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御宅屋自由阅读网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一章

“烟儿,不得对司马员外郎出言不逊,还不快向司马员外郎道歉。”何稠见弟子邓烟儿无礼,马上斥责,他知道这是邓烟儿对司马九厚彼薄此的反击。

看来,邓烟儿与司马九的关系,确实不好。

司马九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若是被宇文恺大人赶出来,也算是一种福缘。”

“还望何太府允许在下随何太府一同前往宇文恺大人府邸,也好去开开眼界。”

何稠见司马九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自然也不好再推迟。

邓烟儿真以为司马九未去过宇文府,只是想起去开开眼界,不禁心中暗喜。

宇文恺是出了名的性情多变、心狠手黑,最好,司马九惹恼宇文恺,被宇文恺大卸八块,也算一了百了。

众人简单闲聊几句后,便辞别工部,向宇文府而去。

一路上,司马九发现何稠的弟子竟然带着一辆马车,车上,有不少大木箱,看起来,木箱里面盛装的不是重物

也是在路上,司马九才从诸葛灵巧那里了解到,其实,公输无双也是南派机关术大师,只不过,他与宇文恺之间多有成见,两人关系一直不好。

原本,工部侍郎一职,陛下内定的是何稠,只不过,何稠一心专研机关术,对做官毫无心思,是故,陛下才将何稠安排到太府寺,出任太府丞这一虚职。

何稠擅长工程建造和灵巧机关,在机关傀儡方面,逊色于宇文恺和公输无双。

众人来到宇文府时,早有仆人在门口等候。

司马九来过几次宇文府,不过,每次都是被引去宇文府中哪荒野院中的小木屋。

这次,他跟随何稠师徒,被引到了宇文府的正厅。

宇文恺身着紫色官袍,看上去威严无比。

司马九与宇文恺认识多时,不过,也只在大兴殿时,见宇文恺穿着过官袍。

不知为何,宇文恺在家中竟然身着官袍,这令司马九有些费解。

当然,宇文恺也有些意外。

他没有想到司马九居然与南派机关家人在一起。

文学

“太府丞何稠携众弟子,见过宇文恺大人。”何稠主动行见面礼。

“何太府多礼了。”宇文恺爱理不理的示意何稠免礼,随后,他大步走向司马九。

邓烟儿见状,心中暗喜,就盼着宇文恺为民除害。

当然,这个民就是邓烟儿自己。

只不过,下一刻,邓烟儿就傻眼了。

只见宇文恺走到司马九身前,重重的拍了拍司马九的肩膀。

宇文恺道:“小九,老夫上次与你提及此地乃是大兴城的水控中枢,你似乎很感兴趣。本来,老夫早就想叫你过来看看,没想到,今天你居然与何太府一同来了,哈哈哈哈!真是机缘巧合。”

司马九看宇文恺亲热,心中欣喜,却也不敢大意。

毕竟,上次他在新昌坊外被刺杀,宇文恺脑袋旋转的样子,太过吓人,哪里还像活人。

不过,司马九有些奇怪,眼前的宇文恺,看起来似乎比上次年轻了一些,精气神更足了。

宇文恺素来不喜欢啰嗦,他与司马九简单说了几句后,转头向何稠道:“何太府,你带来的东西呢?”

何稠会意,示意弟子取来两个木箱,打开。

木箱中,都是些稀奇古怪的材料,还有几座建筑物的模型,另外,还有一些竹筒,里面似乎装得满满的,放在桌上时,甚至发出了闷闷的声音。

“何稠,你送来的东西是一次不如一次了,老夫要的是南海万年玄龟龟壳,这龟壳看来应有万年之寿,可这却并非玄龟,只是普通的浅色海龟,其价值与南海玄龟相差何止百倍。”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二章

沂书《从汉奸到英雄》巳经卜传,地扯“引7玛沾。全\\本//小\\说//网腑洲,恳请大家继续支持。

欧战在残酷的进行着,德军虽然在初期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但是现代国家的资源太巨大了,仅仅几次会战失败并不能迫使法国放弃战争。正如德国参谋长小毛奇所说:“那是一种民族战争,不是一次决定性会战所能完成的,必须经过长期苦战把全部国力都耗尽,否则一个国家不会屈服,而在这样的战争中,即令获得胜利也还是得不偿失。”

但是非常可惜小毛奇虽不乏智慧。但却完全没有魄力。他既不能根据自己的理想来重新拟定一套战略。而对于前任参谋长施利芬所移交下来的计发也感到无可奈何。他内心里对施利芬的思想不敢芶同,甚至对它缺乏信心,但他对于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元帅有一种自卑感,在表面上不敢明白地表示反对,尤其是那样做无异于向整个参谋本部挑战。

但真正的原因还在于威廉二世的好大喜功,他一方面与英国之间进行海军造舰竞赛,另一方面对于国力也未作合理的分配与动员。所以。到洲衅开战时,法国征集了其全部适龄壮丁的出,而德国仅仅征集了田。法国全部军事人力仅为德国的的,但法国能动员六十二个师,而德国也不过八十七个师。

最为致命的是小毛奇对施利芬计划所做的修改。当然,世界情况在改变,施利芬计划即使毫无缺点,也不可能完全适应十年后的情况。但小毛奇的错不在于修改计划与否而是怎样修改,他并未完全理解施利芬计哉小的精髓,施利芬计划是右攻左守。并尽量引诱法军向左深入。这样就可以间接帮助右翼的成功。小毛奇不仅增强左翼兵力而且更容许左翼发动攻势,结果却把法军从左向右赶,反而增强了他们对抗德军右翼的能力。所以,毛奇虽然接受了施利芬计划,但他却把它的性质完全改变了。

付出了沉重代价的英法联军终于依靠铁丝网和堑壕抚制住了德军的进攻势头,而俄国兵力的数量和动员的速度也已超过了施利芬当年的估计。德军还是陷入了两面作战的境地。

战事的僵持对中国来说是天赐良机,而且这个良机是中国几年来卧薪尝胆,并在青岛战事中用鲜血和生命抢来的。对此最感高兴的自然是舁志华,他仿佛又找到了先知般的自信,精力充沛地投身于国家建设之中。

德国商品现已经从亚浙市场上完全消失了;美、英、法、俄等国全都倾力于与德国的战争,他们对亚州的商品输出也急剧减少,其结果是几乎全太平洋地区都发生了商品匿乏的现象。中国货和日本货取得了独占市场的优势地位,以非常高的价格畅销于亚太地区。而中国货因为销售渠道的广泛以及价格方面的优势,在与日本货的竞争中并不落

风。

有趣的是,对于中国商品,欧洲方面竟然也备感需要。尤其是俄国。经由陆路大量进口中国商品,以接济其军队和远东地区集要。英国、法国也从中国订购了大批商品,钢铁钨矿坦克飞机,中国政府是来者不拒。

在超额利润的刺激下,中国的社会生声全面攀升。化学工业、轻工业、电力业的产值普遍增加了四至五倍甚至更多。国内的大小公司企业利用国家政策的惠泽以及QB5难逢的机会分羹一杯成为巨富,社会上借助日本的说法将之称为“成金”

在战时的经济景气下,中国的新设企业如雨后春笋呈现出活泼态势。全国各大企业的资本总利润率旧旧年时仅为8院,而旧旧年则达到刀甥。钢铁、轻工业等部门达到如到烈器的利润率是很正常的。而随着德国潜艇战的展开,英法两国造船的速度赶不上被击沉的速度,不的不向其他国家订购商船甚至是军舰。这使得造船行业的利润率甚至达到沏。许多企业和个人怀着投机冒险心情,趋之若鹜地投身于“成金”风潮之中,按其所从事的投机事业不同。出现了“铁成金”“船成金丝成金”等大富小富。

经济的空前繁鼻,使得中国政府能够在军事上投入更多的财力和物力。到旧口年,中国正规陆军的数量达到了一百二十万,机械化耸达到了十一个,空军拥有了上千架飞机。海军虽然没有买入大型舰艇,但从美国订购再加上自己制造,潜艇的数量增加到了七十五艘,大型远洋潜艇十二艘,已经能够对日本本土的港口构成威胁。

骄阳烈日下,沉寂的海上停泊着三艘战

文学

舰:“奥斯特弗里斯兰号”战列舰和“新乔治号巴杰尼亚号”驱逐舰。这三艘军舰是美国退役的老式舰艇,被中国以废钢铁的价格买来。海浪缓缓冲击着船舷,一种不知名的海乌翱翔在舰艇周围,显示出一派祥和宁静的景象。突然,天空中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八架轰炸机鱼贯而入,一颗颗重碜炸弹呼啸而下。顿时间,浓烟滚翻。烈火熊熊,舰体的巨大破片被抛上高空。紧接着四架鱼雷轰炸机也赶来凑趣。低空飞过,投入了鱼雷。

二十分钟后,号称“不沉”的“奥斯特弗里斯兰习。战列舰缓缓沉向海后,“新乔治号”和“只亍。也步其后尘,淹没在汪洋大海之中。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第三章

嗯,末战完本了,是不是很意外?

我做好挨骂的准备了,肯定有人骂我烂尾,所以我要说几句,说是解释也好,说是牢骚也罢,大家随意吧。

这本书真没有烂尾,最后不写高远怎么进入三号舰大杀四方,因为我觉得写出来也根本没意思,都知道的事情,还写他干吗。

这本书删的的是开头,是中间,是很多不适合展开的支线,但是结尾就这样,很多很多年前,我想的结尾就是这样的,不骗你们。

我想写个完全不搭,但还是三部曲的三部曲,在大家看了之后能说一句卧槽这样也行,就是我的最高追求。

可惜了,真的可惜了,非战之罪,也不是我江郎才尽,当初我想出这个三部曲的时候,佣兵都还没开始写呢,在佣兵获得成功之后,我就知道,这个三部曲一定特牛叉,我是真有这个自信的,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像是吹牛了。

无奈啊,痛苦啊。

佣兵写的很快乐,间谍和末战写的很痛苦。

为什么会这样,理由我就不说了,大家应该都明白,而我这么说一句吧,我本想写个极为牛叉的三部曲,可写到最后,后面这两本改的我自己都不认识了。

写书七年了,没休息过,这次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嗯,暂定半年吧,可能提前不会推迟,半年后再发新书,换题材再战,到时候咱们再聚首吧。

你们要是信我呢,就等着看看我是不是在吹牛,不会写还是不能写,到时候你们应该就能看出来了。

再开新书,我保证是你们熟悉的如水意,也保证让熟悉我的人说一声这才是如水意。

要是我做不到,你们再骂我水货也不迟。

至于这本呢,就别骂了,三部曲写成这样最心疼的是我,最难受的也是我,所以安慰我一下就算了吧。

江湖不易,且行且珍惜。

咱们半年后再见,我等着你们,希望你们也还等着我。

最后,感谢各位兄弟姐们的支持和付出,谢谢大家对我的厚爱。

2020.10.20

永远爱你们的如水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