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妈妈教你做、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一章

片刻后众人笑声结束,无能便是朝身旁的印空和印释两人轻轻试了个眼色,两人会意的说着自己还有事儿待会儿再来找慕风,便退出了这件不大的木屋。@樂@文@小@说|

三人离开后,屋子里就只有慕风和思音两人对视而站,气氛显得有些尴尬,片刻后思音便是很不自然的干笑了一声指着身后木桌上的一些已经微凉的饭菜轻声说道“要不要吃点东西?”

慕风稍稍一愣从万千思绪中回过神来,而后便是苦涩一笑摆了摆手轻声回答道“我不饿”

“怎么可能不饿?你都昏迷了这么久!”思音一脸惊愕的看着慕风质疑道。

慕风眉头微皱虽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看着现在自己居然是出现在了天道宗,当时在古冥宗自己莫名其妙的昏迷过去之后所发生的事他就一概不知,但古冥宗距离天道宗隔的可不是一座山一条河,可是几千里路啊!

小凡和咕噜也不知去向,慕风眉头微皱稍稍思索片刻后更觉得很是奇怪,但此刻的自己却真的不觉得饥饿,全身虽然还有些酸疼无力,但却没有饥饿感,看着面前这一桌简单的饭菜,慕风一点儿胃口也没

文学

有。

“那好吧,我们坐下来聊,到底发生了什么?”思音见慕风拒绝,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也许是因为慕风这些天吃了太多灵丹妙药,药性还没有消化完,所以他才不觉得饿吧。

不过此刻慕风脸色红润,虽然看上去还有些无精打采,但思音知道他已经并无大碍了,只要再多休息几天就又能像以前那样活蹦乱跳了。

“发生了什么?”慕风眉头紧皱一脸疑惑的道。

“你该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思音惊讶道。

“呵呵,你去哪儿了?”看着面前思音万分惊愕的表情,慕风苦涩一笑,

文学

心中骤然间感触颇多。

曾经在见不到她的时候,仿佛有好多话想要跟她说,而当她站在自己面前时,却又无话可讲,回想起自己这黯淡无光的一年多的时间,慕风心里就倍感委屈。

“我?我~我有事儿~”面对慕风的询问,思音顿时面色阴沉下来,黛眉紧皱眼神闪躲,声音低迷的回答打。

“千易的事,你知道吗?”看到思音这般摸样,慕风坐在一旁的木椅上将目光望向窗外明媚阳光下的天道宗,似乎是在对自己说话一样声音轻微的说道。

听到这个,思音身体微微一颤,片刻后便是发出一声轻叹点了点头“我知道”

“他给你留下了一张丝绢,我已经不知道把它掉在什么地方了。”慕风苦涩一笑,回想起千易的临死前的诸多,仿佛历历在目,眼眶便是微微泛红起来。

现在的自己身上唯一裹着的衣袍还是天道宗的,而自己随身的所有东西都不见踪影,两块玉,还有千易让他交给思音的丝巾,太虚步的卷轴,总之现在的自己已经是一无所有了。

“什么?”思音惊讶道。

“他一直都喜欢你,一直都很喜欢你。”慕风沉吟片刻后,扭头看着身旁的一脸茫然的女孩儿声音平静如水的说道。

思音站在一旁听完慕风的话后,黛眉紧皱轻咬嘴唇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压抑起来,看大她这般摸样,慕风便是苦涩一笑发出一声轻叹“也许我们以为最重要的东西,在你眼里只不过是消遣打发时间的玩偶吧?”

思音猛然一颤,一脸惊愕的看着慕风万分诧异道“你~你怎么会这样想我?”

“呵呵,不是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把我们当什么了?”慕风冷声一笑,此刻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想很想问问自己在思音心目中到底算什么!

“你想知道?”思音轻轻闭上双眼,缓缓呼出一口气后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反问道。

慕风眉头微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和你们不是一路人,当初我离开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慕风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思音稍稍思索片刻后,便是目光真诚的看着慕风郑重其事的说道。

“走?哈哈,去哪儿?在我们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儿?现在却突然出来说要带我走?你觉得很可笑吗?”慕风艰难的从木椅上站起身来,眼里满是讥讽之意的看着思音连声冷笑道。

也许是因为太在乎,所以才会变得那么的不在乎,在对思音这般严厉的质问之中,慕风自己的心又何尝不隐隐作痛呢?

“你留在这里还想做什么?你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人想要杀你吗?你杀人无数,恶贯满盈,要是你不跟我走,你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们杀掉!”

面对慕风字字刺心的言语,思音眼眶泛红,晶莹的泪光在美丽的双眸里打转,让慕风心生怜爱,手微微颤抖,很想很想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却又强忍住了。

“我不能跟你走,我还有很多事要做。”看着思音声泪俱下的样子,慕风再也不能保持平静了,于心不忍的别过头去深深呼出一口气轻声回答道。

“你知道你现在都在做什么吗?”思音一把抓住慕风的手臂将他拉扯到正面自己。

“杀人。”慕风面无表情声音冷漠的回答道。

“你杀了多少人?”思音一脸茫然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慕风喃喃轻声问道。

“不知道,但即将是整个世界。”

慕风苦涩一笑摇了摇头,回想起自己这一年多的经历,尤其是之前在那个白色世界里看到的景象,更是让他在心里坚定了一个念头,一种想法,那就是想要让自己不再痛苦,不再这么难受,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毁灭可能让自己痛苦,让自己难受的东西。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思音一脸震惊瞪大了满是泪光的双眼看着面前的慕风,现在的慕风给她的感觉是如此的陌生,仿佛自己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他一样。

“这个腐朽的世界需要改变,我能活着来到这里,看来古冥宗应该已经完了吧。”慕风喃喃轻声说道。

“古冥宗?是你!”听到古冥宗三个字,思音身体猛然一颤向后微微退了几步,惊愕万分的看着慕风。

看到思音这般表情,慕风眉头微皱片刻后便是放肆的大笑起来“哈哈哈,他们都该死,都该死啊!”

笑过之后,慕风眼里便是泛起了泪光,想到陆蝶衣依偎在自己怀里说过的那些话,句句锥心,让他心如刀割。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二章

时间如光,流穿无影。

转眼杨寅已经归来两个多月,自己的女人们都回到了他身边,他的归来给女人们带来了世界级的幸福,毕竟,数十载的分别不是一朝一夕能就能弥补回来的。

坐在客厅,看着孩子们自顾自的交流着作业。

杨寅叹了口气,现在的忍者都这么闲了吗?

虽然说战争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历史的血性也不能这么淹没进入吧?

虽然我只是为自己曾经的经历而感到不平。

但。

“鼬你怎么了?”

照美冥来到杨寅身边说,杨寅摸了摸她栗色的头发笑笑说:“你们的天道之力掌握的怎么样了?”

“姐妹们都已经掌握完全。”

“哦。”点点头,杨寅张嘴吃下照美冥剥送过来的橘子瓣,感受着口中的甘甜:“她们呢?”

“在母亲哪里吧,母亲一下子感受到这么多儿媳妇的,还有孙子孙女,还有小佐助长大了,怎么说呢。挺开心的吧。”

“是吗。”

“那个,那泉你怎么办?你总不能吊着人家吧?”

“泉?”

喝了口茶,杨寅起身伸了个懒腰。

“不急,大千世界,我乃无穷,而且还有很多世界等着我不是吗?”

对着杨寅翻了个白眼,照美冥叹了口气说:“真不知道你这个花心大萝卜还有多少。”

伸出手装作认真的数着。

照美冥拿着橘子就砸。

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

也懒得和照美冥打闹了,杨寅走向孩子堆咳嗽了一下说:“男孩们出来跟爸爸过两招。”

带着一帮孩子就离开了,其中佐助家的佐良娜可是这群孩子的小公主,可以说,宇智波家专宠。

……

摇头起身,照美冥也准备去宇智波美琴哪里去。

不过这时小南走出来了。

看了眼杨寅的位置看着照美冥。

“他呢?”

“又跟孩子们胡闹去了。”

淡淡一笑,小南摸了摸自己的长发,无奈的摇头:“还准备让他帮我做点事呢,结果就跑了。”

“做什么啊?”

奇怪的看着小南,照美冥不解的问。

“你现在的实力应该很少能用上他了吧?”

“我想祛除雨之国的乌云,可是以我的实力将雨隐村祛除还行,但是整个国家,我现在的实力还没有大到这种地步。”

“嗯。”捏着橘子,照美冥若有所思的说:“要不我让他把水之国岛屿都连起来,这样形成一片大陆岂不……”

话还没有说完手鞠就进来,笑着说:“我想让风之国变成绿色原野。”

三人对视一笑,都坐在巨大的茶几边。

“手鞠你弟弟不是已经跟着你进行沙漠变绿洲计划了吗?”

摇摇头,手鞠为难的看着小南:“南姐你又不知道,风之国那鬼样子,没有个百十年,哎……”

“耐旱树种,水资源,土地稳固方法,全是烧脑子的东西啊。”

照美冥的话手鞠点点头。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三章

一位中年大叔坐在一间空旷的大厅深处。

他板着面庞,紧闭着双唇,墨绿色的双眼微微低垂,眉间的皱纹微微凸显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深沉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眉心锁得越来越紧,甚至开始用手指敲击起面前的高档办公桌。

“···一帮没用的废物!”

中年大叔砸了砸舌头,之后又像是对原本的姿态有很大不满,摇晃着身体换了一个令自己更加舒服的坐姿。

他将后背委身给真皮沙发,顺手拿起了一旁早已褶皱的报告书,再次翻阅了起来。

“返老还童药···只要能把这个搞到手!!”

中年大叔愤愤得咬了咬牙,将翻到尽头的报告书狠狠得摔在了桌上。

“为什么?!为什么好事总能让这匹「孤狼」占尽!父亲,以及我,究竟哪里比不上他?!”

空旷的大厅回荡着他的怒吼,只是没有人能够排解他内心涌现不甘和屈辱。

感到无趣的中年大叔再次砸了声舌,又将身体调整回了原先的姿态,敲着桌子,唯一不同的是,他这次闭上了他的双眼。

“我回来了,父亲。”

突然,出现了一位女性的声音,清脆,悦耳,但也着实让中年大叔心头一惊。

墨绿色的眼瞳快速扫了一眼面前的大厅,但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您又在看那份报告书了?”女声问着。

“用不着你管!”大叔沉着声音喝道。

“要我说,直接把他抓过来拷问不就好了,您何必要浪费时间监视他七个月呢?就算目标曾经是那位孤傲的狼,但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幼崽,您也未免太胆小了。”

“你懂个屁!没事的立刻给我滚!”中年大叔怒发冲冠得拍案而起,愤怒的冲着空无一人的大厅呵斥道。

“是、是~您还是老样子,完全没有吸取教训,像极了一只胆小怕生的吉娃娃。”

“你——”

“既然没工作了,那我还有约会。拜~”

女性活泼的声音毫不在意得打断了大叔,随即似乎就离开了,当然,大叔没有任何根据能够判断。

砰!

大叔欲说却未说的话被硬生生得憋了回去,他只得将满腔的怒火倾泻在桌上。

这一下令得他的手掌生疼,但他没有功夫去在乎。

“该死的「银狼」!!”

『找我吗?』

这一瞬间,大叔的后背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

而还没有等大叔感受到那股骇人的凉意,他就仿佛断片似的,相当干脆得失去了意识···

——————

凯蒂·司图沃特今天的心情非常好。

要问为什么,因为她接到了那位,在一个星期前和她在新干线上有过一段愉快谈话时光的北山先生,的电话。

其实在他们两人分别当晚,她有接到过一通陌生的电话,但那个时候她恰好不方便,所以没有回应。

而在那之后,她又度过了忙碌的一星期,终于在今晚有了自己的时间!

正当她思考是否要回拨电话的时候,那个陌生的号码又一次打进了她的手机,而她很惊喜的发现,对面就是那位北山先生。

“之前没能接到你的电话,我感到很遗憾,北山先生。不过我很庆幸,你还愿意打电话过来。”

「我也很庆幸,能够再次打起这通电话,司徒沃特小姐,我以为你已经忘了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