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双腿之间、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

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棠鲤叉着腰和李春花对骂的时候,卫擎就在她身边,靠着墙站着,手里操着一把斧头,谁敢靠近一步,他肯定一斧头过去了。

只不过,他这斧头没用上,他媳妇儿比他想象的还要泼辣。

像一棵小辣椒,特别带劲。

他好像越来越喜欢他的小媳妇儿了。

棠鲤感觉到浓烈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转头就看到卫擎正盯着自己,那眼神像是狼看着猎物似的。

棠鲤的目光往下,刚起得有些急,卫擎的衣服都没穿好,衣领大开着,露出大片肌肉。

棠鲤的目光忍不住往下,又猛地收住。

她忍住脸红,轻咳一声:“把衣服穿好。”

“是,媳妇儿。”卫擎把衣服扣好了,嘟囔着道,“只给媳妇看,不能给别人看。”

棠鲤一下脸红了:“我才不想看。”

不就八块腹肌吗?她才不稀罕!

棠鲤朝着灶房走去,准备早饭。

卫擎拐着去洗漱,然后就在院子上坐下,开始干活。昨天的竹篾已经用完了,他拿着柴刀破竹子。

大宝和许珏也起来了,两个孩子帮着卫擎抬竹子,减少了他腿的移动。

棠鲤煮了粥蒸了红薯。

米面一天比一天少,也不知道这缺粮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

菜只有一些腊肉,还有地里种着的萝卜白菜,就没有其他的了。自从卫擎受伤后,家里就没吃过新鲜的肉了。冬天快到了,猎户们猎到的猎物也少了,新鲜的肉都供给几家大户,集市上根本没新鲜的肉卖。

棠鲤想到肉,就馋得厉害,那几个小宝宝,都是半大的娃娃,更缺营养。

她得想办法搞点荤腥吃。

棠鲤吃过早饭后,就四处转悠起来,最终把目标锁定在河边。

锦鲤生长于灵池,是天地灵气孕育而生,与普通的鱼天差地别。因此,鱼也在他们锦鲤一族的食谱里。

棠鲤就蹲在河边,手里拿着一根削得锋锐的棍子,盯着河面。

有过来洗衣服的婶子,看出她的意图,好心道:“卫擎家的,这条河里的鱼都被打光了,村里几个打鱼的来了几趟,都是空手回去,你别在这白白挨冻了。”

她话音刚落,棠鲤手中的棍子猛地往水下一戳,再抬起棍子的时候,上面便多了一条一斤多的鱼。

那婶子:……

居然真是鱼!

那婶子看直了眼。

棠鲤把鱼放进了篓子里,朝着那婶子一笑,继续埋伏。

大半天过去,她抓到五条鱼,还送了那全程围观的婶子一条。

四条鱼,熬个鱼汤,再做个清蒸鱼……

棠鲤馋得流口水,提着鱼篓回家了。

回到家,大宝和许珏也在那学着编篓子。

“大宝,去村口帮我买块豆腐,要嫩的。”棠鲤叫道。

村子里有人做豆腐,一块豆腐几文钱。

大宝拿了钱,就噔噔噔往村口跑去了。

棠鲤把鱼杀了,剖掉内脏,去掉鱼鳞……

她上次去集市买了一些调料,加在整条鱼上,又加入了一些米酒,放在锅里蒸。

两条鱼炖鱼汤,她把肉剔下来,腌制了两刻钟,然后用油煎后,放入水,再放入豆腐……

很快,香味就从灶房里传了出来。

几个宝宝都呲溜着口水,就连卫擎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频频看向灶房。

棠鲤又炒了一个大白菜,还有之前腌制好的酸萝卜,一共四个菜上桌。

宝宝们都自觉洗了手,乖乖地坐在桌子前,连卫擎也拐着在桌子前坐好了。

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摇摇头,将脑子中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甩出去,邱晨再次回到灶台前忙乎起来。

果然没用多久,邱晨就做了两菜一汤,还有一锅加一盆热气腾腾的大米饭。

两道菜装了两只盘子,酸辣汤则是盛在了饭碗中,再加上一小陶盆蒸米饭,让俊文一起端出去,摆在小矮桌上。

洪展鹏瞅着盘子里红红的东西,闻着那股子诱人又陌生的气息,不由诧异道:“这味道倒是挺香……哎,小兄弟,你姑姑这是加了什么哇?”

邱晨正端着一盆菜走出来,听到这话,笑着道:“您这话说的,当着少东家这样的医药大家,我还敢给你们下药不成?是不是不敢吃啊?”

说着,也不再多言,径直端着那盆菜给那些侍卫们送过去。

这个时代讲究的是主仆不同席。虽说侍卫们算不上仆人,却也讲究这个。邱晨即使不以为然也没办法,就用晾药的架子加两个竹箪子搭了个临时的圆桌,做了侍卫们和两个小厮的餐桌。

被邱晨那么一激,洪展鹏即使心中有些怀疑,也抹不开脸不吃了。正迟疑着,一直冷清沉默的秦铮已经端起了一碗酸辣汤,用汤匙舀了送进嘴里!

酸辣汤甫一入口,一股子浓烈的酸辣气息就直直地冲入鼻孔,秦铮好不容易才压制住那股子呛咳的冲动,把一口汤咽下去,这才淡着一张脸,将汤碗缓缓放下,取了一杯茶慢慢喝了,嘴中那股子酸辣冲鼻的刺激感总算淡了些,只是口唇舌头口腔,都火烧火燎的,仿佛在嘴里点了一把火!

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是,这会儿他只是维持住了淡然的表情,可一贯淡然的唇色和脸颊,却都仿佛着了火般,烧红起来!

秦臻忍着嘴中火烧之感,一口茶水缓缓咽下,抬眼恰看到廖文清和洪展鹏,一人举着筷子一人端着碗,却都没开动,只拿眼睛盯着自己,不由心中微恼,脸上却一贯的不动声色,只淡淡地点了点头,放下茶杯,再一次伸手,却没敢再端汤碗,而是端起米饭先吃了一口,又夹了一筷子白菜丝儿放进嘴里……仍旧是又酸又辣,不过这个因为是菜,嘴里又有米饭打了底儿,感觉倒不像刚刚那口汤刺激的那么强烈,反而被这酸辣味道刺激起一股子食欲来,竟是香香甜甜地将一口饭菜咽了下去,不由自主地再次伸出筷子夹了第二次……

旁边的洪展鹏、廖文清眼瞅着秦铮一口一口地吃的香甜,本就饥饿的肚子,这会儿更是闹腾的厉害,吞一下口水,两个人再也没有任何防备地开动起来。

洪展鹏的吃饭习惯与秦铮有些相似,首先端起了汤碗,不过,他可没有秦铮那么讲究,还用汤匙呢,忒不痛快,这会儿端了碗,呼啦一口几乎小半碗就喝了下去——

登时就觉得整个嘴巴到喉咙,就像是一道火焰奔腾燃烧下去,直接进入腹中,让整个胃腹都火辣辣热烘烘起来!

瞪着眼睛,憋着一口气,洪展鹏将一口汤咽下去,顺了顺气,哈哈大笑道:“嗯,这汤简直比烧酒还够味儿!不错,不错,若是冰雪天儿里喝上一碗,肯定能驱寒!”

就在同时,旁边的廖文清可没他这般好的适应能力,一小块咸鱼放进嘴里,那股子

文学

强烈的酸辣感让廖文清登时仿佛被烫到了似的,下意识地吐了出来,之后还不完,辣椒的辣味儿仍旧呛进了气管儿,登时引起一阵剧烈的呛咳。

“噗!咳咳……咳咳……咳咳……”

廖文清咳

文学

得挣红了脸,眼泪鼻涕都咳出来了,狼狈的很。

但无疑这副模样取悦了某人,秦铮看似不紧不慢,不动声色地一口口吃着饭,若是细心的人就能发现,他的嘴角在不知不觉地翘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那边的侍卫们的反应,大致与洪展鹏相似,在最初几口的刺激之后,竟很快喜欢上这些酸辣够劲儿的菜肴,一个个一边儿大口扒拉着米饭,大口灌着茶水,几乎个个吃得满头大汗,嘶嘶啦啦地吸哈着气儿,一边儿还舍不得放下筷子,不多会儿,邱晨端上来的一木盆米饭就吃了个精光。

就连廖文清的小厮没药也吃的不亦乐乎。独独司墨吃了一口之后,就红了脸,连眼圈儿够红了,眼泪汪汪的,看着挺可怜的。

侍卫们却没有那么多同情心,嘻嘻哈哈地笑话着,不知谁随手将空饭盆塞给司墨:“去,你坐这儿也吃不下,去盛饭!”

司墨狠狠地瞪了吃的不亦乐乎的没药,不甘不愿地捧了饭盆进屋盛饭。

虽说司墨几次喊她泼妇,但毕竟只是个孩子,说起来,与林旭、俊书差不多,比俊文还要小几岁,邱晨哪能和这么个半大孩子计较。看他这样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由有些心软,接过饭盆放在灶台上,拉着司墨进了里屋:“好了,别委屈了,你就在这儿吃,我去外边送饭!”

岳双腿之间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