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高辣辣文纯h文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翌日。

回家的秦无双换上了一袭白衣,将浴血的白袍收藏到了暗格之中。

秦无双相信,总有一天……白袍会再一次的浴血!

如今……先休息吧。

看着清晨的朝露,秦无双的眼神中闪过一抹不甘,但还是轻轻的笑道:“傻丫头也快走了吧,我得多陪陪她。”

至于……接下来的计划,秦无双并没有着急实施。

因为他爱美人胜过江山……

因为心中不甘,所以留恋。

“傻丫头一定会喜欢那个东西吧。”像是想起了什么,秦无双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精光。

…………

世俗小院。

山水依旧温柔,桂花依旧飘香。

再一次的踏入这里,秦无双的嘴角下意识的上扬。

熟悉的青石小道,熟悉的小桥流水,越过了这些,站在门口的婢女看着温柔如玉,面带笑意的白衣少年,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尊敬,笑道:“殿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卿儿姐。”秦无双看着迎面朝自己走来的婢女,轻笑道。

“殿下,唐姑娘在茶亭中等你。”

看着秦无双眼神中掩饰不住的期待,卿儿“呵呵”笑道。

“好。我这就去。”一听唐烟雨在等自己,秦无双对着卿儿微微一笑,步伐匆匆的走了进去。

对于茶亭,秦无双并不陌生。

所以根本不用谁的领路。

看着匆匆忙忙的秦无双,卿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羡慕和祝福,笑道:“真好……”

郎有情,妾有意。

如今……终于两人都不在胆小了。

不然,谁配得上风华绝代的姑娘?谁有配得上绝世无双的殿下呢?

也只有两人才会如此的般配吧。

越过了青石小道,秦无双看着茶亭缓缓升起的香烟,朦胧烟雾下的唐烟雨是那般的可望而不可得。

想要伸手抓住,但却又怕会消散在手中。

“你来了……”温柔的声音出现在了秦无双的耳畔,秦无双看着缓缓朝着自己走来的唐烟雨,眼角带笑,点着头笑道:“是啊,看来我来的刚刚好。”

“我为你泡茶。”唐烟雨牵着秦无双的手,温柔的笑道。

“好……”秦无双笑着,任由唐烟雨拉着自己坐到了茶亭中。

看着眼角带笑,动作一笔一划皆若舞,茶香弥漫在空中,秦无双的眼一时有些痴。

“在看什么?”感受着秦无双炙热的眼神,唐烟雨脸颊不知不觉中挂上了红晕,白了秦无双一眼,羞涩的说道。

“看佳人,看心上人……”看着风情万千的唐烟雨,秦无双“嘿嘿”的笑道。

“你……”

唐烟雨瞬间羞涩的低下了头,一时间,竟然除了羞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看,喜欢吗?”

只是这是,温柔的声音突然从唐烟雨耳畔响起,唐烟雨缓缓的抬起来头,看着秦无双手中突然出现的广袖流仙裙,一时间,眼神中闪过了一抹震撼。

因为广袖流仙裙上面所散发的波动,根本就是法器的气息。

而且是中阶法器的极品法器。

这东西就算是自己所在的五重天也是很少的存在,更别说是服饰之类的……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杨潜、冷剑、米丽琼进入渔村之后,花重金找了一家住处,好好地休息了两天。他们一直待在屋子里,与外面没有什么接触,也就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十五日清晨,雾满横江,白色的雾精灵弥漫整个天地,三丈之内,视线还没有什么影响。三丈之外,就再难看得清楚了,渔村却一瞬间苏醒了过来。

渔村聚集了许多从七大王朝赶来参加太浩派入门试炼的人。他们大部分不是一个人独自来的,都带有家丁和丫鬟,更有甚者是家中长辈送过来的。太浩派的船只马上就要来了,他们相互告别着,诉说着离别之语。

长辈门勋勋告诫,进入修仙门派之后,一定要听话之类。家仆们大表忠心,希望主人们不要忘记他们,修仙归来还能再次想起他们。

文学

杨潜看到这一幕无奈地笑了笑。这与前世的送孩子上学的场景是何其相似。如果不是进入太浩派需要升仙令,他们甚至会送到太浩派山门前。

“这些温室的花朵,还以为修仙是去享受呢?”米丽琼嘲讽道。

“你说谁是温室花朵呢?”米丽琼话落,一名穿得花里胡哨,年纪与杨潜三人相仿的年轻人,在一群人簇拥下走过来喝道。他的衣着放在杨潜的前世都是非常前卫,更不要说在这里了。他却我行我素,似乎不如此,彰显不出自己的个性。

米丽琼冷冷地道:“谁接话,我就说谁?”

“你是不是想死啊!”花美男子猛然拔出手中的长剑威胁道。

“殿下,息怒,息怒……”米丽琼还没有说话,花样男子身边的随从已经开始劝说了起来。

“哼,你有种就出手呗。”米丽琼不屑地道。

杨潜和冷剑一左一右站在米丽琼身边,没有说话。花样男子突然长剑一转,指向杨潜道:“我不打女人,你可敢与我一战。”

杨潜笑了笑道:“范同殿下,你确定要与我一战。”虽然杨潜与花样男子同时后天巅峰修为,但是杨潜是后天十二重,同阶战斗,整个云州估计都没有人是他对手。

花样男子听杨潜叫出了他的名字惊讶地道:“你认识我。”

杨潜笑道:“大名鼎鼎的大宁王朝的范同殿下,我怎么会不认识呢?”

范同正是大炎王朝敌国大宁王朝的三皇子。杨潜曾在被血魔吸光血之后,养伤期间读了大量书籍。大宁王朝作为大炎王朝的敌对国,杨潜可是重点关注过的,对大宁王朝的重要人物如数家珍。

大宁王朝的三皇子就是一个奇葩中的奇葩。他的奇葩之处在于喜欢特立独行的,比杨潜更像一个穿越者。范同有两大爱好。一是穿各种花样的衣服,他的衣服比女人的衣服还有花样多。二是吃各种美食。真是没有埋没饭桶的名号,简直吃遍了整个大宁王朝。他推动了整个大宁王朝的餐饮业的发展。

如果不是大炎王朝是敌对国,他估计已经跑到大炎王朝来品尝美食了。

范同听杨潜如此说,脸上露出了得意的表情,马上又发现不对,收敛了笑容,冷冷地道:“认识我也没有用,我照样要打你哭爹喊娘。”

杨潜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兴趣。范同见杨潜不理睬他,正想变脸。

“哈哈哈,这是不想上船了啊!”突然一道妩媚的女子声音从后面传来道。

众人朝声音来源看去,只见一名衣着妖娆,眉目如画的女子徐徐走来,身后也跟着一群人。这些人均是男子,双眼贪婪地看着女子的身影,似乎恨不得把她吃了一样。

杨潜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心里大呼吃不消。杨潜可是二世为人,在荧屏上见识过太多美女。妩媚女子却远胜那些人造美女。她脸上没有太多的化妆痕迹,一切都是天然的。

“你还看,你还看。”妩媚女子实在是太美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冰冷的冷剑也不例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米丽琼顿时不干了,伸手使劲掐他。

冷剑没有害怕米丽琼,走开了两步,继续盯着妩媚女子看。

自从冷剑和米丽琼在血蝙蝠洞中患难与共之后,两人关系发生了某种变法。但是米丽琼好强的性格,让冷剑很吃不消,所以他对米丽琼忽冷忽热的。

米丽琼让他向东,他偏偏向西。杨潜看着两人你来我往地交锋,却谁也没有帮。爱情这种事情,完全是两个人的事情,他还是不要瞎掺和了。

“哼,骚狐狸,我的事不需要你管。”范同斜视了一样妩媚女子,骂道。

“我才不想管你这个饭桶的事情,只是不要影响我们上船。”妩媚女子嘴上也不饶人,恶狠狠地反击道。

“当……当……当……”范同还想要说什么,突然一道震耳的钟声响起。钟声如暮鼓晨钟,携带着某种静心的力量,瞬间把众人把心中的郁闷清除干净,个个变得精神气爽。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还有一章没写完,这章先发一下重复的,大家稍后再看)

(少则一个半小时,多则两个小时改好。大家明天再看吧)

(抱歉抱歉)

(实在抱歉)

听见老蜈蚣惊叫出声,许道不动声色的问:“何谓化龙换血大阵?”

老蜈蚣附身在阴神当中,它扭动着金光蜈蚣的身子,想要够到壁画前更加仔细的观看,但是却因为身子被许道抓着,它压根逃脱不了。

“此阵、此阵……”老蜈蚣听见许道文化,口中顿了几息,方才吐声说:“此是我舍诏部族当中的一个传

文学

闻。”

“道友非是我舍诏中人,对此秘闻并不知晓,而且就算是其他族人,若非活得久、见识广,也不知道这些秘闻。”

“哦,那想必你就是见多识广,了解这些秘闻的人之一了。”许道冷笑几声,手上用力,不耐烦的喝到:“快说!”

“哎!要死要死!”老蜈蚣当即痛叫起来,“壳子要碎了!”

它不敢再支支吾吾,当即老老实实的将“化龙换血大阵”此事说了出来。

原来舍诏部族当中有关龙宫和其中的蜃蛟一事,大体有两个传闻。

其一就是许道此前在鬼市中打听得知的。

龙宫早于舍诏山城而建立,是一处被舍诏部族发现的妖怪遗迹,其中就有蜃蛟此物躲藏在龙宫阵法当中苟延残喘,时不时还会动摇舍山灵脉的根基。

因此舍诏部族每年都会挑选道徒进入龙宫当中,意图割取蛟龙的血肉,打杀掉蛟尸。

其二则是龙宫其实是舍诏先人们布置下的一方大阵,此阵法能将蜃蛟炼化进舍山灵脉当中,提升灵脉的等级,增长舍诏部族的实力。

使得舍诏部族今后诞生的新生儿,因为得了蜃蛟尸体化出的精气滋养,根骨和资质会得到不断的提升。

等到将整条蜃蛟都炼化进龙脉当中,舍山龙脉甚至能够生出灵性,庇护舍诏部族,给舍诏人带来更大的好处。

根据许道刚才在壁画中的看见的,两者当中流传最广,且几乎成了舍诏共识的前一个传闻,无疑错误多多。

反而是第二个传闻,更加符合壁画上书写的故事。

许道听完老蜈蚣的介绍,他出声问道:“既然舍山上的九成人,都以为龙宫当中的蛟尸是被后来发现的,那你为何又知道此蛟是被圣唐道师所斩?”

老蜈蚣回答:

“俺老蜈蚣自然和其他人不同。再说了,除了山里面新生的娃娃越来越信第一个说法,活了些年份的人,大抵都知道龙宫不简单。”

它还随口说到:“不瞒道友,我之所以敢这样说,是因为咱知道族内现在的六脉,其实都并非是嫡脉。”

“嫡脉是俺的亲戚哩,他们以前才是山中最大的头人,只是人丁稀少,早就不知在多少年前,最后的血脉都死光了。”

老蜈蚣絮絮叨叨的,浑然不知许道听见他这番话后,心中诧异起来,并暗中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敛息玉钩。

“结合玉钩能打开石门,以及老蜈蚣口中的话,看来白毛风窟中,舍诏少族长的遗言并没有夸大,其当真是舍诏的嫡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