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一章

“谢了.”少年眉眼弯弯,像极了得到了糖果般的孩子.

秦斯年低眸望了眼仅仅比自己矮几公分的小子,好看的墨色瞳眸闪过一分暗色.

随即只听男人从喉中轻轻发出一个单音节后便迈着不急不缓的步调在整齐排成两行的黑衣保镖中走下楼.

姜橙绯色的唇角微微掀起不易察觉的得意弧度但又快速落下,朝着一脸错愕的许苏苏狡黠地眨了眨右眸.

只见姜橙小跑着在众保镖仿佛见了鬼般的注视下跟在了秦斯年身后坐进了车.

边诸嘴角抽搐了几下后无奈叹息了一声,刚想迈出一步却被身后响起的女声给止住,回头蹙起眉向身后的软萌妹子看去.

“?”

“你…你脚下踩着玻璃..不疼吗..?”许苏苏小心翼翼地道着,目光带着疑惑地指了指他的脚下.

边诸顿了顿,随着许苏苏的目光将视线下移,只见自己踩着的皮鞋正卡在了一块立起的玻璃上.

卧槽槽槽槽槽槽槽.!

边诸嘴角扬起几个僵硬的弧度,朝着许苏苏露出一个堪称和蔼可亲的微笑后忍着疼一瘸一拐地走下去.

卧槽什么时候踩的.???

许苏苏眸带担忧地看了眼边诸,下秒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瞬间惨白.

她这一天..都有跟男性接触..对话…。

完了…。

“宝贝儿,我说过多少回了呢…唔…很多次了对不对…?”

低沉磁性的男声在许苏苏身后响起,许苏苏抬起玉臂紧紧地抓住了衣襟,香肩也因恐惧而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哥哥…”许苏苏说着怯弱的话,尾音颤抖,这正是因为巨大恐惧才会发出的颤音,她僵硬地转过身.

盈盈水眸映着与她对立的男人的盛世容颜,儒雅温和,唇角微微掀起的弧度很有绅士风度,一身白西

文学

装更是衬着他恍若天上仙.

“可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男人像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地说着话,墨瞳依旧带着柔和笑意,可眸底已是一片阴霾.

图书馆大部分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地离开,只有他们二人.

“哥哥…我错了…啊!”许苏苏小心翼翼地说着话,下秒却被重重地摁在了墙上,发出了吃痛的呼声.

许白的绯色唇角依旧勾着恰到好处的弧度,英俊不凡的脸庞一点又一点地接近许苏苏的美妙俏脸,又或者说,是那樱色的唇瓣.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二章

陆惊宴只觉得脸像是触电一样,传来一道酥酥麻麻的刺激。

直到盛羡不动

文学

声色的把手收回去,站直了身子,她才愣愣的回过神来。

她动了动唇,下意识地抬起手碰了碰刚刚被他蹭过的地方,上面依稀还残留着他指尖的微凉,她心猛跳了一下,手又缩了回来。

捕捉到她这个小举动的盛羡,别开头看向了窗外。

室内的气氛有些凝滞。

过了不知道多久,盛羡清了清嗓音,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语气略淡的问:“还回家吗?”

虽然她不让他问到底发生了点什么事,但他大概也能猜出来和杨絮有关,和她家里有关。

“啊?”还停留在盛羡刚刚碰触那一下中的陆惊宴,漫不经意的应了一声。

所以刚刚盛教授压根不是让她亲她,而是她脸上沾了东西?

她是韩剧看多了吧,竟然会以为盛教授那举动是让她亲他。

简直是大型社死现场。

陆惊宴崩溃的一头冲着桌子上栽去。

在她脑门快要磕在大理石桌面之前,盛羡抬起手揪住了她的衣领,把她脑袋拎了起来。

陆惊宴回神,看了眼盛羡,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又做了点什么的她,更窘迫了。

她低着头,目不斜视的看着大理石桌面里倒映出来的自己的轮廓,闷不吭声。

盛羡倒是没让她太为难,垂着眼皮盯着恨不得把脸埋桌子里的小学生看了会儿,又问了一遍:“今晚还走吗?”

陆惊宴张张嘴。

说真的,她发现盛羡这个人总是可以在很不经意之间触动到她。

就比方说现在,她也在想着,她等会儿从他家里走了,人去哪儿。

虽然大多数陆鸿程和陆洲不会回她现在住的那个别墅,但对她来说,那和他们家没什么区别。

最起码今晚,她是不想回去住的。

宋闲的房子是租的,还有别的室友,她不方便去打扰。

她单调到接近于枯燥的朋友圈里,仅剩的唯一的能找的就是陈楷,但陈楷还是个男的。

所以她从他这出去,她能去的就只有酒店。

一个人,开一间最好的房间,对着夜景,发呆一晚上。

和从前一样,这么过一晚,或者过几晚,然后再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回家。

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她其实想过逃离陆家,她以前也在很难过的时候离家出走过,在外面飘了大概半个月,她又回来了。

不管陆鸿程把她当成什么,不管陆洲经常是怎么利用她的,有他们在,她看起来还有个家。

至少她还能安慰自己,她陆惊宴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一个人。

盛羡见小学生呆呆的望着自己半天没反应,垂着眼皮看着她:“还走吗?”

陆惊宴收回视线,掩盖住胸口那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慢吞吞的说:“可以不走吗?”

盛羡今天出奇的好说话:“嗯,可以。”

说完,他看了眼时间,不早了,但也不算晚:“去洗个澡,睡觉吧。”

陆惊宴哦了声,站起身,跟着盛羡进了主卧。

他跟上次一样,拿了件棉质的白色T恤给她。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三章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萌妻食神最新章节!

(一)

堂哥泰安是个闷葫芦,又叫梦游神,跟他说话,反应总是慢好几拍,往往夏天赐已经转换了好几个话题,他的思维还停留在第一个问题上,然后冷不丁的插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这让思维极度活跃的夏天赐十分郁闷,就不爱跟泰安一处玩。可府里除了泰安,就没别的男孩了,赫连家两兄弟倒是不错,却是不能天天在一起玩儿,夏天赐觉得自己的童年孤单寂寞,有点悲苦,

自从泰阳泰山泰林三兄弟回来,这样的状况才有所改变。

最近夏天赐找了个新乐子。

某日,吃过晚饭,夏天赐就开始叫唤……痒痒昂,痒痒昂!

叶佳瑶一把将他拖过去:“哪里痒?你昨儿个没洗澡吗?”

夏天赐扭捏着:“洗了,我是在叫泰阳。”

叶佳瑶咬牙切齿:“泰阳就泰阳,给我撸直了舌头说话。”

泰阳同学兴高采烈地跑过来:“二哥,你叫我啊!”

夏天赐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娘:“娘,我跟泰阳去玩跳跳棋行么?”

叶佳瑶不耐烦地挥挥手。

某日,吃过晚饭,夏天赐又开始叫唤……痒痒昂,痒痒昂!

泰阳立马跑过来:“二哥,去下跳棋吗?”

夏天赐扭捏着:“我是叫我娘帮我挠痒痒。”

泰阳同学失望的瘪着嘴。

叶佳瑶黑着脸瞪他。尤氏忙道:“乖孙子,来,祖母帮你挠痒痒。”

如此这般几次后,叶佳瑶忍无可忍了,向夏淳于控诉:“你儿子太坏了,分明是故意的,戏弄人呢!”

某人不以为然道:“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子,要想解决问题,必须从源头抓起。”

叶佳瑶气道:“什么叫有其母必有其子?我怎么了?我什么时候这般使坏了?”

某人闲闲道:“想当初,是谁说话卷着舌头,硬生生地把我这么响亮的名字叫成蠢驴?”

呃……叶佳瑶无语,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啊!

(二)

在古代,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女儿家的能认几个字就差不多了,像大嫂家的妞妞,早早开始学女红,但叶佳瑶认为,女儿家的还是要知书识礼,有道是腹有诗书气自华。所以,叶佳瑶对两个宝贝女儿的启蒙也很重视。所以,每天睡前教两个女儿念三字经。

“融四岁,能让梨,弟与长,宜先知……孔融四岁的时候,就知道把大的梨让给哥哥吃,这种尊敬和友爱兄长的道理是每个人从小就应该知道的……”

叶佳瑶轻声细语的给女儿解释其中的寓意。

话没说完,婷婷瘪了瘪嘴,哇的哭了起来。

叶佳瑶忙问:“好端端地怎么哭了?”

小萝莉眼泪吧嗒,抽泣着说:“家里我最小,那以后我都只能吃最小的了。”

叶佳瑶刚想跟女儿解释,并非只是小的要让大的,而是兄弟姐妹之间要友爱,要谦让。

谁知一旁有人闲闲道:“泰林比你还小呢,要不,让你娘再生一个小弟弟或是小妹妹,这样你就不是最小的了。”

小萝莉想了想,不哭了,认真地跟娘说:“娘,再多生几个弟弟妹妹,婷婷要当大姐,婷婷要吃大梨。”

婉婉说:“我才是大姐,你只能当二姐,以后大梨要让给我吃,知道么?”

“哼,这个孔融就不是好人,讨厌讨厌……”婷婷气愤地说。

叶佳瑶无语望天,真想找块豆腐撞一撞,一旁那家伙已经笑得捂肚子,叶佳瑶抄起个枕头就砸过去。

(三)

某日,阳光晴好,夏淳于夫妻两带两个女儿到花园里玩,园子里有彩蝶飞舞,婉婉和婷婷看着喜欢,就囔囔着要捉蝴蝶。

宝贝儿女有求,老爹岂有不应之理?当即,夏淳于就叫人取了网兜来,没费什么力,就抓了两只蝴蝶,一个宝贝一只。

婉婉说要拿个瓶子把蝴蝶装起来,带回去玩儿。

叶佳瑶觉得蝴蝶身上有粉,沾上就不好了,而且,用瓶子装起来,蝴蝶很快会死掉,便想着趁这个机会教育孩子,要保护动物,要有爱心。

“婉婉,娘跟你说,咱们在这里玩会儿便好,待会儿就把蝴蝶放了,要不然蝴蝶妈妈找不到自己的宝贝,会很难过的。”

婉婉不太情愿,太爱手中的蝴蝶了。

“一定要放了吗?我就玩一晚上不行吗?”

叶佳瑶温柔地说:“要是谁把你们两藏起来一晚上,娘就要急疯了,蝴蝶妈妈也是一样的。”

一旁的婷婷道:“娘,要不让爹把蝴蝶妈妈也一起抓来,蝴蝶妈妈陪你玩,蝴蝶宝宝陪我们玩。”

夏淳于难得配合一次叶佳瑶,柔声道:“要是把蝴蝶妈妈也抓了,那蝴蝶爸爸又该伤心了,还有蝴蝶的亲人们,都会伤心的。”

婷婷小拳头一握:“爹,那你就把蝴蝶全家都抓来,连它们的朋友也抓来,都到咱们家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