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妈妈的朋友6

新翁熄粗大 第一章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买东西更划算。

赵枢听到这里,神色中更是好奇,他目光所及之处便是厮杀的场景。

白帝苦笑了下,显然无法再阻拦了,赵枢也没有心思再阻拦,便准备离去,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尊金色的门户。

这门户发出浩大的白色光芒,唱诵声,歌颂声不断的传来。

金色门户大开,无数的羽人从其中飞窜出来,密密麻麻,无穷无尽,仿佛天地间全都是这些羽人。

白帝的脸色大变:“不好,是羽人的大军。他们的大军来了,必须立刻阻止住他们。”

白帝话音刚落,下面的祝融一族和共工一族死伤惨重,无数大军直接被他们攻破。

赵枢见到这个情况,挥手之间,周身出现了四柄宝剑,轰隆隆的运转起来,开始斩杀这些羽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金色的门户中传来一声声咆哮。

“不好,是泰坦天使,我们必须走,谁也挡不住那些泰坦天使的。”白帝怒吼一声,周身剑气纵横,想要阻止一时,让祝融和共工两族尽快的逃离这里。

但是出乎人预料的是虚空中忽然裂开一个个巨大的缝隙。

每一个缝隙中,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密密麻麻的泰坦天使出现在虚空中。

这一刻祝融、共工两族的高手都不敢在动弹了,所有人只剩下惊恐。

便是白帝也惊恐起来:“这怎么可能?怎么来了这么多的泰坦天使?往常来一两个已经是大阵仗了,谁可以控制这么多的泰坦天使?”

赵枢的目光也是阴沉的可怕,这些泰坦天使的出现,也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感受到了这些家伙身上恐怖的力量。

这些泰坦护卫中,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女子缓缓的走了出来。

这个女子没有羽翅,就如同人族一般。

她径直走到赵枢的面前躬身拜道:“恭迎伟大的主。”

这一刻所有人的脸色剧变,全都挂着惊恐和震撼,谁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少年竟然让天使一族虔诚供奉。

白帝的目光更是颤抖起来,他已经摸不清楚眼前男子的身份,当下透着浓浓的戒备之色。

赵枢眉头一皱,知道避无可避,直接问道:“是鸿钧让你来的?”

“是另一位造物主让我迎接您返回神界。”女子缓缓道。

赵枢点了下头,也不在拒绝,径直进入白色门户内。

下面众人的目光也越发骇然,他们不知道,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赵枢进入白色门户后,穿梭一阵白色的光柱径直来到了一个普通的房子内。

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机房中。

一身道袍的鸿钧端坐在正中间,另外一个穿着长袍的伏羲也面目表情的坐着,四周无数的画面显露着。

“鸿钧?伏羲?”赵枢的脸色难看,望着两人道。

新翁熄粗大 第二章

高越急着赶回来,无非有三件事,一是解决自己修炼法门的事情,二是提炼锻造自己的火燎,最后一件就是关于无尽海域的事情了。天『』籁小说WwW.⒉

前两件事都和老娃娃有关,不管是修炼法门,还是火燎,都只有找到老娃娃,才能解决。至于无尽海域这件事,高越并没有多想,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身陷秦墟,不明所以,就更需要找到老娃娃了。

遗风圣地的老祖并没有和高越一起,用他的话来说,现在秦墟之中,危险重重,不只是来自这里的道法时代的妖兽,更是因为这里还有无尽海域的人,在一起目标就大,更容易被现。

“内围?到底,去,还是不去?”

当遗风圣地老祖离开之后,高越就在考虑这个问题。

就连外围的妖兽,都如此强悍了,高越难以想象,秦墟内围的危险,又将达到什么地步?

“去!”

最终,高越还是决定去秦墟内围。

当初老娃娃所言,墟之法门就是在秦墟外围得到的,如果墟之法门的后续功法,在秦墟外围能够找到,当初老娃娃就一起带回来了,那么,墟之法门的后续功法,肯定就要在内围才能够找到。

更何况,高越也不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那就只有跟上,去内围看看情况了。

按照时辰计算,高越已经赶了整整两天的路程了,其中遇上了不少噬灵鼠,甚至高越现,有些噬灵鼠个头极大,实力更是恐怖,要不是高越见机得早,恐怕早就死在了噬灵鼠口中了。

更重要的是,高越现,依旧是灰蒙蒙的天空,贫瘠的土地,环境没有任何变化。<>

轰轰轰…

正当高越赶路之间,一道道轰鸣之声传进了高越的耳中。

“在左边…”

高越眉头立即就是一皱。

这种声音,高越再熟悉不过了,是有人交手传出的暴动,从这威势感受而言,至少也是神境的修士。

也对,这里这么多噬灵鼠,所有的噬灵鼠,至少也有神境修为,武窍期的修士在这里,只能够小心翼翼的躲着,根本就不敢有丝毫躁动,敢在这里动手的修士,至少也要有神境修为。

一番思忖,高越最终还是决定朝着威势传来的方向去看看。

小心翼翼的靠近,高越立即就现,有两人正在半空之中交手。

“凌峰?”

见到其中一道身穿黑色劲装的身影,高越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正是凌峰!

凌峰来自无尽海域,还是和高越一起过来的,当时的凌峰,也不过是武窍期的修为,而现在,从凌峰身上传出来的波动来看,至少也是神境修为了,可见凌峰的资质,的确不凡,当得起南域三杰的称号。

不过,高越疑惑的是,和凌峰动手的人,高越不认识,但是从此人施展的路数来看,应该也是无尽海域的修士。

“凌峰怎么会和无尽海域的人动手?”

这才是高越最疑惑的。<>

高越哪怕是隐匿得再好,也无法瞒住两位神境修士,更何况,凌峰和另外一位神境强者大战,两人都知道这里的情况,一直都在小心防备着。

“高越?”

见到高越脸上标志性的伤疤,凌峰立即就认出了高越。

“不是死了么?”凌峰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因为高越的出现,吸引了凌峰的注意力,倒是被另外一人找到机会,直接一剑就刺在了凌峰肩胛支出,鲜血立即就激射出来。

另外一人在一击急退凌峰之后,才站在凌峰刚刚站立的位置,看着高越,神色疑惑:“你就是高越?”

看向高越的眼中,古井无波,就像是刚刚击退了凌峰,也没有任何情绪显露出来。

高越没有回答,而是看着两人。

“初次见面,我叫沈长溪!”

“沈长溪?”

高越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显然对于这个名字没有听说过,什么沈长稀啊?

一头雾水!

“他是沈家的大少爷,沈灵儿的哥哥!”凌峰止住伤口流水,神色忌惮的说道:“也就是传言南域三杰之,沈家的那位!”

“南域三杰之?沈长溪?”

高越神色立即就是一变。

姓沈,看起来年岁并不大,无尽海域的人,并且还能压着凌峰打,高越恍然,早就应该想到的!

“听说,你就是那个贩卖消息的人?”沈长溪看着高越,似笑非笑的说道:“现在看来,一切都简单了!”

高越神色再次变换。<&g

文学

t;

“如果,我把你贩卖风武大6的消息给散步出去,你说,那些大势力,会不会集体追杀你?”沈长溪看着高越说道。

高越没有回答,而是神色冷然的看着沈长溪。

新翁熄粗大 第三章

端坐在普通席的落尘,萌生了一股劫后余生的惊悸,要不是位于贵宾房首席的大人物突然加价,仅凭自己这囊中空荡的纳宝袋,怕是到了交岛烁的时候,自己也会被天织盯上,这次的主意对于落尘来说,是一场布的很大的局,是一场豪赌!继第二件龙舟以一千零一块的高价拍出后,在场的众人都对落尘提高了几分警惕,仿佛他已经和拍卖会的托挂上了联系,于是但凡落尘加价的物品,他们纷纷犹过不及,如遇毒蛇的闭目养神,放弃加价,这一举动倒是让贵宾房第一间的落家三兄弟哭笑不得,没人愿意加价落尘又吞不下这笔物品,那么所有他加价的物品都由大哥落凡买入,落尘在浑然不知的情况下乐在其中。“三品灵器乾坤圈,起拍价十块中阶岛烁。”又陆续拍出几件人间罕有的奇物,终于迎来了落尘等待已久的灵器。“十一块中阶岛烁。”落尘的声音朗朗传出。此声一出全场哗然,不管是普通席的修士,甚至连贵宾房的大人物都把目光投向了落尘,他一改从前的加价幅度顿时让众人面面相觑,猜不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十一块中阶岛烁一次。”“十一块中阶岛烁两次。”“十一块中阶岛烁三次,成交!”厚重的木槌落下,拥有三品灵器威猛的乾坤圈就以有史以来的最低价纳入了落尘的囊中。“鹏,十一块中阶岛烁。”三品灵器到手,落尘心情大好,嘿嘿一笑道。“我没有,上次给你的一块中阶岛烁还是我费尽周折翻出来的。”鹏一脸警惕道。“现在想起来,上次的剑气……”落尘欲言又止。“好小子,你居然还有藏货!”剑气像是止不住的诱惑,推波助澜的让鹏又掏出了一把岛烁。“这小子不会连十一块岛烁都没有吧?”贵宾房一号间的老四落烨诧异道。“马上有分晓。”老大落凡面含微笑的看着落尘,眼中的欣赏不言而喻。“先生,您拍下的三品灵器乾坤圈,请问是现付还是等拍卖会落幕去后台支付。”一个貌美的仕女端着玉盘走进了落尘身旁,用柔美的声音道。“咣当!”装有岛烁的纳宝袋落在玉盘上,激起了一道清脆的响声,久久不绝耳。“恩?”看着突如其来的付款者,落尘一阵错愕。“还不谢谢你大伯?”以老三落夏的性子,定是那个最先开口的人。“大伯?”之前惟恐避之的三名蓑衣笠帽修士,此时正站在落尘面前,为首的中年人一脸慈祥的看着落尘,那目光彷佛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嫡亲。“这是家父?”风林暴看出了点苗头,语不惊人死不休道。落夏与落烨闻言愕然,彼此互相看了眼,下一刻爆发出了大笑,胡须根根颤立不说,饶是落凡也面色古怪的瞪着风林暴。“既然是落尘的父亲,那就是我的父亲,父亲这边请。”风林暴长着一副有勇有谋的神莽,却没有一颗八面玲珑的心。“你这小辈倒是风趣的很,不过老夫可不是小尘的父亲,而是他的。”落凡一语言未尽,只是用浑浊的目光看向落尘。“乖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很难想象一个平时威严决断的人会在此时难控情绪,轻易落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什么大伯?”这回轮到鹏吃惊,要知道落尘来到这个异世界,一没有灵魂离体寄于他身,二没有前世重生的记忆,完全属于一个与苍穹大陆毫无干系的人,更何谈如今幽灵般现身的大伯,这一切不由让它起了疑惑,更多的是戒备。“我父亲去世得早,是母亲一路含辛茹苦的养大我,家中也不曾从母亲口中提起过什么大伯二伯。”落尘陷入短暂的回忆,明媚阳光的脸庞浮现出一丝伤感,也正是童年的辛酸造就了他坚毅的性格,鼓舞着他前行。“会不会是我们的踪迹暴露了,主上的仇家……”未等鹏说完,落尘马上否决道:“要动手早动手了,人家三个刺峰境强者还会闲到跟你玩角色扮演吗?”“也对。”鹏的眉头皱的愈发紧了。“况且我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敌意,反而是一种难言的慈祥。”落尘有些颤抖,像是忽然想到什么,神色严肃的传音给鹏问道,“我遇见你的那天,我记得在那之前遇到了一个算命人,他跟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然后我就莫名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眼前只有一枚戒指,后面的事情不用说你也知道。”这段问话就像尘落湖底,没有掀起一丝波澜,有的只是出奇的沉默。“孩子,这些年过的还好吗?”落凡见落尘一语不发,只是皱眉,还以为他对自己产生了怨念,带着愧意道。“大伯,我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落尘出人意料的问道。“你父亲他是我们落家最具修行天赋的奇才,三岁与道共鸣,六岁灵岛衍分带着为二,成为整个修仙界第三个双灵岛资质的璞玉,九岁更是创下道术,声震整个苍穹大陆。”大伯的脸上闪过难掩的骄傲。“那我的母亲又叫什么?”落尘的脑中突然诞生了一个荒缪的想法,也许现在也只有这个念头是最合理的答案。“慕容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