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征服了岳的一家,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第一章

第二百零六章大结局

“飞儿,你尽力,如果能正常的取得世俗界的话语权,我们就不用大费周章了。”腾云雕眯着眼睛说道。

“爷爷放心,明天我就在擂台上杀了那个子,让别人无话可说,也可以使南离帝国乱起来。”腾飞阴笑着说道。

随着朝阳的升起,隐世宗门大会最关键的一天到了,这一天关系到未来的三十年。

“凡儿你尽力就好,古月、王青和李程三位太上长老会稳住大局的。”萧凝帮着莫凡着战袍,同时两人也来到了客堂。

“凡儿,你昨夜的礼物太重了。”古月有点感慨的说着。

昨夜古月拿着莫凡递给的阵法图和战技法诀,回去一研究就惊呆了。天战技在大6上那是十分稀有的战技,只有古老的宗门才有,莫凡送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最让三人震惊的是阵法图,有了阵法的辅助,三人的战斗可以提升很多。

“我们是一家人。”莫凡笑着说道。

“哈哈,说的好啊,掌门的眼光不差。”在路上郑清明就汇报了莫凡和萧凝的事,本来三位长老是观望的态度,打算看看莫凡再说,不过现在已经满意了。

“谢谢,三位太上长老的夸奖,我们走吧今天就看我的。”莫凡点了一根棍,就带着一行人朝着广场走去。

广场的各大势力看见天道院出现了三位越武帝的高手,顿时心里都有底了,知道已经不是腾龙教做主的局面了。

“嗯,今天进行的是新秀战,同时也欢迎一下天道院的三位太上长老,现在请新秀报名。”昨夜海星璇就和战星狂沟通过了,其心里也有了底。

随着战星狂的喊话,报名开始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腾飞和莫凡测试玩骨龄有了参加资格之后,其他的所有宗门都弃权了,主要是实力相比,其他人没有半点机会。

腾飞是有其爷爷帮助,修为成,而莫凡属于逆天的存在。

“子你会后悔来到这里参加比试。”腾飞阴笑着说道。

“当了统帅之后,我就打算做一个文明人,但现在我想说一句,我去你马勒隔壁,今天不死不休你敢应战?”莫凡吐掉了烟头,直接来一句主流脏话。

“好好有气势”被腾龙阁的气势压制了两天的隐世宗门弟子呐喊着,莫凡骂出了他们的心声。

“不错,骂人都这么有气势。”古月很佩服莫凡毫不顾忌的气势。

“那就不死不休,你是找死”腾飞身子一展,如同大鹏一般朝着莫凡扑来,右手一杆长枪朝着莫凡刺来。

“滚回去”莫凡的诛龙枪出现在手里,直接一记邪天斩就劈了出去。

面对莫凡凶狠的一枪,腾飞不能继续攻击,只能横枪抵挡。

“嘭”一声闷响,腾飞被莫凡一枪震退了,而莫凡还站在原地,这就是莫凡**强横的优势。

“子,这里不是你嚣张的地方,今天莫大爷就送你上路。”莫凡身子动了,施展着神残影朝着腾飞冲去,一枪接着一枪,将腾飞斩得节节后退。

这样的局面让观战的人十分诧异,三星武帝将四星武帝压制的死死的,太不可思议了。

“找死”被莫凡压着打,腾飞火了,单手持枪封挡,右手一拳,击出一拳。

“螳臂当车”莫凡的也是右手持枪下斩,左手一记霸神拳击出。

“嘭”又是一声闷响,腾飞被莫凡一拳轰飞,而莫凡还在擂台上。

一拳击飞,莫凡的身子纵起,紧追在腾飞的身后,左手一记龙神掌轰出。

“找死”这时候,腾云雕动了,一掌朝着莫凡拍去,因为其现孙子根本就接不下莫凡这一掌。

这时候古月几人想出手来不及了,因为腾飞后退的时候,离着腾云雕太近了。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第二章

“圣,圣主……”

这一刻,枯嵘圣人的大脑一片空白。

一方面,他为圣主的计划而感到震骇和激动,但另一方面,他又知道……自己已离死不远。

如此心境,何其复杂。

随即,枯嵘圣人竟然在空中停了下来,放弃了逃跑。

“嗖……”

两三秒后,方羽来到了枯嵘圣人的身前。

枯嵘圣人在空中一动不动,低着头。

方羽眉头皱起,抬起枯嵘圣人的头。

只见枯嵘圣人的整个头颅,就像融化一般,慢慢地化成血浆。

“方羽,你难逃一死,难逃一死……”

一道怨毒的声音,从枯嵘圣人的喉咙发出。

而后,枯嵘圣人整个身躯彻底融化,消失不见。

方羽立于高空,脸色冰冷。

除去圣主没死外,整个至圣阁,在今日都被他毁得一干二净。

这算是一次极大的胜利。

至少在接连清理掉无尽领域和至圣阁后,整个大天辰星上,已经没有明显针对人族的势力了。

但是,藏于暗中的圣主,还有陈乾安和那个神秘人的势力……仍然充满未知。

这让方羽心情不佳。

再者,追溯今日发生的整个事情经过……似乎存在不对劲的地方。

“先回去吧。”

方羽摇了摇头,看向羽化门的位置,急速飞去。

……

方羽利用法则之力,迅速把羽化门所在的岛屿恢复完整。

但整个绿海受到的伤害,已是不可逆。

海平面至少下降了三分之一。

而至圣阁对羽化门造成的人员伤亡,绝大部分都集中在那群纯血妖灵上。

文学

百多只纯血妖灵,只剩下五十多只幸存,其他皆被杀死。

施元,花颜,还有宗门内的其他弟子,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至于夜歌……最为严重。

而若把视野放大到整个南域,损失更加惨重。

至圣阁派出的两百多名圣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在南域各处杀死数十万的人族生灵。

虽然最终还是胜利了……但胜利的代价,仍然极大。

深夜时分,方羽独自在后山上,把冻结的夜歌放置在身前,蹲在一旁。

看着不成人形的夜歌,方羽敲了敲脑门。

若夜歌真是林寻羽……那么林寻羽所遭受的苦难,就比之前还有深重。

当初见到的林寻羽,奄奄一息,吊着命守护羽化门千年之久,直到等来方羽。

而若夜歌是林寻羽,那这个故事就是另外一个版本。

林寻羽受了重伤之后,已经快要身死。

但他直到自己不能死,否则……就无人能够守护羽化门,无人能够守护人族。

因此,他便决定隐瞒因果,借命两千年。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眼前的夜歌。

他确实守护住了他父亲留下的羽化门,但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被因果之力反噬,几乎已成必死之局,连魂灵都要遭受极大的折磨。

“我本应照顾好你,只是……太晚了。”方羽叹了口气,说道。

“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要重申一遍,被因果之力反噬的,无论人还是物……皆无逆转的可能。”离火玉的声音响起,“你现在放弃他,牵连还不算太大,因果之力就算反噬也尚能承受,但你若一直留着他,那么……牵扯的因果就会越来越大,直至……完全将你吞噬,而你的存在本就……”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