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情缘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寡妇情缘 第一章

“动手的人是血刀盟的血刀老祖。”

在蜀山见到流苏与流晓梦,玄机很是和善的打招呼……要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流晓梦如今已经铁板钉钉会是蜀山继方正之后的第二代掌教。

也就是说从辈份上来论,他还算是她的晚辈。

自然格外的有好感些。

而短暂的招呼过后。

他说起了正事。

“血刀老祖?”

方正诧异道:“是血刀盟吗?之前去荒界之时,他似乎因为不愿跟青儿合作,所以血刀盟并没有参与此事。”

“嗯,血刀盟虽同为四大邪宗之一,却是最为独特的一宗,其在多年前一直是散乱的几个小宗门,血刀老祖凭借自身能为,将那些小宗门统合在一起,组成了血刀盟,这才一跃成为四大邪宗之一,甚至就整体实力而言,还要凌驾于另外三宗之上。”

“血刀老祖乃是血刀盟创始人之一,结果却被那云天顶给阴的丢掉了盟主宝座,他自然不甘于屈居人下,甚至连跟苏宗主配合也不愿意。”

玄机面色凝重无比,道:“此番他突然出手,更强杀我蜀山弟子,显然是带有极大恶意,但更让我担忧的,却是他出手的时机。”

方正问道:“师伯你怀疑,跟我有关?”

“你觉得这事跟你有多大关系呢?”

玄机说道:“血刀老祖修炼血煞之气,乃是炼真后期大修士,实力之强,在我未突破之时恐怕还不是他的对手,他既对我蜀山弟子出手,我们就不可能不反击,但我与乾师伯本就不便出手,再者我伤势未曾痊愈……但若要对付那血刀老祖,除我们两人之外,又还有谁有这资格?”

他无奈道:“就算是阿莘如今,恐怕也远远未必是他的对手,我们再往深了想一想,若他真的是为了那世界树之事对你出手的话,你觉得,他未曾参与,又是如何知晓此事的?”

听得玄机分析。

方正已经明白了玄机的意思。

他问道:“你是说,这血刀老祖的背后,恐怕还藏的有人?”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吧,不要低估了人心险恶。”

玄机道:“对方显然是吃定了我们,我蜀山死了两名弟子,凶手是谁昭然若揭,若如此我们仍然不能将凶手绳之以法的话,你觉得,此事对我蜀山声望打击还是其次,毕竟现在这个时候,没人会太在意了,但我蜀山内部弟子若是失望的话……”

他无奈道:“对方这可是阳谋啊。”

“那师伯您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派出莫攸师弟和童龙师兄,他们两人联手,当能与那血刀老祖一战……我本想嘱咐你这段时间最好不要轻易离开阿莘身边,也好有个照应,不然只你一人,只一个血刀老祖便足可与你一战,若是再加上他背后潜藏的暗涌,就算你已是炼真修士,稍有不慎,也可能会着了他们的道儿,毕竟他们已经是不惜鱼死网破了。”

玄机目光

文学

落到流苏身上,笑道:“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只是难得流苏小姐来我蜀山作客,我却还要烦请你帮忙照顾方正……方正,记住,不要与流苏小姐轻易分散,不是信不过你的实力,只是需要有个照应而已。”

方正眉眼微挑。

没想到在玄机眼中,对流苏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但他更在意的,是他话里的隐意……

方正问道:“师伯,您该知道动手的人是谁吧?”

“我大致猜的到是谁,但我不知道都是谁。”

玄机摇头道:“方正,之前咱们的话题,可以结束了。”

寡妇情缘 第二章

冯孙在后面赶了一路,可两条腿的人怎赶得上四条腿的马。手上端着的强弩,虽然平射时不管威力还是射程都在弓箭之上,可对方一队轻骑又怎会做那固定靶子等着他们射击。倒是韩啸川领着这队白马义从,时不时的一轮箭雨抛射,给追击的冯孙造成了极大困扰,尽管是胡乱的射击,也总有倒霉鬼被下落的箭矢穿个通透。

韩啸川并不着急提速,反而故意就这么不紧不慢吊着冯孙,在遭袭的短时间内便能组织起反击,若是让这支队伍回营,对于正在冲营的百里而言,会是个不小的麻烦。

冯孙终于发觉情况不对,大营中愈渐强烈的厮杀之声传来,至山崖上尖啸声骤起,终于放弃了追击,赶紧调转兵马回营支援。

江湖上人尽皆知,气息越绵长,则一般内功越是深厚,方才山崖上传来的数道尖啸之声,叫冯孙不寒而栗,若是世子殿下因为他贸然出击而遭遇不测,那可当真百死莫赎。

“二当家,他们似乎掉头走了。”

韩啸川一行三百余骑又跑了一段,身边有游骑哨探来报。

“想追便追想走边走?真当我韩某泥捏的不成?查点一下箭囊,随我回头追击!”

“报告,人手约有余箭五支左右,只是硝石等引火之物已消耗殆尽。”

“此去杀人,不放火!”

“可二当家,敌军突然回头,恐有埋伏……”身旁答话得亲信听闻韩啸川指令,有些迟疑,敌方配有硬弩,一旦找寻地点布下阵势,巧妙设伏,那便同界桥之战麴义八百先登破公孙伯圭一万白马义从一般。

“无妨,依萧少所言,此时敌将当已知晓营中惊变,若还有护主之心,便只管全速回营支援,况且就相距几里,转瞬便赶上,如何有功夫做精细布置。”

言罢,拨转马头,领麾下轻骑追击而去。

若在平时,冯孙自然不至于忘了防备这支骑兵返身来袭,甚至会佯装撤退诱其来攻,可这回不一样,出事的可是贵为河间王世子的司宇,用不了多少年头,便会成为未来的河间王,甚至,威慑中州炎京的那把龙椅,他如何不焦急。

待蹄声渐近,呼哨四起,冯孙惊恐回头,又一轮箭雨洗过,身边精锐近卫十去一二,还未来的及整顿队形,雪亮的剑芒已至眼前。

尽管面对的是一员小校收拢起的残兵,百里仍没有一丝大意。世人皆知白马义从骑射无双,却不知晓界桥之战白马义从的两千残军,险些冲杀了袁本初的大寨。

冲阵之势,锋锐如镞。

把守粮仓的残兵,在骑矛一轮冲势下便已七零八落,那员小校更是一个照面便被百里掌中铁矛贯了个通透,白马义从却并无一人折损。余下几人刀口险还,哪还敢反抗这支无敌之师,早作鸟兽散,各自逃命去了。

百里将铁矛挂于鞍上,取出火折子,引起明火,掷于那堆积如山的粮堆,手下纷纷学样,熊熊烈火顷刻间便将整座粮仓吞噬。百里望着这般光景,不动声色,眼瞳中却映出了燃烧的炽热火焰。

山崖间的数十道黑色人影,裹挟极大的冲击之势落入主帐,带起的气流将围拢的一些雪隼帮护卫震退开去,迎面的几人在此冲击之下站立不稳,险些摔倒。

甫一落地,双方便无任何话语,直接抽刀拼杀起来。可这数十不速之客的武艺,显然要高出雪隼帮这些纨

文学

绔子弟不少,以三倍之数对敌,竟然落于下风。客栈护卫也不讲配合,只各自为战,以一敌三仍有余力,若不是那些恼人的鹰隼借着夜色时不时俯冲下来骚扰,只需一炷香的功夫便能将这些学艺不精的公子哥屠个干净。

寡妇情缘 第三章

收费,介意勿看,我不知道怎么弄免费啊,弄了老半天。

想说些什么,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唉,新书【我的修真分身】扑街结束了,本来第一次试水推成绩是不错的,但接后裸奔五个星期的打击太大了,都市的竞争是如此的激烈,是我没有想到的。

本来,以无上道火的构架,写到五六百字是没有问题,但断更带来的厌倦感太可怕了,有时想捡起,都忘记前面写了什么了,也终于明白那些********的苦处与痛处了。

要不是叫孤雪峰的书友跑到新书提了一句,我确实是想把本书先放着……但是,烂尾,总比太监要好些。

其实新书很早就有个雏形,设定我也很满意,之前的那本绝世魔祖就是,本来我的修真分身也是打算用上的,但是……

唉,已经太监了两本,其实我的所求也不高,最好是有强推上架,没有的话,两三千收也好啊,最起码,首订也能达到无上道火的八十多,这样我就能坚持写下去,最起码有泡面吃是不是。

不过,这一本六梵天主,我怎么都会会坚持下去的,无他,我太想写这个故事了,因此我是将它有关的贸然加入了上一本都市新书中。(可能不加的话,成绩应该会更好些。)

六梵天主将是一本设定很有意思,很纯粹的修魔小说,跟无上道火的结尾也有些联系,但跟楚河的行事风格大为迥异。

能保证的是:这将是一本追求极爽的爽文,类似无敌文。

章节已经上传,明天中午或者下午应该能看到,谢谢一直订阅的三十来个书友,谢谢,期间来过又走了的,也谢谢你们。

六梵天主,是杀者,恶物,恶中恶,亦是万魔之祖。其分身亿万,无处不在,以魔染道心,操弄天下为乐,所以又为万界修士之公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