打开给老杨看 公主往下边塞玉器是哪本书

沈玥娇还另外煮了十个水煮鸡蛋,用油纸包好给陆驰带在路上吃。

除了这些,还在作坊装了不少吃食。

陆驰看着沈玥娇提过来的两只大食盒,忍不住道:“用不着带这么多的,每次带去都是被同窗和夫子分了。”

不忍心她这么辛苦。

沈玥娇笑笑,道:“反正是自家作坊做的,又不用花钱买。这些都是刚刚出锅的,还冒着热气,你路上饿了就吃点。对了,还给你灌了一壶糖水,路上喝。”

王氏和陆老头也早早起床了,看着自家三郎天还没亮就得赶去书院了,又是一番心疼,拉着陆驰嘱咐他吃饱穿暖,照顾好自己。

磨蹭了小半时辰,总算出发了。

两个时辰后,便到了山陵书院。

冯威虎帮着陆驰将行李和吃食都搬进去寝室放好。

此时柳书杰也到了书院,他比陆驰先一步到寝室。看到陆驰又带了这么多吃食来,他跟往常一般,笑吟吟的道:“陆驰兄,这次都带了些什么好吃的?等会儿分一些给我,今日起太早了,着急出门,我还没吃早饭,肚子咕噜咕噜叫了……”

陆驰笑着看了柳书杰一眼,从油纸里拿了两个水煮蛋分给柳书杰,“喏,吃两个鸡蛋垫垫肚子吧!”

柳书杰对水煮鸡蛋没什么兴趣,他嫌鸡蛋有腥味重,可拿到手上了又不能拒绝,就只好剥开一颗吃了。

刚咬了两口,脸上就露出了惊诧之色来。

这鸡蛋竟然没有腥味,只觉得很香,跟他以前吃过的鸡蛋不一样。

“陆驰兄,你家的吃食怎么这般与众不同?就连最普通不过的水煮鸡蛋,味道都这么好,跟我以前吃过的鸡蛋不一样。”柳书杰说着,立刻剥了另一个吃。

喜欢旺夫系统带我发家致富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