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一章

“兄弟,乔尔的叔叔是这次的负责人之一……”汤姆回过神来,想说些什么,声音却是越来越小。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自己有这种实力,遇到这种事也不可能会选择忍让。

“那我们是不是没戏了?”封言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震惊已经变成了幸灾乐祸,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依旧没有保镖出来维护秩序。

“你们还是走吧,不然等下乔尔的叔叔过来报复你们。”汤姆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说道:

文学

“抱歉,这次我一点忙都帮不上,还给你们惹了麻烦,等下我会帮你们拖延时间的。”

“没事,被这种人找茬只能说是运气不好,怪不了谁,你也不用拦着,让他来吧。”封言摆了摆手,这种意外也不是汤姆故意引起的,他自然也不会迁怒人家。

你们还运气不好?乔尔遇上你们才是运气不好吧!

听到封言的话,又看了看依旧镶在墙里的乔尔,围观的人心里同时冒出了这句话。

“酷拉皮卡,我们出去吧。”转头打了个招呼,封言向门外走去,围观的人也自发的让出了一条路。

“不好意思啊,本来想走后门的,没想到发生了意外。”回到了大厅,排队的人数少了不少,估计都被淘汰了,封言看了眼一直不出声的酷拉皮卡,说道。

“没事。”酷拉皮卡只是答了一声后便不再言语,封言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在生气,毕竟这次面试保镖事关后面的计划,对酷拉皮卡来说确实很重要。

不过这种时候封言也不知道怎么办,他总不能跑到十老头面前表演一下,让人家看到自己的实力比阴兽强吧?

封言皱了皱眉,其实想想也不是不行,但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人家在哪啊。

“老大,你通过了吗?”

“通过了,这次……”

就在封言干着急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了几声对话。

嗯?!

封言一愣,后面的话他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只听见了三个字——通过了。

通过了?不是说外面的基本没戏吗?

转头一看,酷拉皮卡也正好看了过来,他也听到了那几人的对话,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默契地跑到队伍后面排起队来。

“兄弟,我听到内幕消息说,这外面的基本都没戏啊。”过了一会儿,封言小声向排在他前面的大汉说道。

大汉小心翼翼地往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没人关注这边,才小声说道:“看来你的消息不靠谱啊,今年不一样了,据说是上头来人监视了,里面被招进去的机会还没外面大呢!”

哦?难道是十老头提前知道旅团要来捣乱了?封言愣了一下,记忆中旅团也没有什么去抢劫前要发个卡牌什么的通知一下的毛病啊。

不过封言也没多想,反正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又有机会了。

……

“下一位!”

上一个进去没过多久,守在门口的黑衣人又朝着队伍喊了一声。

呼!排在封言前面的大汉深深吐了口气,然后迈着决绝的步伐向着大门内走去。

“发现没有,进去没出来的估计都是失败的。”这次等待时间有点长,百无聊赖地封言忍不住转头对酷拉皮卡说道。

酷拉皮卡翻了翻白眼,懒得理封言,他又不瞎,自然能看到。

看到小酷没理自己,封言只得转过了头,又等了一会儿,直到他要打瞌睡的时候,黑衣人才示意他进去。

……

“姓名。”

“封言。”

“年龄。”

“20。”

“嗯?你这有20岁?”面试官疑惑地看了封言一眼,问道。

“嗯,在下长得比较年轻。”封言面不改色,而且他也没撒谎,他两世加起来都不止二十了。

“行吧,展示一下你的实力。”面试官也没过多追究,本来就是招临时的保镖,信息登记只是走个流程,主要还是看实力。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第三章

第889章答案

杀人诛心,小纪终于被介这番话吓着了,她瞪着无神的大眼睛,倏地抬起头,哭哭戚戚的喊道:“杀了我,快点杀了我………。”

介手指轻轻一点,止住继续流淌的鲜血,面色淡然道:“人就是这样,无论你本身见证过或实施过多么残酷的事情,只有当残酷降临道自身的那一刻,才能真正感受到受创者心里那种畏惧。

现在的你,体会到恐惧了吗?”

小纪轻轻转动脑袋,看着天空中的太阳眨了眨眼,胸脯大幅度起伏了几下,倏地手掌成刀刺向自己的心口。

不过才刺到一半,她就发现她的动作就像被无形的空气阻隔了一眼,无论她多么用力,手掌都保持着一巴掌距离,迟迟无法刺入心口。

介淡淡道:“你今后的生活,是被我关在笼子里,牵往各地游行参观,我会让所有人见证你这个缺胳膊短腿的畸形儿,就像被关在玻璃柜里的马戏团小丑那样。

死!对你来说并不是解脱,为了防止你会继续求死,我看这两条胳膊不如也一并剁掉吧,毕竟那样才符合马戏团里的小丑……..。”说着、介将小纪的胳膊缓缓拉直,再次抬起了手。

“不要!”哭喊声响起,小纪似拨浪鼓一般摇着脑袋,大眼睛里里的汹涌的泪水,抑制不住的往外流:“求求你不要,我………我知道错了。”

介心中一松,终于屈服了,即便明知道不管小纪多么凄惨,对他来说都不过打响指的问题。

但强忍着怜悯,将一个少女如此糟蹋,折磨的血淋淋的,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极其不舒服的。

好在女孩终究是年纪太小,没能抵御住双重折磨。

略微一顿,介露出一个自认为柔和的笑容道:“很好、那么第一个问题,你和那家伙是怎么认识的?”

小纪擦了把眼泪,略一踌躇答道:“我…….我不认识她,是她自己找上我的。”

“哦、说的详细一点。”

“有一天晚上,她突然闯入我家里,问我害不害怕。”

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你家里,还问你害不害怕?介摸了摸脑袋,心中浮现一抹怪异。

小纪继续说道:“她问我眼睁睁看着那些怪物肆意为祸,一定很害怕吧?还问我有没有想过要除掉那些东西。”

介插话道:“怪物!是指虚吗?你天生就可以看到那种东西?”

小纪抽了抽鼻子,点头道:“是的。”

闻言,介心中将力量感知排出选项,毕竟星可看不到虚。

稍一沉思介继续问道:“你的力量得自于哪里?她的教导?还是说她的赋予?”

小纪摇头:“她并没有教导过我,只是说,将身体借给她,她就可以回馈给我力量,我现在所掌握的,就是她回馈给我的。”

介疑惑道:“代价呢?不会没有代价吧?”

“代价!”小纪沉思了几息道:“没有代价,不过继承这种力量是要求的。”

介眯了眯眼:“什么要求?”

小纪摇摇头:“具体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被选中的人一定要没做过H的事。”

处子!介目光一动,心中泛起一丝丝波澜:“你和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就是铲除那些怪物,然后杀一些四处为恶的家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