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奶水,年轻的馊子8

小可奶水 第一章

@@@@首先,说一下这个月的情况吧。

之前我也说了,如果这本书这个月的收入能超过2000,我会坚持下去的,可是,结果却跟往常一样,只有几百。

远远没有达到我能坚持下去的数目。

本来,这本书距离大结局还有近三百万字的样子,可是,我不得不完结了。

因为,我们这里的最低气温已经降到9度了,冬天快到了。

取暖费还没有着落,慢热文也终归是到了末路。

一切的离开,都是为了更好的相遇。

多余的话也不说了,新书准备中,可能8月的尾巴也就是今天就会发,也可能下个月了。

最后的最后……

诸位:青山不改,待我归来!@@@@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可奶水 第二章

夏日天气阴晴不定,经过暴雨汛期之后,果然迎来了连续几日的烈阳,刹马县城墙上,郭登的脸色阴晴不定,就像是天气一样多变。齐军并没有撤退,只不过是选了个高地远远眺望刹马县罢了。

郭登一开始也满不在意,对方已经猛烈攻击好几天了,就连汛期大水都给引进了城里,若是换个别的城,只怕早已举城投降,但是他们这不一样,本就是要塞,又加上自己的加固,不说固若金汤,在抵御攻城方面绝不逊色江南名城。而且还有其他人的支援,扬城的人要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也不可能在刹马县花费太多时间,所以即便对方人马众多,综合实力也能拼个平分秋色。

但是现在情况却并非是他想象当中的走向,扬城兵马日夜操练,时间愈久,操练反而更加频繁,不像休养生息,反倒是有重新再战的意思。

“很奇怪。”郭登说道,“久攻不下,且对方援军已至,断然没有久留的道理,这些事情他罗昆玉一个大将军比我懂得多,怎么现在却有跟我们鱼死网破的意思?难不成真是狗急跳墙?”

康锦摇头,面色凝重,“我隐隐感觉,他在等一个机会?”

“等机会?”郭登嗤笑,自己要是真的在有援军的情况下还能被人给击败了,以后也就别混江湖了,太丢人了。

但是这个时候一个兵卒却神色慌张地走上了城墙,“大人,出事了。”

郭登心中咯噔一下,有些不好的预感,却没有表现出来:“慌张什么,发生什么事了,速速禀报。”

文学

“是,北城城墙经过暴晒,砖石破裂,墙体崩溃,而且还出现了缺口。”

“什么?!”郭登、康锦两人异口同声惊呼道。

郭登的脸色绷不住了,不只是他,就连康锦也不淡定了,刹马县的兵马并不多,之所以能跟扬城军队打了个你来我往,大部分依仗的是地形的优势,若是城被破了,那么他们最大的依仗也就没有了。

兵卒接着问道:“大人,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郭登和康锦两人对视了一眼,有点想骂娘。但是还是佯装镇定地说道:“这件事绝不能声张出去,重点是绝不能让齐军知道了,你速速带人去……”

话还没有说完,下面又来了一个兵卒,“禀报大人,南门的城墙破裂,请您速做定夺。”

不一会儿,就来了好几个人,都是同样的问题,郭登面色冷厉地说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难道没人检修城墙吗?现在赶紧去整修……不,光靠守军已经来不及了,征调百姓,不管男女老少,都给我征调去修城墙,一定要尽快将城墙修好,记住,死几个人没关系,不惜一切代价。”

兵卒们心中一凛,抱拳应道:“遵命。”

等到安排下去之后,郭登望向康锦,失去了城墙的依仗,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向云楼求援了,“康先生,现在我刹马县遭此大难,您看能不能再向门派请求援军?等到此事一过,我刹马县上下愿为贵派效犬马之劳。”原本云楼与刹马县之间不过是合作的关系,名义上是归属云楼领导,但是依旧属于听调不听宣的地位,现在郭登这话,无疑是表明了愿意效忠的意思。

小可奶水 第三章

朱由检看了囚车里的多尔衮一眼,弹了弹指甲后说道:“这么惊讶做什么,不就是背叛嘛,我大明有多少文武大臣背叛朕,数都数不过来,朕都没那么气愤!何况,努山他不算是背叛,他只能算是复仇,他本就是叶赫部的人,你建州女真灭了人家部族,人家复仇是应该的!”

“本王要剐了他!”

多尔衮目眦欲裂地朝朱由检吼了起来。

整个囚车都被他摇得要散架一样。

负责看押他的锦衣卫都吓得忙准备拔刀。

但在摇完后囚车后,多尔衮就又突然安静了下来:“本王一直很信任他,把他当亲信看待,两万水师都交到了他手里,还让他兼任天津巡抚,控扼整个京畿门户,甚至你们明军水师在辽东湾肆意穿行时,我都没让他出动,与你们的水师作战,为的就是保存他这份兵力,好保证京师的绝对安全!可我没想到,他原来早是你们的人!”

“混账!”

砰!

多尔衮说着就又是一拳砸在囚车铁柱上,砸的拳头血淋淋的。

“不必这么激动,朕告诉你,你们朝中的范大学士范景文其实一直是朕安插在你们身边的眼线,不过,朕也很奇怪,你们居然一直竟没有发现,还很重用他,把他看得跟范文程一样重要,看来范景文他隐藏的很好。”

朱由检说了起来。

现在他身边都是绝对可靠的人,而且也知道这个秘密,另外,多尔衮现在也不可能再有机会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所以,朱由检告诉多尔衮也无妨。

而多尔衮听后自然是眼睛惊讶地掉了一地:“什么!范景文是你们的人?!”

多尔衮说着就看向朱由检道:“可本王一直很重用他,还让他做了很多事,让他负责燧发枪和红衣大炮的制造,还让他负责情报,如今还让他成了我大清皇帝的老师,将来跟随我大清皇帝一起西撤,成为我大清皇帝身边的第一辅臣!结果,是你的人,朱由检,你这颗棋子卖得很深啊!”

说着,多尔衮又道:“不可能!这不可能!范景文对我大清很有贡献,燧发枪的制造,他有很大的功劳,还有苏铁等材料全是靠他的情报关系网提供的,可以说是他支撑了我大清坚持到现在,不可能是他!”

“你信不信由你,燧发枪是朕允许他制造的,也是把技术给他让他透露的,因为这枪对于我大明而言已经不算威胁,但却可以让你们一直把心思花在燧发枪上面而没有精力去开发米尼枪,朕也可以靠你们去消灭蒙古一些势力,还有苏铁也是朕允许他用你们的银子来买我们的苏铁的,这样我们就能赚到你们搜刮

文学

的银子,而你们却与北方百姓的矛盾越来越大。”

朱由检说了起来。

多尔衮听了后明白了过来,不由得看着朱由检说道:“卑鄙!你们真卑鄙!”

“我大明与你们建奴的斗争本身就不限于战争的争夺,除此之外,你们的大清钞票贬值的很厉害也有我们的功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