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一章

忽然,嬴政笑道,走到汉子的面前,拍了拍他身上的泥土。

让汉子一脸惶恐。

嬴政笑道:“老令啊,各个都是泥土人,能否找个地方让寡人和这一干臣子见见水?”

见嬴政没有责怪,更是询问见水。

汉子不由放下心,道:“那小吏请大王前往瓢口,最是提神。”

郑国也符合道:“对,那里水好。”

嬴政一挥手道:“你们说哪里,就哪里!”

嬴政说完,大步就迈出的大帐,臣子们互相使了一个眼神,便跟着嬴政出去了。

瓢口佳地,是一片清澈见底的湖泊。

这是中山引水口修成后试放泾水,在瓢口峡谷中积成的一片大水,因为试水,引水口尚需不断调整大小,峡谷两岸于沟底也需要多方勘验!

一个时辰后。

汉子道:“大王,老令据实说话,下水会否搅扰渗漏,可否勘验?”

嬴政笑道:“怕是这里一开,涌上万千人踩踏,也无所渗漏,不得了啊,好得很。”

得到了嬴政的赞许。

四处的泥工们兴奋的大喊。

嬴政忽然促足在一片清澈的河滩边,便要脱衣戏水,众人纷纷骇然,王绾吓得前去阻拦。

嬴政道:“水为我用,用水敬水,我秦国以水为德,有何下不得,众位一同,谁也不许站在这里。”

一干老臣顿时呆立了。

他们这老骨头一把,还要脱衣服戏水,成何体统。

思虑之间,嬴政率先脱衣跳了下去。

苏劫也跟着跳了下去。

泥土工们纷纷大笑不已,“大王万岁!大王万岁!!”、

李斯悄悄说道:“众位,秦人敬水,再说大王都跳了!”

说完,李斯也跟了上去。

此时,周围的百姓们,山呼海啸一般,臣子们咬了咬牙,也脱去外衣,跳了下去。

……

约莫半个时辰,早有士卒纷纷准备好了新的衣服,给一干朝臣们换上。

苏劫在李斯耳边说了句话。

李斯点点头,在一处空挡的泥地利,道:“大王,臣请继续会商工期。”

嬴政道:“好!”

此时,郑国还有一干水工纷纷稽首道:“臣等已直言,敢请大王示下!”

嬴政看着所有臣工,一头湿漉漉的散发,便说道

文学

:“今日会商,县令工匠所言,寡人对目下之情形已然明白,秋种完工或有艰难,然而,大田令已据实陈明了工地的境况,以为不当抢工为上,其最大担忧,便是急工毛糙,反受其害,寡人让诸位换个地方说话,便是想诸位松下心,多些权衡,再来重新会商,当能更为清醒。”

面前,百官和郑国以及水吏们一片肃然。

嬴政举重若轻,从容气度让他们万分折服,事实上,此时大家身裹粗布站在旷野之中会商,都有几分欣欣相向的慷慨,浑身热血都在奔涌欲出。

可见嬴政之厉害。

嬴政忽然面色一重,低沉而慷慨的说道:“虽则如此,寡人还是要说一句,合渠虽难,工期还是有望抢前。”

嬴政炯炯目光扫过众人的脸上。

果然即便是那些水工,此时也没有出言辩驳!

嬴政接着说道:“不是嬴政好大喜功,要执意改变大田令原定工期,所以如此,大势使然,河渠实情使然,先说河渠实情,郑田令属下之言,自然有理,然其担忧却只有一个,怕毛躁赶工,毁了河渠!也就是说,只要能精准的依照郑田令法度图样施工,快不是不许,而是好事,寡人可说的对?”

泥工们纷纷看去。

纷纷道:“大王明断!”

嬴政点头,环视一圈,道:“再说大势,去岁夏秋冬三季大旱,任谁也没想到今年开春还会大旱,开春既旱,今岁夏天关中依旧无收,一年有半,两料无收,关中庶民十室九空,老天之事,料不定,靠天,已然无望,今岁一空,便是三料无望,三料无收,秦国腹地何等景象?诸位可想而知。”

“寡人听说,楚国的淮北之旱情已经缓解,今岁夏收至少可得六七成,夏种若再顺当,楚齐二国便会彻底度过饥荒,恢复国力,也就是说,秦国今岁秋种若是无望,便会面临极大危局,到时,关中大饥,庶民难保不外逃,加之府库屯粮已不足一半,也便是说,眼下秦国的粮食已经难以维持一场战争,若是这般,到时,若被山东列国知道虚实,合纵攻秦,十有八九,我秦国将会面临数百年来最大的亡国危机,嬴政不通治水,然对军国大势还算明白,诸位但说,此其时也,秦国何以处之?”

虽然。

嬴政可以说的淡缓,全然没有那股朝堂上的凌厉,但谁都听的出来,此乃嬴政之心声,亦大秦之难!

泥工门闻言,顿时一种宁样的情绪弥漫心头。

忽然,一个县令走了出来,对着嬴政道:“臣启吾王,天要秦人死,秦人偏不死,水旱夺路之战,臣代受十五县请命,我等各县精壮民力,愿结成决水之兵,死战干渠!若工程毛糙不合郑田令法度,甘愿以死谢罪!!”

随即。

其余县令,纷纷大声道:“秦人陷阵之师,死战干渠!!!”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二章

长孙顺德和窦诞以前只能算是相识,并无深交。

他倒是和长孙顺德的侄儿长孙无忌见过几次,不过都是公事,以前大家都是秦王心腹嘛……

之前窦诞落魄,还想借段纶引见一下长孙顺德,只是还没等他出口相求,他的职位就有了着落。

如今长孙顺德突然来访,窦诞不知他的来意,只能小心应对。

当初李渊在时,长孙氏身边就围绕了很多的洛阳人家,叔侄两人皆居要害,现在好像地位更为稳固了,不得不佩服一下人家左右腾挪的本事。

当然了皇帝想要用洛阳门户牵制关西世族的意图也是昭然若揭。

而这也并不稀奇,当年杨广用过,李渊同样用过。

…………………………

两人相见,寒暄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这表明他们真的不熟悉,通过寒暄他们可以寻找相互的共同点,找到一些他们都感兴趣的话题。

而作为官场中人,熟知贵族官员们交往规则的他们,这并不困难,很快他们就有说有笑了起来。

其实长孙顺德也有些尴尬,本来他想让侄儿前来拜访,可长孙无忌是秦王李世民的舅兄,窦诞又是秦王的妹夫,这两位私下里见面若是被人传出去,肯定另有一番意味。

长安城中的大嘴巴太多了,时不时就会有些秘闻公之于众,实在不得不防。

而他和窦诞官位相差不大,倒是可以平等相交,只是年岁上太不般配,说起话来总归有些别扭。

而且从段纶那里论起的话,两个人还是平辈,你说是不是有点尴尬?

两个人去到府中正厅,酒菜很快摆了上来,窦诞殷勤相劝,几杯酒下肚,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始说起段纶,于是关系多少近了一些。

窦诞心里的提防之意却越来越浓,之前铺垫越多,说明正事越是难办,他窦诞才刚回京不久,之前又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他可不认为自己的身板能担多大的事情。

他一边跟长孙顺德说着话,一边已经在心里想着该怎么拒绝对方才足够委婉,又不得罪人。

饮了几杯,长孙顺德瞅着窦诞就有点羡慕了。

他家的那几个小畜生和人家一比还真就差了不少,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器重于侄儿,谈说半晌,心里便道了一声,窦氏子弟,果然不凡啊。

之前也只为正事而来,现在嘛,他倒是有了之后应该多多结交一番的想法。

如今却是不忙,还得把正事先给办了。

“窦侍郎在户部也有些时日了,不知诸事可还顺遂?”

窦诞思量了一下便笑道:“当前军情似火,部务之重前所未有,俺虽才干浅薄,却也只能勉力为之而已,侍郎身在帝侧,如此说……可是有以教我?”

长孙顺德捋着胡须点头,却答非所问道:“户部侍郎高慎与光大乃是同僚,可有深交?”

窦诞愣了愣,心说你一个门下侍郎要是想与高慎说话,不用绕这么大弯子吧?你直接上门去,高慎还能将你拒之门外?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三章

第1405章大结局

瓦罗庄园,外边杀声震天,烟尘弥漫,就在不久之前,韦蓝家族以及王室兵马在摩尔的带领下对韦亭家族的防线展开了新一轮的进攻,这一次进攻比往常来的猛烈太多,位于西边的石楼驻地在半个时辰内被打的残破不堪,请求援兵的消息不断送到霍尔楠面前。庄园附近情况十分紧张,但罗伟德诺夫却神态自若的坐在西院聚精养神,仿佛外边的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罗伊斯到底是年轻,可不像罗伟德诺夫那样沉得住气,短短时间里,他已经往城堡内跑了好几趟。听说石楼驻地马上就要陷落后,他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推开门,就看到罗伟德诺夫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顿时有点错乱了。罗伊斯搞不懂,这位罗伟德大人怎么看都不像老狐狸。

“罗伟德大人,情况有些不妙啊,石楼驻地快守不住了,霍尔楠那边已经抽不出援兵了,石楼驻地一丢,前方街道就得腹背受敌”罗伊斯也是久经战阵之人,虽然伊斯特拉高地之战,遭遇到了连番惨败,但那种血与火的历练依旧给他带来许多经验,也正因为经历过惨败,所以才会变得镇定。

罗伟德诺夫并没有多少慌乱,真正经历过那种十几万的大军碰撞后,梅林城这种规模的战斗,在他眼中就相当于小孩子过家家。

“告诉霍尔楠,守住瓦罗庄园,只要将对方所有兵马都吸引过来,这场胜利就是我们的”罗伟德诺夫并不会将希望放在梅林城之内。

霍尔楠很头疼,现在压力越来越大,各处阵线节节后退,这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按他的想法,己方实力强大,就算对方多个家族联合,也不可能撼动梅林之主的。

罗伊斯回到战场上,将罗伟德诺夫的话复述一遍,霍尔楠只能选择相信。一连串的命令下去,各部开始收缩防线,以韦蓝家族为首的兵马,虽然前进顺利,但最终遇到的抵抗越来越强烈,到后来,几乎是寸步难进。

梅林城西部,广袤的山地高原上,一支三千余人的骑兵队伍慢慢前行,他们身着银色锁子甲,马背上防着诡异的短枪,左手位置放着一把马刀。他们横穿洛林王国,最终的目标正是王国南部的梅林城。

此时,梅林城内已经呈现一种僵持状态,双方围绕着瓦罗庄园,形成了一条稳定的防线。

夜晚降临,梅林城南部城门,缓缓打开,与此同时,被压制了许久的霍尔楠所部兵马,突然发起了全线反攻。摩尔还在睡梦中,便被亲卫惊醒。

“不好了,摩尔大人,霍尔楠的家兵突然在南部一角发起了突袭,由于事出突然,防线已经出现很大的漏洞!”

文学

怎么回事?霍尔楠凭什么发起反攻?”摩尔很好奇,很快疑惑就解开了,一支陌生的兵马突然杀到梅林城,他们帮助霍尔楠的兵马发起了全线反攻。

这是一支来自东方帝国的兵马,他们久经沙场,横扫伊斯特拉高地,占据苏普林城堡,打垮了萨克森公国。曾经盛极一时的神圣罗马帝国,也被东方帝国的大军打得毫无脾气,现在还躲在南部舔伤口。这是精锐之师,绝对不是韦蓝家族以及图林城兵马所能相比的,仅仅三千兵马,铺展开来,进攻推枯拉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