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年轻的馊子10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一章

没藏讹庞走了,临走时向杨浩提出了一个邀请。X23US.COM更新最快

往兴庆府一行!

先前那番话已经打动了没藏讹庞,让他做出一个决定,促使妹妹重新获宠,为没藏家换来一场富贵与前程。

让一个被贬谪寺庙的女人重新获宠,绝非一件容易事。

没藏讹庞自问能力有限,故而邀请信誓旦旦的杨浩前往兴庆府走一遭,协助完成此事。

杨浩之所以自信,是因为“未卜先知”,知晓李谅祚的存在。

但没藏讹庞却想歪了,并委以重任,不免让杨浩有尴尬,麻烦的是还推辞不得,还得走一遭兴庆府。

一个宋臣,去西夏都城,有难度。

但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并不难,比如五月十七李元昊寿诞,朝廷论理会有封赏,自然也得派个使臣前去。

哪怕不是使臣,以没藏讹庞的身份,邀请自己前往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了,这可能会是一段苦难危险的旅程。

恶劣的自然条件,穷凶极恶的西夏人,波云诡谲的形势,都有可能要人命。

尽管恶劣艰险,但杨浩还是打算去试试。

他刚刚得到消息,榷场的那批工匠已经撤离,返回兴庆府。

据说整个西夏境内,被俘虏的宋国工匠全部聚集在那里,正为李元昊修建富丽堂皇的行宫。

那么,叔父杨守业极有可能也在那里。

这是来西北的一大目的,不能半途而废,不能每一遭都让婶娘空欢喜,再失望。

些许可控的风险,值得一试。

当杨浩提出这个建议时,韩琦和杨怀仁都很意外,也都持保留意见。

杨怀仁语重心长道:“三郎,兴庆府可不比镇戎军,那完全是西贼的地盘,你的安全…很难保证。

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也鞭长莫及,爱莫能助。”

“我知道了,不过倘若我以宋使身份前往,西贼不会将我怎样的。何况还有没藏讹庞从旁照应,

文学

不妨事。”

韩琦沉吟道:“三郎,你为何着意帮这个没藏讹庞?”

杨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一个韬光养晦之人的野心一点被点燃,或有燎原之势,不知韩公以为然否?”

“也罢,如果你执意要去,我也不拦着你,一切小心便是。”

韩琦想了想,答允了,他相信如果庞籍在这里,想法大概和自己一样。

虽然说不说杨浩为何对没藏讹庞饶有兴致,但通过前日的会面,韩琦也确定,这个儒雅的西夏人不可小觑。

既然杨浩信誓旦旦,不妨走一遭兴庆府,说不定又会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见韩琦赞许,杨怀仁也便没好说什么,只能给杨浩准备相应用品,提供力所能及的策应。

……

杨浩的请求送到东京,赵祯略微有些吃惊。

大宋官家已经从丧子之痛中恢复过来,作为大宋的皇帝,他必须坚强。

哪怕痛彻心扉,也必须要掩藏在心里,尽快重新振作,庞大的王朝仍旧需要他来掌舵。

张贵妃在休养,失去一双子女是沉重的打击,却也让她得到了皇帝的更多怜爱与疼惜。很多人相信,如果不是有曹皇后在,且家世显赫,她会立即登上后位。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二章

热门推荐:、、、、、、、

打下全书完三个字,老风的心中如同卸下了千斤的重担,两百万字,从去年四月十一日发书到今天,整整十四个月,只为了一个绝不太监的承诺,老风坚持了下来,尼玛的,总算是保住了节操。

说实话,这本书的成绩很渣,老风也的确是写崩了,中间走掉了好多的书友,尽管我还有工作,还有养家糊口,但这些绝不会成为太监的理由和借口。许多人开书的时候都会说自己的节操如何,绝不太监之类云云,但事后证明,那不过是个笑话,现在那些承诺基本上被人所无视了,但老风不同,既然许下了承诺,就会义无反顾地去践行,这大概就是七零后的不同之处吧。

按惯例,这里要感谢很多的人,首先是九组的编缉烈手大大,这本书很渣,还是得到了烈大的很多照顾和支持,给了许多的推荐机会,是我辜负了组织的厚望,在此深深地鞠躬道歉,希望下一本能给烈大挣回点颜面吧。

其次,要感谢老婆大人的宽容和体谅,以及在背后的默默支持,没有你的后勤支援,也许我真心坚持不到完本。

最要感谢的,还是你们这些不离不弃,一直陪伴《汉瓦》完结的书友们;天下纵横有我、左右逢源2、清风徐来、风驰翼、紫电道人、外国人民、灰色羽翼93、可哥书2、丑丑不喝酒、天涯钟声、何天师、522221、森偶、victor_sz、诸葛辰、剑神2007、firefly229?、arnold_guo、cornyip、长兴大唐、qiuhuoshi、4355634645、竞桓、朔方来客、诱惑你湿身、寂-月华之、bkhg886、我心恋薇、闲来无事看、骑驴冲锋……等等,还有许多只有一个书友编号的朋友,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感谢你们,真心的感谢你,感谢你们的一路相随,感谢你们的订阅、推荐和月票支持,你们才是真正让《汉瓦》拥有完整结局的人。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三章

第1021章神秘的人

那个人被雷云峰问的有些不自在,扫了一眼站在雷云峰身边的苏小嫚和韩妮娜,吞吞吐吐的好像有隐秘不可言说。

“你俩先到外面等我,看住了,不得任何人进来。”

“老大,这个人算个啥,有啥资格把我两人赶出去?”

“韩中校,不是这个人要叫你们出去,是我,难道你没听到吗?你和阿嫚赶紧出去,在外面替我站岗,这是命令。”

韩妮娜不满的拉着苏小嫚走出去,站在门口问苏小嫚:“你说这个人啥来头,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表明身份,我看这里一定有鬼,再说老大身体还很虚弱,如果这人趁机……。”

“放心吧,那个人不是坏人,不敢把老大怎么样。”

“阿嫚,听你说话的意思好像认识他,那你说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啥人?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亮明身份?”

“韩姐,你就不要多疑的瞎猜了,等老大出来不就啥都明白了吗?耐心等待,总会有结果。”

苏小嫚虽然对韩妮娜这么说,但她对这个人的身份也感到怀疑,因为她在天亮后再次见到他,好像有一点点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更想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

雷云峰等苏小嫚和韩妮娜走出去,靠近那人低声说道:“老兄,你怎么会出现在永济城,又怎么被鬼子抓捕投进教堂的地下室,要是不违反你们的纪律可以告诉我吗?”

“雷长官,没想到还是被你认了出来,我这次带着四名兄弟潜入永济城,本来是想与潜伏在城里的人接头,没想到我们联络站的一个人被抓捕经不起敌人的折磨叛变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你事先一点都不知道?”

“事出突然,等我带着兄弟们赶到联络站,谁想掉进敌人提前布下的埋伏,竟然被包围在屋子里。在与敌人展开拼死激战为了掩护其他三名兄弟冲出去,最后弹尽粮绝还没来得及自我解决,就被扑进来的鬼子抓捕。”

“陈兄,你带领四名兄弟冒险潜入被日军刚占领的永济城,是不是要执行特殊任务,可以说你要执行啥任务吗?”

“实际我说出要执行的任务也不怕你,这次带领四名兄弟潜入进城,主要是想通过城里的组织购买一些部队急需

文学

的消炎药,可任务没完成还伤亡了三名兄弟,我和小刘又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被捕,要不是你冒险搭救,恐怕……。”

“陈兄过谦了,我俩虽然处于不同阵营,大敌当前能一块儿共同抗日杀鬼子,就通过这,我也应该救你和小刘。”

雷云峰又跟这位自称姓陈的人说了一阵话,不到十五分钟就从屋子里走出来,对站在院子里的苏小嫚和韩妮娜说道:“咱们马上返回队部,我想很快就会得到上峰新的指令。”

走在路上,韩妮娜看雷云峰一点都没有想说那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谁,实在憋不住的问道:“老大,你快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再不说会憋死我的。”

“这么替那人着急呀?告诉你吧,这个人是我带着阿超和阿嫚潜入沁水城,第一个接触的小商人,算他倒霉,被突破永济城的鬼子堵在城里,看他不顺眼就把他和伙计小刘抓了起来,实际是一个受冤枉的老实人。”

“不、不对吧?我跟随猎豹突击队赶到永济城外接应你和阿嫚,可亲眼看到这个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跟小鬼子拼命,看那架势就是一名经过训练的军人,根本就不像是你说的小商人,他一定在骗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