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薄纱乳h: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古代薄纱乳h 第一章

韩世举接到可心的信后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应该怎么面对。自己到是不在乎什么,可这世人呢?一日两日,会不会有哪天自己也承受不了周围人的闲言碎语呢?

韩世举又娶了一房夫人,也算是给几个孩子一个好的出身,在这个时代,像可心这种情况,多数都为了守贞选择了自杀,为了家族利益,根本没人给他们选择的机会。

韩世举一直没回京城,就带着二房太太在外面,他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去面对可心,可心看韩世举一直不回来也乐的清净,只是心思都放在了孩子身上。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一年过去了,韩世举还是没有回来,可心觉得自己真是要对这个男人死心了,就算是嫌弃自己,可这几个孩子呢?可心自嘲一笑,想来他现在有美人在怀,哪里还会记得她们呢?

这一年朝廷局势风起云涌,可心依旧是公主,虽说权贵们私下里议论纷纷,可她到底是皇帝亲封的公主,没人敢说的太多。

可心和林氏又交手了两次,林氏染了病,可心看着两个女儿,也就没在出手惩治林。韩世举迟迟不归,可心决定带着几个孩子回清河,皇帝送走可心的时候欲言又止,可心也只是笑笑,这一年的关照,可心可以肯定自己确实是皇帝的骨肉,只是这中间的事情自己还不是很明白,不过这都不重要了,自己还是回家吧!

可心带着几个孩子回到了清河老家,守着自己的香水厂,可心觉得日子也是轻松自在,只是会偶然想起那个曾经冲破世俗的男人,现在想一想可能也是自己想多了。

韩世举去了关外,一呆就是三年,他也知道可心回了老家,身后的吴氏给韩世举披了件衣服,韩世举也没有回头看她。

古代薄纱乳h 第二章

防盗比例80%,补足订阅刷新即可看到最新章,支持正版人人有责午膳过后,娴妃果然遣了人来太医院问,陈太医回禀道:“由罗太医去问过诊,五公主退了烧,已经无碍了。”

碎玉回去原话转达,娴妃还有点奇怪:“大皇子的交代?小鹿如何跟大皇子认识的?”

这大皇子在宫中名声很好。他母妃阮贵妃虽然是出了名的盛气凌人恃宠而骄,但生的这个儿子却与她恰恰相反,善良心软,见不得不平,有些宫人犯了错,去找他哭诉,他保准会跟阮贵妃求情。

后宫也多有议论,娴妃跟阮贵妃没什么恩怨,想了想,最后只是道:“罢了,无碍就好。对了,前些日子内务府不是送了些雪参过来,你挑一些送到明玥宫去,小鹿身子虚才容易被寒风入体,叫岚贵人给她多补补。”

从太学下课回来的林景渊恰好听见,得知小鹿妹妹生病了,心里顿时火急火燎的。等碎玉拿着雪参准备出门的时候,跑过去把她手上的盒子抢走了:“我找五皇妹有事,顺道一起送过去!”

他一路风风火火跑到明玥宫,方一进去,就听见屋子里传出欢声笑语。

推门一看,原来是林瞻远和林非鹿蹲在暖和的房间里跟兔子在玩,林景渊看了两眼,觉得这兔子有点眼熟。

这不是大皇兄最喜欢的兔子吗?

他最近学业被监督得很紧,自从上次背过《论语》,林帝就觉得他是个可塑之才,比之前更加要求严格,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来找过林非鹿。

而且天气变冷,林非鹿也很少再去找他玩,两人着实有很久没见过面。

原来你是有别的兔子了!

林景渊顿时一脸幽怨。

还是在外面的青烟最先发现他,赶紧行礼:“见过四皇子殿下,殿下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进去?”

林非鹿听见声音,这才抬头一看,对上林景渊幽怨的视线,小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又惊喜又甜美的笑容,蹭得一下站起身朝他跑过来。

她跑到他身边,两只小短手抱住他胳膊,仰着小脸软乎乎说:“景渊哥哥,我好想你呀!”

林景渊:不气了。

他把雪参递给跟进来的青烟,有板有眼地转达了娴妃的话,又拿出身为皇兄的威仪,板着脸摸摸林非鹿的额头:“烧退了吗?”

林非鹿乖乖回答:“退了,让景渊哥哥担心了。”她不等林景渊问,主动拉着他的手走过去,指着小白兔高兴地说:“景渊哥哥看,小兔子!”

林景渊假装自己不认识:“哪来的兔子?”

林非鹿道:“是大皇兄送给我哥哥的!”

原来是送给林瞻远的啊。

林景渊心里唯一一点别扭也没了,高高兴兴地在旁边坐下来。林非鹿哄好了人,这下轮到自己发作了,委屈巴巴说:“景渊哥哥,你最近都没来看我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绿茶技能之一,倒打一耙。

林景渊果然满眼愧疚,解释道:“我最近学业繁重,每日都在太学上课。”

林非鹿问:“太学是什么?”

林景渊道:“就是皇家贵族子弟读书的地方。”

林非鹿:懂了,大型npc聚集地。

开始产生兴趣。

她一副什么都不懂却又很好奇的样子,天真无邪地问:“那我也可以去吗?”

林景渊神色僵了僵。

太学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地方。说是皇家贵族子弟读书的地方,其实必须要林帝下旨赐恩才有资格,那里是身份的象征,也是皇恩的体现。像林非鹿这样不受宠的公主,是没有资格进入太学的。

林景渊自然懂这个道理,但说真话肯定会伤害到她。他心里为小鹿妹妹难过,面上倒是一副嫌弃厌恶的样子:“那破地方有什么好去的,烦都烦死了!一点都不好玩!”

林非鹿就没再多问,只是有些落寞地笑了笑

文学

,乖乖“哦”了一声。

林景渊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在明玥宫待了一个多时辰,娴妃就遣了人过来,叫他回去练字。林景渊只能不情不愿地离开,林非鹿裹着小斗篷一路把他送到宫门口,眼巴巴地跟他挥手:“景渊哥哥再见。”

她看上去可怜极了,像是怕被旁边的太监听见,很小声地说了句:“常来找我玩呀。”

林景渊一咬牙,一跺脚,下定决心似的开口道:“我明日早上来接你,你跟我一道去太学吧!”

林非鹿眼睛一亮,“我可以去吗?”

林景渊:“当然可以!不进去里面就是了,还不许你在外面逛逛吗?!”

于是第二天一早,林非鹿穿戴整齐,裹着白色的小斗篷,扎着可爱的小揪揪,跟着来接她的林景渊一起,踏上了前往新副本的道路。

她这么久以来其实一直在后宫附近打转儿。皇宫这么大,分为了好几个区域,她行事有分寸,没确切的把握之前,是绝不会逾越的。

林非鹿当然知道以她的身份没资格进入太学,不过就像林景渊说的,里面进不去,还不能在外面逛逛吗?林帝平时很少来这里,只有每半月例行检查皇子们的功课时才会驾临。

太学又不是前朝议事之地,没有官员,有的只有教学的太傅以及读书的皇子公主贵族子弟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现在已经有大皇子、四皇子两个靠山了,再自信一点,把长公主也算进去,三个大靠山,足够她在这里溜达。

从正门进去之后就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上已经有人在走,都是一个主子带着一个小厮或者书童。几座朴实庄严的大殿坐落在后方,正殿上挂着“太学”的牌匾。周围还有一些小宫殿,是休息落脚的地方。

这地方没有后宫花团锦簇的精致,但透着一股学术氛围,很有高级学府的感觉。作为毕业于国内最高学府的学生,林非鹿觉得这地儿还挺亲切的。

林非鹿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关注,因为很多人身边都带着伴读。比如三公主林熙身边就跟着一个小女孩,是静嫔弟弟的女儿,按规矩这小女孩是没资格进入太学的,但作为林熙的伴读,就容易多了。

大家都以为四皇子身边这个小女孩也是新来的伴读,只随意看了两眼,且因为忌惮林景渊,也不敢细看,行礼之后就匆匆走了。

林非鹿暂时没遇到认识的人,林景渊把她带到偏殿,交代道:“除了台阶上那三座大殿去不得,其他地方可以随便逛,逛累了就到这里休息,等我下学就来接你。”

林非鹿乖乖应声。

他知道她听话,也不担心,又吩咐康安:“照顾好五公主。”

康安连连点头。

林景渊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没多会儿,外面就响起了古朴沉重的钟声,林非鹿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这时候居然也有上课铃。

古代薄纱乳h 第三章

“卧槽,好黄好暴力!”

姜雨艳离得最近,连他都给弄了个猝不及防,“不过我喜欢,这家伙现在才开窍。”

“好!太浪漫了!”

“嘤嘤嘤,感觉都要甜死了!”

“受不了了,这也太幸福了吧!”

“……”

顿时,周围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喝彩声,甚至有不少人都跟着感动到落泪。

今天这一切。

这辈子可能只会遇到一次,而且也是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场景。

这么有心的男人。

能不幸福吗?

这回答简直太棒了。

良久,沐子雪面色潮红的与徐宁分开,粗重的喘息道:“我现在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够永远跟你在一起,你能满足吗?”

徐宁没有回答,只是低头吻了上去。

“额,这俩年轻人实在太疯狂了,受不了受不了!”

姜雨艳也是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接下来的流程就简单了,切蛋糕,吃蛋糕,然后返回船舱内参加王郑淳个人演唱舞会。

沐子雪这些朋友同学都快玩疯了。

这可真真正正算得上狂欢夜了。

直到这时,游轮上的照片视频才在网络上流传出去。

这一波视频,远比沧海市方向视觉更为震撼。

消息流出大家才恍然原来是沧海市首富徐宁在为自己的小女朋友庆生。

有钱人真特么能造。

而且徐宁还被人热议成爱情魔法师。

不过这种言论并不成立,很快网络上就有砖家出来解密了。

“北极光并非真正的北极光,而是利用尖端科学技术成像而成,如此大规模的成像技术,预估斥资近千万,土豪就是土豪,求爱方式过于奢侈······”

“近日并无星体经过,流星雨实为R国实验项目,利用运行卫星释放固定源,固定源与大气层摩擦产生光热流星效应,官方预估成本价为6万一颗,如此大面积流星雨造价接近天文······”

网络力量是发达的,不到一个小时时间那些现象全部被所谓的砖家破解

文学

破解后,全网又是一阵沸腾。

钞能力简直无敌了。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看来是的。

有钱连天体现象都能给你搞来,还有什么是不能做到的?

徐宁真的太豪横了。

这一晚上得花多少钱。

难道就没点心疼的吗?

外界议论声褒贬不一,但大多数人是酸的。

尤其是网络上,即便现在徐宁被年轻人热议成男神,但也从不缺少黑料。

不管外界怎么看待这件事情,游轮之夜的狂欢已接近凌晨。

不出意外,沐子雪又喝多了。

这种场合,不多才怪。

沐子雪、姜雨艳、胡小蝶、小蕊四个人趴在船舱台岸上不停的喝酒,不时还会有人过来敬上两杯酒。

这么多人下来,四个人早就喝飘了。

“不喝了,不喝了,我不行了。”

沐子雪实在喝不动了,再喝就真要断片了。

“是不是着急去找徐总了?”小蕊醉醺醺的笑道:“他早就被你那些男同学给圈起来了。”

“徐大哥不喝酒。”沐子雪道。

“今天为你破例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