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一章

当方源再一次回到那条街道时。

然后走进了几家店铺。

结果却没有没有发现任何宇宙人踪迹时。

方源凌乱了。

那些宇宙人,怎么一个都没见到了

自己这一次,白来了啊。

“这些宇宙人,到底去哪里了?”

方源十分疑惑。

他现在实在是搞不懂。

这里的宇宙人到底是去了哪里。

“该不会是恶魔碎片出现了,然后那些宇宙人前去寻找恶魔碎片了吧。”

方源忽然想到。

恶魔碎片是不是出现了?

不然的话,这些宇宙人不可能一个都不在。

他们肯定是去找恶魔碎片了。

方源越是这样想,就越是觉得有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得去寻找恶魔碎片了。”

“话说赛雷布洛那边,若是他也发现了恶魔碎片的话。”

“他应该来联系我了才对啊。”

方源纳闷。

赛雷布洛也好久没有和自己联系了。

如果恶魔碎片真的出现了,那可就不得了了。

既然赛雷布洛那边靠不上的话,那干脆去一趟AIB。

AIB所知道的情况,肯定要比方源多很多。

……

赛雷布洛的基地内。

当这些宇宙人再一次来找赛雷布洛时。

他们看见赛雷布洛基地如今的情况。

直接懵了。

赛雷布洛昨天还和他们谈得好好的。

结果一天过去,连人影都不见了。

这个基地,已经很空荡了。

甚至连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收拾。

赛雷布洛离开这里了。

恐怕,还是十分匆忙的离开了。

“那个赛雷布洛,是不是发现了恶魔碎片,然后不告诉我们,打算一个人得到恶魔碎片?”

其中一个宇宙人问道。

“也不是说没有这个可能,我们也得尽快得知恶魔碎片的下落了。”

“我们得在赛雷布洛之前得到恶魔碎片才行。”

这些宇宙人都是这样的决定了。

恶魔碎片他们必须要得到。

不然让赛雷布洛得到。

不然的话,他们的麻烦会非常大。

“这些时间,我们肯定是不能回去了。”

“赛雷布洛的这个基地,就当作是我们暂时的落脚点吧。”

“我就不信,难道赛雷布洛还会不回来吗?”

他们还真就不信,赛雷布洛会舍得把这个基地给抛弃了吗?

赛雷布洛总会回来的。

如果赛雷布洛是带着恶魔碎片回来的话。

他们就能把恶魔碎片拿过来了。

AIB内。

“泽纳,你最近有没有发现恶魔碎片的消息?”

方源来到AIB基地,找到了泽纳之后,就是直接问道了。

他相信,如果是赛雷布洛知道了关于恶魔碎片的消息。

那么泽纳这边,多半也能知道。

毕竟之前的时候,就是方源和泽纳说起了,让泽纳去多关注一下赛雷布洛。

“恶魔碎片?”

泽纳有些纳闷了,“我并不知道啊。”

他们AIB虽然也在极力的调查这件事。

可是却还是没有找到关于恶魔碎片的任何消息。

“你也不知道吗?”

听见泽纳这么说,方源大概的也就知道了。

AIB这边,居然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二章

“申公豹,我不如你!”

两人放下了在封神大劫时候的恩怨之后,突然,姜子牙开口,语气中有些感慨的说道!

“哦?为何怎么说?”

虽说前因后果已经想通了,但是,突然间听姜子牙说这样的话,申公豹的心情有些惊喜,但也有些酸涩!

当初自己为什么偷偷的下了玉虚宫,与姜子牙为难?

不就是因为自觉比姜子牙更出色,所以才对他担任了封神大战的统筹之事不服气吗?

没想到,事情都过去两千年了,自己两个都落到了这

文学

个地步了,终于听到了姜子牙说这个话?

迟来了两千多年的承认,让申公豹觉得心情一片复杂!

“两千年的时间了,我被关在地底牢狱之中,却不如你看得透彻!”

“两千多年了,我的修为已经停留在返虚境不得寸进,而你却已经达到太乙之境!”

“而且,当初你仅凭自己一个人,就能给伐纣大军带来无数的劫难,这也是我远远做不到的!”

“当初师尊的选择,的确是错的!若是由你担任封神的统筹者,你定然能做得比我更好!”

“不,姜子牙,你想错了!”听姜子牙的这番话,申公豹却是突然摇了摇头。

“哦?哪里说错了?”闻言,姜子牙的眉头微微一扬。

“就因为如此,所以,这封神之战的统筹之人必须是你!否则的话,这封神之战一切顺利,没有磨难,岂不是显得太儿戏了吗?”

摇了摇头,申公豹回答说道。

“这……”听申公豹此言,姜子牙神色微动,大概明白申公豹的意思了!

有的时候的确是这样的啊!经历了磨难所得到的东西,别人才会更加珍惜吧?

若是轻轻松松的就被得到了的话,反倒是不会去太在意了!

“好了,过去的事情,不用再说了!姜子牙,你如今丧命了,你的肉身呢?”

没有再在封神的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的意思,申公豹跟着开口,对姜子牙问道。

“我的肉身已经被摧毁了!”闻言,姜子牙回答说道。

“肉身都被毁了?那这可就麻烦了!”听姜子牙此言,申公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姜子牙没有成就仙道,若是从复活的角度上来看的话,是有好处的!

只需要肉身保存还算完好,拿一颗太上老君普通的还魂丹,就可以复活了!

不像仙佛那么麻烦!

只是,肉身都被毁了,这就麻烦了!

……

姜子牙被申公豹救了出来,师兄弟两个已经化干戈为玉帛,相互闲聊着话题的事情,暂且不说!

另外一边,天空中一道身影迅速的划过,速度极快!

不是别人,正是江流!

从听谛处得知姜子牙的魂魄被镇压在东海海眼之处,江流自然是要前来搜寻的!

以现在江流准圣的修为,还有无双的称号效果,江流的速度自然是极快的!

很快就找到了东海海眼之处!直接沉入了海底,江流也很快看到了在这海眼处镇守的虾兵蟹将!

“见过旃檀功德佛!”虾兵蟹将看到了江流之后,自然是毕恭毕敬,急忙行礼!

申公豹的身份就足以吓住他们了,准圣修为的江流,对这些虾兵蟹将而言,自然更加是高高在上,完全不是他们能够仰望得到的存在!

“阿弥陀佛,两位,据我所知,在这海眼处压着一个冰火两极葫芦,你们可知在何处?”

宣了一声佛号之后,江流开口对这虾兵蟹将问道。

“功德佛,那个葫芦乃是玉帝亲手压在这里的,就在不久前,申公豹来到此处,将那葫芦夺走了!”

听江流也在询问那冰火两极葫芦的下落,虾兵蟹将的脸色微变,完全不敢隐瞒,回答说道。

“哦?居然被申公豹给拿走了?”听虾兵蟹将的话语,江流的眉头微微一扬,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来!

封神之战的时候,申公豹和姜子牙两个势同水火吧?

记得当初自己把他从北海海眼处放出来的时候,申公豹还问过姜子牙的情况呢!

看来他们之间的仇怨,过去了两千年了,依旧耿耿于怀吗?

若是姜子牙真的落在申公豹手中的话,那后果可就难料了!

脸色凝重,江流的身形从海底升了起来,然后将搜宝镜取了出来!

当年自己在北海遇到申公豹的时候,虽然将他的雷公鞭拿走了!

可是,申公豹身上其他的装备,人物版面上江流也是看过的!

想了想,想起了其中一件法宝的名字,旋即,江流对着搜宝镜呼喊了一句!

星光点点汇聚起来,化作一个箭头,指向了其中一个方向!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三章

所有人都知道,班大师这是坐地起价,可却无可奈何,因为班大师是出了名的阵道大家,在场中也就只有班大师一人有破阵之力,至于其他的阵师……

在班大师来之前,就已经全死完了。

众人商量都没有商量,各自开始凑养灵水与千年灵药。一炷香时间之后,一人将装了养灵水与灵药的储物袋递到了班大师手里,一脸歉意道:“我等为了进太古遗地,已向东海龙宫缴纳了千年灵药和灵精,现在勉勉强强凑了九株灵药。至于养灵水……这玩意儿也上不用,故此七拼八凑也才一斤半,大师您看是不是?”

班大师像是怕众人反悔般以最快的速度将储物袋收下,不过嘴上却是说道:“离开遗地后记得将剩余的灵药和养灵水送到班某府上。”

“一定一定!”那人点头哈腰。

“行了,都退远些,班某要开始破阵了!”

班大师喝散众人,自储物袋中取出一颗灵精随手丢入湖中。原本应当一石惊起千层浪的,可这颗灵精入湖后却没有生出丝毫反应,如羽毛般浮在了平静的湖面。

“好手段!”

不远处的石年目光一凝,暗自点头,单是这一手,就足矣证明这班大师绝不简单,看似随意丢出灵精,却在千钧一发间捏出了印诀,并且灵精立身之处是个至关重要的节点,这才没有触发大阵。

刚来到这里时,他便大概了感应了一番灵湖神阵,得出的结果与班大师所说并无二致。他自信能够破了那残缺的神阵,但绝做不到班大师这般云淡风轻。

由此可见,大荒确实人才济济。

那边,班大师已经接连甩出了十几颗灵精,每一次都看似随意,但只有少数人知道内蕴神妙。

嗡!

又一颗灵精归位,刹那间,天地间的某种韵律好似被拨动,隐约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同。

“此阵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前后共计九层,囊括了杀、防、幻三类,层层相扣。若处于全盛时期,怕是整个大荒中能破阵者不超过三人,便是班某也没有这个能力。”

班大师一边洒出灵精,一边说道:“好在神阵历经无数年残败了许多,而今第一层已破开,接下来是第二层。”

破阵的过程看似是随意之举,轻松至极,但只有破阵的人才知道这有多危险,如同在高空中走钢丝,一不小心就将坠入万丈深渊。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一日时间过去,继第一层被破后,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也相继被破。

连续精神高度集中,片刻不止的计算着的方位的班大师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云淡风轻,面色苍白了些,额头上也渗满了细汗。

嗡!

一阵微不可查的声音响起,宣告第六层在此刻告破。这时,班大师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待得血气平复些后取出盛有养灵水的玉瓶灌了一口,便盘坐调息起来。

阵破在即,破阵者却是停了下来,让众人一阵焦急,有心想要叫班大师继续破阵,却生怕自己这一张嘴班大师再次罢工,只得这般苦苦等着。

金日西沉,临近黄昏时候,班大

文学

师终于停止调息。经过小半日的调息,他的精气神恢复到顶峰,再次着手破阵。

这次他不再仅仅甩出灵精,而是在甩出灵精后接连打出数道印诀。

“前六层主要是防御阵法和幻阵,杀伤力有限。而这后三层却是以杀阵为主,稍有不慎便将触发杀阵。”

班大师一边说着,手里却没有停下来,指尖跳出一缕又一缕的白色光华,当中夹杂着独特的道则,与寻常人研修的道则并不同。

正所谓大道三千,条条可证混元,杀道是道,王道是道,阵道也是道。阵修者表面看起来羸弱不堪,好似空有一身不俗修为却手无缚鸡之力般,但真正修有所成者的可怕程度比寻常修士只高不低。

历史上就出现过几个在阵道集大成者,那真叫一个动辄乾坤移位,日月颠倒。数万年前更是有一位阵修者,抬手间将当时的一位天帝都镇封了,将之活活镇封到老死!

自那以后,阵修者的地位得到极大的提升,现今大荒中的两大阵王,便是堂堂天帝见到他们也得恭恭敬敬的称其一声“先生”。

当然,除了明面上这两位阵王之外,还是有一些阵道大家的,别的不说,人族天皇伏羲便是一位,若真要比起阵道修为,绝不比所谓的阵王差。只不过天皇伏羲为人低调,知其有此绝技者寥寥无几,恰巧黄帝含枢纽便是其中之一。

若非如此的话,当年含枢纽焉能因为伏羲的一句话便喝退古族大军,当真只是为了姬勖其这毛头小子?

“班大师您慢慢破,咱不着急。”众人昧着良心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