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面大战贵妇:一女多男肉文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一章

汪乃谦红着眼睛抱着汪祖母,硬生生的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汪乃谦抱着汪祖母心里头没有一点儿安全感,汪乃谦感觉此时此刻自己怀里的人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跟汪祖母说完之后,汪乃谦知道自己目前还有很多事情处理,跟汪祖母道了别之后汪乃谦快速的下了楼。

刚好要上楼的琦君跟汪乃谦打了个照面,汪乃谦叮嘱琦君要好生照顾着汪祖母,最好是寸步不离,琦君听话的点点头。

看到汪乃谦的眼睛周围都是红红的就好像之前哭过一样,琦君有些担心,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问汪乃谦因为

文学

什么事情,汪乃谦就已经快速离开了。

既然汪乃谦这么认真的叮嘱自己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那自己一定要多注意一下汪祖母,琦君快步来到汪祖母的房间,一直坐在汪祖母的床边陪着汪祖母说话聊天。

从家里出来之后汪乃谦很快来到公司,汪乃谦助理告诉汪乃谦关于白木兮的一切情况自己差不多已经摸清楚了。

听助理说,白木兮之前在国外确实事业是做的风生水起,但是那都是因为她身后有一个外国的老头子儿子死掉了一个人有一大笔钱不停的支柱白木兮。

而白木兮因为对老头子不满意,偷偷的背着老头子在外面用老头子给的钱去养小白脸,这件事情被老头子知道之后,一气之下收回了对白木兮公司的所有资金注入。

一夕之间,白木兮就变成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但是白木兮不甘心,白木兮想要向老头子证明就算没有老头子的钱自己也一定可以做到的。

公司没有资金是周转不开的,白木兮迫于无奈之下只有去借高利贷这一条路了,高利贷借来之后白木兮故意光鲜亮丽的出现在汪乃谦的面前,得知汪乃谦现在急需要资金,白木兮把自己借来的高利贷的钱全部投入在和汪乃谦合作的项目之中,果然白木兮这个算盘子打的不错,跟汪乃谦成功的赚了一笔。

但是白木兮的小白脸还在继续的养着,把钱都给了小白脸跟自己去挥霍了,现在高利贷的人正追着白木兮不放,让白木兮偿还巨款。

最近汪乃谦跟琦君之间出了一些问题,一直把自己一个人封闭着,

文学

白木兮找汪乃谦帮忙,汪乃谦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一直都在琢磨跟琦君之间的问题怎么解决。

白木兮没有办法,本来以为汪乃谦会帮自己,可是谁知道汪乃谦根本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中,或者说汪乃谦根本就不清楚白木兮说的事情居然是偿还高利贷。

既然汪乃谦不帮自己,白木兮无奈之下,白木兮实在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了,只能暂时挪用公司的公款了,刚好被助理今天查白木兮的时候发现了公司账单上面感觉不对数,而且白木兮的账户上突然被打入一笔巨大的款项。

助理告诉汪乃谦这件事情之后,汪乃谦念及之前白木兮帮助了自己度过公司危机的事情,把该舒服白木兮拥有的钱分给了白木兮之后就停止了自己跟白木兮之间的一切合作,自己承包了之前跟白木兮之间的合作。

但是白木兮从汪乃谦的公司离开之后,就被放高利贷的人给抓到了,非要逼白木兮交钱出来,不交就剁掉白木兮的手跟脚,白木兮求他们宽限几天,放高利贷的人勉强同意,毕竟如果逼死了白木兮自己找谁拿钱去呢。白木兮趁着放高利贷的人没有注意自己的时候,一个人拿着汪乃谦给自己的钱溜到了一些外国的小镇上去,过着颠肺流离的生活。

汪乃谦其实挺惋惜白木兮这个女人的,说实话确实白木兮挺有管理能力的,也很有头脑。在经营公司方面白木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好好发展的话确实是个女强人,只是被一些东西蒙蔽了自己的心走上了歪路。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三章

楚汐没有想到,人前一度装的温润如玉的裴书珩会这般。

这么一场变故,让落儿看呆了眼。她焦急跺着脚,想去阻拦,也被裴书珩一记眼神吓得不知所措。

裴书珩薄唇紧抿,像是压制极大的怒火,捏住楚汐手腕的力道又是那么大,疼的她一路嚷着痛,可他却不曾放轻片刻。

他走的越来越快,楚汐渐渐的跟不大上。

她空出的那只手提起裙摆,生怕不小心踩到导致摔跤。

“那是僧人,我又没背着你私会外男,上回的清馆我都没去瞧了,你这是恼什么?”

可回应她的只有呼啸的风,裴书珩仿若未闻带着她往后院而走,那里有小道,很少香客会选择这一条路。

留下的落儿自然会通知章玥,楚汐也没有后顾之忧。怕章玥等不到人,会急。

她疑惑万千。

“你这会儿不该上职?好歹是吃俸禄的,你也不怕皇上降罪?你可不能恃宠而骄啊。”

没有回应。

楚汐跟到后面,实在腿软,看着男子的后脑勺,她直接来了气。

“裴书珩,你这不理人的脾气得改改,你看看阿肆,都娶不到媳妇。”

男人终于有了回应。

下一秒,楚汐身子被推到香樟树下,也就穿得多,后背感受不了疼。

楚汐揉着被捏红的手腕,正要骂人,裴书珩却上前死死将她困住。

男子眼里有不可忽视的红血丝,和楚汐从未见过的脆弱。

这哪里是记忆里的裴书珩啊。

楚汐嘴里的话不由化为无声。

就连嗓音都柔了不少,她伸手去触男子精致的脸,试探去问:“你这是怎么了?”

“不许再来。”裴书珩的嗓音有些哑。定定的看着女子含情的眸子,因疼而染上水雾,瞳孔里面的倒映只有他。

男子喉结滚动,把眼里的害怕藏去。他闭了闭眼。

楚汐心下一紧,她想起静山无厘头的几句话,又想起那日书房书上被密密麻麻的标记,哪里会猜不出什么。

“好。”

裴书珩稳着心绪,呼吸依旧沉重,他把头贴在楚汐白皙的额上,低低道:“也不许再见他。”

楚汐指尖一烫,不由蜷缩。

刚想要收回,却生生改了方向,她踮起脚尖,如藕节般白嫩的手臂勾住了男子的脖颈。

她笑了笑:“裴书珩,我不走。”

她没去问裴书珩关于那本书,就和裴书珩不曾提起她的秘密一般。

所以,别担心,她会离开。

这里已经留下了她太多的气息和痕迹,她那里舍得。

——

禅房里,檀香依旧。

静山却不再收拾地面,他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又眯着眼看了眼天。

有些人和事不该强求。

他忽而半是嘲讽的来了一句:“哪又什么可以逆天的。”

天意不可违。

何况她不是这里的人。

那道符,若是她一直戴着,许是早早的回了该回的位置。灵魂被撕扯出体的那一刻也感受不到疼痛。

若这般,她一走,一切都会按照该有的轨迹而走。

命数总能让人各归其位。

静山掐指算了算。

嘴里吐出两个字来:“快了。”

天命难违,又有几个人能胜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