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乱系列小说;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一章

@@写在最后的一切心里话!

《窃花》从最初到现在,写了大半年了,如今总算写完了。感觉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终于不用每天每时每刻都担心断更了。说实话,书的成绩真的差到执笔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书名。从头到尾一直就是一千二百多的收藏,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三十几个均订,一直持续了半年多,从来就没有见涨过!

此前执笔答应过书友,即使有一个人看,执笔也愿意把书写完!现在执笔做到了,也算完成了自己的承诺了!

感谢你们一路的支持!也感谢自己执着的坚持!

执笔勿忘初心!勿忘执笔初心!

谢谢你们!谢谢!

【PS:关于新书什么时候发,执笔还在构思,具体的大家可以加一下书友群,畅所欲言,提一提你们自己的想法。大家以文字为缘分聚在一起半年了,执笔希望大家到群里来,互相认识一下!群号:一九五九九二九八一】@@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二章

从徐文瀚、韦志高与金子善的脸色来看,皇帝确已命在旦夕。∏∈∏∈,一行人等匆匆入宫,杨致也不方便多说什么,只能与徐文瀚以目示意。眼见徐文瀚眼神笃定,只是微微点头,杨致心下稍安。

皇帝重病不起已逾三月,早已不能临朝视事,这几个月来一直在寝殿居住。杨致在皇帝寝宫大门外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儿子杨骁。沉下脸来问道:“你怎会在此?好不晓事!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杨骁满脸无辜的道:“父亲,自从皇上病重,便下旨召我进宫陪伴太后。这不刚刚把我赶出来了不是?”

金子善在入宫途中业已告知,皇帝得知他今日到京,昨日便已诏令诸多文武重臣在寝殿等候。杨致步入寝殿,见到的都是老熟人,郭子光、李子宽等几位宰辅阁臣,武英殿大学士罗辉祖,现任枢密院太尉曾英明,枢密院千年老二刘秉德,宁王赵当、康王赵敢,由禁军改组而来的左、中、右骁卫大将军严方、王文广、张安……。

杨致封王已然明旨昭告天下,除了赵当与赵敢两位亲王,殿内众臣见到他皆是躬身长揖一礼。杨致一边紧随金子善向皇帝卧房走去,一边无声的拱手还礼。

刚一进房,陪伴在龙榻旁边的太后,便颤颤巍巍的起身拉住杨致的双手,老泪纵横的道:“致儿,致儿!你可算是来了,你叫哀家怎生是好?”

杨致扶住老人,低声劝慰道:“母后,您且坐下歇息,让我先看看皇上。”

静卧榻上的赵启虚弱的吩咐道:“来人,伺候太后回宫歇息。留下徐卿、金卿侍驾即可,值守太医与内侍无须回避,朕与杨卿有话要说。其余诸卿,都去偏殿暂歇,随时待朕传召。”

杨致依言在龙榻边坐了。见到赵启形销骨立,眼窝深陷,脸上没有半点血色的惨状,禁不住落下泪来。这还是那个洒脱不羁的越王么?还是那个野心勃勃的皇帝么?

握住皇帝瘦骨嶙峋、彻骨冰凉的手。哽咽道:“皇上,我是杨致,我来看你了。

文学

赵启欣慰的道:“姐夫,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你若非蓄起了长须,身材样貌看起来与当年并无多少变化。好生令人羡慕啊!嗯?你依然身着便服,还是不肯受我赐封么?以前我怕你称王,如今却怕你不肯受封,想来真是可笑之至!就当是我求你,勿要推辞,好么?”

杨致腾出手来,取出一叠厚厚的文书道:“皇上,这是夷州及附属诸岛的户籍图册,这次我都带来了。”

赵启摇头道:“这些都已经不重要,我早已看得开了。记得小时候你就与我说过。茫茫海外另有一番天地。夷州政通

文学

人和,民富兵强,船坚炮利,杨氏在海外所占属地之广,不逊大夏,其实我都知道。”

“姐夫,我从小到大,直至今时今日,都未曾与坦诚相待,委实十分惭愧。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趁我还有一口气在,今日我想与你做一番交心之谈。”

杨致肃然道:“皇上有何嘱托尽可吩咐,我必当竭尽全力达成皇上的心愿。”

赵启笑道:“如此甚好。旁人都是劝慰一些诸如圣天子百灵护佑之类的屁话。我既听腻了,也烦透了。说实话,我很不想死,也极为不甘,但生死有命,又能为之奈何?”

敛起笑容。凄然说道:“我召你回京,说白了就是托孤。命徐卿与金卿留下侍驾,太医与内侍无须回避,众臣在偏殿随时等候传召,就是有意让他们做个见证。”

“杨氏在海外是何光景暂且不论,你在大夏也早已是无冕之王。直至此时才封你为王,我知道你并不稀罕,也知道是委屈了你。但我是没有办法!大夏看似国势强盛,实则稍有不慎,便有崩坍之忧!所以我常年累月对于国事不敢抱有一丝懈怠之心,时时刻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太子尚未年满十六,我本不想说自家儿子的不是,但他们这一辈兄弟几人,较之我们上一代确实远有不及。若无强臣良相倾力辅佐扶持,他们很难守住父皇与我留下的这份偌大的家业!”

“我撒手而去之后,在内子幼母壮,两位皇兄虎视眈眈,在外数十位骄兵悍将统率百余万百战雄师。姐夫,除了你,没人镇得住局面!也只有你,才有不让大夏分崩离析的那个本事!”

杨致不置可否的问道:“皇上,还记得三国之时白帝城托孤的典故么?”

赵启叹道:“我不是蜀帝刘备,你也不是诸葛亮。但情势不同而理同,你虽无帝王之名,却早具帝王之实,至少相比之下,对大夏江山的觊觎之心不像旁人那般迫切。怎么?话已至此,你还是不肯受封为王么?”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三章

推荐阅读:当听到了想要进行裁军之后,军方这边立马有不少人反对了。?文?裁军可是要动了他们的蛋糕,军队的人数可是他们讨价还价的资本,所以他们当然不愿意就这么被裁军了∶军意味着军队实力的缩小,更是代表了必然要有一些部队要被撤编,有不少军官要被迫转业去从事别的工作。这样军队的实力肯定会被打压,他们当然不干了,如果这样的事情都能捏鼻子人了,这样他们还当什么军人?

“我们不同意,尤其是我们军队目前裁军,那是不是要缩减我们的军费呢?如果缩减了我们的军费,那我们军队如何维持?”战争部长陈立岩先开口反对。

不过王国瑞主动替萧宏盛说:“其实你们想差了,我们目前的军队并不会裁剪军费。而是让我们的军费使用更合理,尤其是我们以后将会从数量型的军队转变成为质量型的军队。我们目前虽然采用了新战术,可是我们的堑壕战的战斗模式,其实也就是一种消耗战。一旦当机动力无法能够达到了一定程度,那这样我们必然会陷入消耗战。消耗战是非承酷的,不但是武器装备弹药经济的消耗,更是人命的消耗。这些人口都是我们国家最大的财富。一个国家最重要都不是事很忙资源和财富,而是一个个的人口。”

“未来我们国家最重要的是科学技术,我们未来的竞争是科学技术的竞争。未来的竞争不是资源了,尤其是资源多未必能够产生强国。而真正的称雄世界的,是我们的科技展。所以我们武器装备,将会从粗放型的人数,变成质量型的高科技军队。”

“你们想想看,我们目前研制的飞机,还有6地上的战车。我们的战车目前虽然没有太多的战斗力,可是我们未来呢?未来我们一个战车坦克,能够顶的上多少步兵?甚至我们一架飞机,一旦可以安装一些重量级的炸弹,那这样我们完全可以作为战略武器来使用了。一个炸弹下去,一个足球场的范围都要被杀伤。这样一个飞机,能够顶的上多少门火炮,一个飞机能比得上多少士兵?”

“所,我认为我们还是要以质量为主,而并非是以数量。你们都应该听说过兵在精不在多的道理,我目前也就是采用精兵的方式。过去的精兵是训练能量大,可是现在的精兵不但是训练了,更是要武器。

我们不会减少军费,而是会把这些军费用得更合理,直接用在了那些更需要的地方。这样对于我们是有好处的,对于我们未来是有着无比巨大的好处。”

“我们减少了军队,增加了人口。每一个人口背后都是一个希望,也许我们人口越多,那带来的希望也都越多。这个世界上的天才是有限的,我们多一个人口意味着他们的后代也都有多一个天才的可能。别跟我说什么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废话,这个世界上天才都是随机的,所以多一个人口多一个机会,只要人口足够多,那天才总会到来的。”

王国瑞给这帮军队的人讲解了未来的军队展趋势,未来的军队都是以高技术作为主要的手段了,并不以数量作为根本了。也许冷兵器时代是一个代差,可是到了火器时代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那些冷兵器。而到了信息化高科技时代,那信息化时代的军队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那些普通热兵器的军队。

未来只要技术高的军队,那完全可以几乎零伤亡的代价歼灭数以千倍的敌人。所以在各种高科技面前,所谓度传统通步兵几乎是一文不值,完全是待宰羔羊。

王国瑞不会傻乎乎的继续把这些军费投入到那些军人身上,而是要转移到那些武器装备的研,这样才能够武器越来越先进,不至于落后了。

只有军队武器装备展了,这个才是正道。何况现在天下还是比较安宁的,没有必要展维持这么多的军队,这样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皇上,真的要裁军吗?”郑虹也都不太甘心的问道。

王国瑞点头说:“是的,必须要裁军。未来我们东方几乎没有什么大型战争,而且这次裁军以6军为主。狐和狐6战队暂时不裁撤。”

听了这话,那些6军出身的军官,包括胡伟,郑虹,陈立岩脸色也都有些黑了。而那个狐出身的邱宝仁,刚刚有资格参加军委会议的黎元洪也都松了口气,因为这次裁军是以6军为主,狐和狐6战队不会被裁撤,那这样自然是最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