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小明的快乐生活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一章

慕时丰离开后,陶然也没有吃下去的心情,和林百川结账后离开了餐厅,林百川陪她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侧脸看她,她与他如今只有一臂的距离,伸手就可以入怀,可是他的那只手却迟迟没法抬起来,他能给她一个拥抱,却没办法温暖她那颗冰冷的心。

她也停下脚步,侧过身与他面对面站着,“就到这里吧,谢谢陪我走了这么久。”

他淡淡一笑,“以后还会回来吗?”

她别过脸去,看着虚无的黑夜,摇摇头,“再也不会了。”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拿过他的手摊开,放进他的手心,“五年前我就该还你的,知道这枚戒指对你的意义不一样,可我还是私心的将它带走了。而现在它有了更好的女主人,我留着已经不合适。”

他把那枚戒指又放回她手里,“留着吧,这枚戒指对我来说,是我最值钱的东西,就当做个纪念吧。”

那么多话,她说不出口,她想告诉他,其实离开的这五年,她也想他。她长长舒了一口气,“可以再抱抱你吗?”

他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勒的她有些喘不过气,他问,“这些年,想过我吗?”

她已经说不出话,只是用力点点头。

“然然,我也想你,想到整夜整夜的失眠。好多次我喊儿子名字时,都喊成了你的名字,才意识到你已经离开我了。”

她在他怀里哭了好久,才渐渐平静下来,那些逝去的再也回不来,可是她该高兴的,因为他有了自己的孩子,总有一天,他会忘记她,忘记她曾经来过。

他松开她,替她擦擦眼泪,“好好照顾自己,多吃点,不能再瘦了,知道吗?”

她笑着点头,“我现在的厨艺越来越好,长胖也是指日可待。”

他心疼的拂过她的脸庞,“这些年,你的头发怎么洗的?”

“自己啊,我现在什么都会做了,人总要学着长大,况且我都已经三十多了,以前是有人惯着,什么都不愿意做,后来才发现,其实我什么都做的来。”

他又擦擦她的眼泪,“明天几点的飞机,我去送你。”

“不用,我已经习惯一个人。”顿了顿她又说,“你和慕时丰好像相处的还不错。”

他默了默,好像纠结该怎么回她,“孩子的妈妈关系比较好,所以走动多一些。”

半晌后她才恢复常态,又上前一步抱了抱他,“百川,谢谢你。我走啦。”她松开他,转身离开,又背对着他挥挥手。

当他的手□□兜里时,才发现那枚戒指已经被她又还回来。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他的心像被重物敲击过一般,疼痛难忍。

陶然一路走到了酒店,走到酒店门口时,手机响了,是梅莉打过来的,“喂,梅莉。”

“然然姐,你也不够意思了,回来也不吱一声。”

她不禁一怔,“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林百川告诉季扬的,让我过去看看你。”

原来是担心她有事,“我没事,回来之前就知道他们已经结婚生子,所以没有那么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我现在在超市呢,要不你过来陪我一起逛逛?”

陶然问道,“季扬和嘟嘟也在吗?”

“没,孩子睡了,我出来买点日用品,季扬在家里看着孩子。我就在XXX超市,离你住的地方远吗?”

陶然抬头就看到了酒店对面的那家超市,“你等我,我马上过去。”

超市里。

陶然挽着梅莉,和她聊了聊嘟嘟,梅莉没敢问她今晚和慕时丰还有林百川吃饭的事,“然然姐,你真的明天就要回去吗?”

陶然点点头,又笑笑,“你们可以带嘟嘟去纽约找我玩。”

梅莉已经没什么要买的,问她,“你要不要买点零食回酒店吃?”

“我不吃零食,去结账吧。”

到了收银区,排队的人还如长龙一般,突然梅莉用手肘撞了她一下,“然然姐,你看那边。”

顺着梅莉视线的方向看去,陶然看到了这辈子最让她心碎的一幕,林百川一家还有慕时丰一家正在排队结账。

冯熙媛和那个长腿美女站在边上热聊,林百川推着购物车,车里坐着他的儿子佑佑,他正低头跟佑佑说话,父子俩说的好像很开心,时不时佑佑就张着大嘴笑个不停。

而林百川后边就站着慕时丰,他也推着一个购物车,女儿橙橙好像在发脾气,撅着个嘴,一脸的不高兴,慕时丰正弯腰低头安慰她,可她好像很不满意,时不时还推一下他的头,慕时丰一点都不恼,还贱兮兮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下。

陶然的脚像被钉子钉住一般,一步也迈不开来,六七米的距离,可就好像是隔着六七个太平洋,远的看不见彼此。

她想起林百川的那句,‘孩子的妈妈关系比较好,所以走动多一些。’

看来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好,能让他们直接忽视掉她曾经的存在,没有任何忌讳的互相走动。

她刚要对梅莉说到里面再转转,避免遇到他们,还尴尬。可还没有等她和梅莉说话,突然有人喊她,“陶然。”

她抬头就看到冯熙媛朝着这边走来,慕时丰和林百川也同时抬头看往她的方向,她尴尬无措的不知道要怎么才不算失态,她真想这一秒世界就毁灭,她可以永远都消失不见。

冯熙媛走近后,很是热络的问,“什么时候回来的?”又上下打量她,“老天太厚爱你,几年过去,你一点都没有变。”

陶然笑的略牵强,“心老了。”她此时已经没什么想要和冯熙媛聊的,可是不说话又显得她小家子气。

冯熙媛也感觉到了她的敷衍,尴尬的点点头,“我先过去啦,有空常联系。”

陶然笑笑回应,等她转身离开时,她的笑容全部散去。

梅莉开始自责,“我就不该让你来陪我。”

陶然拍拍她的胳膊,“你也想不到会遇见他们,走吧,我们再进去转转。”

又转了半个多小时,她们才结账离开,而此时收银处已经不见他们几人的身影,陶然舒了口气,可是心脏疼的都失去了知觉。

和梅莉在停车场分开后,她就走向酒店。看着漫天的星光,她不知道上面哪颗是江迎东,会不会心疼此时的她。

到了酒店门口,突然迎面有两个孩子向着她的方向跑来,男孩稍高一点,女孩矮一些,一边跑,一边还喊着‘妈妈’,看来是兄妹俩,她心底泛着酸水,她从来没有嫉妒过谁,这一刻,她嫉妒这两个孩子的母亲,这个女人是有多幸福。

孩子离她越来越近,她才看清楚原来是林百川和慕时丰的孩子,她下意识的转头,以为孩子的母亲在她身后,可是转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突然她的两条腿被抱住,她回头就看到俩萌娃各抱着她的一条腿,抱着就算了,还喊她妈妈。

陶然懵了,孩子怎么会喊她妈妈?关键两个孩子都喊她妈妈。

橙橙稚声稚气的说道,“妈妈,你的腿好长哦。”还没等陶然高兴,她又说道,“可是你不能因为腿长就站着显摆呀。”

陶然一头黑线,这孩子绝对是慕时丰的种,说话的语气跟他一个调调,她弯腰摸摸他们的头,“你们爸爸妈妈呢?”

佑佑终于开腔,只是是对着橙橙说的,“现在的女人都这么狠吗?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

橙橙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因为爸爸没有教过她怎么毒舌应对类似的问题,只能翻着白眼狠狠瞪着佑佑,以示自己的不满。

佑佑又责怪她,“让你带个认亲的信物,你就是不听!”

橙橙鼓着腮,气鼓鼓的模样,“我爸爸说了,就我和他说话的调调,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无需信物,妈妈就能认出我!”可谁知道妈妈会这么不给面子。

佑佑的表情很无语,“你爸爸就是太自负了。”

然后俩孩子松开手,哀怨的看着陶然,佑佑又问,“妈妈,你真不认识我们?”

橙橙戳戳佑佑的衣服,“还是换我来吧。”她抬头看向陶然,“嗨,宝宝,晚上好,我觉得你像我的妈妈陶然宝宝,你呢,有没有觉得我像你的女儿慕小橙?忘了告诉你,我爹是撩妹高手,慕时丰。”

陶然突然把两个孩子搂进怀里,哽咽着,“妈妈…妈妈刚刚跟你们开玩笑呢,怎么会不认识你们呢。”

陶然许久才松开两个孩子,蹲下来,看着男孩,“你是佑佑。”又看向女孩,“你是橙橙。”

到底是孩子,名字被叫对了,高兴的手舞足蹈,橙橙特会撒娇,抱着她的脖子,还又亲了她一口,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替她擦干眼泪,“宝宝不哭,是不是慕时丰又欺负你了,回去我揍他!”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二章

初夜必锁,整章3900字全删,仅留番外结局章

他们的地下情依旧延续,直到那天被苏妍细心地发现。

集训队里只剩下二十人,江露已经连续三次排在十八名,退队申请书早已拟好,只待上交。

陆谦依旧摘金,连银都不屑于夺,又是一次比赛归来,梁书阳做局,请全体队员吃火锅,聚餐为他接风。

江露和陆谦坐在面对面,不怎么讲话。

苏妍问:“陆大神,这次题目难吗?”

梁书阳把蔬菜全下锅,“你问他?他肯定觉得不难啊。”

江露接到班主任的电话和她商讨退队回班正常上课事

文学

宜,离席接听。

陆谦自然地用公筷为江露布菜,不多时她的碟子里便满了各类肉菜。

“书阳,辣椒和酱油给我一点。”他全然不觉这有何不妥,继续为她调配酱碟,自己也沾了一些,头也不抬地答苏妍的话:“还好吧,比上一年的难一些。”

苏妍震惊地看他动作,“那……那是露露的碗。”

“嗯?”陆谦扬眉,“嗯。等她回来可以吃。”

他们四人一桌,梁书阳最先知道,他轻踢苏妍的脚尖,“看破不说破,嘘。”

苏妍眨眼,立刻反应,“我……我懂了!”

江露回席后,苏妍没头没脑地同她说悄悄话:“我知道陆大神的一个小秘密,露露你想知道吗?”

江露偷瞄陆谦一眼,他嘴角还带着一点笑,她拢眉,疏冷道:“我对别人的秘密没兴趣。”

苏妍瞪大眼,做了个封嘴的抿唇动作,思忖半秒就有了答案,“好的,好的,那不说了,我肯定不说!”

他们安静地进食,陆谦同江露只简单地搭话,看上去一切如常。

回瑾园的路上,江露问陆谦:“你到底什么小秘密?”

陆谦勾勾唇,“反正你也没兴趣,就别问了。”

他把她扯抱上楼,在黑暗的楼道里亲她一会儿,道:“以后会知道的。”

你会知道,我有多希望藏起你,又有多希望告诉所有人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

*

时光荏苒,陆谦顺利地申请到M国的那所大学,Offer静静地躺在邮箱,江露最先瞥见“Congratulations”,不必往下再看。

15个字母,终究打碎这份甜蜜的缱绻,她清醒地计算分离的到来。

她替他开心,却替他们难过。

他们的爱情看得到过程——两艘小船在还看似平静的大海中艰难地并行驶向远方那处不灭的灯塔,却不知哪天风浪会让它们流离四散。

陆谦心情很好,同她分享与憧憬求学的种种,也同她描摹他们的小家。江露的笑容阳光依旧,只是阳光背后的阴影却一点点重成了黑浓。

陆谦也察觉了这份变化,他无数次保证:“露露,我很快就回来了。”

“好啊,”她挽他的手,笑得勉强,“如

文学

果你不想回来的话,我也可以考出去陪你。”

“不会,我会回来。”他说。

*

陆谦没有高考压力,终日里帮着同学解惑答疑。

高三下,江露几乎没了笑容。复习近于白热化,她紧抿着唇,一遍又一遍地巩固高考科目,哪怕成绩已经稳定在年级前二十也没有丝毫放松。

陆谦有一次开她玩笑:“我们的露露是不是要考状元呐?”

江露像是充了高压的气球被一下戳爆,语气不再柔和,“是,你不要吵我,凡人做不成神仙,神仙也莫要取笑凡人。”

陆谦被甩了脸色,也有些郁闷,说:“我只是要你劳逸结合。”

“我没有劳逸结合的资格。”江露冷硬,“请你远离我。”

陆谦一窒,声音也不见软,“我不知道我哪里惹你了,露露。”

“你没有惹我,”江露把笔一丢,内心更多的是气自己,她长呼一口气,平静地请求:“我想好好地完成高考,请你,现在,出去,让我好好地把习题写完。”

这晚他们分开睡,陆谦躺在沙发上,一夜没有合眼。

*

第二日便是愚人节。

高考在即,为放松心情,一二班的班委聚集在一起,商讨了一个整蛊计划——两个班级多科老师共用,干脆互换座位,让老师进教室后怀疑自己的课表。

同学们在早读后趁老师不注意,兴致勃勃地调换位置。

也是巧合,江露在二班坐的位置正好对应陆谦在一班坐的位置,换位置时人员交叉流动,她面无表情地与他擦身而过。

早读后第一节,一班是物理课,二班是数学课。两名老师果然上当,在两个教室门口徘徊半天才发现是被同学们做了一次空间错乱的戏弄。

学生因计划得逞哄然大笑,祝教师愚人节快乐,老师们也跟着笑,松散了几分高三的压力。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三章

“你太辛苦了。”

楚域心疼的说道,“其实有我出面就行,为什么还要亲自来。”

顾莞尔揉揉太阳穴,回答道:“毕竟是我母亲的仇,当然由我亲手来报比较好,而且她们现在已经不足为惧,只要等后面看律师怎么说就行,我们回去吧。”

“好。”

楚域说到,随后就搀扶起顾莞尔,抱着她回到了车上,今天可以说是惊心动魄,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巧合,自己这边刚调查出了所有的真相,本想告诉顾莞尔,顾莞尔也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

于是两个人就合计,那不如干脆就在今天全部解决好了,但还是让顾灵这个漏网之鱼逃了出去,不过顾莞尔相信,没有了顾国东和柳涟的支持,顾灵就只是一个小虾米,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想要找出顾灵背后的人,真不知道是谁会给她这么多指导。

两人就这样回到了楚家。

而另一边,顾灵这回就顾不上什么,直接跑到了林洛斐家里。

林洛斐见她不管不顾跑过来的时候,就埋怨着顾灵实在是太不懂事,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她让管家开门把顾灵带了进来,林洛斐本以为顾灵肯定是遇上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然而她没有想到,见到顾灵的时候,她就跟一个斗败了的孔雀一样。

在林洛斐面前就哭了起来,说道:“林姐,这回你一定要帮我,顾莞尔她实在太过分了。”

“发生了什么,你慢慢说。”一听到顾灵说起跟顾莞尔相关的事情,林洛斐心里就会有不好的预感。

而在顾灵断断续续的哭诉中,顾莞尔做的那些事也让林洛斐很是震惊。

谁能想到顾莞尔居然会忍了这么久,她虽然之前有怀疑过顾莞尔的目的,但后来看顾灵这么热衷,林洛斐就没有想太多了,可现在看来,那都是顾莞尔做出的伪装,自己还是大意了。

顾灵说之后,就喝了一口水,哭丧着脸说到:“怎么办?现在我爸和我妈都被关了进去,而且我听顾莞尔说她们手上的证据很充足,她们两个是出不来了,我爸就算了,可我妈确实是无辜的啊。”

听到她这话,林洛斐就皱了皱眉头,说道:“算了吧,你妈到底如何,我想警察会更清楚,你现在最好还是想想要怎么对付顾莞尔吧。”

顾灵很是犹豫,她要是知道办法,也不会找林洛斐了。

而眼看着事情似乎进入了死胡同,林洛斐却是笑了笑,说到:“虽然现在有点早,不过我想也是时候了。”

“什么?”

顾灵下意识的问道,林洛斐却很神秘的不愿意告诉她。

而到了第二天,顾莞尔还没有从查到真相的兴奋中回过神来,就发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说是林洛斐全面接管了林家,成为了林氏的总裁,而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顾莞尔的公司进行全方面的打击。

顾莞尔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而楚域也总算查到了这一切的背后主使果然就是林洛斐。

她隐藏的实在太深,不仅把顾灵推出来当了替死鬼,而且竟然还用别的办法拿到了林氏所有的股权,这下就算是林家父母,也对她很是生气。

可林洛斐却是不管不顾,一定要至顾莞尔于死地。

听到楚域这话后,顾莞尔就突然笑了出来,说道:“是她就太好办了,我之前还在担心会不会是别人,还想着我是不是又惹到了谁,没想到兜兜转转,她就没想过要放过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