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重生在NP虐文里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二章

其实在他的心里

文学

面很不想就此与仙魔结怨,毕竟以仙魔的实力。如果能够把这个大魔头争取过来,转而支持楚三太子。对圣宗女门和仙皇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此刻静殊惠已经面对仙魔的仙魔斩,也未完全失去信心,仙魔斩一出。一条条白色的匹练,立即像波涛汹涌一样,朝对方袭卷过来。

面对对方强大而凌厉的攻势,圣宗女门的门主长长一叹,涌动着一双如莲花般圣洁的手指,终于开始反攻。

除了反攻之外,她还在担心另外一件事情,毕竟今天晚上的清凉寺。是一个多事之秋的多事之地。

而他们和仙皇寺的几位得道高僧的共同使命,就是要保护好明天即将举行仪式,当着众多江湖仙修高手的面。将王者宝石交给楚三太子的宝物。

王者宝石,才是值得他们这些世外高人全体出动加一护持的宝物。

静殊惠早就已经料到了仙魔很有可能就是冲着此物而来的,只不过一直没有点破而已。

现在双方的动手时机终于到来,静殊惠冷静地去思考了一下仙魔的来意。终于使出圣宗女门的剑技,与仙魔斩正面对上。

洛桑此刻运用从仙魔处偷学回来的仙魔战技,展出了几剑,这已经是他极限的发挥。不过在外观和功用上,这几招的确是没有任何的破绽,可圈可点,变化多端之处,令静殊惠也无法分清楚他的剑浪之中,究竟隐藏着多少后招变化。

两军对垒之际,洛桑想到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将仙魔的身份,模仿的对方完全认不出来。

除了一张面具之外,他还有装束及嗓音上的伪装,这些都可以通过一定的手段加以改变。

但是有一点是伪装不了的,那就是仙魔拓拨洪玉的身手。所以他首先祭出来的一剑。必须得有仙魔拓拨洪玉至少七成的功力。方能不被对方识破伪装的身份。

否则要是一剑败露身份,后面的假根本就不用再打了,他肯定会在圣宗女门的门主面前死得很难看。

“仙魔大人,你一出手就是杀招。这又是何必呢。”

洛桑心中一阵冷笑,静殊惠居然没有看穿他的身份,心中除了感觉到走运之外,还有一种十分侥幸的心理。

看来他此刻的伪装,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令这位仙界大陆之中的圣宗女侠。也没有办法弄清楚他的真实身份。

一边进攻,洛桑一边回答对方道,“因为本尊的目的非常的简单,那就是不择手段,破坏你们的好事儿。除非静殊惠门主肯答应不在支持楚三太子。”

静殊惠听到这里终于动怒,冷冷地娇喝一声道,“对不起,仙魔大人,你的建议恐怕要失落了。”

“那咱们就只有手底下见真章,再试试这招如何。”

洛桑突然改变的进击的招式,以“提撩剑,乾坤倒悬。”攻向对方的下盘。

这一招令对方大吃一惊,圣宗女门的门主静殊惠眼力何等高绝。怎么也不敢相信面前的仙魔,居然会自己的宗门的剑技。

要知道以仙魔之力,来催发圣宗剑典的剑技,首先要过的第一关就是难比登天的仙修之气这一关。

仙魔走的是魔气的修炼法门,而圣宗女门走的是道的仙气法门。

两种邪恶和正义的能量,相互交织在一起,注入到同一个身体里面去。这根本是没有可能做得到的。

但是面前的事实证明,仙魔拓拨洪玉他现在的确已经打破了以前的“诅咒。”成功的融合了两股水火不相容的能量,令圣宗剑技所需要的能量,与自己体内的仙魔之气合而为一。

他现在几乎已经是无敌的了!

进入到静殊惠门主头脑之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仙魔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仙魔了。必须得想办法破掉他的魔道剑一仙修战技才成。否则今日大战,自己未必能够收服得了这位仙界大陆之中最厉害的魔头之一。

“啵!”“锵!”一声剧响,两道劲气刮起,身体发肤有如被刀在割一样疼痛。但两人在半空之中互相交击一记,立即退了开去。

静殊惠骇然地道,“仙魔大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句话非常的特别,换做是其他的任何外人,根本不知道她所提问的内情究竟是什么。

洛桑则以仙魔特有的沙哑的口音,非常冷酷,无情的回应道,“静殊惠,你现在终于知道本尊的厉害了吧?本尊之前每次摸上你们圣女山。皆被圣宗剑典上的厉害招式杀得气血翻涌而回。

已经一千多年过去了,本尊不停的在冥思苦想如何破解圣宗剑典内的剑气。

如今终于有了成果,就连本尊也不会想到。区区的一颗凝魂丹的魔力。这样根本就没有办法融通两种能量。而最后让我完成了这一切的机缘。居然出现在了江易和洛桑那两个小子的身上。”

静殊惠吓了一跳,立即向仙魔再问道,“你说什么?你能融通两种矛盾的仙力,与

文学

他们两个小子有什么关系。”

洛桑以沙哑的仙魔噪音道,“你别忘了,正是在本尊的步步引导之下。才令他们有机会去吸食凝魂丹上的魔力。而他们,则成了本尊的试验品。但本尊一万个也想不明白的是。

本来以为他们两个小子,在吸收了凝魂丹的魔力之后。根本就无办法消化和化为已用。但这两个小子天赋神才,居然被他们在胡乱修炼之下。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

但这次不是我间接培养的两个敌人而已,于本仙魔来说。能够整合仙魔之气,和圣女剑气两种能量。已经非常了不起,现在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其中的因由。就应该乖乖的束手就擒,因为你的圣女剑典。根本就不是我的仙魔**的对手,哈哈。”

洛桑装作狂妄地大笑一声,他现在已经越来越进入状态,感觉到自己就是不可一世的仙界大陆之妖孽至尊,仙魔拓拨洪玉是也。

但是他通过他对仙魔拓拨洪玉身份的模仿,让他对仙魔本身有了更深的体会。

这位智慧通天的绝世魔尊,并非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三章

“这怎么可能?”尽管事实摆在眼神,可是火凤凰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来得太突然了。

诚然,她知道程波传授给她的秘术不简单,可是她也没有想到效果会这样好。要知道她现在还没突破到第一层,要是突破了第一层,那纯度又该多少?

“二叔,你看清楚了?我的血脉纯度真的有一成?”

“二叔还能骗你吗?”

火修诚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取过火凤凰手中的凤凰石,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入储物戒子中,而是才说道:“雅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火凤凰摇头,她还小,修为也低,火家很多绝密消息都不清楚。

呼呼!!

火修诚深吸一口气,“我现在体内的凤凰血脉刚到三成,现在你明白了吧!”

火修诚是渡劫初期修士,修为比火凤凰高出四个大阶,可是体内的血脉纯度只超过火凤凰两成。

假如火凤凰一直按照这个势头增长下去,那么她到了渡劫期的时候应该有六成,到达大乘期的时候是八成,最后火凤凰羽化成仙,那体内的血脉将全部转化为凤凰血。

身躯中全部是凤凰血,那么身躯自然是凤凰之躯,意味着火凤凰能够化身凤凰,成为数千万年来,火家第一个返祖成功的族人。

当然,羽化成仙很难,可是至少有希望。要知道以前的火家族人是没有希望的,哪怕他们羽化成仙,身躯中也只有过半的凤凰血,不足以让他们返祖。

一旦成仙,身躯转为仙躯,有大道符文在,想要继续提纯血脉就不可能了,更别谈返祖。

火家不知道成仙之后的事情,但是火家却流传这样一个说法,那就是成仙之日,就是火家族人返祖之时,一旦错过,终生无望。

意思表达的非常明确了,成仙和返祖是同时进行的,不存在冲突。

既然都成仙了,返祖成不成功,有差别吗?

差别大了!一旦火家族人返祖成凤凰,不仅潜力得到提高,战斗力更是暴涨,诱惑力杠杠的。

火凤凰语塞,程波随便给她一种秘法,竟然解决了火家数千万年来可望而不及的事情,差距太大了。

“看来我得亲自会会这个程波了!”

这一次火修诚来,没有打算插手落仙城的事情,按照火家的意思,那就是程波让火家赚了大把灵石,不能太过对不起程波。

程波可以躲,但是落仙城不能躲,程波那么多属下肯定也躲不了。

所以,火修诚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怕司徒浩找不到程波后,在落仙城大开杀戒。

当然,凤凰涅槃术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只是那个时候火家人还不知道凤凰涅槃术这样逆天,要是他们知道了,还会这样干?

他们不会这样干,他们会干得更加彻底。

要是程波愿意把这门秘术交给火家,火家就算跟司徒家撕破脸皮,也会保程波平安。

这就是凤凰涅槃术对火家的吸引力。

当然,这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火家默认司徒家的举动,双方瓜分程波的机缘。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有的只是筹码够不够,毕竟老话说得好,有钱能死鬼推磨,这个道理放在灵界一样使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