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受快点我想要: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我难受快点我想要 第一章

相比四个多月前对江州市领导以及李校长他们的展示。

赵德柱这回都不想自己装逼了。

直接带大家走进无人机飞手训练场。

西南学院学制的灵活性就在于,进校的时候并没有预先分专业。

而是让学生们先主动挑选,再尽量调剂分配。

有大约超过三百名学生开始在高薪聘请的技工师傅带领下学习全套无人机生产流程技术。

姜滔滔那种一丝不苟的超级强迫症风格,编撰出厚厚一大本生产技术规范,细节到每颗螺丝钉要拧成什么样,都有标注。

这些生产线学生在完成本学年的学习后,七八月暑假期就要奔赴鹏圳成为第一批无人机工厂技工,开始为大规模流水线生产添砖加瓦。

而二十名无人机飞手,则是从曾经的电竞选手中选拔出来!

毕竟两百来名去年的电竞选手,有相当部分在这样高水平的朝夕相处中,会明显后劲乏力。

也就是绝对的有专业水准,天赋、勤奋都够,但有更高层面的选手压制下,他们的前途就比较渺茫了。

结果赵德柱直接让潘江源挑电竞选手来试试无人机驾驶。

事实证明,传说花旗国军方选用游戏高手来操控他们的无人机,是有一定道理的。

左右摇杆以及几组按钮的遥控器,对电竞选手来说如鱼得水。

无论上手还是熟悉效率,都远超同期对比的普通学员。

于是无人机飞手班,就分为AB两组了。

电竞选手未来会稳定的成为A组来源,这是朝着职业化高级飞手去的,而B组学员则当是普通职业教育。

十台组装版的无疆无人机,在训练场由A级飞手来展示。

看着那齐刷刷呈平面飞上天,然后在空中做出各种变换队形表演的白色精灵。

嘉宾们全都傻眼了。

也许两三个小时前,他们对赵德柱说赚到钱搞研发还有点不以为然,认为你这高职水平能研发个什么?

包括二富在内,他是大概知道赵德柱有帮人是在搞无人机研发

但所有人想象的无人机,都应该是飞机造型的。

谁能想到是这样四旋翼的精灵。

旁边的大屏幕电视上还有锁定的拍摄画面,稳稳的提供了另一个视角

文学

的俯瞰。

甄跃进果然有眼光有想法,立刻激动的要求参与这个项目:“有前途!非常有前途,航拍是个巨大的市场!”

赵德柱怎么舍得把姜滔滔的心肝宝贝送进大坑里:“谢谢,这个项目我们自己全包了,如果您有什么航拍项目,倒是可以找我们合作,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外包业务给您做得妥妥的!”

按道理说他应该连人带设备卖给对方。

但对上甄跃进这个大忽悠,赵德柱连自己的飞手都舍不得送坑里。

不过他也是鸡贼,姜滔滔都想不到,目前这些无人机还不具备编程蜂群的技术。

但赵德柱调十个电竞飞手来飞啊。

常人很难做到的整齐划一,这些位能给你玩出花活儿来!

在空中一会儿变成S型,一会儿飞成B型!

再连成一条线,然后飞到嘉宾们面前,又惊险刺激的原地翻滚,爬升!再俯冲!在几乎就撞到地面的瞬间猛的又拉起来!

活生生的把一堆无人机玩出了那种头尾相接的赛车效果。

就好像已经违反了地心引力定律,随心所欲的翱翔在天空。

偏偏又是十架无人机依次完成,说明绝对是故意的……

最后一架大型工程机大约有五六十厘米的尺寸,抬着一口快递箱,直接飞到众人面前,打开电动翻板,投下一堆小降落伞挂着的高尔夫球纪念品!

印着2005.江州.互联网高端峰会的字样。

互联网大佬们鸦雀无声。

他们知道这个技术含量……

绝对不是遥控玩具的水平。

看那大屏幕电视上的稳定画面,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拍摄镜头,这是带了稳定器效果的专业级呈现。

再看看那操控自如的翻飞效果,已经是非常成熟的商业级产品了。

这……恐怕就是赵德柱的下一个爆点吧?

相比之下,看看现在的所谓互联网大公司们,还在干什么?

我难受快点我想要 第二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我难受快点我想要 第三章

说些想听的?

唐风哪敢啊。现在都和黎柔纠葛不清,再无端挑逗夜莺,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想到此处,唐风稍稍挣脱了夜莺的纠缠,开口道:“要不我们也出去吧?这么久没出门,那些学生们肯定急了。再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

夜莺听到这话狠狠白了唐风一眼,心中满是幽怨,暗骂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傻子。

两人走出屋外,盛装打扮的夜莺又恢复了瑞贝卡的身份,和学生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准备上台表演。

而唐风却带着意犹未尽的几个学生走向大厅位置。

偌大的体育馆中心,几乎是座无虚席,哪哪都是人。海蒂已经帮唐风几人安排了绝佳的位置,不光视野开阔,离瑞贝卡更是只有咫尺距离,如此位置,不知道多少富家公子小姐不惜花费巨资想要购买。

看着近在咫尺的舞台,学生们兴奋到无以复加。他们明白,今晚的一切真是牛b大发了。

这种体验,比跟着庄凯浩刺激多了。

几人刚坐稳,趁着演出的空档,庄凯浩带着几个狗腿子偶然走到众人跟前。

他眼神震惊,其中满是不可思议表情。

因为四眼仔手机被慕容雨蝶收走的原因,所以还没来得及把他们都进了晚会这件事告诉庄凯浩,以至于当真的看到他们几人进来了,而且位置还如此好的时候,庄凯浩差点被惊的背过气去。

“你,你们怎么进来的?从哪里可以逃票进来吗?”庄凯浩哆哆嗦嗦问道。

杜小鱼一嘟嘴道:“我们怎么进来的要你管?赶紧滚,别在这里碍眼了。看到你就烦!”

庄凯浩脸色一僵,随后把眼神投向四眼仔孙渺,心中暗骂这个废物,怎么不给点有用的消息。

眼下这情况,四眼仔哪还敢帮庄少啊,都自顾不暇,只能装作没有看到。

庄凯浩气的身体发抖,却在众多美女面前又不太好发作,只能对着孙渺道:“四眼仔,我要和你换个位置,你没有意见吧?喏,这是我的票,你拿去找位置。”庄凯浩说话间把一张票递给四眼仔。

四眼仔想要去接,千沫雪眉头一皱,满是不快道:“庄凯浩你什么意思?我们是跟着唐风老师才进来的,他才有对四眼仔位置的处理权。你想要换位置也可以,问问唐风老师同不同意。”

庄凯浩听到这话下意识把眼神瞥向唐风。

“免谈。”唐风淡淡吐出两个字,断了庄凯浩最后念想。

妈的唐老狗!!

庄凯浩气的身体发抖,看到唐风趾高气昂的样子,真想狠狠把门票摔他脸上!!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庄凯浩神神秘秘道:“我听朋友说,今晚瑞贝卡节目中途会要挑选互动的幸运观众,大概率是在我买票所处的位置。到那时候如果真选中了,那就可以和日思夜想的瑞贝卡亲密互动啊……你们想想,这难道还不够有吸引力吗?怎么样,谁愿意给我换?”

亲密互动?

杜小鱼几人互相交换了眼神,随后皆是满脸嫌弃之色。刚才在化妆间,她们已经和夜莺互动的够多了。每人都合拍了数张合影,还要了很多签名。要换做以往有能和瑞贝卡亲密互动的机会,那她们肯定会去争取一下。但现在嘛,只能是兴趣缺缺了。

看到几位美女无所谓的样子,庄凯浩心中有些奇怪,又把目光投向四眼仔。

四眼仔也想给庄凯浩消息,但这么多人盯着,他压根就没那个胆啊。心里只能不停乞求,让庄凯浩快点回到自己座位上去,别再当众丢脸了。

庄凯浩得不到回应,只能讪笑道:“不换就算了,那我就走了,到时候你们可别后悔……”说完话,庄凯浩准备带着熊超和高天赐两个狗腿子往回走。

没想到唐风这时候轻笑道:“小庄啊,我这边有些东西麻烦你带回去,给班上同学们每人都发一张。毕竟我那时候答应过同学们,送他们每人一张瑞贝卡的亲笔签名照嘛。”说完话,唐风扬手一抛,庄凯浩下意识伸手抓住,拿到眼前一看,原来还真是一叠瑞贝卡的签名照片。

庄凯挺有眼力见,细细打量照片落款位置,果然是瑞贝卡的真迹无疑。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