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妇羞辱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良妇羞辱 第一章

大军在行进,一眼看不到边。

“要快!”

从出发开始,程知节的行军速度就不慢,可他依旧在催促。

“大总管,将士们已经尽力了。”

将领们纷纷点头。

大唐府兵从不惜力,但此刻天气有些热,再加速就是煎熬。

“老夫知晓他们尽力了。”

程知节沉声道:“可吐谷浑已经失陷大半,贾平安去了只能牵制。苏定方此刻应当到了,一万余和达赛十万大军对峙,苏定方武勇,可那是吐蕃。大唐与吐蕃多年未曾大战,陛下为何让老夫来?就是看中了老夫稳!”

程知节在中后期的变化不小,从一个悍将变成了沉稳的老将,执掌一方征战让人放心。

“有斥候来了,不对,大总管,有信使!”

信使被簇拥着到了中军,程知节沉声道:“苏定方到了哪里?树敦城可还在手中?”

信使说道:“苏总管到了树敦城附近……树敦城还在。”

“好!”

程知节红光满面的道:“树敦城在手中,苏定方进可攻,退可守……对了,贾平安在何处?”

“武阳侯……”

信使说道:“武阳侯到了吐谷浑,第一战就伏击了吐蕃两千骑兵,随后突袭了吐蕃辎重营,纵火成功……最后冲杀进了树敦城,并挡住了吐蕃的多次攻打。”

程知节……

“哈哈哈哈!”

良久,得意的大笑声回荡在中军。

“小贾!耶耶就说那小子是个奸猾的,不,是个好胚子!把消息传遍全军。”

“万胜!”

欢呼声中,士气大振。

“快一些。”

……

苏定方来了。

就在距离树敦城两里的侧后方,大军停下。

吐蕃人在树敦城的前方集结。

双方对峙……两边仿佛在比试耐心。

大军一眼看不到边际,不只是哪一边先动,双方渐渐靠拢。

“终究要大战一场!”

苏定方叹息着,说道:“老夫看着欢喜!”

一万余对九万多,唐军上下毫无惧色。

真的很欢喜!

大队人马缓缓靠近树敦城的侧面停住。

“大军右翼变成了树敦城,右翼稳住了,好手段!”

城头,吐谷浑将领在赞不绝口。

“好手段!”

达赛面色凝重,“我以为他会背靠树敦城而战,可他竟然把自己的右翼靠住树敦城,他不担心被我击溃之后无路可逃?”

这等大战一旦被击溃,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漫山遍野都是溃兵,敌军纵马砍杀,无人敢回头看一眼。

背靠坚城,就算是失败了也能进城,借助城头的辅助来抵御敌军。

苏定方当然不是傻子,但他却只是把右翼靠在了树敦城边上。

右翼稳住,剩下的……

“硬扛!”

贾平安在城头看着这一系列的变化,不禁赞道:“不愧是苏总管。”

每个人用兵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如说薛万彻悍勇无敌,他最喜欢率领小股骑兵冲阵,冲垮了就是击溃战,冲不垮也没事,我再杀出来,扬长而去。

苏定方当年也是如此,两百骑纵横突厥牙帐。但经过二十多年的沉淀后,他的用兵渐渐沉稳。

“敌军列阵了。”

乌压压的一片突厥人列阵完毕。

达赛看着对面的唐军阵列,心中涌起了豪情,“苏定方稳住右翼,他这是想正面和我军冲杀,如此……”

他问道:“谁畏惧了吗?”

众人摇头。

达赛奋力喝问道:“谁胆怯了吗?”

众人面色涨红,“没有!”

达赛怒吼,“谁畏缩不前了吗?”

“没有!”

士气如虹!

“进攻!”

这种拉开阵列的厮杀并没有什么能取巧之处,唯一的法子就是……

“长枪!”

嘭!

无数抬起长枪的声音组合在一起,竟然让人生出了地动山摇的感觉。

“敌军开始了。”

长枪手们严阵以待。

枪不破甲,不如不扎!

每一个府兵都苦练过长枪刺杀。

无论你身披什么甲衣,一枪扎破,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长枪手。

至于那等乌合之众,看到敌军来了就慌乱不堪,出枪歪歪斜斜的,一击即溃。

吐蕃人蜂拥而来。

步卒在前,骑兵在后。

用步卒去撞开唐军的长枪阵列,随后用骑兵击溃他们。

这是标准的吐蕃战法。

双方越来越近……

“杀!”

长枪密集刺杀。

噗噗噗噗噗!

密集的穿破人体的声音传来。

惨叫声近距离冲击着阵列。

一个吐蕃人避开了刺杀,扑了上来。

他狞笑着,眼中全是欢喜。

斩杀此人,他就会成为打开突破口的那个功臣!

“杀!”

第一排长枪手的肩头闪电般的出现了长枪。

长枪从肩头出现,钻进了吐蕃人的口中,从后脑透了出来。

长枪手收回长枪。

干净利落!

这便是越肩攻击。

第三排长枪手持枪从前两位同袍的肩头刺杀。

噗!

吐蕃人倒地。

第一排长枪手腾出手来,再度刺杀。

这便是长枪!

枪为百兵之王,在此刻展露的酣畅淋漓。

“杀!”

战线的前排,长枪不断刺杀。

敌军在战线前一片片的倒下,旋即后续的同袍冲上来,成为长枪之下的亡魂。

队正就在前方,手持长枪奋力呼喊。

“杀!”

长枪前刺!

“杀!”

第二排越肩攻击!

“杀!”

第三排刺杀!

队正收枪,喊道:“杀!”

第一排再度刺杀!

一个军士的刺杀被格挡,旋即吐蕃人顺势冲了上来,一刀砍去。

军士的手臂被斩断,他嘶吼一声,吐蕃人不禁狂喜。

长枪如毒蛇般的从军士的肩头越过。

“杀!”

好的长枪手,能用长枪精准的从铜环中穿过。

如此操练,在战场上就是指哪打哪。

吐蕃人的眼睛被长枪穿透,双手抱着枪杆子,旋即无力松开。

能扎穿甲衣的长枪,头骨也被摧枯拉朽般的刺穿。

“陈志,退后!”

断臂的府兵顺着空隙往后退,空虚随即被填补。

“这里!”

两个军士护着他往后面去,随即有人给他处置伤口。

“惨烈!”

在战阵中会忽略许多东西。

而在城头上,你仿佛是打开了神灵模式,一目了然的能看到整个战阵的厮杀和惨烈。

两边乌压压的碰撞在一起,最前方的交融处鲜血喷溅,尸骸堆积。

“这是大唐的阵列!”

包东傲然道:“当年征伐高丽时,高丽人出动了具装骑兵,依旧无法突破咱们的阵列。”

吐蕃人不差!

但大唐更强!

贾平安在观察着,当看到吐蕃阵中那些步卒在缓缓往两侧移动时,就吩咐道:“摇旗,告诉苏总管,小心!”

城头大旗摇动。

“苏总管,城头警示。”

警示什么没法说,但

文学

知道就够了。

“弓箭手!”

苏定方的嗅觉堪称是敏锐。

弓箭手刚准备好,前方的吐蕃人就裂开了通道。

那些披甲的骑兵就像是来自于地底深处的幽灵,狂飙而来。

马蹄声敲打着大地,吐蕃人在欢呼。

“放箭!”

箭矢飞了过去。

前方的骑兵纷纷落马。

马蹄踩踏着自己人的身体,毫不犹豫的冲了上来。

“他们蒙住了战马的眼睛!”

战马冲击长枪阵最容易出事,一旦战马被长枪吓住了,随即就会止步,那时候就搞笑了。

“稳住!”

前方的队正们声嘶力竭的在呼喊着。

“闪开!”

两排身材高大的军士出现了。

他们手握陌刀,头上带着面甲,只在眼睛前方露出了两个窟窿。

“陌刀阵!”

贾平安在城头上不禁颤栗着。

要开始了。

从李靖把陌刀用于军中后,这种可怕的兵器就渐渐成为了最锋锐的力量,一直到安史之乱中成就无敌威名,随后渐渐没落。

那些具装骑兵蜂拥而来。

“陌刀手……”

陌刀高高举起。

“杀!”

陌刀挥舞。

具装骑兵引以为傲的甲衣在陌刀的斩杀下变成了纸片。

人马的残骸在飞舞,鲜血漫天都是。

“陌刀手!”

第二排陌刀手上前。

“杀!”

那些具装骑兵就像是孩子般的在陌刀阵之前倒下。

良妇羞辱 第二章

第769章儿子,以后你就当家吧

王世充:涉猎经史,爱好兵法。开皇年间,屡建军功,拜兵部员外郎、仪同三司。隋炀帝大业年间,负责修建江都宫,参与平定杨玄感叛乱以及各地民变各地,发展河南地区的势力。攻打李密领导的瓦岗起义军战败进入洛阳。得知隋炀帝被杀后,越王杨侗即位,封为郑国公,领军大破李密,招降瓦岗众将。之后,废主自立,建立郑国,年号开明。

武德四年,秦王李世民攻破洛阳,率部投降,免死流放蜀地,途中为仇人独孤修德所杀。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王小姐居然是王世充的女儿,众人是真没有想到,而现在北方真正掌握兵权的居然就是王世充的后人。这盘棋下的有点大啊。

不过现在已经不归程处瑞管了,整个江南在李世民的军队到来之后,各种清理,各种杀!可以说江南迎来了百来年最太平的日子,而这种太平日子也是建立在血流成河之上,各种的杀伐!有些时候血腥暴力也并非不是一种解决办法。

程处瑞也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原因就是他想兵不血刃的去解决这件事情,并且他还想着或许能收一些有用之才为朝廷所用,最后他发现自己太过于想当然,人如果疯狂起来,在利益的驱使之下,他们根本就不会妥协。

这一次程处瑞又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他现在想法很简单,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现在他不是“死”了吗?那就继续死下去,他觉得他做一个“死人”也确实不错,这样挺好的。

而且自己又不是后继无人,自己那个妖孽的儿子,呵呵,是时候让他展示一下,自己坐阵后方,让自己儿子好好的得瑟一下。臭小子,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的来历,还在那里装。

“老大,我去!你这身体好的也太快了吧,对了,这几天公主要来,您什么意思?”李怀仁又一次押运物资来到这小村子。

“没什么啊,来就来呗,我都想公主了,让她以接大娘子的名义来,我现在还不想“复活”这样挺好,不累,还能在关键时刻阴一下别人。”对于阴人的想法,李怀仁是一百二十个同意。

“说起来老大,这次可牛B大了,那位王小姐,居然是王世充的女儿,好家伙,也是一个牛人,这是时运不好,不然也是如公主一般的女将。来的时候公主让我问你,怎么办,是杀还是留?”

“怀仁啊,我问你啊,你说焦家兄弟怎么样?”程处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问起焦家那二位兄弟。

“我就知道你看上那两兄弟了,不过说起来那两个兄弟还真是不错,目前来看还可以大用,唯一不足之处就是王世充的女儿勾搭那位焦老大,看样子焦老大应该用情了。这样的事情太麻烦也有太多的不确定。”

“呵呵,也是啊,说起来我那儿子现在咋样?”程处瑞今天说话属于没头没尾,李怀仁也是不知所以然,最后笑道:“明天就来了。到时候你自己问了,行了!我可是有任务的,今天就和老大聊到这里,顺便说一句,这次大战可是因您而起的,听说北方也开战了。”

良妇羞辱 第三章

雪地里,屠千军抓着他那把改装过的M16呼哧呼哧的狂奔着,浑身的碰伤、擦伤无数处,那身红外线作战服早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了。{{}}

忽然他停了下来,摸出一个手雷和一段细鱼线手脚麻利的做成了一个简易的诡雷,随后转身狂奔一阵爬上一棵大树。

轻身一跃跳到了另一棵树上靠着树干让自己的呼吸逐渐平息下来。

就在屠千军刚刚完成这一切的时候,数十条人影出现在了屠千军经过的路上。

三……二……一!屠千军刚刚默数完毕,刚才埋下的诡雷就轰然炸响!

“轰!”的一声,那数十个赶来的黑影就趴下了近半!但即便如此,那群黑影中却没有人发出疼痛呻吟,只有几声闷哼。

爆炸声刚刚响起,就已经有人开始了对四周进行点射试探!一旦出现异常,那么整个团队就会立即包围过去!

“嗖~嗖~”数枚子弹在屠千军藏身的树干便上擦过,但已经平息下了呼吸的屠千军却连眼都没有眨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他刚刚爬上的那棵树已经引起了人群的注意!五个黑影迅速的围住了那颗大树,后面跟随的开始分区域点射树冠!

屠千军不禁苦笑,自己差不多是弹尽粮绝了。可人家不仅弹药充足,人手更是多的不像话!

更可怕的是这群家伙没有一个是庸手,配合默契、手段娴熟。如果不是在树林里他们不好动用直升机,那么他们早就把自己干掉了!

不愧是三角洲,在遭到攻击和诡雷的时候居然没有慌乱。而且迅速的发现了自己刚才来不及掩盖的痕迹!

等下去,这群家伙会很快发现自己现在的藏身之处!与其等他们发现不如自己搏一把,就算死了也拉多几个垫背的!

屠千军没有犹豫,当下以背跳方式跃出树干半空中紧握的M16轰然炸响!

包围着屠千军先前爬上的树干的五个身影忽然浑身寒毛直立,似乎感应到了身后屠千军的动作!

没等他们反映过来,就被屠千军的M16掀开了头盖骨!而之前那几个点射试探的身影就在枪响的那一刹那,调转了枪头对着跃下树干的屠千军不断喷火!

一阵对射之后,追击者再次躺下了五个!而屠千军也身中三枪,右手算是直接废掉,肚子上被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最后一枪是擦着他的肋下滑过去的。{{}}

与此同时,先前那些追击的黑影也开始向屠千军的方向逼近!这一切看起来似乎漫长,但真实发生的时间却不过三秒而已!

在劫难逃了……屠千军忍着剧痛,在落地时就地一个翻滚!枪却一直没有停止,不断的扫射着那逼近的黑影!但在他身后,其他的身影早已经堵住了退路!

被围住了!屠千军嘿嘿的冷笑,腰间那几枚早已被鱼线串起了保险的手雷猛的被他拉开!

“轰……”

在树林的远处,一位身穿美军少校军服的高壮中年男子冷冷的看着这片如同怪兽般的树林,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少校,任务达成!”一个中尉军官快步跑到他身边,严肃的敬了个军礼后缓缓的道:“目标已经消灭,我方伤25人阵亡16人。”

“辛苦了!迅速打扫战场,收队。”还了个礼少校点了点头,身边的副官立刻将卫星电话递给了他!

“是!”中尉在接受命令后,迅速跑开传达了下去。

“将军!目标已经消灭!”拿起卫星电话,少校双腿并拢,目光严正“在索马里的那个混蛋,没有离开西雅图。”

“辛苦了……”卫星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中音“明天,我就退役。”

是役,三角洲阵亡16人,伤25人。但如同往常,阵亡名单没有公布。一切的指示表明那16位阵亡者已经被调派到了伊拉克执行秘密任务。

一年后,他们的阵亡消息从伊拉克传来。一切,就此结束。

似乎,这件事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一阵清脆的枪声在小村里响起,屠千军觉得自己脑子里一片混沌,但以职业军人的敏感他还是一个激灵翻身而起!

刚刚翻身起来,立即被人拉住了“少掌柜的!少掌柜的!您刚带彩可别乱动啊!”

屠千军回头一看,拉住自己的是一个看不出年纪的汉子,因为天很黑,他还猫着腰所以看不太清相貌。{{}}www/.shouda8/.com首.发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叫自己少掌柜的,但屠千军还是顺从的弯下了身。这时候他才感觉脑瓜仁上一阵刺疼!手一抹,全是血!

靠!还真挂彩了!屠千军一阵恼怒!哪个胆肥啊!敢给老子开瓢!!

“啪!”杂乱的枪声一直在继续着。

“顶住!顶住!别让他们打进来!不然大伙都跑不掉!”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咱有三把喷筒呢!这群绺子就几把拐子,进不来!”

“哒哒哒……”那人话音刚落,一阵机枪的咆哮声就响了起来!屠千军赶紧将头埋到小土坡后。

“咋弄啊……咋弄啊……”刚刚拉着屠千军的那人有些慌神了“他们咋有喷筒啊~六子可没说有喷筒啊……”

这……这是哪里啊?!屠千军茫然了……

在他身边,放着一把步枪,抓起来一看他吓了一跳“靠!毛瑟G98?!这可是一战时期的玩意了啊?!”

这老掉牙的玩意现在谁还用啊?!就算是金三角那群土鳖都用上了M16A2了!这玩意也就配在博物馆里呆着!谁TM还拿出来和人干仗啊?!脑积水了吧?!

等等!自己不是在和三角洲那群老狗们开整来着,而且自己好像中弹了!自己好像还记得最后自己拉响了光荣弹!咋一睁眼咋就跑到这里来了?!

他终于觉得不对了!借这火光他发现这群人穿的衣服怎么那么像《林海雪原》里那群演员的穿的衣服啊?!

忽然,他猛的抓起刚才按了自己一把的小胡子中年男人恶狠狠的问道:“说!这里是哪里?!现在是几号?!”

“少掌柜的!少掌柜的,你这是咋的啦?!你这是咋的啦?!”那中年男人被屠千军这么一抓吓了一大跳!

“快说!”在远处的火光映照下,屠千军满脸鲜血!眼睛里全是血丝,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地狱跑出来的恶鬼!

那中年男子愣了一下,呐呐的道:“今天是民国十六年六月初七,咱这会儿是胡家堡子……”

“民国?!民国……十六年……”屠千军蒙了,抓着那男子也忘了放手。{{}}那男子虽然没有说话但周围的人可就不满了!

“瘪犊子玩意!抓着二掌柜干啥呢?!”一个小年轻一巴掌就向屠千

文学

军抓着衣领的手拍去!

屠千军虽然在发懵,但多年的战术习惯早已经养成!想也不想就反手抓住那只拍来的手,按住小指往下一压!

“啊~”只听一声惨叫,那伸手的小年轻就被屠千军按的半跪在了地上!

他这一手可让一群人都炸了锅了!一大帮子人七手八脚的就拉住了屠千军,生怕慢了点屠千军就把这小年轻给干掉了。

“干啥?!干啥呢都在?!”不说别人,屠千军自己都有点懵了,咋这么大动静啊?!

二掌柜的自己也一脸迷糊,少掌柜这咋地了?!现在可不就是民国十六年么?!按那洋鬼子的算法,现在是1927年啊……

由于被抓着,二掌柜第一次很仔细的的看着这才十五岁的少掌柜的相貌。说实在的,二掌柜觉得这自家少掌柜的居然当了胡子真真是可惜了!

浓眉大眼、面貌刚直,双目如同鹰目般有神,瞳中闪烁着星光点点!混过两年私塾的二掌柜忽然想起自个先生的说法:英武者之相!

而少掌柜的这分明是英武者相啊!这么好的娃子怎么就随着咱做了胡子了呢?!

二掌柜一阵叹息,都是是世道闹的啊!不然大掌柜的和这娃子完全可以从军报国啊!凭着大掌柜的本事,当个师长啥的绰绰有余啊!

不过……大掌柜的好像就是从张大帅那会子出来才起的局子……老家伙虽然被抓着,但还是一阵的胡思乱想。{{

迷糊间,二掌柜的似乎听到这年纪不大的少掌柜在嘀咕“卧槽泥马啊!老子居然跑到1927来了……”

此刻屠千军还不知道自己的造型有多么威猛,一手抓着二掌柜,另一只手将那小年轻按倒在地上,而七八个汉子七手八脚的抱住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