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乳小说:把老师玩到怀孕

虐乳小说 第一章

古青青一脸茫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对场中央的张旭宝产生一丝好奇,从而更想深入了解。

古利特见状,露出一抹笑容,道:“怎么样,自己瞧不上的少年是不是叫人惊讶?这一战之后,张旭宝估计更加不会理会你喽。”

古青青抿了抿嘴,两手攥紧,脸颊上露出些许羞愧,就像爷爷所说,自己傻傻嘲笑了一上午的张旭宝确是隐藏如此惊骇的实力。

“爷爷,我要不然你让张旭宝当我师傅吧,虽然我比他大,但是他的实力确是高出我太多。”

“爷爷……帮帮忙嘛……”

古青青娇蛮的脸颊已经通红,两手扯在古利特的袖口,哀求道。

……

场中两名少年进入白热化的状态,顾北冥手中的冰枪攻击在金钟罩上,枪尖处竟然激起火花四溅,发出呲呲的刺耳声。

张旭宝一脸专注,双目牢牢洞察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毕竟晋级赛,是他此行的目的。

而且是志在必得!

顾北冥手中冰枪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他略微吃惊这体术竟然能防御下自己的攻击,脸色一变,道:“张旭宝,你这是哪门子体术?谁教你的?”

张旭宝紧绷的脸上,仅仅嘴角微翘,背后念帝猛然幻化出现!

念帝以张旭宝的背部为核心,涌出一缕缕幽蓝色的能量,逐渐形成一道光带,犹如一条巨蟒,牢牢裹住冰枪!

“什么?!”顾北冥还在惊讶张旭宝胸口的金钟罩之时,紧接着枪尖急速被念帝盘旋,向顾北冥的手臂射去!

瞧着凶猛袭来攻击,顾北冥急忙施法,一股火焰化作一道屏障,骤然出现在面前抵住攻击。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攻击再次变化,顾北冥不再犹豫,旋即一震,手臂上的念帝瞬间被火焰侵蚀殆尽,化为乌有。

两人的进攻仅仅是在眨眼间,两名少年旗鼓相当,一时之间台上众人连连喝彩,甚至有人兴奋的冲到第一排,冒着被掀翻危险,近距离观看。

而就在此时,张旭宝谨慎的面庞闪过一丝阴笑,就在刚才顾北冥利用火焰抵消攻击之时,他手中的空气弹再次凝聚。

而这一次两人的距离很近!

“什么?!”

顾北冥脸色巨变,目光牢牢锁定在张旭宝指尖高速压缩的气旋上,显然有些恐慌。

刚才他已经见识过空气弹的威力,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在形成冰盾,根本不可能,毕竟自然系的施术需要时间。

空气弹高速旋转,形成的风压使得周围空气嘶嘶作响,若是在这么近的距离被击中,恐怕都会有生命危险!

场中张旭宝应变能力非常果断,没有丝毫停滞,使得公会里的一些觉醒异人也不免有些骇然。

就张旭宝实战经验来说,恐怕换作他们这些作战丰富的觉醒异人,也会阴沟里翻船。

“顾兄,实在不好意思,这一次的晋级名额我要定了!”

张旭宝忽然咧嘴一笑,灿烂的笑容让顾北冥顿时无解,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知道,面前的张旭宝绝非简单,战斗经验确实丰富!

强烈的风压近在咫尺,使得顾北冥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反应!

“我认输!”

顾北冥咽了一口吐沫,立刻大喊道。

脱口而出的话也是让众人大跌眼界,有些看热闹的人还很期待这一击如果击中,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我认输!!!”

顾北冥倒也干脆,两手高高举过头顶,身子往后退,洒脱一笑,丝毫没有感觉到丢人,面对台上众人诧异的目光,悄悄说道:“张旭宝,你确实很强,前段时间在西龙门客栈,用一根筷子杀了豹子头五名成员,今日在与你亲自较量,输的心服口服。”

张旭宝听道顾北冥的后半句话,脸色微变,不由的急忙道:“你也在场?”

“在啊,只是气息收敛,没有人会察觉到我是觉醒异人,都以为我是一名百姓罢了。”

“你小声点。”

张旭宝心里倒是有点发虚,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多人,要是被传了出去,说不定会影响他进入西亚研究所,那到时候就麻烦了。

“认输有效!”

古利特站在台上,俯视台下的两人,当即宣布道:“晋级者,张旭宝!”

“恭喜你啊,张旭宝。”

顾北冥耸了耸肩,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笑容,凑近身边道:“你刚才用的招式是体术的什么招式?我的冰枪无坚不摧,可是为何那保护罩看似轻浮如水,但实则内柔外刚?竟然抵挡住我的进攻?”

张旭宝好奇道:“你就这么认输了?不觉得丢人么?”

“这有什么可丢人的,男子汉能屈能伸。”顾北冥显然没有感觉到输给张旭宝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

这使得张旭宝更加觉得顾北冥这小子很不简单,比起同龄人,他的并没有那种高人一等的傲然气。

就在张旭宝陷入沉思的时候,顾北冥道:“你还没有告诉我,刚才的体术招式叫什么呢?”

张旭宝随口胡诌道:“阿威十八式。”

“啥?阿威十八式?”

“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顾北冥挠了挠头。

“耳熟就对了。”

不远处的费恩还没有回过神来,两人刚才精彩的对决,显然让他沉浸其中。

张旭宝来到费恩身边,道:“黄金徽章我能考了么?”

费恩一脸无措,监考这么多年来这也是第一次发生,还没有人一天之内连考两次,黄金徽章最年轻的也都29岁左右,还算是佼佼者。

“这……”费恩支支吾吾,显然凭借他的权利,已经应对不了眼前的张旭宝。

古利特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张旭宝的身后,道:“呵呵,张旭宝,你随我来。”

张旭宝连一点察觉都没有,当即惊出一身冷汗,转头道:“去哪里?”

古利特淡淡一笑,话语中充满诱惑,道:“你不是想考黄金徽章么?没关系,我给你机会。”

在场的观众大为吃惊,就连公会内部的觉醒异人也满脸呆滞。

“古利特真的同意了?那小子真的要考黄金徽章?”

“会长是疯了吧……”

“可是这小子的实力确是很强啊。”

观众们的目光牢牢盯着气定神闲的张旭宝,如果说白银考核算是入门级,那么黄金考核可就是公会要职的人员,甚至还能执行一些秘密行动,享受特殊待遇。

虐乳小说 第二章

由不得他们不恐慌,冯琳说过的话但凡有一条实现,都意味着他们千年,万年的修行毁于一旦。

之前,冯琳的言出法随大多用于自保和解析仙术,即便是斗鸡眼,除了恶心人之外,对外界的伤害也没那么严重。

但现在。

冯琳每一句话都冲着毁灭世界的根基来了。

不能使用仙术,他们和凡人又有什么区别?

“王母伤了李小白。”太上老君叹息了一声,说明了原因,收起了虚拟影像,化作一道流光,仰着头笔直的向天庭冲去。

当玉帝和李小白争锋,他本在审时度势,再根据战争的结果,部署三界未来的走向。

甚至于李小白吐血的那一刻。

他心中还有一分窃喜,认为手中的底牌又多了一张,李小白吐血,就证明他不是无敌的……

但是。

接下来风云变幻。

王母瞬间被制住,而冯琳竟然不管不顾的开始重新制定天地规则,想把仙术从根上抹去。

老君终于慌了。

尤其冯琳竟然把他们自身的安危和三清佛陀绑在了一起,更让老君心生郁闷。

玉帝和你们作对,你扯三清来做挡箭牌干什么?

之前无缘无故射向凡间的削弱法力的箭矢和雷光,瞬间有了答案。

那些箭矢和雷光大概就是众仙神替他们抵挡的伤害。

好生无耻,太上老君心中着恼,却又无可奈何。

他只恨自己当初没有毅然而然的阻止玉帝对李小白出手,才引发了这一场祸事。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老君竖起了耳朵,牢记冯琳说到每一句话,记下了她没一句话的前置条件,顺带着以大法力传播了出去,让每一位仙神牢记,不要去触碰那些前置条件。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铁一般的事实早已证明,言出法随虽然成功的几率很低,但却是是可以成功的。

老君飞抵南天门的时候。

昆仑山内闭关了几千年的元始天尊、灵山的诸多佛祖也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南天门外。

众人面面相觑,同时闪身进了南天门,没有人说话,但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异常的难看。

……

杨戬等人恍然醒悟过来,一个个或快或慢,毫不迟疑的奔向了天庭。

片刻的功夫。

净坛庙只剩下了沉香、小玉、敖春、白楚和班纳博士,以及众多不能上天的小妖精。

“班纳师傅,冯琳师傅想干什么?”沉香从钢铁战甲中钻了出来,一脸茫然的问,“她是不是想把所有的仙神都拉到一个水平线上,让他们专心解析仙术?”

白楚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班纳博士重重叹息了一声,神情落寞:“我就知道事情最后会演变成这样,平白无故的去招惹李小白做什么?”

“沉香,我们上天吗?”小玉挺着肚子,拉住了沉香的手,轻声问。

沉香犹豫半晌:“上去看看也好,我感觉这次的天真的要变了。”

……

玉帝脑袋瓜子嗡嗡的,完全傻眼了。

他一开始

文学

听冯琳使用言出法随,没来得及反应。

当他反应过来,想要阻止冯琳继续说下去,耳廓里接二连三传来了几道不同的传音,硬生生把他的冲动浇熄了下去。

那几道声音太熟悉了,女娲、太上老君、元始天尊,无一不是法力通天彻地的大能。

那一刻。

玉帝想哭又想笑,在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命运非常可悲。

李小白搅闹天庭,他的天庭支离破碎的时候,没有人为他出头。

现在倒好,李小白要毁了三界的根基,自身的利益受到了损害,一个个都跳了出来!

该!

玉帝在心中狠狠啐了一口,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霞光从三十三天外射来。

虐乳小说 第三章

“这段时间,我们确实见的少,只有大家一起,我才能看见他,平时我没有办法看见他!”柳絮的样子真的让我感觉有些可怜楚楚,心里爱着一个人,却无法见面,这种心情我懂。

“你就笨,犟嘴你怎么那么聪明?你就不会给他发个微信,打个电话?”我用肉串的钎子怼了她一下,“该你用力的时候,你到缩头乌龟了。”

“那他要是不回怎么办?”

“爱我勒个去,不回你继续发,发到他回!”

“我不敢!”

“那你就别想了,放手吧!”我赌气转过身,看着涛涛的江水。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今天是雨后的大晴天,远处的天边格外的绚烂,微风拂面,江水翻滚着哗哗作响。

灵蓝坐在江堤上,抱着双腿,看向远方,她牟利的眼睛不时的扫着周围的人群,这就是她生活的一部分,也许是她活着的意义!

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单薄,更诠释着一种孤单。

可是她却在保护着我,突然这一刻我很喜欢了这个灵蓝。

“灵蓝,你还想吃什么?我给你拿过来!”说着我要起来。

她连忙对我摆手,“少夫人,不用,我要想吃我自己去取!”

我只好作罢!

柳絮看见我分神了,有些急切,“曼琪,你对我有些耐心好不好?”

“我发现你木头脑袋,这都怨谁?你自己恋爱,难不成拉着我们一众人都跟你跑,真要命!他不主动,你主动啊?”

“那多没面子啊?”

“你什么面子啊?你跟我说,你什么面子?”我咄咄逼

文学

人的问她,“那我问你,你喜欢他吗?想不想要他?”

她张着嘴,显然我问的问题对她来讲太直接了,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有尴尬的情绪。

“看什么看,说!”我急了,大声的喊。

“喜欢!”她被我逼的只得点头认账,然后偷看了一眼远处的灵蓝,灵蓝倒好,就跟聋哑人一样,根本就不看我们这里。

“这不就完了,那还装!穷追不舍你不会?”

“我……去!我……”

“我什么我呀,我告诉你,追不上,有一天你也不后悔,因为你努力过,就是这样简单!”

我说的斩钉截铁。

“为了幸福,你得勇敢的拼那,我还就跟你说了,我们几个,我最佩服的是丽丽了!所以她幸福,你说她跟潘小惠两个人有可比性吗?但是结果怎样了,潘小惠输了,输的一败涂地,丽丽为什么赢?”

我看着柳絮问。

柳絮看着我一副懵逼的样子。

“赢在她真实!你知道吗?用她的话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用得爽!成了!曹汐就是离不开她了!就这么简单!”

我突然发现我tm的也真的有才,这会跟柳絮掰扯的道理绝逼的精准。

看来真的应了那句话,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想此时的柳絮就是这样吧!而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她自己李安怎么跟云霆相处她都不知道。

也真的够可以的了。

我们又聊了好久,直到高桐来电话,问我好了没有,他要来接我回家了,我们才一起向外走去,还没等到停车场,我就看见高桐散着步向我走来。

柳絮歉意的对高桐说:“高总,完璧归赵,把你的宝贝还给你了!”

高桐牵动了一下薄唇,看向我,伸手揽在怀里,“你们吃的什么?不要告诉我又是小食街?”他的嗓音有点哑。

我仰着脸看着他笑:“你怎么那么了解我,一猜就准!”

“哼!你的小心思!”

“哎呀!你们两个就撒狗粮吧!我可是走了,不然能被你们两个虐死!”说完柳絮就向地铁站方向走去。

“灵蓝送你吧!”我赶紧对灵蓝说:“辛苦你了送柳絮回去吧!我跟总裁散步一会就回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