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二章

冰火两仪眼上空,约三千米,乐白和唐昊正在晨练。

锤子和拳头快速对撞,连续迸发冲击,吹开四周的高层云,但双方都没有一丝动摇。

每次锤子和拳头对撞产生的反作用力,都会充分传递到他们身体四周的空间上,产生明显的空间波动。

忽然,乐白率先停手。

唐昊紧跟着停下:“怎么了?”

乐白看向天斗城方向:“小三回来了。”

“终于到这一天。”

唐昊收起手里的锤子:“我和小三不在的时候,阿银就拜托你和小舞。”

“放心。我现在的实力,唐叔你应该很清楚。”

乐白笑着点头:“昊天宗那边,就靠唐叔你和小三去说服了。”

“我会尽最大努力。”

唐昊一脸认真:“就算是昊天宗,和现在的武魂殿正面冲突也没好处。”

“唐叔你不太擅长用话语说服别人。”

乐白提醒道:“到时候还是让小三开口比较好。虽然我觉得他和你半斤八两,不过好歹跟在月华阿姨身边学习一年,应该比你好一点。”

唐昊默默点头。

回到地面。

阿银见唐昊脸色严肃,问:“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结束?”

“小三正在往这儿走。”

唐昊道:“我准备和他回一趟宗门。”

“这一天,你应该盼了很久。”

阿银温柔道:“安心回去,我不会有事的。”

“我原本想等你恢复,”

唐昊轻轻抚过蓝银皇的草叶:“再带你一起回去。”

“会有机会的。”

阿银轻声道:“等我重新化人,你们可以带上我和小舞,我们一家人一起回去。”

“阿银…”

唐昊轻轻抱住草叶。

“听见没?”

乐白在一旁逗兔子:“阿银阿姨说

文学

你和他们是一家人,已经完全当你是小三的老婆。”

“老、老婆什么的,还差得远呢!”

小舞俏脸微红,倔强道:“小三都还没向我求婚,婚礼也没有

文学

举办过,我才不会那么轻易嫁给他!”

“真的?”

乐白揶揄道:“那一会儿小三到这儿,你当着他面把话再说一遍试试?”

小舞反应过来,知道乐白在逗自己,给一个白眼,不说话。

一小时后,

“爸爸!妈妈!”

唐三终于抵达,像个放学回到家里的小学生一样,大声喊:“我回来了!”

随后,唐三看到小舞:“小舞!你怎么在这里?”

最后才发现乐白:“乐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姑姑说你之前还去过她那里!”

久别重逢,唐三特别不淡定。

一阵说明解释。

“我才刚回来……”

唐三遗憾道:“爸,宗门那边,能不能稍微缓一天?”

“可以。”

唐昊直接答应:“二十多年我都等过来了,不差这一天。”

乐白默默来到岩山的山顶,把空间留给这一家子。

远远地看着四人相亲相爱的模样,乐白忍不住想:“我是不是应该……以他们为原型整几个爱情故事?”

上午半天,唐三一直和小舞腻歪,倾诉积攒了五年的思念。

下午,唐三突然过来找乐白。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