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一章

宝贝们,高甜宠文《男神今天又求婚了!》火热来袭,请搜索“时樱樱”或者《男神今天又求婚了!》开始阅读,让我们一起甜蜜蜜~~

简介:

“乖,摸摸他。”

“不要,太丑了!”

将孩子塞给其他人,沈墨笙温柔的诱哄闹脾气的小娇妻:“我这就把它丢去训练,叫它长这么丑惹你生气。”

刚出生就惨遭嫌弃的孩子:……

失恋买醉,不小心惹上隔壁男神沈墨笙,还怀了他的孩子。

从此高冷总裁化身无脑宠妻狂魔,每天狂撒狗粮。

“老婆乖,饭我来做,油烟伤皮肤。”

“老婆乖,衣服我洗,别伤着玉手。”

“老婆乖,孩子我喂,别累着自己。”

……

众人狂呼:太甜了,牙要保不住了!

前两章试读:

第001章不小心有了隔壁男神的孩子

“脱!”

韩樱樱精致的小脸上一片潮红,娇蛮又霸道的命令,还不时的打个酒嗝。

“你喝醉了。”沈墨笙艰难的保持着理智提醒。

事实上,第一次喝酒的他,此刻也好不到哪去。

“我没醉,我很清醒。快点脱,不然我就把你的

文学

衣服都撕……嗝……碎!”

韩樱樱说着,拍拍沈墨笙棱角分明的脸,边打嗝边贼兮兮的笑。

“你就是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韩樱樱,你喝醉了。”沈墨笙耐心的提醒。

“啪——”

一巴掌拍在那张英俊非凡的脸上,韩樱樱愈加娇蛮。

“我没醉,我就是要让付英俊知道,我韩樱樱抢手着呢,不要我是他的损失。”

深邃犀利的眸子定定的望着她,沈墨笙沉声警告:“你会后悔。”

“沈墨笙,你到底是不是男人?”韩樱樱说着,嘴一撇就哭了起来。

“还是我真的那么差劲,就算这样都没人要?”

眼底闪过一抹慌乱,沈墨笙规矩的躺着,一动不敢动,只沉声安慰:“你很好。”

“那就证明给我看。”

“证明可以,但不该用这种方法……”

“沈墨笙,今天搞不定你,我韩樱樱跟你姓!”

……

韩樱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她伸个懒腰,准备起身,却感觉自己像被人拆开重组了一样,没有一处不疼。

用力拍着混沌疼痛的头,她痛苦的哼唧:“妈,我我难受,给我止痛药……”

这时,头顶却响起一个严肃的声音:“先喝点水。”

韩樱樱迷迷糊糊的接过温水喝完,准备再睡一会。

刚闭上眼,她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又猛然睁开眼,就看到沈墨笙那张棱角分明、冷峻无比的脸,有些懵。

“你怎么在我房里?”

沈墨笙面无表情的提醒:“这是酒店。”

脑子里猛然跃入昨晚的混乱片段,韩樱樱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颤颤巍巍的问:“我们昨晚是不是……”

“是。”沈墨笙点头,语调平淡无波。

她竟然……

那可是沈墨笙啊,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硬着头皮,韩樱樱试图说服:“那个,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沈墨笙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所以?”

“忘了昨天晚上,就当没发生过。”

“好。”

哎?

韩樱樱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沈墨笙,不敢相信他竟然真的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他生活严谨、不苟言笑、烟酒、娱乐更是点滴不沾。

一年到头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

大家私下都戏称他为老干部,在他面前平常再放肆的人都不自觉的收敛。

两家是世交,两人一起长大,自懂事后别说肢体接触,就连独处一室都不曾有过。

突然做出如此出格的事,他竟然这么淡定?

压下心里的疑惑和雀跃,韩樱樱小心翼翼的确认:“你,你答应了?”

“嗯。”沈墨笙点头,面色无波无澜、语调平淡却又理所当然,“明天我会让人去韩家提亲。”

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提起来,韩樱樱有不好的预感:“提什么亲?”

沈墨笙看着她,淡淡的提醒:“我要对你负责。”

“你不是答应忘了?”韩樱樱想哭。

她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毕竟对方是那个沈墨笙!

“事实存在。”

“不存在,不存在,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我们忘了,就没人知道。”韩樱樱着急的说,生怕沈墨笙真的去提亲。

她才二十,正值大好年华,疯了才会嫁人,还是嫁给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干部。

每次面对沈墨笙,她都感觉多了个只比她大几岁的爸爸。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二章

晚上,萧元给安宁打电话。

他和安宁聊起萧玉蓉的事情。

对于这个妹妹,萧元心情也很复杂的。

真要说起来,是原身放不下这个妹妹。

原身重情重义,又最是心软的,他对于当年的事情心里清楚,但内心里还是觉得萧玉蓉很可怜,这么些年,一直暗暗照拂。

萧玉蓉和原身也很亲近,有什么事情都会打电话和原身诉说。

原身在精神病院的时候,其实也很挂念萧玉蓉。

萧元即代替了原身,那就得替原身照顾萧玉蓉。

另外,萧元和原身的想法也很接近,他也觉得萧玉蓉无辜。

如果说当年蒋青没有生下萧玉蓉自是好的,也省了很多麻烦,但孩子生都生了,那就得好好养着。

可因为成人的很多心思以及顾虑,萧玉蓉自小就没有被好好照顾,没有被关爱过,这孩子也挺不容易的。

如果现在萧元也不管她,指不定这孩子就走上歪路,一辈子就毁了。

安宁听萧元絮絮叨叨的说萧玉蓉的事情,也给他出主意:“那就想办法把玉蓉的户口迁出来,她不愿意再留在家里,让她来N市也行,别的学校进不来,来我们学校是成的,对了,你不是说你妹妹要到我们学校当老师么,那玉蓉来了也有人照顾,再者,你妹妹不愿意管,这不还有我么。”

萧元听安宁这些话心里就热乎起来。

这么多世了,安宁还是一如即往的为他着想,只要他想办的事情,安宁不管费多少心思都会替他办到,别的不说,单这样的用心就足够让人动容。

“嗯,以后还要靠你。”萧元笑着说:“我们兄妹都要有劳你多照顾了。”

“好说,好说。”安宁笑嘻嘻的答应着:“放心,我会好好罩着你们的。”

萧元又和安宁说了好多话,聊的手机都发烫了,他才依依不舍的挂掉电话。

等了一会儿,萧元又给蒋青打电话。

萧玉蓉的事情,萧元觉得还是告诉蒋青的好,不管她想不想管,都得让她知道。

蒋青这边还没睡下,接到萧元的电话,她还挺高兴的:“阿元,这么晚了有事吗?”

萧元咳了一声:“小姨,你在哪儿?方便说话吗?”

蒋青就知道萧元一定有什么不好让别人听到的话和她说。

她在卧室,她丈夫吕宏达就在她身边,她看了看吕宏达:“方便,你有什么就说吧。”

“是玉蓉的事。”萧元把蒋老太怎么逼着玉蓉去打工的事情说了一遍:“我把她带出来了,她现在应该已经到了N市。”

事情说完了,萧元就等着看蒋青说什么。

他只是如实告之,至于蒋青要怎么做,萧元是不会管的。

她要照顾萧玉蓉也罢,不照顾也罢,萧元都不会怎么着。

毕竟当年的事情萧玉蓉无辜,蒋青更无辜,且蒋青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蒋青沉默了一会儿:“好,我知道了。”

她没说要怎么样,萧元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蒋青挂掉电话之后坐在床上默默流泪,吕宏达过去扶住她肩头:“要不,咱们把孩子接来吧,再怎么说那些事情也怪不到一个孩子头上啊。”

蒋青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她抱着吕宏达的腰哭的悲痛欲绝,渐渐的,她哭的越来越大声,到最后是嚎啕大哭。

吕宏达没有劝,任由蒋青哭的声嘶力竭。

等蒋青哭够了,吕宏达给她拿了纸巾。

蒋青哽咽着擦了擦眼泪鼻涕:“阿元安顿好了就……我也知道她无辜,也觉得她可怜,可我真过不了心里那一关,我不想见她。”

吕宏达又何尝想见萧玉蓉呢,那孩子就是梗在他们夫妻心头的一根刺。

“这些年我连娘家都不回,我妈还有那个孩子我都不想见,说实在话,不管是蒋家的人还是萧家的人,我都不愿意见,也就是阿元我放心不下,我姐身体一直不是很好,阿元生下来很长时间都是我带着的,我……”

蒋青有些说不下去。

吕宏达长叹一声:“这都是作的什么孽啊。”

蒋青这些年心里煎熬,她真的是很难受的。

害她的人是她的血脉至亲,是她躲都躲不开的。

她想恨,可又不知道怎么恨,但原谅也是不可能的,她不见那些人,就自我折磨。

吕宏达想到蒋青的遭遇,满心的怜惜,以及对于蒋老太和蒋青姐姐的愤恨。

吕宏达和蒋青初中的时候是同桌,上了高中又是一个班,少年少女很容易处出感情来,两个人也是,后头俩人考大学也是考到了一起。

两个小年轻想的很好,他们都商量好了,大学好好学习,大学毕业之后想办法留在城里,等找到工作就结婚。

只是,两个人都没想到蒋青会遇到那种事情,会遇到那么糟心的自私自利让人恶心的亲人。

蒋青的姐姐蒋红读完高中没考上大学,岁数到了就嫁给萧书岚。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三章

“陆孟来?”

楚皇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又重复了一遍。

即便隆化池畔夜宴功臣之事没有人敢往外头传,傅云澈在萱室殿李太后跟前落的泪也无人敢提起。

可是李太后终究是迁怒于德嫔了,更何况自从呼颜反叛之后,叶家一夕失势,陆孟来如今还在诏狱里关着。德嫔也在绿珠苑里自省。

这些事情哪一桩能瞒过内阁?在这风口浪尖上推举一个几乎是半截身子淹在水里头的陆孟来,楚皇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不错,正是陆孟来。”梁弼像是怕楚皇听不清楚似的,又重复了一遍,那声音里像是有千钧的底气。

“陆孟来跟着叶家,办事不力,玩忽职守,更是欺上瞒下,朕已将他关入诏狱。”楚皇听清了梁弼的话,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

只见他看着梁弼,冷冷道:“一个戴罪之人,如何担此重任?

“陛下英明,陆孟来确是戴罪之身。然而,也是他立功之机。”梁弼心中早有了谋划,此时在楚皇的注视下,竟是不慌不忙地说了起来。

“一则,陆玄

文学

素……是穆宗皇帝立起来的治世能臣,天下读书人的典范。”梁弼提起陆玄素,眼中露出了少见的钦佩和恭谦。

“这陆孟来到底是陆玄素的长孙,陛下给他一个机会戴罪立功,今后天下的读书人谁人不称赞陛下惜才仁孝?”

“二则,先前呼颜族求和一事虽说是他们先递的请降书,可是老臣听到一句风言风语——”梁弼的眼神并不闪烁,这“风言风语”显然不是空穴来风,不过是他自己的谦辞罢了。

“颜丹求和,然而先前苦战,叶家军也折损不轻。他怕叶芷旌不答应,正是托的陆孟来在其中说和。”

这话说得,几乎是揭破了陆孟来得星夜纱一事,楚皇只觉得一股怒气冲上心头,正待质问梁弼是何处听得的消息,却为着家国大事,只得隐忍不发。

梁弼小心地观察着楚皇的反应,见他微微皱了皱眉,终究还是没有发作,便知道自己冒险成功,这下竟是愈发大胆起来。

“呼颜人恩怨分明,颜丹之子将其父之死怪罪于我们大周,这才举全族之力攻入边境。可是陆孟来有恩于他们,他的话比起那几个使者老儿,想来还是有几分用处的。”

“这其三么……”梁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倘若陆孟来此番立功,陛下这头不消说,便是太后娘娘也必有赏赐。”

梁弼简直是胜券在握一般,毫不掩饰地朗声道:“陛下为德嫔之事烦心,陆孟来恰好能解此烦忧。”

“你是说叫陆孟来去求太后放了德嫔?”楚皇似乎是在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声音中透漏出一丝刻意压制下的平静。

梁弼却仿佛丝毫不怕一般,对上了楚皇那双怒意滚动的眼眸:“不错!德嫔一事,倘若等到太后娘娘消了怒气,却也不知是何时!后宫更无一人敢出面替德嫔求情!陛下虽可以与太后娘娘相抗争,但未免折损了陛下仁孝之名。”

“因此,老臣斗胆,想出了这招‘假周勃以安刘’的法子!还望陛下恕罪!”梁弼说着,竟是合身下拜。

楚皇倒也不急,待梁弼全跪了下去,这才不疾不徐道:“梁先生苦心如此,何罪之有?起来罢!”

他自幼受梁弼教养长大,心里清楚这后宫和朝野上下全部加起来,也只有梁弼一人对自己一心罢了。

楚皇与李太后不睦,早就是后宫上下乃至朝野皆知的事情。他人劝楚皇,都是劝他不要伤了母子情分。

只有梁弼知道,楚皇和李太后,根本没有半分母子间的情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