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完整版,Zoofilivideo杂交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一章

看到那浩荡的正气,一百零八位儒门圣贤俱都是面露绝望,眼神里充满了黯淡的光辉。

“儒门圣贤已经做出回应,一百零八门徒品行不端,大肆屠戮同族后辈,其罪不赦。”

虞七看着那流淌而下的浩冉光辉,然后转身看向那一百零八位圣人门徒:“尔等可还有何话要说?”

“呜……呜……呜……”

一百零八位儒门圣贤此时被虞七施了法定住身形,只见那一百零八门徒不断呜咽,眼睛拼了命的眨,但是却讲不出任何话语。

此时众位圣人门徒心中骂娘,怒火冲霄而起,恨不能将上方的虞七给劈死。

这是人干的事情?

问我们有没有话要说,可你丫的倒是将我等束缚解开啊?

有话要说!

当然有话要说。

可惜了,众人拼了命的鼓动体内浩然之气,但却无法冲破虞七的束缚。

“斩!”虞七轻轻的道了句,然后下一刻手中令箭飞出,划破虚空径直落在了半空中。

只见令箭迸射,化作惊雷炸开,散做漫天花雨,将那一百零八位圣人门徒笼罩。

然后轰然声响,只见那一百零八位圣贤化作灰灰,在半空中消散,一百零八道真灵飘入了封神榜内。

“死后封神,便宜你们了。”虞七暗地里叨咕了一声,话语内充满了不忿。

但不忿归不忿,却没必要斩尽杀绝。

能进入封神榜,对于任何生灵来说,都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造化。

但唯独对于长生种来说,却是身死道消之局。

一百零八门徒虽然很不错,但若是说长生大道,却差了太远。只能说众人运气不错,竟然赶上了好时候。

一百零八位门徒化作灰灰,顿时震慑了场中大大小小权贵。这可是一百零八圣人门徒,权贵中的核心人物,虞七竟然说杀就杀,众人简直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等人物太恐怖了,决不可轻易招惹。

“撤了供桌,大家各回各家,只希望天下之人以此为鉴。”虞七说着话的功夫,一双眼睛看向了远处,目光落在了那粗布麻衣的老者身上。

看着身穿粗布麻衣的老者,虞七目光里充满了诧异,他竟然在哪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浩荡磅礴的伟力。

那股伟力很明显不属于人间。

在扫过一边的铁兰山,虞七心中奇怪:钦天监何时有了这等强者坐镇?

那老者遥遥抱拳一礼:“老夫伊喜,见过道友。”

“伊喜?”虞七瞳孔一缩,这名字他听的都要耳朵起茧子了,伊喜这个名字可不是一般的叫人如雷贯耳,这名字简直是大大有名。

“虞七见过道友。我记得大商开国之初,有一位太宰唤作伊喜,与阁下倒是同名同姓。”虞七试探着问了句。

“正是老夫。”伊喜抚摸着胡须,眼神里露出一抹笑意。

听闻此言,虞七不由得瞳孔一缩,双手抱拳一礼:“原来是太宰大人,失敬失敬。”

能够活了五千多年的老怪物,不管如何都绝不容许有半分轻视。

“想不到大商竟然还有这等老古董,也不知道大商的老古董还有多少。这些存在了久远的家族,决不能忽视。武家有乾坤弓与震天箭,齐鲁侯姜家有日月经轮,那里面流淌的古老道韵,绝非寻常神灵。”虞七心中提起警惕:“变法之事,一日不可放松。虽然推行了推恩令,但还是不够。眼下有天帝封印,那群神祗不

文学

可现世。我必须要趁机将那群神祗给逼出来,变法还要在强烈三分。步步紧逼,将天下贵族彻底扫灭。否则等到天帝封印崩碎,这群老不死的出世,再想变法推行的彻底,可是难了。”

“大王已经吩咐下来,加封伊喜为我大商太宰,执掌大商军政之事。日后大商所有军务,皆由太宰管理。今日碰到宰相大人,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不如正好将军权虎符交出来,也省得麻烦。”铁兰山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此时围观一百零八位圣贤的众人还没有散去,眼下见到又有好戏看,不由得俱都是面露诧异之色,只差拿出一只瓜,做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了。

虞七这边才刚刚宰了一百零八门徒,狠狠的威慑了天下各大家族一把,不曾想转眼就被子辛给来了个下马威,直接将其给推到了马下,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威慑,转眼不动神色间蒸发了大半。

此时大庭广众之下,虞七岂敢发作,只能无奈交出兵权虎符,然后笑呵呵的道:“太宰大人好修为,人王更是好手段。”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三章

随着玄廷正式向下宣颁,张御成为廷执之事也被内外各洲宿的玄首镇守所知晓。所有玄尊都是明白,玄廷之上自此又是多了一位执掌权柄之人。

在上层潜修的大部分玄尊得知此事后,感慨之余,内心深处却也是服气的。

张御在覆灭上宸天那一战中的表现众人都是看在眼中,一人堵住两派侵攻,先后更是有四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直接或间接败亡在他手中,此战可谓列功第一,这等修为,这般奇功,成为廷执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上层以真修居多,可他们也是最崇奉道法的一群人。在他们看来,你功行修为在这里,你对大道之理的领悟在我等之上,那么你所行所为自也是有道理的。

而各洲宿的镇守玄首则是思考更多,他们需要尽快了解这一位的喜好和倾向。下来玄廷之上的决议无疑会受到这位的影响,这也定然会涉及到未来各洲宿的走向。

玉京,盛日峰。

玉航道人看着玄廷送传下来宣谕,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当初他再发觉无法和张御相争之后主动退让,没有再去与张御较劲的意思,不然要是被这位记在心里,这位借着权柄在玄廷之上摆弄自己几下,那他也是绝对不会好受的。

成为了廷执,那就和他们这些镇守就不在一个层面之上了,说得夸大一些,他们这些算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棋子,廷执便是天夏真正的下棋之人了。至于再往上去的执摄,因为并不干涉世间之事,所以对底下之人来说,反而没那么大影响。

他此刻想了想,唤来了一名亲信弟子,道:“东庭府洲的使者是不是前些时日来玉京了?”

那弟子对于玉京一切事宜都是了然于心,道:“东庭府洲想要调一二位大匠过去。只是天机院那里尚有许多关节不曾走通。”

玉航道人言道:“这事你去天工部走一趟,便说东庭隔绝中域百年,百废待兴,亟待支援,玉京为首府,也自当有所关照才是。”

那弟子想了想,应下道:“是,老师,弟子会办妥的。”

虽他不知张御胜任廷执之事,可对此事倒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因为玉航经常做这等出手帮忙之举,他猜测老师可能是想给东庭那一位玄首卖个情面。

玉航与人相争从来都是在私底下的,而且就算要针对谁人,表面上也是和和气气的,看着没什么矛盾。故即便身为他的弟子,也从不知道自己老师和哪个同道交好,又和哪个同道其实是不对付的。

伊洛上洲,玄首高墨也是同时得知了张御升为廷执的消息,他心中忍不住大喜,精神变得十分振奋。

也怪不得他如此激动。如今玄修的数目虽然不少,可长久以来,上层力量却是极为欠缺。他当初和风道人也是在廷上列在末座,说话没什么份量。

而自从他被去了廷执之位,到了内层担任玄首,他就担心,风道人会不会与他一般,也是遭遇到同样的情形。

这种不安在上宸天被覆灭达到了顶峰,因为在他看来,当初玄法就是玄廷为了应对内外部的压力才一力扶持上来的。现在失去了一个大敌,那廷上会不会改变态度?

好在张御又坐上廷执之位。有了这么一位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在廷上,玄修也就有了倚靠了。

他在殿内走了几圈后,便以训天道章寻到了风道人,道:“风道友,张道友升任廷执,实乃我辈之幸也。”

风道人则是道:“高道友,张道友方才与我谈了一席话,我觉得也当与道友说一番。”

“哦?”

高墨不由得郑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从张御开辟训天道章,再到如今坐上廷执之位,他已是将张御视作玄法引路人,张御之言他自也是十分重视的。

风道人将张御方才与自己的那番对话对高墨重述了一番,并道:“我觉得张道友说得有道理,我辈所求若只是为玄法本身,那却也太过狭隘了一些,也是将自身限碍住了,那样玄法迟早会走上与真法相类似的另一条路,可若放眼出去,不局限于一隅,那些玄法反得开阔。”

高墨听罢,沉思良久,最后感叹道:“张道友说得对,此才是我玄法存世之基,是我辈目光短浅了。”

他想了想,又问:“对了,不知张道友升任廷执之后,东庭府洲那里当由谁来承继?”

风道人道:“张道友举荐了万明道友,事情已经定下了。”

高墨顿时安心,他又有些可惜道:“若非施道友不喜出来做事,否则……”

风道人道:“那是以往了,方才我已是与施道友谈过了,外宿正好有一处镇守之地可得挪位,我待下一次廷议之时试着推举施道友前往镇守。”

高墨心下一动,道:“张道友那里……”

风道人摇头道:“我未与张道友说,他方才成廷执不久,这等事还由是我来提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