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洁性荡生活 小婕子系列小说

新白洁性荡生活 第一章

说话间,崇祯已经大步进了县衙里面。

里面的人听到动静,都冲了出来。

“何人胆敢擅闯知县衙门!”

那些个衙差刚说完话,已经被全部清退到两边。

“去让你们的知县滚出来!”

其他的衙差一看这架势,连滚带爬往里面跑。

不多时,便到了后面。

“大人!大人!不好了!”

张奎安不耐烦道:“何事喧哗?”

“外面来一群人,说要见大人。”

“一群人?”张奎安大怒,“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让他们滚,不滚就全部抓起来扔监狱里!”

说话间,锦衣卫已经到了后面。

将那传话的衙差推到了一边,然后直接踹开了张奎安的大门,鱼贯而入。

那张奎安和他的主簿大吃了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被从里面拖了出来。

没错,就是拖出来的!

拎着衣服,像拖两条狗一样拖出来的。

“你们是何人,敢如此对待本官,快放手!”

张奎安用力挣扎,被锦衣卫来了两脚,然后就老实了。

他的主簿一看这架势,连忙放弃了挣扎。

很快张奎安就被带到了前面,被扔到了崇祯面前。

他爬起来看着崇祯,大声道:“你们是何人,这里是知县衙门,你们……”

骆养性一巴掌抽在张奎安脸上,留下了五道手指印。

张奎安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又被一脚踢得跪在了地上。

骆养性道:“现在在你面前的是当今天子!”

张奎安和主簿陈远一听,吓了一大跳。

张奎安心陡然一颤,不敢相信当今天子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不等他说话,已经传来了崇祯的声音。

“朕来问话,你回答,如实回答。”

崇祯坐在那里,一脸冰冷,压低声音道。

“钱老大和你是什么关系?”

张奎安犹豫道:“这……”

崇祯示意锦衣卫,锦衣卫拿出锤子就是一锤子朝张奎安的手臂抽去。

抽得他惨叫一声。

“说!钱老大和你什么关系?”

“钱大是我小舅子。”

“他去甲里去抓人是你指使的?”

张奎安又开始犹豫,锦衣卫又是一锤子下来,张奎安连忙道:“是是是,是我!”

“为何去抓人?”

“是……是服徭役,是服徭役!”

锦衣卫这次干脆直接将张奎安的手摁在地上,用力一捶,手骨碎裂。

张奎安疼得要在地上打滚,但是被锦衣卫强行摁住了。

“再不如实回答,朕将你凌迟处死!”

“是去找人挖铁矿!”张奎安痛得脸都扭曲变形了,“是王志要的人,与我无关,与我无关!”

“王志是什么来头?”

张奎安强忍着痛道:“王志是本县的大户。”

“他一个当地大户,到处抓壮丁,你身为朝廷命官,视若无睹,你是不是该杀?”

“不不不,陛下,陛下饶命,臣没办法,那王志的兄长王甫是江西承宣布政使司的左参政,他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臣,臣不敢管!”

新白洁性荡生活 第二章

随着内喀尔喀士卒的退去,整个迁安城笼罩在狂欢的气息中。

这一场战事从辰正十分一直持续到酉时,其间几乎没有什么休息,所有人都沉浸在这种极度紧张和戒备的状态下。

迁安城中所有能动员起来的力量都已经被动员起来了,整个永平新军一营,加上侯承祖带来的水兵营,还有叶赫部的三千甲骑,另外还有罗一贯的蓟镇骑兵,都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在不同的战场上投入了战斗。

城墙上仍然是烟雾缭绕,斜插在城门柱上的箭矢还在燃火,郎中们正在满头大汗的为受伤的士卒诊治,其余士卒已经开始重新整队集结,按照哨官、把总们的命令开始重新布防,轮流休息和戒备。

虽然这一场战事已经结束,但是谁也无法保证蒙古人会不会卷土重来,只有冯紫英内心清楚,内喀尔喀人不可能再来了,起码在迁安,他们不会再来啃这块硬骨头了。

这一场战事胜了,迁安城安全了,但是并不代表永平府的其他地方就安全了,相反,像滦州、昌黎的危险性反而增大了,但是冯紫英相信内喀尔喀人一时间还拿不定主意,他们需要好生掂量和斟酌,继续这样打下去,如果再遭遇类似情况,该怎么办。

冯紫英一样需要考虑,如何来避免这类情况在永平府发生,如果能够把这股祸水引出去,那最好不过。

叶赫部的甲骑还没有回来,但是估计损失也不会小,左良玉还在一个哨一个哨的查看情况,这是他作为主将的责任,待会儿冯紫英还要在左良玉的陪同下视察看望一番,这是作为主帅的义务。

侯承祖说抓获了两名应该是弘吉剌部的贵酋武将,布喜娅玛拉恳请饶了他们一命,现在被关押在城中,冯紫英很想知晓布喜娅玛拉这是为谁说情,意欲何为。

“大人。”布喜娅玛拉来得比想象的还要快。

“布喜娅玛拉,怎么,抓获了和你们叶赫部有瓜葛的人?”冯紫

文学

英示意布喜娅玛拉入座。

经历了这一场战事,两个人的情谊似乎又拉近了几分。

不管怎么说,布喜娅玛拉和德尔格勒以及叶赫部的三千甲骑都证明了他们的表现值得赞誉,如果不是叶赫部三千甲骑在最后一击动摇了内喀尔喀人的士气军心,没准儿这一战还要坚持一阵。

当然,最终的胜利肯定属于己方,内喀尔喀人到那个地步已经是强弩之末其势不能穿鲁缟了。

布喜娅玛拉一窒,略微平复了一下神情,这才淡淡道:“是莽骨大和比领兔他们俩,我认识,来过叶赫部,他们俩是弘吉剌部上任首领暖兔的儿子,也是宰赛的堂兄。”

“哦,暖兔的儿子?”冯紫英点点头。

他对东蒙古诸部还是做过一番了解的,内喀尔喀五部中弘吉剌部实力最强,上一辈是暖兔和伯言两兄弟,暖兔是首领,这一辈却是伯言的儿子宰赛为首领了,暖兔有好几个儿子,莽骨大和比领兔应该是其中两个了。

“嗯,弘吉剌部此次出兵一万五千人,是整个内喀尔喀五部中出兵最多的,所以此次东路军名义上是卓礼克图洪巴图鲁为首,但实际上是宰赛在拿主意。”布喜娅玛拉解释道。

“嗯,最后一波的进攻应该是弘吉剌部和科尔沁人打主力吧?”冯紫英笑了起来,“估计会让宰赛心痛无比,这一番大败之后,不知道弘吉剌部还能不能坐稳内喀尔喀五部的头把交椅?”

布喜娅玛拉没想到冯紫英对草原上这种强者为尊的习俗如此了解,迟疑了一下,“应该还威胁不到弘吉剌部的地位,卓礼克图洪巴图鲁的乌齐叶特部实力仅次于弘吉剌部,但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很支持宰赛,扎鲁特部排在第三,但此次损失不小,巴岳特部情况相似,巴林部应该算是最完好的,但巴林部实力最弱,即便是没受损失,也无法和弘吉剌部抗衡。”

“布喜娅玛拉,那你把莽骨大和比领兔留下来的目的是什么?就因为宰赛娶了你的堂姐?”冯紫英摇摇头,“我觉得好像不至于吧?”

“大人,我既是为叶赫部着想,也是为大周着想。”布喜娅玛拉沉声道:“你可能不太清楚建州女真在东蒙古的影响力,其实已经不亚于察哈尔人了,科尔沁部是最亲近建州女真的,如无意外,科尔沁部贝勒明安应该是准备嫁女给努尔哈赤了。”

新白洁性荡生活 第三章

“我知道,所以才专门回来跟你说一声。”黑白玄翦说道,自己的事情他比任何话人都清楚,所以无论是无尘子还是六指黑侠其实都不知道他的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

“你觉得我们会放着你不管,让你自己去魏国合道?”无尘子站了起来,怒不可遏的说道。

“你比我们都清楚魏国是怎么样的环境,你还想在来一次关中之事?”黑白玄翦反问道。

“你们会死的!”黑白玄翦认真说道,在魏国他的敌人太多了,多到可以说是咫尺间尽失敌国。

“你非去不可?”无尘子沉默了一会儿以后说道。

“你知道的,合道的契机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这次故地重游,让我感觉到了那丝契机,总感觉有什么在那里等着我。”黑白玄翦想了想,然后才开口说道,他怎么不知道他在魏国举国皆敌,但是这个契机却是突然出现,让他看到了合道的希望。

“我来想办法,你先压制住你的气息。”无尘子皱了皱眉说道。

“我也不知道能压制多久,这次回来就是为了重铸玄翦,然后我就会去大梁,等待那一丝契机的出现。”黑白玄翦说道。

“玄翦重铸,大概需要一个月时间,你给我老实的呆在墨家,哪也不准去!”无尘子冷声说道。

“你还能有什么办法?整个道家的弟子长老都已经外出,你还能找到什么人?”黑白玄翦反问道,整个道家现在几乎是没人了,不然也不至于无尘子在秦国关中出事,整个道家都没有一个人赶去帮忙。

“三个月,给我三个月时间,玄翦重铸完成以后,你尽量拖住三个月时间,我会带人去魏国给你护法!”无尘子想了想说道。

黑白玄翦看着无尘子,沉默了一会儿以后才开口说道:“你和道家做的事情我也猜到大部分了,所以你要做什么,你就去做,不用为了我改变计划。”

“放心,我有把握三个月内找到人去给你护法。”无尘子说道。

黑白玄翦皱了皱眉,然后还是摇了摇头道:“三个月你又能去哪找到这么多高手呢?”

“这个你不用管,你给我拖三个月就可以了。”无尘子说道。

黑白玄翦看着无尘子,凝住了眉头道:“你不要乱来,有你要知道你是道家人宗掌门,秦国国师,你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会影响着数万人的生命的。”

“相信我!”无尘子自信的说道。

黑白玄翦看着无尘子自信的样子,最终选择了相信,没有再多说其他,他知道无尘子让他们从太乙山出来,肯定是有大的动作,只是自己合道的契机出现的太突然了,让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放弃?恐怕这辈子也都不会再有机会寻到这样的契机,因此他选择了自己来扛,不想在连累无尘子等人。

“你让我们出太乙山,又把晓梦掌门回道家主持局面,是想要做什么?”黑白玄翦看着无尘子问道。

“你不用管,配合欧岚和徐夫子重铸双翦才是你现在该想的,其他的事我能解决。”无尘子说道,不想让黑白玄翦分散了精力。

“肯定是大事,不然你不会让我们都出来,还要重铸双翦,复活真正的我。”黑白玄翦看着无尘子目光凝重的说道。他们这次从太乙山出来,无尘子就在想尽一切办法提升他们的实力,甚至时常吐槽焰灵姬把天照剑留在了秦国,说明了无尘子对他想要做的事情,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调整好心态,以最好的姿态去应对合道,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就行了。”无尘子继续说道。

“不要勉强。”黑白玄翦想了想说道,他知道无尘子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因此也只能提醒一句。

“能说说你和魏国丞相千金的事么?”无尘子突然问道,也是不想再让黑白玄翦再多想其他。

黑白玄翦点了点头,陷入了回忆之中。

“我和她第一次相遇是在大梁城外的未名湖畔,那时我刚刚被派到魏国执掌罗网,任务目标就是魏国大将军晋鄙,为了确立我的权威,所以我直接去刺杀了晋鄙。”黑白玄翦缓缓的说道。

无尘子点了点头,黑白玄翦当时还只是杀字级的杀手,虽然执掌了越王八剑之一的黑白玄翦,但是并不能服众,会有这样的行为也不奇怪。不过还是很佩服黑白玄翦的胆量,连天人都不是就敢去刺杀披甲门门主,横练功夫大成的晋鄙,果然是初生牛犊不畏虎。

“然后我失败了,我连晋鄙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被晋鄙一剑给打成了重伤,要不是那是我擅长逃跑,估计会成为罗网史上死的最快的一国管事。”黑白玄翦继续说道。

“可以想象得到。”无尘子点了点头,就像卫庄也去刺杀姬无夜,但是反而失手被擒,而晋鄙可不是姬无夜这种半路出家的横练家,人家是正统的昆仑家传人,披甲门门主,黑白玄翦能活着逃出去,恐怕也是晋鄙没把他放在眼里。

“然后我逃到了大梁城外的未名湖畔,躲在了水里一天一夜,最终晕死在了水里。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湖畔的小木屋之中,那也是我第一次遇见芊芊,是她将我从湖边救回来的。”黑白玄翦嘴角挂起一丝微笑的说道。

“然后呢?”无尘子继续问道。

“然后我的

文学

第一反应就是要杀了她!”黑白玄翦说道。

“……”无尘子一阵无语,还以为是什么甜甜的狗粮,“可以,这很符合你们杀手的行为,但是为什么没杀呢?”无尘子继续问道。

“我打不过她!”黑白玄翦嘴角挂起了尴尬的笑容。

“她会武功?”无尘子有些惊讶,他一直以为魏芊芊跟公孙丽姬一样都是弱女子呢、

“不会,因为当时我被晋鄙打成了重伤,连黑白玄翦都提不起来。”黑白玄翦说道。

“然后呢?”无尘子点了点头,横练家的功法就是这样,简单粗暴,直接将人打得筋骨尽断,伤筋动骨一百天,别说黑白玄翦了,能自己站起来就不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