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 第一章

陈通文有如丧家之犬一般惶惶不可终日,迅速地逃回了京城,他倒是想像来的时候一般威风八面,一路敲诈勒索而回,但是在回去的时候,他可就是没有这样的场面,不能走得这样的威风了,因为刘远桥下达了命令,那就是他陈通文被列为不受欢迎的人物。

既然他被巡抚大人列为不受欢迎的人物,整个东三府所有的百姓迅速的传开了,那就是所有的老百姓都不允许跟他做生意,也都不允许卖东西给他们,这就让他不要说敲诈勒索,就是想住店打尖都没有地方,他们一路回去,只能坐在荒郊野外或者是住在破庙里面,根本就没地方住,这跟来时的风光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陈通文他可是发下誓言,他如果不上朝挺狠的告他刘远桥一状,他就是孙子。

其实这一次朝廷也都学乖了,起码他们还暗中派来的密探,同时打听刘家的反应,他们密探做事可不像陈通文一般拖拖拉拉的,当他们听到了刘远桥公开的拒绝圣旨不奉召以后,马上就把消息传回来京城,在陈通文回到京城前的三天,他们的密探已经把消息从登州传了回来,让朝廷的官员和百姓都知道这一条消息,这一条消息传开,可是让朝廷的官员为之震怒,为之愤怒不已。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认定了刘家这一次肯定会屈服的,谁知道这一次刘家根本就没有屈服,而且还是一如既往的强硬,公开的拒绝了朝廷的摊派,朝廷下了圣旨,让他加派税收,他都不肯,这也就说明他极度的藐视朝廷的权威,

无论是崇祯皇帝还是首辅温体仁,对于此事都是非常的震怒,非常的生气,崇祯皇帝就开始发话了,如果不狠狠的惩治这一个人,他这皇帝就没法当了。

皇帝当场就下令,免去刘远桥登莱巡抚之位,贬为庶民,立即生效,其子也免去了辽南总兵之位,责令其暂时代理辽南总兵之位。

皇帝一生气,马上下达了命令,就是把刘家父子的荣誉都夺去了,在他的眼里,你们父子的荣誉,都是我给的,我竟然可以给你,也可以收回。

但是皇帝这么激烈的反应,可是让朝臣们纷纷反对,朝臣们同样痛恨刘远桥,但是他们为什么反对呢?

他们反对的理由相对简单,这就是怕朝廷再次下达了圣旨,免去刘远桥的职位,如果刘远桥不肯挪窝,继续在这里干,他有军队,有百姓的支持,朝廷拿他没办法,朝廷这脸可就丢大了?

因为有了这方面的想法,这才令他们投鼠忌器,不敢肆无忌惮的免去刘远桥的职位,按首辅温体仁他的计划,那就是先让刘泽清的军队进入东三府,如果顺利拿下了刘远桥,再把他绑送来京师,再免去他的职务,然后在菜市口处决,这才体现了朝廷的权威,如果朝廷再次的免去他的职务,却完全免不了,这脸可就彻底的丢大了。

崇祯皇帝一听,也觉得有道理,那就是现在的朝廷在不断的丢脸,他们必须注重这方面的事情,所以他马上下旨,饬令兵部制定作战计,让张风翼下令刘泽清,马上率军进入东三府,拿下登州,捉拿刘远桥。

本来皇帝是没有这样的底气,但是自从他们打了子午谷一战以后,也打出了底气,就连皇帝也都打出了底气,只要心情不爽,他就可以去揍对方,像远桥这样的人,如果都不及时拿下,其他的人纷纷效仿,大明就将国将不国了。

这对于朝廷来说也是一件相当大的事情,毕竟刘远桥现在的行为,已经跟造反没有了什么分别,一个掌控了东三府和辽南的大臣,公然的藐视朝廷,不服从朝廷的权威,激怒了朝廷,让朝廷出动大军前去攻打,这可是十分大的事情,整个朝廷都轰动了,

而锦衣卫也都毫不客气,直扑刘家军在京城的留后院,准备把那一个在京城各方面混的如鱼得水的吴修文抓了起来问罪,特别是刘布的堂弟刘羽这小子,在京城吃喝嫖赌,专门结交那帮权贵子弟,打听到了不少的消息,也都收买了许多的大臣为他们说话,这可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超级的蛀虫,谁知道刘家的人早就得到了消息,他们早早的就逃了。

甚至他们在京城拥有大量的生意,这些生意也都转入了地下,他们也都拿不住,只能够是搜查,刘家虽然现在不是大明朝公开的敌人,但是大明朝已经把他当成敌人来处理。

在朝廷的人眼里面,那就是这些不听话的官员,该收拾的就收拾,该处理的就处理,不应该有任何的犹豫。

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 第二章

@@新书《盛唐太保》已经上传,如果喜欢老程的朋友,可以直接点击作者名”TX程志“就能找到这本书,或者在站内搜索《盛唐太保》。

好像审核还没有出来。不过,应该很快。

今年老程相当迷茫,从零九年开始进入网文这个大坑,已经十年了。十年以来,老程也不能说不勤奋,总共写了一千五百多万字,不过如今只剩下不到八百万字。对于老程打击也很大。

十年时间会发生很多事,与老程同期入坑的作者朋友,要么成神,要么转行,老程如今在学着做编剧,也算半只脚已经转了。

老程很想写出一部出精彩的故事,只是天赋不足吧,总之,十年一事无成。

老程会努力,也算是知耻而后勇吧!

扑街扑着也就慢慢习惯了。期望大家还给老程一个机会。

新的故事,新的开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 第三章

元佑二年三月,已经年近五十的王静辉站在结满同心结的定情亭下,看着烟波浩渺的西湖,身边的赵浅予紧紧的依偎着他。尽管岁月在他们两人的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但是站在这定情亭下的他们还是像当年那样恩爱无间。

前年八月,神宗赵顼在汴都开封去世,赵熙继位称帝成为大宋帝国的第七位皇帝,而王安石和司马光则早赵顼四年相隔不到五个月去世。在王安石和司马光都去世之后,大宋宰相由文彦博担任,枢密使则由两次伐辽的杨崇岳为首,大宋政事堂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恢复了太府寺任参知政事,由此整个政事堂正副宰相人数又恢复到了十二人。赵熙继位之后就不断的调整这个帝国的政策方向,总算在继位之初的一年当中将国事理顺,从其所作所为看来,将会是一个英明的君主。

“圣上已经连发五道密旨,希望夫君能够回汴都开封……”赵浅予说道。

“人生苦短如白驹过隙。浅予,圣上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他的身边有文彦博等重臣辅佐,国外又无外敌入侵的压力,而国内政局稳定,粮贪连年丰收,工商发展迅速,朝廷财政收入每年都可有近五千万贯的结余。我在圣上身边不会有什么作用,若是朝廷有事我又岂能坐视不理?不过是为夫奔波一生,亏欠你实在是太多,晚年就是想在这西湖别院中多陪陪你安度余年罢了……”王静辉笑着说道。

“看着熙儿就像当年的王兄一般,可惜……”赵浅予与赵顼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赵顼的去世确实让赵浅予黯然神伤。可惜王静辉终究不是神仙,赵顼的病根本就不是药石能够根治的,所以在赵顼的葬礼完毕之后,王静辉便带着赵浅予回到了杭州,免得她在汴都开封触景生情。

“圣上是一

文学

个有作为的皇帝,大宋百年来除了太祖皇帝开国之功外,便数神宗皇帝功勋最高,远超过太宗皇帝。尽管大宋现在还有着很多弊病,但是他已经尽最大的可能来减轻这些弊政所带来的负面效果,为后来者打下基础。也许圣上也有很多错误,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生活在他执政时期的大宋百姓,远比生活在其他时代的百姓要幸福的多!”王静辉安慰道。

赵浅予听后在他怀中点点头:“这也是夫君几十年来悉心辅佐之功,皇兄在临去的时候还是非常遗憾没有让夫君成为他的宰相。其实现在熙儿来旨也是多半劝夫君进入政事堂,毕竟现在文彦博实在是太老了,没有这么多精力来治理国家。”

“呵呵,庆历老臣之中到现在为止,文彦博已是最后硕果仅存的一个了,无论是富弼、韩琦还是欧阳修,甚至是司马光和王安石,他们都承载了太多的故事,他们代表了大宋昔日光辉的一代。不过我更相信今后的大臣一定会创出比他们更加辉煌的业绩,毕竟江山代有才人出嘛!文彦博之后的范纯仁、薛向之,甚至是再以后的李慎等人都显示出其难得的才干,他们都是大宋明天的栋梁,文彦博之后不会出现后继无人的现象的!”王静辉笑着说道。

“我相信大宋的明天将会更加辉煌,今天如此,以后亦是如此!”

王静辉日后虽然归隐西湖不出杭州,但是大宋并没有因为他的淡出政坛而停下自己前进的脚步。秉承熙宁和承天年间的辉煌,更多带给后人的是种种治国思想上的启示。正如王静辉所言的那样,薛向之、苏轼、苏辙、范纯仁、李慎先后都担任了大宋的宰相。在赵熙执政的二十年间大宋的势力已经拓展到整个东亚和远东,元佑十年辽国皇帝耶律洪基故去,大宋发动了第三次北伐彻底灭辽,不仅仅是完全的消灭了这个王朝,并且还继承了辽王朝在最鼎盛时期的势力范围,大宋的国土也是在宋军的脚步下直至向西延伸到花剌子模海(今咸海),兼并了黑汗西支,以纪浑河为

文学

界和塞尔柱为邻,向北则击溃了辽国上京道以北的辖嘎兹和擀郎改,将国土面积拓展到了北海以北(今贝加尔湖以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