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大人吴芬;快穿之女配紧致h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一章

执法神们在一座宫殿的门前徘徊。

“怎么还不出来?”

“天子会不会出事了?”

“不会吧……”

“她很凶残的!”

“对对,她用刀子捅天子,下手很真狠。”

云自横靠在栏杆边,有些无语。

不知道的还以为房间里正在生孩子。

“你们……”

他不开口还好,一说话,执法神齐齐盯着他。

云自横:“算了。”

执法神领队:“天子要帮她恢复记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好?”

云自横:“你们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快了吧。”

领队有点抓狂,“这都七天了!”

云自横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他们两个许久未见,肯定有许多话要说,再等等吧。”

“天子又不是话痨,要谈什么话题,居然要探讨七天?”

“有两颗世界树出现了枯萎的迹象,需要天子前去观察,这……这么重要的事情,可耽误不得啊。”

如果不是第二世界缺少世界树,也不至于频频出现漏洞,最后还要崩塌。

已经有道侣的执法神眼神怪异的看着门,不会吧……

云自横:“所以如果你们现在闯进去,肯定会没命。”

执法神们沉默了。

“是不是该通知臣民们,天子要成亲了?”

“该准备起来了。”

“天子的腰,甚好。”

“要死了,胆敢调侃天子!”

又三天过去了。

当天际出现七彩鱼鳞般的形状时,执法神们突然积极筹备起天子的大婚。

祖龙和祖凤都被安排了任务。

九佛荷原本就是第一世界的圣物,她被赋予了身上的使命,天子和秦烟的婚礼,将在

文学

她的花瓣上举行。

九佛荷:没问题~

岛鲸摇着尾巴:我也可以!

巨蟒:吼吼,我也是!

九佛荷盯他们。

水中二霸:嘤嘤嘤,我们不可以了!

云自横纳闷,他抓住了一个忙碌的执法神,问:“那片七彩鱼鳞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执法神:“代表一个强大的生灵会在不远的将来,临世。”

云自横琢磨了两秒,明白了。

秦烟怀孕了。

啊这……

他靠在柱子上,有点反应不过来。

才十天,烟烟怎么就怀孕了呢?

哎……

只能说天子,真·天赋异禀。

房中。

秦烟媚眼如丝,腰间横着男人的手臂。

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躺下去了,要不然这腰,这腿肯定会生锈。

“宋棠……”她嘀咕了一声,脑袋蹭了蹭男人的腹肌,“我想起床,想吃东西。”

“嗯。”眉眼凌厉的男人并没有起身,而是打了一个响指,床上架起了桌子,摆满了食物,打定主意不让她下床。

秦烟:……

“宝宝说他想出去走走。”

她摸了摸自己微微鼓起的肚皮,清澈的桃眸楚楚可怜看着他,眼尾泛着一抹妖冶的红,勾人的紧。

宋棠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女人的下巴,两人黏黏糊糊亲了几分钟,最后出了门。

入目就是红。

红绸跟周围仙气飘飘,素雅磅礴的建筑,说实话有点不搭。

秦烟:“这是在……?”

宋棠揽着她的腰,时不时摸一下她的肚子,“我们的婚礼。”

他用了秘法让她受孕,但是真正要生下宝宝,十个月肯定是不够的。

所以两人算是奉子成婚了。

“……”秦烟:“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不能并存,我们现在还是对家,这样就结婚了,你的臣民不会反对吗?”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二章

谢临安给两个小家伙当了义父,逗留了许久,终于也不得不在抓周礼之后返回了西海,走之前和戚慕染没谈拢。

“既然认了义父,曦儿自然就是我西海的公主,初明也自然是我西海名正言顺的太子。”

戚慕染冷笑连连:“这算什么名正言顺。”

儿子女儿都是他的,和西海有什么关系,就算要继承,继承的也该是他的王位。

曦儿该是郡主,初明该是王爷。

最后没谈好,谢临安只能先行回西海,但戚慕染心里清楚,他的盘算可还没停呢。

当晚,戚慕染就缠上了徐抒,各种手段都使了,徐抒伏在床案,有气无力的瞥了他一眼:“到底怎么了?”

这人心思越发难测,她都快要摸不准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觉得戚慕染如海一样的心思可比她这锅火锅难测的多。

“曦儿和初明是我们的孩子。”

徐抒眨眼:“这是自然?”

难道这人还怀疑起儿子女儿是不是亲生的来了?

戚慕染撩着她的头发,一下一下的打着卷儿:“既然如此,自然不能被谢临安带回西海做公主太子。”

徐抒猛的坐起来,被子从她肩头滑落,露出雪一样的肌肤。

没注意到戚慕染一暗到底的神色,她果断的道:“我不想自己的儿子当皇帝!”

自然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困在那深宫之中。

戚慕染悬着的心放了一半下来,摩挲着她的手:“自然,但一切还要看儿子喜欢。”

徐抒侧头看着他:“你不是一向那小子那小子的叫吗?”

叫女儿就是宝贝女儿,叫儿子就是那小子、臭小子,双标极了。

戚慕染:“咳咳。”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三章

荞荞说话时,孟素樱一直凝视着她的眼睛,听罢她点了点头:“我信玉绍,自然信你。”

素樱的目光顿时让荞荞心头温暖了许多,这时玄羽冷瑟瑟地一笑:“这位夫人说得可真轻松,三言两语的,就把她嫌疑给洗清了?”

素樱转过身,没去管玄羽,而是径自对视归嵩:“素樱敢问丞相,为何一口断定夜明珠是荞荞偷的?”

归嵩目中隐有杀气:“这丫头数日前便潜入我相府,鬼鬼祟祟,被府上的护军抓了个正着,那时她便是冲着夜明珠来的。”

“可有证据?”

面对孟素樱的质问,丞相沉默了。他的强势不容许他在此退让。

孟素樱这心里便有了数,转向冷无双道:“那日你抓住她的时候,她拿了夜明珠?”

冷无双镇定自若:“这倒没有,她躲在屋外偷窥。”

“可夜明珠是今晚失窃的,为何又怪罪到她身上。”

“因为她今晚恰好越狱,又被冷将军抓住了。”戚陆替冷无双,回答了孟素樱的问题。

素樱眼神从戚陆脸上清浅一扫,好整以暇地蹲下来,先用双手扶住荞荞肩膀,让她适应自己的碰触,安抚她的紧张,进而才轻柔在她身上摸索了一番,荞荞没有抵触和戒备,因为感觉到素樱不会伤害自己,而众人也看明白素樱在亲自给荞荞搜身。

当众做完这一切,素樱缓缓站起来:“她身上没有夜明珠。”

有素樱在这,荞荞也有了不少底气,瘪嘴嘟哝:“我说了逃出来以后就一直在被他追,没有时间去偷那颗破珠子啊……”

归嵩冷声道:“可现在本相怀疑,她有同伙。”

这话的指向性太过于强烈,以致漓风眼底有一束神光疏忽一跳,目光变得更敏锐了。

“同伙是谁?”孟素樱平静地笑着,“或者说,丞相你在怀疑谁?”

归嵩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起伏,微勾唇角:“神医放心,你可是江湖人传颂的正道领袖,本相自然不会怀疑你。”

他说不会怀疑孟素樱,但他没有撇清她的徒弟,以及,他最不放心的沐漓风。

讯问再一次陷入僵局,这时郭奉回来了。

他执着合起的折扇,抱拳施礼:“丞相,属下已经盘问过府内下人,也带人抄检了他们的住处,没有发现夜明珠。至于那些从外面请来的厨子,属下也将香满楼的宁老板带来了,您可以亲自问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