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白洁一夜7次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第一章

李桑柔一行人,一路走一路看,吃吃喝喝走走看看,再看好定好了一明一暗两处递铺的位置,一天的路走成了三天。

直到临近月末,傍晚时分,李桑柔等人到了随州城外,还没看清楚城门,就被纵马迎上来的文将军拦住,递了份鄂州刚刚急递过来的书信。

信是文诚写的,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几句话:有点儿小事儿,请大当家立刻赶回鄂州城。

这样急如星火让她立刻赶回鄂州城,这件事本身,就不是小事儿。

文将军极其明白也极其体贴,迎出来时,带着几十匹健马,以及清水咸肉等干粮。

李桑柔谢了文将军,换了马匹,带上清水干粮,调头直奔鄂州城。

往随州过去时,一行人悠悠闲闲,赶回去时,却是急如星火。

第二天早晨,鄂州城门刚开没多大会儿,李桑柔带着黑马、孟彦清等人,纵马进城,直奔城东的军营。

文诚急迎出来,李桑柔跳下马,劈头问道:“出什么事了?大帅呢?”

“受了点儿伤,就是大帅受伤的事儿。”文诚拱手答道。

李桑柔站住,盯着文诚,见文诚也就是有些憔悴,心里微松。

“能说话吗?”李桑柔问了句。

“嗯?”文诚一个怔神,随即醒悟,“世子爷没事儿,是别的事,咱们进去说。”

文诚说着,欠身往里让李桑柔。

军营前面,那间极小的院子里,顾晞站在廊下,一只胳膊吊在胸前。

李桑柔迈进院门,隔着小小的天井,从顾晞吊着的胳膊,看到顾晞一脸的笑,长长舒了口气,干脆几步穿过天井,上了台阶,用手指捅了捅顾晞吊着的胳膊,“能恢复如常吗?”

“能,箭扎进肩胛,没伤筋动骨。”顾晞用力想抬起胳膊。

“别动,怎么伤的?”李桑柔从前面仔细看到后面。

“没事儿。不过确实是为了这事儿,才叫你回来的。”顾晞侧身让李桑柔进屋。

文诚跟在顾晞后面,进了屋,从长案上拿起支黑沉沉的短箭,递给李桑柔。

“和你的箭一样,那个瞎子,是南梁人?”顾晞示意李桑柔看那只弩箭。

“在哪儿受的伤?”李桑柔仔细看着那枝箭,皱眉问道。

“我去江陵城外查看,离城五六百步,城墙上射下来三四十支箭,分三轮,准头都不怎么样,伤了两三匹马,盾牌挡住了十来支,伤了四五个人。”顾晞说的十分详细。

“不是瞎子,做这种弩,瞎子也是跟别人学的。你打算攻打江陵城?什么时候?”李桑柔站起来,将弩箭放回长案上。

“要不是受伤,现在已经大军已经渡过汉水,在往江陵城的路上了。”顾晞看着李桑柔。

“能不能缓一缓?”李桑柔沉默片刻,看着顾晞问道。

“怎么回事?”顾晞蹙眉问道。

“我想去江陵城看看这些弩是怎么回事。”李桑柔迎着顾晞的目光,坦然答道。

“米先生的来历,大当家知道吗?”文诚看着李桑柔,试探问道。

“瞎子见多识广,当初他救我上来,看到我这把剑,就知道不是凡品,不过,他只会做弩。

他给我做出这只小手弩后,我曾经想让他帮忙打制几把好刀好剑,给黑马他们用,他一窍不通。

他读过很多书,喜欢昆山腔,对二十多年前的建乐城,哪家酒好,有哪几位红伎,哪家有过什么热闹,如数家珍。

他厌恶战事,厌恶血,厌恶死人,哪儿有战事,有饥荒,有瘟疫,他就骂骂咧咧逃之夭夭。”

李桑柔答的十分详细。

“二十多年前,他在建乐城?”顾晞很是惊讶。

“听他口音,不像是建乐城本地人。”文诚皱着眉头。

“他从来没说过。他是哪里人,家里有什么人,在哪儿长大的,跟谁学的制弩,他都没说过。

他给我打制这把小手弩时,最熬心,说他师父说这样不行,也不一定就不行,以及,要是师兄在就好了之类。

想来,是有师门的。

我想去江陵城看看,这弩,是不是跟瞎子的师门有什么关联。”李桑柔看着顾晞道。

顾晞眉头紧皱,看向文诚,文诚眉头皱的更紧。

“就算真是米瞎子师门中人,也没什么,两国交战,同一师门,各择其主,也是人之常情。不必冒险去看这一趟。”顾晞看向李桑柔道。

“你上次说,这场平天下之战,不急在一时半会。

再说,你这伤,总要养上一两个月。

我过去看一趟,就算还有别的事,也不过一两个月。”李桑柔从顾晞看向文诚。

“我不放心。”沉默片刻,顾晞看着李桑柔道。

“不会有事儿的。我把孟彦清他们都带上,从江陵城出来,我立刻捎信给你。”李桑柔微笑道。

“好,你要小心。”顾晞沉默片刻,点头答应。

“那我回去准备准备,明天傍晚出发。

如果需要这里援手,我会让人找你,不找的话,不必多理会。”李桑柔站起来,和顾晞笑道。

“明天走前,还过来吗?”顾晞站起来往外送李桑柔。

“不过来了,一路过去江陵,不好骑马,多数时候只怕都要步行,回来时也是如此。”李桑柔一边往外走,一边笑道。

“嗯,万事小心。”顾晞将李桑柔送到院门口,看着她拐个弯看不见了。

……………………

李桑柔回到军营对面的小院里,落在后面的大常等人,已经赶进小院,正大汗淋漓的擦洗,

“大常,黑马,老孟。”李桑柔进了院门,叫了大常三人,脚步不停,直接进了上房。

大常等三人急忙跟进上房,站成一排,看着李桑柔。

“有件事,是我的私事。”李桑柔先看向孟彦清。

“我们兄弟跟着大当家,无论公私。”孟彦清欠身答话,神情郑重。

“嗯。”李桑柔看向大常和黑马,“江陵城里有些人,应该是瞎子的同门,咱们走一趟,捉几个带出来。”

“啊?”黑马眼睛都瞪大了,“瞎叔?”

“叫什么!”大常一巴掌拍在黑马头上。

孟彦清高挑着眉毛,从黑马看向李桑柔,他不认识米瞎子,只听黑马说过几回。

“大常送大家过汉水后,回来守在这里,等着接应。黑马和小陆子几个,跟我走。”李桑柔看向孟彦清,接着道:“你把人手全部带上,散开跟在后面,到江陵城后,不要进城,就在城外等着。

等我们出来后,除非我招唤你,否则就跟在四周戒备。”

“是。”三人齐声答应。

“这一趟,只怕要一两个月,说不定要厮杀一场,把该带的都带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李桑柔顿了顿,又吩咐了句。

“是。”三个人再次答应,见李桑柔挥手,急忙出去准备。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第二章

小畜生

西山别墅,小客厅,唐小逸手举一小银锤砸山核桃,边上一大两小三个宝贝一边往嘴里塞着核桃仁,一边殷勤地望着他手中的小锤子,“老公,我要吃椒盐味的,你给我多砸点,”

“爸爸,我要吃原味的,”

“我要吃奶牛味的,”

“唐宝宝,告诉你多少次,不是奶牛,是奶油,”朵儿用纸巾帮儿子擦着嘴角上的核桃渣,纠正他的发音道,“老公,你动作快点,孩子们都等着呢?”

前年怀孕时,周周

文学

去浙江旅游时带回来的当地特产,听说孕妇在怀孕期间多吃核桃有助于宝宝智力开发,她买了好多,除了香朵儿,色色、小姨、苏浅、唐宋、瑶瑶都有份。

山核桃,个小,约一个硬币大小,味道比大核桃好吃多了,香朵儿吃上瘾了,去年新核桃下来时,她去法国酒庄‘巡视’业务去了,今年新核桃一下来,便嚷嚷着让唐小逸给买。

山核桃吃起来比大核桃香,但剥起来太费事。壳硬果酥,一个拿捏不准就碎了。

香朵儿还不爱吃机器剥下来的核仁,就喜欢自个用牙咬、用手剥,说这样香。

‘老婆奴’唐小逸怕壳子扎了她的手、磕坏了她的牙,便专门订做了一个小银捶,他剥她吃,几回下来,竟让成了熟练工,那剥出来的桃仁完好无缺。

看着垃圾桶里的三个包装袋,再看看茶几上堆满黑黑、灰灰的核桃壳,唐小逸终于淡定不下去了,“三个小没心肝的吃货,你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你老公、你们老爸一人砸?也舍得?”

香朵儿摇头,“不舍得,真的不舍得,”然后蒙上了眼睛说,“你砸吧。”

龙凤胎摇头,“不舍得,真的不舍得,”然后蒙上了眼睛说,“你快点。”

唐小逸握着小锤子,手都直颤抖。

他这是养了三个没良心的小畜生啊——

足球

休息日,唐小逸、程俊带着唐宝宝、香贝贝和程小子一起看亚洲杯。

两岁的程小子指着电视问:爸爸,这么多人争一个球,为什么不一人发一个?

三岁的唐宝宝笑他:没文化了吧,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们国家正处于发展中国家,还不太富裕,一人发一个太浪费了。

香贝贝‘切’了一声,白了她哥一眼:我说唐宝宝,没知识也得有常识,没常识也要懂掩饰。

话说完,一旁的程俊乐了:小逸,你闺女太牛逼了吧。

唐小逸抱过女儿放在腿上,点着她的小鼻子,说:心儿,取笑弱者,不是智者所为。

贝贝瘪嘴,清淡淡地说:我没取笑他,我这是鄙视他。

这下,程俊直接笑抽了。

小老婆

为了增加夫妻情趣,唐小逸总喜欢唤自己老婆为:小媳妇、小老婆、小娘子。

一日,香朵儿从外面回来,三岁的唐宝宝突然冲出来,抱着她的腿,对他妈说:“妈妈,等我长大后,我会孝顺你的,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委屈,”

他妈有些纳闷,这孩子怎么突然间变的这么懂事了?

还没等她问,小家伙就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妈妈,你辛苦,为了让我和妹妹住洋房、坐名车、上名校,过上富裕的生活,你居然委屈自己给爸爸当小老婆,妈妈,你真伟大,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妈妈,怪不得爸爸经常不回家,原来他还有一个大老婆,”

朵儿更纳闷了,事后才知道,他下午玩时,听见阿姨们闲聊家乡的事。

说她们村上有一户人家原先特穷,可现在居然盖起了村里第一座小洋楼,后来才知道,他女儿在广州给人当小老婆,这才有钱盖洋楼的。

朵儿哭笑不得,解释了好半天才让孩子相信她不是她爸的小老婆,他爸只有她一个老婆,他们两个孩子,外面没家、没老婆,没孩子。

晚上把这事跟唐小逸一学,唐小逸也乐坏了,以后两人腻歪再也不敢当着孩子的面。

关于舅舅

唐煜祺四岁了,一日他午觉睡的正香,她妈走过来,将他摇醒,“唐宝宝,快起来,舅舅来看你了,”

唐煜祺被摇醒,没好气地说,“妈妈,你都没兄弟姐妹,我哪来的舅舅?”

她妈指着门边的童谣,介绍道,“他就是妈妈给你说的在英国留学的童谣舅舅,每年他都寄生日礼物回来给你和贝贝,”

香朵儿和唐小逸结婚那天,童谣出国留学了,他是决定放手,但不代表他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出嫁,他没那么大的肚量好不好,事实上他这人心眼小的很,所以两人结婚那天,他发短信送给朵儿的祝福是:若你很幸福,别告诉我;若你不开心,请告诉我;若你想离婚了,请第一时间通知我;若你嫌他老了,别忘了我可以补上。

短信发来时,唐小逸就在边上,看完后,肺差点没气炸,可面上却很平静,看着朵儿,云淡风轻地甩了两字:做梦!

如今,童谣学业有成回来了,到家第二天,就来看朵儿了。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第三章

执法神们在一座宫殿的门前徘徊。

“怎么还不出来?”

“天子会不会出事了?”

“不会吧……”

“她很凶残的!”

“对对,她用刀子捅天子,下手很真狠。”

云自横靠在栏杆边,有些无语。

不知道的还以为房间里正在生孩子。

“你们……”

他不开口还好,一说话,执法神齐齐盯着他。

云自横:“算了。”

执法神领队:“天子要帮她恢复记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好?”

云自横:“你们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快了吧。”

领队有点抓狂,“这都七天了!”

云自横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他们两个许久未见,肯定有许多话要说,再等等吧。”

“天子又不是话痨,要谈什么话题,居然要探讨七天?”

“有两颗世界树出现了枯萎的迹象,需要天子前去观察,这……这么重要的事情,可耽误不得啊。”

如果不是第二世界缺少世界树,也不至于频频出现漏洞,最后还要崩塌。

已经有道侣的执法神眼神怪异的看着门,不会吧……

云自横:“所以如果你们现在闯进去,肯定会没命。”

执法神们沉默了。

“是不是该通知臣民们,天子要成亲了?”

“该准备起来了。”

“天子的腰,甚好。”

“要死了,胆敢调侃天子!”

又三天过去了。

当天际出现七彩鱼鳞般的形状时,执法神们突然积极筹备起天子的大婚。

祖龙和祖凤都被安排了任务。

九佛荷原本就是第一世界的圣物,她被赋予了身上的使命,天子和秦烟的婚礼,将在她的花瓣上举行。

九佛荷:没问题~

岛鲸摇着尾巴:我也可以!

巨蟒:吼吼,我也是!

九佛荷盯他们。

水中二霸:嘤嘤嘤,我们不可以了!

云自横纳闷,他抓住了一个忙碌的执法神,问:“那片七彩鱼鳞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执法神:“代表一个强大的生灵会在不远的将来,临世。”

云自横琢磨了两秒,明白了。

秦烟怀孕了。

啊这……

他靠在柱子上,有点反应不过来。

才十天,烟烟怎么就怀孕了呢?

哎……

只能说天子,真·天赋异禀。

房中。

秦烟媚眼如丝,腰间横着男人的手臂。

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躺下去了,要不然这腰,这腿肯定会生锈。

“宋棠……”她嘀咕了一声,脑袋蹭了蹭男人的腹肌,“我想起床,想吃东西。”

“嗯。”眉眼凌厉的男人并没有起身,而是打了一个响指,床上架起了桌子,摆满了食物,打定主意不让她下床。

秦烟:……

“宝宝说他想出去走走。”

她摸了摸自己微微鼓起的肚皮,清澈的桃眸楚楚可怜看着他,眼尾泛着一抹妖冶的红,勾人的紧。

宋棠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女人的下巴,两人黏黏糊糊亲了几分钟,最后出了门。

入目就是红。

红绸跟周围仙气飘飘,素雅磅礴的建筑,说实话有点不搭。

秦烟:“这是在……?”

宋棠揽着她的腰,时不时摸一下她的肚子,“我们的婚礼。”

他用了秘法让她受孕,但是真正要生下宝宝,十个月肯定是不够的。

所以两人算是奉子成婚了。

“……”秦烟:“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不能并存,我们现在还是对家,这样就结婚了,你的臣民不会反对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