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一章

第1094章,大吉大利,钟声响

“魔法阵,看来不仅修道,更加修行魔法师啊。”唐天道化作人身,眺望远方,看向这一个身着法袍的老头。

老头虽早已迟暮之年,但却依旧身着华丽法袍,法袍之上,绣着一头栩栩如生的凤凰,活灵活现,恍若活了过来一样。

“霍迪大法师有劳你了。”刘刚恭敬的说道,随后弓身一礼,对这一名老头,显得格外的尊敬。

“刘刚圣子不必多礼,庇护你乃我之职责,义不容辞。”霍迪大法师不紧不慢的述说道,显得相当的悠闲自在。

“霍迪大法师,气血如龙,不仅仅乃一名大魔法师,更乃一名武修,真身化作丈七金身,也凝聚出一丝丝混元圣心,难怪敢如此狂妄自大。”唐天道与霍迪大法师对峙着,随口一说,便点明于他所彰显而出的一面。

“唐少帝,你退去吧,反正本大师出手,你也可从容不迫的离开,不如我们双方各自离去,也难得浪费时间!”霍迪大法师相当自信,直言不讳,开口便劝和。

“这可指不定,你虽有一丝丝不同,有一些强悍,可奈何也不过乃九阶法神而已,可不是十阶大贤者,凭借你让我退去,未免口气也太狂妄了一些。”唐天道双眸绽放出丝丝缕缕的金光,冷漠无情的说道。

此时此刻,有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人看着,唐天道不可能退缩,也不会退缩的,况且一名九阶法神,也让他畏惧不了。

“不知死活,看来一定得与你分一个高低,你才肯善罢甘休了。”霍迪大法师冷冷地说道。

“奥术水晶!”

霍迪大法师心念一动,身前一枚晶莹剔透的水晶凭空出现,五颜六色,色彩绚丽多彩,在其中更有无穷无尽的智慧在孕育而生,蕴养而来。

一时之间,无形的涟漪向四面八荒扩散开来,百万里不过乃眨眼之间的时间,不到几秒钟,便笼罩唐天道,笼罩唐天道的周围。

“半吊子的奥术水晶,不曾凝聚出奥术神座,在法师中,都不过是垃圾而已,区区奥术水晶衍生而出的领域空间,伸出一根手指头,便能将其碾碎。”唐天道神情冷酷,眉宇间显得极其高傲,仿佛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

这也难怪,本身唐天道由廖苍穹的一切凝聚出来,先天神圣,本身便不被七情六欲所干扰,反而凌驾于七情六欲之上,冷漠无情,冷酷至极。

“气煞老夫,今日不管如何,得让你付出一丝丝代价。”霍迪大法师怒火中烧,心中燃烧起熊熊烈焰,气的浑身发抖。

“太古蛮牛!”

霍迪大法师心念一动,口中振振有词,在诵读咒语,一个又一个的五芒星魔法阵在虚空中显化而出,在浩瀚的领域之中,凝炼而生。

“魔法师你太慢了!”

唐天道见此一幕,敢在他面前诵读咒语,简直是找死。

唐天道想也不想,一步踏出,天帝九步,九步之下,一个又一个国度衍生,瞬间达到霍迪大法师面前。

“真龙宝术――龙拳!”

唐天道一声轻喝,浑身上下凝聚出无穷的力量,凝聚于一拳之中,整个拳头金灿灿的,一片铄金。

一拳之下,凝聚出诸天神佛的力量,一拳可粉碎大地,破灭天空。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二章

还有三个人,也感觉到了不同!

那就是青罡,青相,青宗三头狮子!它们是承受体,当然感觉最直接,最切身!

和真言的感觉差不多,它们倒是没感觉出‘卍’字印的生硬来,而是在浩浩荡荡的功德力量中,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难以言表的锋锐肃杀!

对上古异兽来说,这是能威胁到它们生命的东西,可容不得它们马虎!

于是三头青狮便向真言偷偷求教,

青罡有点担心,“真言大师!这个迦行和尚的万字印有点锋芒毕露啊!长此以往,积累下去的话,会不会对我等的道基产生伤害?”

它倒是没考虑其它,更没考虑这和尚可能暗怀坏心,只是觉得这么坚持下去的话,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它所谓的影响,也无非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而已。

真言就安慰它,“无妨!我佛门一脉,在佛法演示中是不能暗下阴手的!你以为我们是那些不要脸的道崽子么?

是有些生硬,这是僧人在这个方面还没有尽通的原因!他才菩萨中期,浸淫时间毕竟不够,这一骤然拿出来,你们懂的!”

青相也问,“那么,那丝锋锐之意是何路数?佛门中有这样的印迹么?不是应该光明正大,堂堂皇皇的么?”

真言就笑,他也是才想明白,“你们说,以这和尚佛力中所蕴含的道境力量和贫僧相比,谁高谁低?”

青宗答道:“差相仿佛,在伯仲之间!”

真言解释道:“正是如此!每一纳库中所蕴含的佛门奥义都差不多,可是在修为深厚程度上他却差我远甚,那么,他又凭什么来和我争胜?

也就只有耍些小手段,盘外招,让你们感觉到威胁,不知不觉中就有所顾忌,能坚持时就不能坚持!

其实你们怕什么呢?永远也就是威胁而已!威胁你们放弃,如果你们不放弃,这股锋锐就永远也转变不成事实!

因为,它本来就是拿来吓唬人的啊!”

青狮三个恍然大悟!就说嘛,高大上,伟光正的佛门法印怎么可能透出莫名其妙的锋锐来?就和那些道家修士一样?原来是这样,这就很好理解了!

知道和真言师兄有差距,所以想在心理上給他们三个造成伤害压力,如果它们三个疑心生暗鬼,就会产生对这股锋锐的心魔,随着佛力的越渡越多,就会情不自禁的把自己想象成处于危险的被攻击状态,什么时候撑不住了,只要一认输放弃,这外来的和尚就算是赢了。

真是狡猾啊!幸亏它们也不傻!

既然明知道这股锋锐就是纸老虎,中看不中用的威胁,心头顾忌一去,就显得更自信,更包容……自信了,再去感受这股锋锐,就真的慢慢发现这样的锋锐就像是无数支离破碎的片段组成,形不成积累上的质变,就像无数的小针针,它永远也变不成大-宝剑!

即使这样,佛门道境上身,随着总量的越来越大,也让六头狮子感觉到了压力,那毕竟是佛法力量,天地之间仅次于道家的宏伟传承,不是一个小小的上古族群能完全抗衡的。

它们是上古异兽,不是佛门种子,在用自身的妖力来抗衡纯正的佛门力量时,哪怕是更低一境界的菩萨的力量,但其中蕴含的东西可未必就是菩萨的。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第三章

随着玄廷正式向下宣颁,张御成为廷执之事也被内外各洲宿的玄首镇守所知晓。所有玄尊都是明白,玄廷之上自此又是多了一位执掌权柄之人。

在上层潜修的大部分玄尊得知此事后,感慨之余,内心深处却也是服气的。

张御在覆灭上宸天那一战中的表现众人都是看在眼中,一人堵住两派侵攻,先后更是有四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直接或间接败亡在他手中,此战可谓列功第一,这等修为,这般奇功,成为廷执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上层以真修居多,可他们也是最崇奉道法的一群人。在他们看来,你功行修为在这里,你对大道之理的领悟在我等之上,那么你所行所为自也是有道理的。

而各洲宿的镇守玄首则是思考更多,他们需要尽快了解这一位的喜好和倾向。下来玄廷之上的决议无疑会受到这位的影响,这也定然会涉及到未来各洲宿的走向。

玉京,盛日峰。

玉航道人看着玄廷送传下来宣谕,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当初他再发觉无法和张御相争之后主动退让,没有再去与张御较劲的意思,不然要是被这位记在心里,这位借着权柄在玄廷之上摆弄自己几下,那他也是绝对不会好受的。

成为了廷执,那就和他们这些镇守就不在一个层面之上了,说得夸大一些,他们这些算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棋子,廷执便是天夏真正的下棋之人了。至于再往上去的执摄,因为并不干涉世间之事,所以对底下之人来说,反而没那么大影响。

他此刻想了想,唤来了一名亲信弟子,道:“东庭府洲的使者是不是前些时日来玉京了?”

那弟子对于玉京一切事宜都是了然于心,道:“东庭府洲想要调一二位大匠过去。只是天机院那里尚有许多关节不曾走通。”

玉航道人言道:“这事你去天工部走一趟,便说东庭隔绝中域百年,百废待兴,亟待支援,玉京为首府,也自当有所关照才是。”

那弟子想了想,应下道:“是,老师,弟子会办妥的。”

虽他不知张御胜任廷执之事,可对此事倒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因为玉航经常做这等出手帮忙之举

文学

,他猜测老师可能是想给东庭那一位玄首卖个情面。

玉航与人相争从来都是在私底下的,而且就算要针对谁人,表面上也是和和气气的,看着没什么矛盾。故即便身为他的弟子,也从不知道自己老师和哪个同道交好,又和哪个同道其实是不对付的。

伊洛上洲,玄首高墨也是同时得知了张御升为廷执的消息,他心中忍不住大喜,精神变得十分振奋。

也怪不得他如此激动。如今玄修的数目虽然不少,可长久以来,上层力量却是极为欠缺。他当初和风道人也是在廷上列在末座,说话没什么份量。

而自从他被去了廷执之位,到了内层担任玄首,他就担心,风道人会不会与他一般,也是遭遇到同样的情形。

这种不安在上宸天被覆灭达到了顶峰,因为在他看来,当初玄法就是玄廷为了应对内外部的压力才一力扶持上来的。现在失去了一个大敌,那廷上会不会改变态度?

好在张御又坐上廷执之位。有了这么一位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在廷上,玄修也就有了倚靠了。

他在殿内走了几圈后,便以训天道章寻到了风道人,道:“风道友,张道友升任廷执,实乃我辈之幸也。”

风道人则是道:“高道友,张道友方才与我谈了一席话,我觉得也当与道友说一番。”

“哦?”

高墨不由得郑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从张御开辟训天道章,再到如今坐上廷执之位,他已是将张御视作玄法引路人,张御之言他自也是十分重视的。

风道人将张御方才与自己的那番对话对高墨重述了一番,并道:“我觉得张道友说得有道理,我辈所求若只是为玄法本身,那却也太过狭隘了一些,也是将自身限碍住了,那样玄法迟早会走上与真法相类似的另一条路,可若放眼出去,不局限于一隅,那些玄法反得开阔。”

高墨听罢,沉思良久,最后感叹道:“张道友说得对,此才是我玄法存世之基,是我辈目光短浅了。”

他想了想,又问:“对了,不知张道友升任廷执之后,东庭府洲那里当由谁来承继?”

风道人道:“张道友举荐了万明道友,事情已经定下了。”

高墨顿时安心,他又有些可惜道:“若非施道友

文学

不喜出来做事,否则……”

风道人道:“那是以往了,方才我已是与施道友谈过了,外宿正好有一处镇守之地可得挪位,我待下一次廷议之时试着推举施道友前往镇守。”

高墨心下一动,道:“张道友那里……”

风道人摇头道:“我未与张道友说,他方才成廷执不久,这等事还由是我来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