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公务员|军人教官肉H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一章

@@@@

正在更新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重新进来即可获取最新章节!亲,如果觉得APP不错,别忘了点右上角的分享给您好友哦!

@@@@

正在手打

文学

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二章

……

羽川修警惕的看着对面的外国壮汉,写轮眼能看到对方身体内的灵力的流动。

不过他也注意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男人似乎没自我意识,仅头上那电线般的头发让人感觉他是一个机器人。

但是这家伙的确是有肉体,至少仅灵力就证明了这点。

外面的嘉洋响子等人也很疑惑,高大的外国男子身上穿着特殊的铠甲,但上面印有米国标志,说明是米国那边的人。

不过就是这样才感到疑惑,因为高层事先就没打算让外部势力参与进来,嘉洋响子如今的地位已经能够知晓这些情况。

“响子小姐,是米国人,他们不会是想抢夺功劳吧。”安井良太冷静的在一旁问道。

“没那么简单,那家伙身上有很暴躁的灵力波动,我猜测应该是带有其他目的来的。”仓厂也说着自己的分析。

嘉洋响子听了两人的话也不好做判断,只能这样回答:“先看看,也许这人真是上面叫来帮忙的。”

虽然这话从这位傲娇的金发美女口中说出,但是这种话连她自己现在也不相信。

“你到底是谁?”羽川修隔了一会儿后再次问道。

“八门遁甲,开!”

巨汉终于回复了,而且一开口就口出惊人,下一秒他的身上就吹起一股暴风,全身上下都披上一层绿色光罩,白皮肤也变成了红色。

羽川修与不远的嘉洋响子集体震惊,这是八门遁甲。

“不可能!难道加诚那个混蛋把八门交给外人了吗?!”羽川修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傻小弟,这么重要的禁术居然随便给。

倒是嘉洋响子在震惊过后便逐渐冷静了下来,因为她想到了一件事情。

当初山中东良经常派人过来帮加诚检查身体,而且还询问过打开八门的状况和方法。

作为上面有关系的嘉洋响子自然有所听闻,信司跟她说过自己的上司不是什么善类,让她最好远离此人。

当时的嘉洋响子还不明白,可看见这尊巨汉以后她明白了,原来部门一直在备着政府做一些不可告人的研究。

“那个老混蛋…”暗自在心中骂了一声,嘉洋响子现在只有无奈,眼下只能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轰…

巨汉一口气直接开到八门的第五门,接着脚下一蹬,强大的爆发力把天台上的水泥地面给踩的地陷一般陷了下去。

“好快啊!”羽川修瞳孔一缩,对方的力量以及速度全部都凌驾在加诚海斗之上。

八门遁甲学会以后并不是每个的实力都是平等的,这个是根据个人的身体素质来划分力量界限。

比如凯皇和他父亲迈特戴,两人同样开死门的效果都不一样。

首先迈特戴开死门对战忍刀七众只干死了四个,战绩上不如他的儿子。

也有人说当时的环境可能和后来的凯皇不一样,忍刀七众面对那样的强敌肯定会想办法去逃跑。

但真实的情况远远不是环境就能找的借口,只能说迈特戴的体术本领不如他的儿子。

忍刀七人众每一个算他精英上忍,如果迈特戴能拿出凯打斑爷的战力,他忍刀七人众一个都别想跑掉。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三章

熊人杰的妻子阿秀是村里远近闻名的大美女,至于为什么会嫁给熊人杰,那是因为两家从小就定了娃娃亲,而且两人从小就在一起长大,小时

文学

候熊人杰就主动帮阿秀家里干活,结婚后甚至连做饭都不让阿秀一个人做,经常两人一起做饭,阿秀觉得自己这辈子能价格熊人杰也是天大的福分。

后来人杰哥哥去城里的水铺打工,听说工钱很高,还租了一套小房子,捎信回来让自己也搬过去一起住,阿秀开开心心的收拾行囊准备进城。

……

进城之后,阿秀也不闲着,和街坊一起帮人缝缝补补,赚点零钱,平日里打交道的也都是女性,所以日子过的倒也舒服,虽然她们都说自己长得像天仙一样,阿秀也没往心里去,觉得她们是跟自己客气,从小到大说自己漂亮的人太多了。

突然有一天,阿秀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

房东谢老三听说自己的房客中有个美若天仙的妇人,对美色一向是宁可错过不可放过的态度,立刻找上门来,正好白天熊人杰要去水铺干活,只有阿秀一个人在家。

阿秀开门之后发现房东谢老三看自己都看傻了,觉得很好笑,这一笑不要紧,谢老三的魂都要被阿秀给勾走了。

随便问了几句情况,谢老三落荒而逃。

阿秀不知道谢老三心中所想,以为这房东真的关心自己家的情况,心里还对谢老三心生感激。

可是自从那天以后,每天上午和下午,谢老三会准时敲开熊人杰家的房门,就为了看阿秀几眼。

时间长了,阿秀就是傻子也知道这谢老三打的是什么主意了,对他的态度也不在客气,有时候甚至任由谢老三敲门,再也不开门。

直到一周前,今天晚上是丈夫熊人杰上夜班,晚上不回来,已经洗漱完毕的阿秀正准备吹灯上床睡觉,就听到自家的小院里咚的一声响,好像什么重物倒地了。

阿秀拿着油灯开门查看情况,结果发现院子墙角处有个人趴在那里。

她吓了一跳,这人不会死在自家院子里了吧,连忙上前查看,走上前举灯一瞧,竟然是房东谢老三,喝的醉醺醺趴在地上不知道嘀咕些什么。

“谢老三,你快起来,这里不是你睡觉地方,快点回去。”阿秀急了,这要是被街坊看到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她不想被人杰哥哥怀疑,连忙用脚踢了踢趴在那里的谢老三,试图让他自己起来出去。

“我……我腿好像摔到了……”谢老三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爬……不起来……你帮我一下,我起来就走……”

阿秀无奈,她想谢老三越快走越好,犹豫了一下一狠心将油灯放在地上,上前搀扶起依旧趴在那里的谢老三。

“哎呦……疼……疼……疼死我了……”谢老三借着阿秀的肩膀勉强站了起来,嘴上一个劲的说疼,然后拼命的大口呼吸。

“你扶我进去……坐一下……我歇会儿……就走……”谢老三一只膀子搭在阿秀的肩头,几乎全身的重量压在阿秀身上,阿秀差点没站住。

“你……”阿秀强忍着谢老三口中喷出来的酒气,心好的她就这么把谢老三给搀扶进了屋。

后面的内容阿秀没有再往下说,只是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

“这个混蛋谢老三!”小六气的把手中的笔都扔了,骂道。

杨贤也叹了口气,一个涉世未深的农村姑娘,那里是久混市井的谢老三的对手。

等阿秀的情绪再次稳定了下来,杨贤接着问道:“后来熊人杰知道这件事了吧。”

阿秀点点头。

熊人杰第二天回来就知道了,因为阿秀从小任何事都不会瞒着自己的人杰哥哥,她曾经想一死了之,被人杰哥哥拦住了。

“我们报官吧。”阿秀一边哭一边对熊人杰说道,既然不让自己自杀,那就要把谢老三的罪行告诉天下人,让他身败名裂。

“不行,我们没有证据。”熊人杰懊恼的捶了一下桌子,自己昨晚为什么要去上夜班,为什么!要是留在家里,谢老三还敢夜里翻墙进来吗?

可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自己不能不出去干活就在家里守着阿秀吧。

那件事后阿秀把自己全身洗了不知道多少遍,从夜里一直洗到天亮,但是内心的屈辱怎么洗都洗不掉了。

而且报官需要证据,阿秀被谢老三强暴之后,谢老三穿衣服走人并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也没有人可以证明昨晚谢老三来过,这种没有证据的案子,官府是不会轻易抓人的。

随之而来的,反而是谢老三无尽的报复。

熊人杰越想越气,决定杀了谢老三,既然官府无法伸张正义,那正义就由他熊人杰自己去伸张。

杨贤听着阿秀的陈述,摇了摇头,虽然说这种事情取证非常困难,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至少在他杨贤手上就经受过三起类似的案件,最后都是以受害人胜利告终,不过结果是胜利了,可是三位受害人有两位选择了自杀以保名节,还有一位则搬家远离了安东县。

……

就在六天前的夜里,也就是强暴案发生后一天的晚上,熊人杰喝了点酒,直接去谢老三常去的酒楼楼下等他。

刚刚跟朋友吹嘘完自己睡了阿秀那样绝色的美娇娘的谢老三,醉醺醺的从酒楼出来,刚出来就被熊人杰拦住去路。

“哟,这不是人杰兄弟吗?怎么这么晚来找哥哥我喝酒啊。”谢老三以为阿秀不敢把自己昨晚强暴她的事情告诉自己的丈夫,阿秀看起来柔弱的不行,哪敢说出来呢,想到这里,谢老三决定下次熊人杰再上夜班的时候,自己再去找阿秀好好乐呵乐呵,昨晚那哭的叫一个梨花带雨,这么漂亮的小娇妻就这么孤零零在家里也太可怜了。

越想越兴奋,谢老三恨不得熊人杰现在就去上夜班,自己可以今晚再去找阿秀小娘子,对熊人杰的语气也逐渐冰冷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