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汁小说|白洁和5个男人一宿

乳汁小说 第一章

随着李治渐渐夺回了权力,百骑的护卫职责渐渐变弱。

“宫中以千牛卫为主,百骑插不上手。”

程达觉得这样不妙,“吴伟洪昨日遇到我,那眼神,分明就是胜券在握的得意。再这般下去,百骑迟早会重蹈覆辙,沦为鸡肋。”

百骑若是沦为鸡肋,明静就会成为鸡肋,随后回宫成为小透明……

这样的日子明静一天都过不下去。

“那要如何?”

程达沉声道:“要和千牛卫争!咱们去护卫陛下!”

“千牛卫大多是勋贵子弟……”

明静觉得胜算不大,但想到自己的自由,就咬牙道:“斗到底!”

“没事做了?”

贾平安拿着消息抬头。

明静急切的道:“百骑要完了!”

贾平安皱眉,“谁说百骑完了?吃饱撑的!”

“千牛卫抢走了咱们的活!”

明静痛心疾首,我的买买买啊!

“看门狗很有趣?”

贾平安淡淡的道:“我历来都不喜欢百骑的护卫之责,陛下一年难得出宫几次,剩余时日百骑能做些什么?”

“巡查长安。”

程达恍然大悟,“武阳侯你早就看到了今日的局面?”

“还有查探外藩消息!”

明静赧然,“我是关心则乱。”

贾平安看着程达。

程达干笑道:“下官是被吴伟洪给吓到了。”

“两个棒槌!”贾平安毫不客气的道:“明静不是关心则乱,而是心中没底。老程你是想试探陛下对百骑的态度,直接问我就好,这般婉转,和特娘的女人差不多!”

“丢人!”

贾平安觉得百骑不该是这样的。

程达有些难堪,“如今百骑见到陛下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下官有些担心。”

“咱们又不是宠臣,做该做之事,好自然好,不好你就算是陪侍在陛下的身侧有何用?”

明静眼前一亮,“百骑不会被落下吧?”

“百骑为何会被落下?”

贾平安指指外面,“咱们的兄弟如今在吐蕃,在高丽,在北方,在西域……咱们的兄弟无所不在,每年送来多少有价值的消息?那些消息价值千金,谁能代替?”

贾平安拿起消息,“吐谷浑送来的消息,吐蕃最近停止了对吐谷浑的袭扰。知晓这里面有何含义吗?”

明静笑道:“这是好事。”

好你妹!

贾平安看向程达。

程达沉吟着……

“罢了,此等事不能指望你们能分析。”

贾平安起身准备出去。

程达本想再斟酌,见状就说道:“武阳侯,莫非是吐蕃内部异动?”

“自大!”贾平安用手指点点他,“只想到吐蕃内部的变化,却从未想过吐蕃的野心。老程,再这般下去,你在百骑的日子就要到头了。”

程达面色发红,“下官只是……”

“百骑要蒸蒸日上,所有人都必须要为此努力。不努力,你连我说什么都不知道,如何做事?”

贾平安敲打了二人,随即进宫。

“陛下,这是百骑刚接到的消息。”

贾平安把消息递过去。

“吐蕃停止了袭扰吐谷浑?”

李治抬头,“吐蕃内部可是稳固了?”

“是。”

这一点不只是百骑,王圆圆也给了类同的消息。

“那这是何意?”

李治沉吟着。

“禄东赞不会谨守和平。”李治看来对禄东赞分析了许久,“他把大唐看做是吐蕃的最大对手。西南袭扰无用,两条路,打安西,或是打下吐谷浑。可就算是打安西,他也无需停止对吐谷浑的袭扰……”

“叫宰相们来。”

宰相们到了,李治拿出消息,“百骑刚送来消息,吐蕃停止了对吐谷浑的袭扰,你等以为如何?”

“安西那边如何?”

李勣的第一句话就让人觉得果真是大唐第一名将。

“英国公,安西那边并无异动。”

李勣沉声道:“禄东赞就算是要打安西,也无需停止对吐谷浑的袭扰。陛下,臣以为……怕是生出了变故。”

“能生出什么变故?”长孙无忌目光炯炯,“要么是军中出了乱子,要么就是来了大将……大将来了作甚?”

李治冷笑,“怕是要动手了!”

百骑。

“武阳侯!”

一个男子被架了进来,浑身尘土,嘴角干裂,“武阳侯,吐蕃……吐蕃出兵了!”

贾平安霍然起身,“说清楚。”

“禄东赞一直在调动大军,今日一点明日一点,大军在半途集结,禄东赞召集权贵将领议事,随后咱们的兄弟发现城外的大军竟然只剩下了一些……都往大唐方向来了。”

“好手段!”

贾平安随即进宫。

“陛下,百骑送来消息,禄东赞悄然出兵了,弄不好已经到了吐谷浑边上。”

正在分析的君臣都冷着脸。

一股子肃杀的气息在弥漫。

李治冷冷的道:“悄然出兵,必然就是想突袭。百骑的消息到了,吐蕃的大军应当也到了。”

李勣说道:“陛下,当立即派兵救援。”

长孙无忌冷笑道:“禄东赞狼子野心,吐谷浑不可有失,陛下,该出兵了!”

“朕仿佛看到了烽火!”

李治喝道:“令诸将入见。”

将领们来了。

“吐蕃入侵吐谷浑!”

只是一个消息就炸了。

“陛下,臣愿领兵前往救援,若是不能取胜,臣誓不收兵!”

“誓不收兵?收兵不收兵岂是你能决断的?陛下,梁建方狼子野心,不可为将。”

“程知节,你早已消磨了英雄气,老夫不去,难道你去?”

程知节狞笑,“老夫当年被人称为混世魔王时,你还在吃奶!”

梁建方仰天一个哈哈,“老狗!”

“贱人!”

两个老家伙要开片了。

李治视若无睹,“吐谷浑一旦有失,陇右、河西将会直面吐蕃的袭扰。朕担心的是诺曷钵抵挡不住,一战而溃。所以援兵要神速,不可拖延……”

他看看群臣。

要挑选主将了。

正在剑拔弩张的梁建方和程知节收手了。

李治在权衡着。

大将不少,但能独当一面的不多,他需要栽培……

“程卿!”

程知节上前,“臣在!”

李治含笑,“此战关系重大,程卿当深知。”

程知节抬头,眼中全是自信,“陛下放心,臣不胜不归!”

“苏卿。”

苏定方上前。

“臣在!”

谁都看得出皇帝对苏定方的看重。

一番安排后,李治吩咐道:“要什么各部都抓紧,不可懈怠。”

群臣告退。

李治坐在那里,冷冷的道:“先帝在时,赞普和禄东赞不敢窥探大唐。先帝去了,赞普蠢蠢欲动。如今禄东赞起大军侵袭,那就在沙场一决胜负,大唐必胜!”

……

李敬业在钻营。

这一战太关键了,长安城中许多人都在钻营,想参加此战。

“李敬业?”

程知节骂道:“打出去!”

李敬业被一顿爆捶,满脸懵逼。

他垂头丧气的去寻贾平安。

“你最近可是又说话得罪人了?”

贾平安狐疑的问道。

“没有的事。”李敬业仔细想想,“就是上次说卢公不够男儿气。”

“他没捶死你就算是修养好!”

但老程自然不会和孩子一般见识。

随后李敬业接到了军令,为参谋。

“参谋?”

李敬业欢喜的道:“卢公竟然知晓我赞画的本事?”

他欢天喜地的去寻贾平安炫耀。

“因为长史你不够格,所以丢个参谋把你带上。”

大军要出征,各种准备工作很繁琐。

贾平安亲自挑选了一些好手出发。

“要盯着吐蕃大军的动向。”

这是唯一的任务。

有人说道:“武阳侯,若是有机会,我定然去刺杀吐蕃大将。”

“谁说的?”

乳汁小说 第二章

苏堤上,新柳如烟,春风骀荡,好鸟和鸣,意境动人,故称之为“苏堤春晓”。寒冬一过,苏堤犹如一位翩翩而来的报春使者,杨柳夹岸,艳桃灼灼,更有湖波如镜,映照倩影,无限柔情。

此时正盛夏,太阳像火炉般烘烤着杭州西湖湖畔,将这座人间的天堂也烤热热乎乎的,好在前几日下过一场大雨,连续晒了半个多月的西湖总算是有了一丝清凉,月沉西山之时,轻风徐徐吹来,柳丝舒卷飘忽,置身堤上,勾魂**。湖畔四周的农家早早收了农活,各家各户趁着暑气消退,纷纷搬来自家制作的凉椅、凉席来了苏堤之上,好吃过晚饭,能在堤上的树角之处,好生歇息一番,去一去一整日劳作的疲劳。

而这个时候,玩得最欢实的便是各家各户的孩童,湖波如镜,桥影照水,鸟语啁啾,柳丝舒卷飘忽,桃花笑脸相迎,这在文人墨客眼中的绝美景色,他们看不懂,他们能看懂的是你因满上的里的湖水,退潮时留下的沙滩,哪里才是他们最高兴地方。

沙滩上光着腚的娃娃们赤着双脚,在柔软冰凉的沙子上跑来跑起,手中抓起一把一把的细沙,随意从指间露出,湖面暖风吹来,飞沙呼呼飞起,宛若一道小小的瀑布,引起了不少孩童的叫嚷声。

落日的黄昏,将整个西湖披上了一层金黄,炎热的白昼,渐渐有了一丝清凉。

湖畔的家家户户的男女老少开始陆续的走出了炎热的房屋,到了平日里各家各户预留的凉席地方,斜着身子轻轻躺在柔软的沙滩上,或翠绿的柳树旁,或一块干净的岩石上,白日见不人的苏堤上,此时此刻已满是人影。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如火,似雾,一眼望去,整个西湖湖畔,一片红光,配上落日的烟雾,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好看。

要说西湖最为消磨暑气的地方,当是曲院风荷。“曲院”原是南宋朝廷开设的酿酒作坊,位于今灵隐路洪春桥附近,濒临当时的西湖湖岸。近岸湖面养殖荷花,夏日,和风徐来,荷香与酒香四处飘逸,令人不饮亦醉。但这里因湖深,寻常的人家没钱卖船,也就少了避暑纳凉好出去。

穷人来不了,西湖湖畔商贾不少,每年的夏日,来这里避暑纳凉也不在少数,尤其是这一带风荷景区,宁静的湖面上,分布着红莲、白莲、重台莲、洒金莲、并蒂莲等等名种荷花。莲叶田田,菡萏妖娆,清波照红湛碧。从水面造型各异的小桥上且行且看,人倚花姿,花映人面,人、花、水、天,相融,相亲,相恋,悦目,赏心,**。夏日清风徐来,荷香与酒香四下飘逸,让人身心俱爽,恰好前两日,下了一场大雨,湖中的荷花长得很旺盛,一片碧绿凉意阵阵,吸引了不少的商贾学子。

………………

此时,平静的湖面上一叶小舟翩翩而来,小舟的船头帆布被远处吹来的暖风吹得呼呼作响,小舟随着浪花彼此起伏,不知不觉之间飘入了荷花丛之中,小舟过处,荷叶迎之避开,不多时便将小舟淹没其中。

不多时,一片爽朗的读书声缓缓传出:“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声音清亮而响彻,随着那随风摇曳不停的荷叶缓缓而出。

湖岸上,一头老黄牛,牛背上骑着一个六七岁的牧童,牧童吹着长笛,笛音绵绵而悠长,与荷花的中的诵读之声相互融合,勾勒了一幅绝妙的画面。

听得读书声,湖畔牧童不知是好奇,还是被读书声所吸引,竟停下了吹笛的动作,与那吃草的老黄牛抬起头看了一眼湖中,老黄牛还不合时宜的“哞~哞~~~

文学

?“叫了两声,声音在空旷的湖面传出。

那牧童因骑在牛背上,居高临下望去,只见烟雾缭绕的荷花丛中,那小舟的一角,微微露出,隐隐约约,一个身着儒服、头戴平定四方巾的年轻公子斜躺着一张湘妃竹椅上,眯着双眼,轻轻吟哦,长椅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着黄裳的女子,那女子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精致的五官,额前几缕紫色的长发随风逸动,淡紫色的眼眸里藏着清冽和魅惑,眼角轻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那牧童看了几眼,竟有些恍惚,忘了吹奏手中的长笛,呆呆的望了几眼。

只可惜,那船头的帆布被暖风吹得呼呼作响,不多时便入了荷花从中,再也看不到两人的身影。

那牧童还想多看几眼,远处传来家人呼喊的声音,牧童伸长了脖子望了望,见看不见,便就此作罢,拉过黄牛,便要离开。

便在这时,急急忙忙走过来一个老汉,那老汉见牧童伸长着脖子对自己的呼喊好不应声,骂骂咧咧的道:“你这个死小子,喊你话儿,你怎么不答应?”

那牧童却不理会,而是惊喜的道:“爷爷,这荷花里有个公子,还有个漂亮的姐姐?”

“少说话!”那老汉望了一眼,拉过牛绳,骂道。老人只看了一眼,就知这定是那些达官贵人,富家商贾携带家眷来湖上避暑了,这些人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这样的地方能做个什么,老汉是过来人,多少也听说了一些,生怕自己这个孙子看了不该看的地方,得罪了这些达官贵人,商贾豪强,这些大户人家可不是他这穷苦老百姓惹得起来,轻轻呵斥了几声牧童,便拉着牛绳离开。

一湖碧绿的荷叶,在夕阳的余辉中轻轻摇曳。

一阵轻微的划水声缓缓传出,声音轻灵而迟缓,若是行家便知晓,这是用船桨划船带动了水声,水声响彻过后,小舟入了荷花的深处,暖风拂面而过,带着一丝凉意。

“郎去采莲花,侬去收莲子。莲子同心共一房,侬可知莲子?”郎欢女悦,尽在曲中,莲香荷艳,似在行墨间流淌……?“歌声婉转娇媚,犹如天籁。

“好,唱得好啊~~~~郎欢女悦,尽在曲中,听在耳中,仿佛当真看到了一群妙龄女子泛轻舟,涉江采芙蓉的情景。我想女子一定都是挽双髻,着绿衫,巧笑兮兮……?”荷花从中的小舟上,眯着的一双凤眼忽然张开,肩膀微微一动,收起了敞开的衣衫,双手鼓掌叫好道。

这男子姓李单名一个旭字,本是西湖一带的官宦人家子弟,年少时在家乡勤学苦读,希望能传承家业,官至公卿。他倒也有些才学,不及弱冠,便考了个秀才,此后他读书也极为用功,三年过后,他自问学问大成,便告别父母赶往南京应试,准备大展宏图,一举高中,不料,南京作为帝国的陪都,毕竟是繁华之地,岂能与家乡可比,骨子里浪漫feng流的他,很快就被南京的繁华所吸引,尤其是那秦淮两岸,华灯灿烂,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桨声灯影构成一幅如梦如幻的美景奇观,让他大开眼睛,自命feng流的他,就被qing楼歌馆里的歌ji吸引,把科举之事,完全抛在了脑后,终日在风月场里潇洒,与qing楼歌ji打得火热,若说这倒也罢了,偏偏他将学那宋代的柳永,把那些从秦淮歌姬的身上灵感,一一写在了文章之中,引得金陵城中人人传唱,这事儿不知怎么传到了永乐皇帝的耳朵中,皇帝听了大为生气,对当年的主考官放出话儿,李旭科举永生不录,皇帝发了话儿,下面的官儿还能不照办,自从李旭的科举之路便彻底断送了,后来他父亲犯了事,被贬官削职,家道自此中落,他科场失意,众红裙争相亲近;他不屑与达官贵人相往来,只嗜好出入市井,看遍qing楼,寄情风月,醉卧花丛,怜香惜玉,直把群ji当倩娘……,终日留恋烟花之地。

好在他也有些真才实学,在西湖一带颇有些声名,常以买画、给人代些书信为生,直到前些年,从山东青州来的彭家在杭州立足,招募大批的才学知识,彭家主母听说了他的遭遇和才学,对他极为欣赏,让他进了彭家帮忙做些商会之事,他的日子这才好过了一些,靠着彭家的帮忙,加上自己兄弟的诸多帮忙,他便自西湖一带迅速置办起了店铺、作坊、田地,家境也慢慢恢复了几分,算是西湖一带殷实之家,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自南京回来后,就一直没改,这些年家境好了几分,便开始留恋qing楼里了。

乳汁小说 第三章

四万闽军死伤有两万多,只有一万多人,侥幸逃得一条性命,连旱营都不敢去,直接逃往了襄щww..lā

张元趁势一路追击,不废吹力之力,便将旱营也一并拿下。

旱营中,杀的过瘾的诸将们,皆赶来会合,一个个都兴奋如狂,还嫌杀不过瘾。

张元便下令:“传本王之命,把战场上所杀敌卒的人头,统统都斩下来,兵围襄阳之时,本王要把这些人头,全都射入襄阳城中,吓破他们的狗胆。”

诸将得令,当即去斩割人头。

大胜的张元,没有再继续前进,占据了旱营之后,便叫水军休整,传令后方的步军,尽快赶来会合。

大军齐集,就是兵围襄阳之时。

襄阳城。

州府大堂中,一片死寂。

形容枯蒌的韩遂,无力

文学

的坐在那里,坚定的脸上如死灰一般黯淡。

那双眼睛中,愤恨、失望、惊恐,诸般复杂的神色在闪烁。

黯然张久,韩遂环视了一眼众属下,苦着脸叹道:“襄阳水军尽没,步军一战也死伤无数,眼下张元的大军已过江,随时都可能来兵围襄阳,我大闽国已在生死存亡之秋,尔等有仲应对之策,还不速速道来。”

回应韩遂是一片寂静。

如今危机的情况下,那些善谈的名士们,这时却无人敢吱声。

韩遂兴看兴怒,厉声道:“本王养你们这么多年,而今大闽逢危难时刻,你们怎的一个个都变哑吧了”

“大王,水旱二营已失,我主力又遭受重创,若再坚守襄阳城,只会怕重蹈越阳覆没,臣以为,不若趁着张元大军未集,即刻退往江陵吧。”周兴终于站了出来,叹气进言。

韩遂浑身打了个冷战,脑路之中,不由浮现出了越阳,黎阳、邺城之事。

当年,袁家父子一个个仗着城池坚固,妄图死守,结果最终还是被张元攻克,获得个身死名灭。

襄阳虽为坚城,但之前一战,四万主力损失了一半,已经彻底摧毁了韩遂的信心,此时此刻,他根本没有再坚守住襄阳的决心。

周兴说的对,死守襄阳,只会重蹈袁氏覆辙。

犹豫片刻,权衡片刻,韩遂长叹一声,坚定的脸上尽是不杨,咬牙道:“全军速退,速速南下撤往江陵吧。”

韩遂很清闽,坚守襄阳只能是死路一条,如若退守江陵,他就可以背靠黄河,仗着江陵水军,或张还有翻盘的希望。

决意已下,韩遂不敢有半分停留,当即便带着家眷,张武百官,在两万兵马的护送下,星夜出城,向着江陵奔去。

与此同时,韩遂又命主公韩束,抓紧时间迁移襄阳附近的世族,尽可能的把大族们抢先迁往江陵,免的落入张元手中。

两日后,天明时分。

张元坐胯战马,率领着大周雄兵,浩浩荡荡步出旱营,向着襄阳城开进。

举目远望,败絮其中巍巍襄阳城,终于就在眼前了。

襄阳城有多重要,熟知历史的张元,岂有不知。

这襄阳城与北岸樊城,隔西方相望,西南方向有山地为屏障,自春秋之时,闽国便在此筑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