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欲h鸽塔,杂乱小说3第76部分

燃欲h鸽塔 第一章

只听说陈意欢是京大的学生,看在她是从乡下来的,谢美琼根本不屑查她,也是怕陈弘发现她背地的小动作。

她这样身份的人,自然不会把一个普普通通的继女放在眼里。

陈弘看见她惊诧不已的模样,神色略有不悦:“怎么?”

“不,不是,我只是有些惊讶。”谢美琼收敛起不可置信的模样,可笑意怎么都看不出什么真心实意,“只是我没想到意欢竟然这么厉害,能去参加CSSC。”

“她是我的女儿,当然不同。”陈弘大言不惭。

谢美琼都不禁咋舌,陈意欢的成绩与成就和谁有关都不与陈弘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他这个做父亲的冷眼旁观,事后再站出来指责谢美琼的不是。

虚伪至极。

不过这个小丫头片子实在是厉害,谢美琼警惕起来。

再想到第一次见时她脸上一派天真。

“不能在小瞧了陈意欢。”谢美琼想。

陈孟玲放学又没有去补习就回家了,被陈弘训了一顿,她委屈的扑向谢美琼:“姆妈,阿爸今天是怎么了?”

谢美琼这次也不敢偏向她,刚刚偷偷查了下,没想到陈意欢竟然还是今年高考的状元,有了这层对比,陈弘看不顺陈孟玲也是情理之中。

每年的高考状元都是京都世家们的关注对象,只是今年这个意外,据说全国第一是个毫无背景的乡下丫头。

聚拢看热闹的豪门世家就散了一半,以至于谢美琼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你阿爸说的对,玲玲你不能再逃课了。”谢美琼也道。

陈孟玲一直是家里娇宠惯了的,瘪瘪嘴,眼泪珠子已经在眼眶里打转,轻轻推开了谢美琼:“姆妈你也不疼我了!”

哭着跑回了房间去,陈弘蹙眉:“你看你惯的,无法无天。”

谢美琼心疼的要死,当初生陈孟玲的时候在手术室里疼的死去活来的,她本来就更偏心小女儿些。

和丧夫生的大儿子已经送回法国,在眼下的孩子就只有陈孟玲而已。

陈弘看她跑上去安抚女儿,只是摇头,失望感在心头蔓延。

以陈孟玲这个性子,将来怕是难当大任。

她这无拘无束的个性,都是谢美琼惯出来的。

若是陈意欢就不会这样,她乖巧懂事,哪怕被训斥也会乖乖的低下头。

而陈意欢从咖啡厅落荒而逃,等她回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间。

风卿尘刚刚在校门口下车,看见她笑了:“陈意欢,跑这么快做什么?”

陈意欢听见声音被吓的差些炸毛,还以为是金念真追了过来,转过看见是风卿尘。

风卿尘看她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哈哈大笑:“你这是怎么了?你这几天都早出晚归的,到底是去干什么了?”

这事陈意欢也没准备瞒着,在她的计划里,不久她就会是陈家公之于众的女儿,她红唇轻启:“没什么,只是去见了见了我阿爸。”

“你阿爸?”从来没听她提起过,风卿尘想到陈意欢是从山里来的,只以为是她阿爸来京都看她了,“那你阿爸来一趟可真不容易。”

燃欲h鸽塔 第二章

“等他回来我就带你们见见!”蓝落葵还有些不好意思,样子似乎是真的放下了宁潇。

聚餐结束后,蓝落葵没有要他们送,而是自己散步回去,经纪人也在附近。

经纪人把她送楼底下后就回去了。

“你要结婚了?”

跟当年一样,宁潇站在蓝落葵的身后,突然出声。

不一样的是,现在的蓝落葵并没有被吓到。

“对。”

“他对你好吗?”

“他对我很好,照顾我也很细心,重点是我爱他!”

一句“我爱他”让宁潇不堪一击。

“是吗?恭喜你!”宁潇硬撑了一个笑容。

“谢谢!”

说完,蓝落葵就关上了门。

宁潇在门口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他知道,他们两个人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两个月后。

蓝落葵和她的外国老公威特在世纪酒店举办了婚礼。

威特是一个幽默的医生,对蓝落葵可以说是百依百顺,而且还长得帅。

蓝落葵是真的嫁了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

同月里,宁潇也娶了白雪,尽管不爱她,但对她还算不错,白雪也知道自己身份,所以也没敢到处惹事。

只是云朵不待见她,他们聚会几乎没有叫过她。

再过了几个月,夏栀生了,生了一个儿子。小名知南,全名黎璟言。

性格也对得起他的名字,嗯,直男!从小就知道和他爸争宠。

每当黎铭一靠近夏栀,知南小朋友就哇哇大叫,虽然只有几个月但像是什么都懂一样。

黎铭刚抱一抱夏栀,知南就滚到夏栀身边拽着夏栀的衣服。

后来黎铭实在忍无可忍了。

直接从冰箱里拿出雪糕,当着知南的面吃雪糕。

把知南小朋友馋的啊,眼睛就没离开过雪糕,看着看着还流口水了。

这让大家都哭笑不得。

到了暑假,夏栀也不用去学习了。

黎铭直接把知南小朋友丢到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里,跟着云朵他们一起去旅游了。

家里的小姑姑爱死了这个小朋友。

燃欲h鸽塔 第三章

许秋晚满脸都是对婚姻生活的惧怕。

前世苏锦绣看多了三四十岁不结婚的都市男女,许秋晚不想结婚这件事,在她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问题是,如今这个时代,不结婚对于父母来说,就显得格外的离经叛道了。

所以许秋晚这些日子也挺烦的。

“我那嫂子,真是,我都没嘴说,从小被家里娇养大的姑娘,娇气点,矫情点,我也能理解,,但既然嫁给我哥了,就该跟我哥好好过日子吧,人家偏不,人家还当自己是没出阁的大姑娘呢,天天跟着娘家大院的那个叫啥周志成的屁股后头跑。”

“我本来还以为是那周志成故意吊着,偷偷跑过去看了眼,哎哟妈呀,真是眼睛都快瞎了,那周志成脸上的嫌弃都快飞出来了,我那嫂子也跟看不见似的,我哥也是傻子,居然一点都不管,我瞧着,也不像对我嫂子有多喜欢的样子,你说说,这婚结了有什么意思?”

许秋晚烦躁的仰天长叹了口气。

“说来也不怕你笑话,我们一家刚到这里,真的是站在大街上,都不知该往哪里去,好容易站稳脚跟了,我爸就忙着给我哥订了门婚事,都没怎么打听,就忙不迭的给他们办了婚事,现在看着他们结婚后那样子,我真觉得还不如不结婚呢。”

苏锦绣听得瞠目结舌。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许家到了羊城后,过的居然如此跌宕起伏。

“那……那你没事吧。”

苏锦绣都有些结巴了:“你爸能给你哥订门婚事,你怎么……”

“你是想问我怎么到现在还没结婚对吧。”

苏锦绣:“……”狂点头:“嗯嗯。”

“我爸妈拗不过我。”

许秋晚的回答有些光棍儿,她两手一摊,脸上带着狡黠:“之前我上大学,他们管不着我,后来我大学毕业,他们又忙着开厂子忙事业,昏天暗地的,也没想起来这茬,后来还是厂里的员工给我爸说我哥年纪不小了,我爸才想起来给我哥找媳妇儿,结果新媳妇儿进门就鸡飞狗跳的,我就更怕结婚了。”

苏锦绣听得出来,许秋晚对她那个大嫂,是真的有意见。

许家以前悖难,差点就一家子下了农场改造,后来还是许父主动上交家产,再加上有人相助,才留在了京城,可纵使如此,臭老九的帽子也戴在脑袋上,全家也就保住了许秋晚一个人,就连许凯,都扫了好多年的印刷厂公厕。

当初纺织厂公开招聘,许秋晚那时候跟个小白兔似的,说话都唯唯诺诺,后来才暴露了本性,可见这家人的忍功之强,能让忍功如此之强的许秋晚厌恶成这样,可见那大嫂做的多过分。

“不结婚就不结婚吧,只要自己开心就行了。”

苏锦绣笑笑,对于许秋晚的想法,没有否定,却也没有支持,而是说了句TVB名言:“人生在世,短短百年,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了,只要你自己想清楚了,并且确定以后不会后悔,就可以不结婚。”

许秋晚一愣,然后一把抱住苏锦绣。

“我就知道还是你最懂我。”

居然还撒起娇了。

苏锦绣有些无奈的拍拍她的后背:“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算什么事,快起来。”

许秋晚这才撒开了手:“这会儿还没晚呢,要不要去我那贸易公司瞧瞧?”

“行啊。”

苏锦绣也不想坐在公园里喂蚊子,立刻站起来:“走吧,我去看看去,正好我也有点生意想和你谈谈。”

一听到生意,许秋晚也不矫情了,殷勤的拉着苏锦绣上了车,两个人往许秋晚的贸易公司去了。

宋玉轩派遣的司机眼睁睁的看着老板上了别人的车,没办法,只好开着车坠在后面,一起往贸易公司的方向开去。

贸易公司在一个二层小楼上。

楼下是一个女装店,楼上就是许秋晚的公司。

进去后,只有三个人在工作,其中一个还高高大大的,不停的在整理箱子,抱着箱子的胳膊肌肉隆起,可见箱子很重。

“很小。”许秋晚笑笑:“和你的京美不能比吧。”

“只要够用就好。”苏锦绣摇摇头,跟着许秋晚进了她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环境比较简陋,只有一个书柜和一张办公桌,还有一套沙发,那沙发还是个人造革的,面上都翘皮了,许秋晚见苏锦绣的目光黏在沙发上,走过去坐下拍拍沙发,笑道:“这沙发咱们国内还没有,还是樱花国那边过来的‘杂货’。”

“杂货?”

苏锦绣愣了一下,她有些听不懂这个词。

“哎呀,就是……”许秋晚站起来,走到苏锦绣身边小声说道:“从上半年开始,就有陆陆续续的别的国家的二手货之类的东西被运送到港口了,这些家具都是樱花国那边不要的,这一套沙发我只花了十五块钱,很划算的。

“轰——”

苏锦绣只觉得脑子被人砸了一下似的,整个人都懵了。

‘洋垃圾’!

她的脑海中瞬间冒出这三个字。

“你说这些东西都是樱花国不要的垃圾?”苏锦绣压抑着声音里的颤抖。

“哎呀,说垃圾也太难听了,明明还好用呢。”

许秋晚嘟嘴,对苏锦绣嘴里的‘垃圾’有些郁闷,不过她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郁闷也就一瞬间的事:“算了,对于我来说,好用就好啦,对了,你刚刚跟我说要和我有生意要谈,说说看,什么生意呀?”

许秋晚连忙拉着还在愣神的苏锦绣坐下:“我现在没有家庭拖累,最大的乐趣就是挣钱了。”

“额……”

苏锦绣回神,重新将注意力放到工作上:“是,有点事想要找你谈一下。”

许秋晚起身给她倒茶:“说说看?”

“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去当一把老师。”

“老师?”

许秋晚诧异的指着自己:“你让我去当老师?谁的老师,双胞胎的?”

“不是,我在这边有个办事处,里面培养了几个画师,你知道的,京美那些老画师画功虽然很强,但是风格基本已经固定了,小师叔那次憋着口气冲档期才配合我改画风,现在没那么着急了,自然是要恢复自己的画风了,而且我也不想让他们跟着我后面,太大材小用了,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出自己的本子,所以现在我急需要培养一群有点绘画功底,却没确定画风的画师出来。”

“你以前跟我后头做过勾线师,是知道我的画风的”

苏锦绣说起自己的烦恼,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培养画师?这里离京城也太远了。”

许秋晚抓抓脑袋,有点不理解苏锦绣的做法。

“这里是特区,政策比较宽松。”

苏锦绣是是而非的说道。

可许秋晚却觉得自己知道苏锦绣的想法了,于是爽快的点点头:“可以,正好我也没什么事做。”她咧嘴一笑:“我做的好,你可得帮我在京美里挂个临时工,要是我爸逼得狠了,我还能回京城投奔你去。”

“临时工的事好说,你随时来,随时入职。”

“有你这句话就成,我什么时候过去上课?”

“看你时间吧,最好快点,有空了提前给我打电话。”

苏锦绣在许秋晚的电话本上留下电话号码,许秋晚看了两遍,将电话号码背在心里,然后才说道:“那我把公司的事情处理一下,对了,你要画师么?”

“要啊,怎么不要?”

“那我帮你联系我以前的老师。”

许家落魄之前,是大资本家,能教许秋晚画画的,都是一些名画家,当初许家悖难,那些画家不见得就能逃得过,许秋晚手里有着苏锦绣没有的画师资源。

“如果真的能联系到的话,我得好好感谢你了。”

“嗐,说啥谢不谢的,都是姐妹。”许秋晚抬手一巴掌呼在苏锦绣的背上。

等从贸易公司出来,许秋晚说啥都要请苏锦绣夫妻俩吃饭,还打电话给了许凯,苏锦绣拒绝不了,只好让司机回了家,等宋清华回来就带他直接到贸易公司来就行。

许秋晚也给许凯打了电话。

本来许凯那边是有饭局的,为了宋家两口子,也把饭局给推了。

宋清华虽说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但是回来的倒是挺早,来之前,还去服装厂那边把双胞胎一起接过来了,他们到的时候,苏锦绣已经和许秋晚在饭店的包厢里等了有半个多小时了。

“妈妈——”

八两九两一进来就挣脱了宋清华的手,朝着

文学

苏锦绣扑过来。

却不想,半路遇上劫道的了。

“不许走!”许秋晚双手一张,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猛地一提:“哎哟,这重量,老了老了,可抱不动了。”

俩孩子没见过半路抢孩子的,这会儿都懵了。

苏锦绣托着腮笑:“行了,别闹了,等会儿该哭了。”

“这么大了,还哭鼻子,羞羞脸。”许秋晚一手捏着一个腮帮子:“八两九两,你们还记得我不?”

八两脸上露出茫然,反倒是九两,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秋晚姨?”

“欸?还认识我呢?”

九两腼腆的抓抓后脑勺:“妈妈的相册里有照片。”

这下子就连苏锦绣都有些意外了,毕竟相册也只给孩子们看过一两次而已,没想到九两还记得。

“九两的记忆力一向好。”

宋清华一边走过来,一边解开袖口,在苏锦绣身边落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