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最刺激一篇,老公刚做完儿子跟着做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一章

苏晴雪不记得她是怎么睡着的,一转眼的功夫,她就看到了自己突然出现在曾经的天女生活的地方。

小小的孤儿院旁边,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五六岁的女孩,背着书包,睁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她。

苏晴雪脑海里自动出现了

文学

小女孩的名字,与她同名同姓的小女孩正好奇的望着她,而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女孩打声招呼。

好在没有等多久,小女孩突然转头看向门口,一名中年男子穿着一件与周围环境极不相符的白色西装,朝女孩叫道:“晴雪,今天给你做了好吃的茄子汤,还有葱油饼,赶紧过来趁热吃!”

小女孩开心得叫了一声,手舞足蹈的朝着男子跑过去。

苏晴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道道虚幻的光线组成了她现在的模样,忽然,她有些伤感,真好,有人给小女孩做饭呢!

视线再次看向老旧的铁门,中年男子带着小女孩进了院子,从头至尾,两人都没再抬头看她一眼。

正当她想离开的时候,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小女孩怯怯的拿着一只白瓷碗,碗里有一块焦黄的饼。

“给你!”小女孩很快跑了过来,将碗高高的举起,对苏晴雪说道。

苏晴雪觉得有股暖流在虚幻的身体里缓缓流动,脸上温柔的笑容不自觉的浮现,刚要接过白瓷碗,小女孩的身影突然消散了。

与此同时,中年男子又一次出现在铁门前,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件灰色的西装,望着苏晴雪的目光微笑。

“你来了?”男子与苏晴雪对视了片刻,主动开口道。

“也是时候了,星球的意识已经苏醒了,你也不必再守在那儿了,空间的灵气会滋润星球,你想要做的都办到了!”男子有些歉意的说道。

苏晴雪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什么,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等了太久,可亲眼见到后,她又糊涂了,中年男子是谁,为什么要对他说莫名其妙的话。

“天女,谢谢你!”男子深深的看着她,然后朝她欠了欠身子。

苏晴雪眼前的景象变了,男子和孤儿院都消失了,白雾茫茫下,她辨不出方向,随意的在白雾中走着,不知走了多久,忽然看见一名女子躺在一片奇特的空间中。

女子身上的黑色衣衫上繁复的花纹,泛着五彩缤纷的光芒,一双玉足被裙角半遮半掩惹人遐思,乌黑的发丝垂落在虚空中。

苏晴雪仰望的目光看不到女子的容颜,唯独却知晓那女子距离她非常远,能见到遥远的空间女子也许是她机缘到了,也许是因为她与那女子之间有些支离破碎的缘分。

果然,她刚生出这样的想法,那空间再次被白茫茫的迷雾覆盖。

不自觉的向前走了两步,苏晴雪伸出手,留恋着那个神秘的女子。

忽然一个男性低沉的声音响起:“你不该来的!”

“这地方不是你该来的,你还想知道什么?”

苏晴雪迷糊的脑瓜,清醒了,如水般的记忆重新回归,她终于记起自己是谁,发生了什么。

“我是不是要消失了?蓝星已经是她的了,苏晴雪是不是可以消失了?”

“你与她是一体的,她也好,你也好,名字都只是代号,不过,你不必担心,苏晴雪曾经答应生灵的要求还没做完,踏出蓝星,你要做的就是完成那些要求!”

“白泽他们怎么样了?”苏晴雪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抵不过思念,开口问道。

“他们自有他们的活法!”男子的声音平静的答道。

“我还能再见到他们吗?不,还是不要见了,我只是一道执念,星球重新焕发生机,我就该消散了。”苏晴雪跪坐在白雾中,低笑着说道。

“现在的你已经不仅仅只是她偶然的执念了,你能孕育出另外一道意识,已经证明了自身的价值!”

“是啊,我成全了另一道意识,自己却要没了,宇宙间的规则真是残酷,记忆消失,本源逸散,一个个生命化为尘土,广袤的宇宙一边新生一边死亡,旧的脱落,新的出现,也好,她才是真正的苏晴雪,我该把无意占的都还给她。”

男子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视线望向特殊空间中依然沉睡的女子,脸上露出一抹暖暖的笑意,温柔道:“我答应过你,便会在无尽的时光中一直陪你……”

苏晴雪没能伤神多久,白雾飞速蠕动起来,一幕幕关于重生后的苏晴雪的经历在这奇特的白雾中演示了出来。

此时的苏晴雪像是回顾了一遍她的人生,望着曾经的笨拙的自己,苏晴雪笑了。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二章

“你们都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们!”

说完,霍浩宇挥挥手,让人把田思倩和封瑾轩带走了,他随即收拾了一下东西,转身也离开了,凌振国看到了霍浩宇的表现,能说什么,他也只能是跟在了霍浩宇的身后。

……

“晨晨,嫁给我好不好?”

当霍浩宇看到了夜婧晨的时候,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来了求婚的戒指,单膝跪倒在地,夜婧晨看到了霍浩宇的表现,她捂着自己的最瞪大了眼睛。

“那个,浩宇,你是不是先起来?”

夜婧晨看着自己刚刚从南山钻下来狼狈的模样,她有些不知所措。

“晨晨,我爱你,你嫁给我好不好,我保证,我对你会一心一意,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

霍浩宇看着夜婧晨似乎没想着答应他的模样,他站起来,霸道的把自己手里的戒指套到了愣神的夜婧晨的手指上面,温柔的对着夜婧晨说道。

“好!”

夜婧晨看着帅气的霍浩宇,笑着点点头,既然霍浩宇都不在乎她现在狼狈的样子,她也就不计较了。

“晨晨,你真好!”

霍浩宇激动的抱着夜婧晨转了好几圈。

夜婧晨白了霍浩宇两眼,没好气的说道。

“咱们能回去了吗?”

看着村里那些打趣的眼神的时候,夜婧晨不好意思的说道,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答应霍浩宇的求婚了。

“是改回去了,我要和岳父岳母商量结婚的事情,顺便也要让我父母过来!”

霍浩宇开心的对着夜婧晨说道,夜婧晨听到了这话,顿时无语了,她怎么感觉自己有些亏了呢?

这边刚刚答应求婚,那边霍浩宇都想准备婚礼了,不过想想自己的年纪不小了,霍浩宇的年纪也大了,结婚就结婚吧!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三章

夕阳洒在如血般的曼陀罗花海上,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子安静的站在那里,如同上古沉淀下来般深邃淡雅。

洛梓凝随手摘下了一朵花放在手心,目光看向身后那个奢华但没有一丝人气的房子,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那,是她的家啊,本来应该很温暖的地方,却如同冰棺一般冰冷。

似乎从结婚到现在很久了呢,437天,快两年了,可是云澈,那个被称作她丈夫的人,那个她心

文学

心念念爱着的人却在这里待了连一个月都没有。洛梓凝摇了摇头,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像一个怨妇般,可笑!看了看变暗的天,洛梓凝将手中的花放在桌子上,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转身回到那冰冷的房子里。

打开灯,随手倒了一杯红酒坐在窗前,看着已经沉入地平面的太阳自嘲的笑了,云澈,是她的太阳啊。

洛梓凝一直都知道她的人生像是一台戏,只是她不知道这部戏居然还会出现那种只会出现在八点档电视剧中的狗血剧情。

她和云澈的初见,是在一个静谧的巴黎小巷,她撑着伞漫步在雨中,她喜欢雨天,因为她知道她的世界是没有阳光的。

一个男人急匆匆的从她身旁经过,往前走了几步,又突然走回来。

“Excuseme。Canyouhelpme。Ilosemyway!”

“YouareChinese?”

“Yes!Whatˊsthematter?”

“既然都是中国人就别用英语了!说汉语吧!”

“你是怎么看出我是中国人的?”

她指了指他胸口的身份牌。

“哦!小姐,请问这里怎么走?”他指着地图上的一处

“从这里一直往前走,第三个路口左转!”

“谢谢!”他又迅速跑开,却又像想起什么一样猛地回头,对她一笑。

洛梓凝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张笑脸,她从未见过那样的笑脸,那样阳光,像穿透漫天的乌云直射人心,照亮了所有黑暗。那年,她十八岁,他二十一岁。

“黑暗!”

洛梓凝轻叹,似乎清闲的太久了呢,清闲的都快忘记以前的日子了。

“想什么呢?”

闻声,洛梓凝回头,惊异的看着云澈,男子的声音虽薄凉但并不吓人,真正让她奇怪的是—云澈怎么会现在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