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撑肿腿合不上,妈妈的朋友6

小雪撑肿腿合不上 第一章

日后再见…

可不就是日后再见?

“原来这个词需要拆开来念啊!”陈昊默默吐槽,暗自想着:“我家可儿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喜欢玩这种污污的文字游戏了?”

可儿其实一点都不污,水蓝色的眸子很是清澈,看不到一丝的污秽。

只是她的裙子变得有些短。

因为情长,所以裙短。

因为这是他送她的礼物,她说过只给他看裙子变短的样子…

可能他明天就无法看到了,于是今天她便让他看够。

短短的裙子,衬托着她光洁的大.腿与挺翘的臀。

她骑坐在他的腿上,轻轻吻他。

月光是那般皎洁,气氛是那般安静…

或许都是月亮惹的祸,因为这夜的月光太皎洁,太温柔。月色下的情人,也太动人。纵然是心如钢铁的男儿,也要在那月光下化作绕指柔。

陈昊轻轻抱住她,指尖划过她光滑的背部,轻嗅着她发丝间的味道…

水蓝色的长发下,是一双精灵族特有的尖尖耳朵,带着异域的风情。

“别碰,很痒…”她轻声说。

但是,可儿越是说不让碰,陈昊那混球偏偏爱碰,他不但用手指触碰,还在她的耳边不停吹气,直把她弄的脸色越来越红,以至于不时发出一声声轻哼…

而陈昊却发现可儿的耳朵平时并不是这样,貌似只有在过于亲密的时候,那双很有异域风情的耳朵才会显露出精灵族的特征。

“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好奇的问。

“因为…因为精灵族的人很少离开黑暗之森,为了防止被人认出来,引起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平时做了一些伪装,使得样貌看起来和人族一样。”可儿小声解释道。

但这种解释并不能回答陈昊先前问的问题。

因为陈昊问的为什么会这样。

她只是回答了一般情况下,是用精灵族的秘术做了伪装,却没回答那种伪装为何会消失了。

或许,此时的情况,不是一般情况,而是二般的情况?伪装的秘术失去作用,有着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么?

没人会知道这个答案,因为可儿很脸红,并且不想说。

陈昊看着她红红的脸,看着她媚眼如丝的眼,心里若有所悟,觉得猜到的事情可能很有趣,却没有戳破。

而且,他觉得那双尖尖的耳朵确实挺好玩,于是很坏的不时触碰她的耳朵,指尖滑过她的耳廓,又捏了捏她的耳.垂…

可儿的神情有些不太自然,眼神却变得愈加迷离,身体不安分的轻轻扭动,目光却直勾勾的盯着陈昊…

陈昊忽然露出非常无耻的笑容,凑在她耳边说了很神秘的三个字…

可儿听到了那很劲爆的三个字,脸上闪过一丝娇羞,有些气在他胸口锤了一下:“坏人!”

陈昊笑而不语,枕着手臂半躺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可儿却目光闪躲的不去看他,佯装不在意的看向窗外的夜色…

此时,飞船飞行的速度变得很缓慢,夜风也变得出奇的温柔。

飞船在温柔的风中缓慢的飞着,与气流轻柔的摩擦而微微有些颤抖,宛如是行驶在平静湖面上的小船,随着涟漪缓缓上下起伏,摇啊摇的…

小雪撑肿腿合不上 第二章

推荐阅读:

“咚!”“咚!”“咚!”

文学

沉重的鼓声响起,一声比一声沉重,九声之后嘎然而息。

“嗯?”

一个个沉浸在‘演讲’中的人茫然抬起头,随即眉一皱。

“诸位!”只见三楼栏杆前走出一青衣老者。

“五华问政,辰时一刻起,酉时四刻止。”青衣老者主持的声音清朗响起,“如今已到酉时四刻,自当结束,明日问政继续,诸位都散了吧。”

“结束?”

一些人瞪着那老者,还有一些则是看向塔阁上的青衣少年。

秦朝微微一皱眉。

“我这马上就,老师居然就敲鼓了……”这‘涅槃’秦朝限于水平,其实也讲到了尾声,再讲个十来句,便能来一个总的扫尾,把前面讲得散的收起来,用一个**结束,可偏偏。

“不过这佛学,还真够复杂的。”秦朝遗叹的摇了下头,佛学在前世既是宗教,也是一门哲学,而且这门哲学和世界其他哲学相比,一点也不逊色,只因为佛学是一直在改进发展,甚至秦朝那时代,佛学上有点成就的,都是学术修养极高的大师,文凭至少是文科学博士。

“前世的博士、硕士都不能完全掌握佛学,这一世我……”

看似风光,十二岁便将佛学掌握到了这样的程度,可秦朝心里却一点自傲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是紧迫和压力。

“海峰。”

这时秦虎站了起来,窜到秦朝身后一拍秦朝肩膀:“难受吧,哈哈,炫耀到一半,正滔滔不绝,被老师他们给一把掐住了……”

“有话吐不出,海峰兄不难受才怪,我们这听的,听到一半,不能听完都难受得紧。

”段无丙也嘻嘻哈哈站了起来,看向楼梯,“走罗,回家罗,对了,海峰兄,下楼的路上,你继续把后面的给我们讲讲吧,不知为何,今天你讲得特别带劲。”

“后面的其实也没什么讲的……”秦朝笑说着。

“海峰师弟。”一道声音响起。

只见旁边曹惠伟、蒋鑫、林依荣、方山海、魏雨生也都站起身,走向秦朝。

“海峰师弟,还有有丰、瞿阳、无病、邓致、二勇你们几位师弟,问政后可得请我们好好喝一顿。”曹惠伟笑说道,只是那眼里的笑容很有些苦涩。

“嗯,必须得请。”方山海也笑说道,眼神同样有些落寞。

“先前被邀请来这五华楼问政,我还很开心,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这一年自己长进很大,哈哈,真是坐井观天呀!”魏雨生一声轻叹,看向秦朝,“海峰兄,我们这次来这五华楼,是沾了你们几个的光呀。”

“那当然。”秦虎眉一挑,“你们呀,就是陪太子爷读书的,哈哈,我早就料到了。”

“陪太子读书,这比喻恰当!”蒋鑫笑着摇头一叹,当先往楼下走去,一行十多人走在塔阁的楼梯道上,曹惠伟、蒋鑫、方山海、林依荣、魏雨生这些老生这时岂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他们也没处怨,虽有一丝失落,可同时也有一丝庆幸。

近百的老寺生中,独独是他们几个来这五华楼,享受问政的荣耀,虽然是‘陪太子读书’,可这又岂是人人能得到的。

秦朝一行人下楼,而整个五华楼。

“散了!”

“这佛还没讲完哩,就结束了,时间过得太快了。

“不是时间过得快,是那少年讲得好。”

“是啊,都意犹未尽,居然就散场了,老根,不瞒你说,我以前根本就不听大师讲经的,可今天,

文学

听了这后才知道以前浪费了,以后有哪位大师讲佛,讲道法你一定得通知我,哈哈,这些听起来也蛮有收获的。”

“哈哈,老肖你这可想错了,别的大师可讲不了今天这位小兄弟那么好……”

“那是,今天这位叫段海峰的真是……”

……

虽然听得意犹未尽,舍不得离开,可塔阁上秦朝都已经在往下走,他们再呆在这也没用。百姓,读书人,普通财主,地主,贵族等往外走,大都很兴奋,毕竟下午讲解的给了他们很大收获,就算从、等工商农以及上午的各种经义典籍上面没什么收获的,这最后一场佛学讲解,也让他们听得很来劲。

可以说来五华楼之前,有些人还怀疑五华楼问政就是个荣耀的象征,没什么实质,可走时,却都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世子。”

小雪撑肿腿合不上 第三章

此刻李三七倒是有恃无恐,可即便有了绝佳偷袭机会,也不敢贸然出手,想想那阴阳人的狠辣,再想想那以脸耕山的滋味,此刻仍心有余悸,当时若非泥面保护,怕是早破相了。

“该如何是好呢……这阴阳绝非善茬……”

李三七并不太情愿当人奴仆,尤其是恶人!

他在周自知手底下三个月就已经够受了,倒不是厌恶寄人篱下,而是怨那“主人”不太友好。

周自知给的肉骨头是香,但代价是将李三七当做狗使唤来使唤去,不高兴了还会踢打两下,而眼下这阴阳怪气、不男不女的家伙,显然同周自知半斤八两。

……

“诶,主人,你瞧,这家伙醒了哎!”

小六子往李三七这里一撇,立刻面露惊喜,咧开嘴,笑出一脸的褶子。

李三七也回了一个笑容。

这小六子看起来倒是面善,而李三七从刚才主仆二人的只言片语中,大体了解此人乃心善之辈,除此之外也不由感叹,没想到晨光老哥也遭遇到了东方映月,还差点惨遭毒手。

“你也是仙人会的……咳,同道啊……”李三七猛然间感到嗓子有些痒,忍不住干咳一声,竟然吐出一图黑气,想必是之前钻入体内的不知名黑雾的残留。

黑气似乎是活的,随着李三七的心跳而律动。

“这,这是……”

小六子出言解释道:“师兄不用太过担心,这是主人的神通‘夜魍’,虽说现在扎根在你的体内,但只要师兄乖乖的听主人的话,就不会有害哒!”

李三七听闻直接傻眼了,立刻内视自身,果不其然,百脉中蛰伏着大量的黑气。

敢情这家伙和周自知手段一样,都是往他身体里“打气”加以奴役控制。当然了自己在地炎宗也对侯今生使过,到如今还有一丝紫气东来在侯今生的体内,当然相互间距离太远,已经感应不到了。

眼下这“夜魍”也是横的很,就这么往李三七的身体里一躺,谁也不怕。

不管是右手的伙计们还是龟纹亦或是紫气东来,早早都蛰伏了起来,一声不吭,也不是怵了,更像是事不关己而高高挂起!除此之外,李三七被汤影踪用罪佛杀生指骨塑造的罪骨佛身也没有任何抵抗之意。

李三七不解,按理说,应该很难有什么东西能侵入寄生在自己体内才对,毕竟他的身体可是群星璀璨,精彩的很!

“不简单,四仙的名号果然不是盖的,这神通也太霸道了……”

李三七无奈,只得暂时将此事放一边,转而打量起面前的“老儿童”。

这位“老儿童”隐藏了修为,不过还能感受到从四肢百脉溢出来的丝丝灵气。

“师兄应该是门徒吧,那我确实应该喊你声师兄……嘿嘿,我在仙人会还只是学徒……”小六子挠了挠脑袋,笑的很腼腆。“不过,你要是跟着主人,可能得唤我一声师兄了,哈哈,师兄可不要介意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