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诗晴,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公交诗晴 第一章

林皓明随手放出星辰锁链,把自己护在了中间,跟着目光扫过周围,冷冷道:“是哪位朋友,竟然如此算计林某啊?”

“林皓明,我们也不想大开杀戒,阁下只要把小长春丹的丹方交出来,那么阁下自然可以安然离开。”一个嘶哑的声音很快就回应了。

林皓明听到有人回应,顿时嘴角闪过一丝嘲讽,道:“阳山长老,阁下没有必要如此遮遮掩掩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阳山?”嘶哑的声音问道。

“想要我的丹方,除了阁下之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别人了,当然如果你还叫上别人一起,我也不意外。”林皓明道。

“阳山,我就说这样没意思,林皓明把丹方交出来,你可以活命。”有一个声音响起了。

“是符殷吧,青黛长老也来了吗?”林皓明问道。

“她不在,我们两个难道你还能逃出生天?”阳山不客气道。

“两位如此做法,觉得有些丢人吗?”林皓明嘲讽的问道。

“丢人?谁会知道?”阳山反问道。

“阁下也说出缘由了,林某岂能把丹方拿出来?”林皓明反问道。

“我就说跟他废话没用,直接动手,把人抓住了搜魂也是一样的!”比起阳山,符殷做事可就直接多了。

林皓明听到知道这两个家伙打算动手了,自己也觉得有些大意,而且也小看了所谓小长春丹的价值。

随着对方声音落下,岛屿发出的光芒一下子变得浓厚了起来,直接化为一层光罩,把整座岛屿和林皓明笼罩在内了。

林皓明见此手腕一抖,星辰锁链直接朝着光罩扎进去。

插入光罩之中,林皓明立刻感受到,这光芒仿佛犹如实质一般,锁链在光芒之中移动竟然十分困难。

“小子,别白费力气,让你看看我凝光大阵的厉害!”阳山见到林皓明居然还出手,直接大喝起来。

随着喝声,岛屿笼罩的光芒一下子变得更加耀眼,同时光罩开始进一步凝聚起来了。

林皓明立刻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迫,仿佛这光芒根本就是有形的,如今正在压缩自己。

林皓明立刻张开了自己的星辰领域,然后用自己的领域直接开始吞噬这些光芒。

自己星辰领域某种程度可以说是无限广大,如此一来,周围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许多。

“不对,你……你不是无边之境,你已经有合一之境的修为了。”见到这一幕,阳山大吃一惊的叫了起来。

“不要急,就算他有合一之境修为,我们既然出手了,自然也不会把人放走。”符殷提醒了一句,然后法阵威力似乎又一步加强了。

林皓明感受到这股压力,虽然领域张开,可是这光芒强大已经超出吸收的极限许多,林皓明朝着自己身上一拍,顿时一股九色火焰冲天而起,这火焰迅速的在林皓明周围形成了一个九色光圈,火焰光芒和法阵光芒迅速的在林皓明身周围交锋起来。

公交诗晴 第二章

果然,王七麟没有失望。

桓王得知玛哈嘎哩黑死宝盒的存在以及祯王府利用宝盒所做过的事情之后暴怒。

他的行径拥有军中常见的粗鲁和彪悍,直接将三个侄子给吊了起来!

闪电鞭子这次换成了铡刀!

刘福、刘禄、刘和三兄弟看到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后表情就很难看了,桓王亮出铡刀还没有开动,刘和这个软骨头已经一边尿裤子一边承认了过错。

他之所以敢承认是因为这事与他关系不大。

当时主持杀害蜀宝戏班的不是他,是刘福,动手的是刘寿,而他那时候还没有成年,并没有参与这些事。

剩下的是桓王家事,王七麟无意参与。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说道:“王爷,这法宝

文学

是我们挑选出来的,按照您的说法,这……”

桓王冷冷的说道:“放心,本王言而有信,不管你们拿到的法宝多厉害,本王都不会反悔收回。”

说着他皱起眉头:“王大人,在你心里,本王是出尔反尔的人吗?”

王七麟急忙摆手:“那绝对不是,主要是卑职觉得这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能放出瘟疫,于国于民很是危险,而王爷一心为国,所以可能不会让这种东西流落出去。”

他确实觉得桓王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可是他也确实觉得桓王不会将玛哈嘎哩黑死宝盒交给他们。

原因与他刚才说的差不多。

桓王应该会对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很感兴趣,因为这东西能定向放出瘟疫,对大军团作战来说,这东西太厉害了——

大军作战最难的就是攻城,如果能在城池中放出瘟疫……

事半功倍啊!

桓王却是聪明人,他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本王会贪心这所谓的黑死宝盒,是吗?你以为它能为本王所用,在疆场征战中无往而不利,是吗?”

王七麟赶紧抱拳行礼连说不敢。

桓王又是哼笑一声,说道:“本王若是需要这等邪器,九洲之内还能找不出来?王大人,打仗与做人一样,能以奇胜但要以正合!”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今日可以以邪器破他人城,他日他人同样可以以邪术害你军团!你以为本王远征交趾和五诏,他们没有用过这些手段?”

桓王仰头,面露傲然:“他们用过的邪术残酷的让你无法想象!但本王以军中正气破万邪,军中有正气,诸神庇佑!而交趾国世居山林,所懂邪术最多,他们军中用的邪术更多,可是他们覆灭在即!”

王七麟心悦诚服的说道:“王爷,卑职受教了!”

桓王看向他说道:“记住,修士修的是大道、参的是天道,而天道无处不在,所以修行最忌贪图小便宜、耍小聪明。”

王七麟道:“卑职明白王爷教诲,多行不义必自毙!”

桓王满意的点点头:“你很有悟性,那你有没有兴趣来本王边军?卫国戍边,保万民安康乐业,这才是大丈夫一生所托!”

王七麟说道:“王爷好意,卑职心领,卑职如今只想做一件事,那便是找到犼,干掉犼!”

桓王听到这话点点头,他将盒子递给王七麟,但没有撒开手,而是盯着他眼睛问道:“你得到这法宝,准备用它做什么?”

王七麟说道:“这法宝不是卑职所得,是卑职一个下属所得,她是金蛊一脉的传人,将用这黑死宝盒去给她本命蛊修炼。”

桓王松开手转而拍了拍他肩膀,目光直视他的眼睛:“王大人,你年纪轻轻修为高深,又有一群强力下属,所以,好自为之!”

这番话说的莫名其妙,没什么因果关系。

但王七麟明白他的意思:

你们这么屌,别作恶,否则本王有手段对付你们,你们要好自为之。

于是他便回视桓王眼睛坦然说道:“为国为民,万死不辞!”

他看到自己的身影在桓王瞳孔中忽然转动了一下,然后又站稳了。

桓王笑了笑转过头说道:“王大人,观风卫离开锦官城之日,本王亲自为你们行酒饯行!”

王七麟道谢,带上黑死宝盒回去。

这时候其他人已经选完了法宝和丹药,连八喵、九六、十咦和风水鱼都选完了。

他自己进入宝库,然后理解了梦中看过的一句话:刘姥姥进大观园。

宝库建在地下,从地上通入宝库是一个五行神遁阵法,他进入阵法后便自动遁入其内。

宝库庞大,有金银库、有珠宝库、有兵器库、有丹药库、有法器库、有盔甲库、有药草库……

里面东西更是琳琅满目。

就拿他随便进入一个盔甲库,里面分类众多,道家冠服、佛家僧袍、儒家长衫……

再拿道家冠服而言,当房间里头套着小房间,小房间里有分为几个室:法服室、通天服室、朝服室、鹤氅室、道衣室、二仪冠室、九梁巾室、木屐室、云鞋室、道靴室……

王七麟惊呆了。

这就是皇家王府的权势?

一个只是主管蜀郡的祯王府内竟然藏了这么多宝贝,那朝廷的皇家宝库呢?

他理解了为什么沉一会没有发现黑死宝盒,没人可以在里面仔细观摩一遍再从中挑选,只能随机选择一样差不多的东西。

在这宝库里头挑选法宝真是应了那句话:全看缘分。

王七麟不知道宝库里头最珍贵的是什么,他看到闪着金光的盔甲,也看到了一幅诡异的图画,还有一柄柄锋利无匹的刀剑……

最吸引他的法器之一是一张面具,他不知道这面具身份,可是上面涂装却能自动变幻色彩,很邪异……

另有一个铃铛好像很厉害,青铜质地,上面有白色氤氲萦绕,仿佛敲响后声音能传入天界中……

他还看到了一张令牌,令牌上有个面向威严的大黑脸,这让他想到了曾经在古书中看到的阎王令,相传此令牌能号令鬼邪为自己作战……

最终他看到了一枚木簪。

木簪形如嫩枝,娇憨可爱,王七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但既然能进入这宝库,肯定有非凡之处。

他想送给绥绥娘子做礼物,他还没有给绥绥娘子送过正经礼物呢。

至于丹药,他已经有铁中西送的真龙虎九仙丹,所以对于丹药他并不强求。

丹药室里头东西更多更繁杂,还好祯王和四位郡王应当也分不清里面东西,他们都将这些丹药标注了名字甚至写了解析。

王七麟看到了一样叫‘三尸醒神丹’的丹药,这药他很有印象,因为他曾经在梦中地球上听说过一种叫三尸脑神丹的东西,那玩意儿很邪很霸道,是一种阴损至极的毒药。

可是三尸醒神丹不一样,它是一种很珍贵的灵丹妙药。

三尸即为三尸神,道书《梦三尸说》曰:人身中有三尸虫,其中上尸虫名为彭候,中尸虫名为彭质,下尸虫名为彭矫。

这丹药有提神醒脑之神效,道家修炼到后天极致要斩三尸进先天,但斩三尸极难。

王七麟曾经遇到过一个叫金阳子的道家真人的下尸虫,那金阳子修为高深,在九洲闯下过极响亮的名头,最终却倒在了斩三尸的过程中。

若他有三尸醒神丹,那斩三尸的时候会轻松一些,起码可以保持理智。

另外三尸醒神丹对读书人也很有用,它能给人开窍,让人一生头脑清晰。

于是他便收了这颗丹药,准备给黑豆服用。

黑豆不能这辈子真养猪吧?

即使养猪也得念书,既然这小子不愿意念书,那他就给这小子醒醒脑子,让他更聪明一些。

念书这种事需要正向激励,黑豆老是考倒数,这打击了他学习积极性,如果他每次考试成绩能好一些,或许他就愿意念书了。

选好法器和丹药,王七麟对监视他的纵横点点头,纵横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带他进入另一个五行神遁阵,两人又离开了宝库。

这时候王七麟回头看向神遁大阵,心里舒了口气。

当初他和谢蛤蟆第一次闯入祯王府的时候,还想着摸进这宝库里头寻找戏精石头。

幸亏他们当时选择绑架刘寿跑路,而不是头铁的去进入宝库,否则十有八九会被困入其中,让人给瓮中捉鳖。

公交诗晴 第三章

可怕!可怕的刘安脊背都出冷汗了,按照那麒麟的说法,这是有人偷走了大罗天的母树,然后导致大罗天被关闭,然后整个仙界的高端天才地宝断种了。

也不能说断种,是没有办法繁衍了。

至于其中的关节,还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知道,刘安也不知道。

“以后问都不能问。”

“不过这宝贝会不会被人发现?”

“先分析分析再说……。”

刘安心里第一次有了一种焦虑,哪怕是重生回来,三番五次的被人暗杀,刘安也没有焦虑过。

仙界太大了,而自己手里的东西,可能是整个仙界的宝贝,顶级宝贝。

当然要说让刘安交出去,刘安才不傻呢,这玩意交出去肯定要遭殃,说不定被人扒皮拆骨,然后神魂被镇压折磨无数年。

圣人的性格,好不好,从传说就知道了,某些人化作几个身份搞事情,这种情况怎么说?

任何人都不能说,这一点刘安已经确认了。

下一个问题,就是被发现。

“应该不会吧,不然里面那么多东西,对方是怎么带走的?”

“就是怕这指环被人认出来是谁的东西,不过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作案工具肯定不会让人知道,要是有人知道,那就不会成为作案工具了。”

“走一步看一步,而且仙界那么大,哪怕是手里的指环有人认识,我也不一定能够见到。”

想到这里,刘安心就稳妥了半截,既然这样,那还怕什么呢?

收拾一番,刘安就出了通天塔世界,修行界的事情,特别是一些大事情,短短几年是不会有结果的,就像神教的神国争夺,几十年能够解决,那就是不得了的事情了。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几百年,几千年都解决不了。

这里面有两个关键点。

第一,魔门,神教没有后退呃余地了。

魔门的地界被道门佛门弄的是死乐一大半了,要是还要回到魔门的地盘,那么下一个会是谁?

神教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刘安不知道神教的神国有几个,如果神教放弃,那么谁敢保证这些家伙不会是老太婆吃柿子,捡软的捏啊。

而且其他神国有其他人占据,神教与魔门是没有退路。

妖族呢?

这里距离妖族就几千里,这就是眼皮子下面,妖族会甘心?

至于海妖,劳资天下第一,几个渣渣居然敢对抗,那么就要碾死你们这些渣渣。

所以刘安也就慢慢的安插眼线在神国里面,至于要做什么,还没有考虑清楚,走一步看一步。

不过想到麒麟说的话,刘安感觉仙界太大太大了。

“十二圣境,分别是先天尊神居住的地方,也就是圣人居住的地方。

十二圣境下面,然后是三十六天宫,这些天宫就是仙君居住的地方,仙君与仙帝是同等级别的。

三十六天宫之后,是七十二殿,这七十二殿就是大罗金仙的居住的地方。

七十二殿之后,就是一百零八阁,这阁就就是天将的居所,也是金仙的居所。

这还不算前面的殿,境,宫里面的金仙,那些是那些大人物的属下。

这一百零八阁就是一百零八天将的居所。”刘安把麒麟说的话记录下来。

然后刘安又把一些自己现在考虑到的问题记录下来。

“第一,十二圣境与大罗天有关系吗?还是说是圣人私有物品?”

“第二,三十六天宫,自己所在的天宫就是三十六天宫之一吗?”

“第三,七十二殿有多少人,有没有具体的?”

“第四,天将有多少手下,十万,二十万?”

“另外仙界圣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仙界究竟有没有出什么乱子?”

“最后就是下面的渡劫上去,会是一个地点,还随机的?”

“或者是下面的渡劫不会去仙界?”

随后刘安又发现这麒麟的实力并不是顶级的,起码自己的属下就可以把这家伙抓~住?难道仙界不是自己所说的仙界?

刘安满脑子的疑问,刚才被惊讶到了,所以一时半会没有想那么多的事情。

刚才是被母树的消息惊骇到了,现在想起来,也不晚。

刘安索性爬上通天树。

“爷爷饶命,啊哈哈哈……饶命,啊哈哈哈。”刚刚探头出去,就听到了哪麒麟的叫声,十分的疯狂的叫声。

“少主?”金大忠很是疑惑的看着刘安。

刘安拿出玉简说道:“这里面有些东西,你问清楚。”

“是!”金大忠拿到玉简,神念一扫,就点头。

剩下的刘安就不管了,也没有办法管,这金大忠等于是在开拓仙界,要是给的条条框框多了,遇到事情做不了主,遇到一些紧急事情,处理不好就不美了。

当然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毕竟知道了仙界,那么以后也不怕晨灵这些渡劫危机了。

当然现在刘安不敢确定自己要是通过通天树爬上仙界,会不会回不来。

不敢赌,当然就金大忠的状态,刘安还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

这也是刘安派金大忠去上面的原因之一。

没有十足的把握,刘安自己不会冒险,也不会拿自己家人冒险,至于说金大忠冒险?

不好意思,这就是因果,不是自己的话,金大忠是不会化形的。

“问仙殿的事情是不是该解决了?”刘安想到了问仙殿。

随后刘安就摇头,这就是刘安不适合修行界时间观念,刘安是按照天来生活的。

而修士最低是按照年来决定事情的,修士一般做出任何决定后面都是年。

级别越高,那么年前面的就会增加,十,百。

比如两个分神期的切磋了一番,离开的时候会说,三百年后见面。

而不会说三天,三个月,三年。

这一点对于一个争分夺秒的老司机来说,有些不适宜,细细算了一下,问仙殿的事情到现在,不到十年时间。

根本不会存在什么问题的。

刘安只好出了通天塔世界,晨灵也不管刘安做什么,带大宝与二宝就是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