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大杂乱,小明的快乐生活

全家大杂乱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全家大杂乱 第二章

第四百十四章将生的希望给全世界!

他能够坚持到现在,已是创造了奇迹,足以为傲了。

他真要准备撤出让隐在暗中的灵虚族强者接手,可是就在这时,一道空灵悦耳的笛声忽然在场中响起。

那一声犹如玉落金盘,清脆的让人心中生出一种酥麻之感。

竟是崇云不知何时坐在了一颗树枝上,纱裙轻垂,黑发如瀑,如九天仙子一般吹响了手中的玉笛。

正是那一声,让正与苏瑞交战的老者浑身一震,动作不由自主的滞在了半空之中。

月神清音!

苏瑞立刻明白了崇云的心意,这让他立刻打消了心中的退意,重新变得斗志昂扬,并且他很快抓住了老者那瞬间的呆滞,浑身真元迸发,随即,一种傲视寰宇的气息瞬间席卷当场。

老者蓦然一惊,猛然扭头看向了苏瑞,可是立刻吸引他的目光的,是苏瑞手中高高举起的那把剑。

此时此刻,那把剑似是和方才有了一些不同,老者一时之间说不清楚,可是却无比的肯定。

这是一种令他很不安的感觉,尤其耳边那听起来如仙境空灵,细雨拂神的乐曲,让他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可是昏睡本来是需要平静的心绪,此时他却感到自己似乎越来越暴躁。就连心跳都在逐步的加速,隐隐的有一种什么东西要从自己身体里冲出来的诡异感觉。

这是一种极为矛盾,因此也极为怪异的感觉,可是此时此刻,老者却感受的无比真切。

他尝试过用真元封住双耳,可是发现不封还好,声音只是由耳而入,一旦封住……声音竟是由心中而起,越发令他感到抓狂。

那一瞬间,他立刻有了决断。

他舍弃了长剑高举的苏瑞,凶狠的目光落在了崇云的身上,他猛地挥动了左手的袖袍,空气里立刻多出了一道暗红色的能量,翻滚着向崇云奔去。

崇云的面色依旧平静如水,甚至连眼皮都没动一下,仿佛那速度极快,片刻后便要临体的恐怕能量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一般。

苏瑞眉头一皱,心中微紧,不过却没有做出进一步的举动。

一来他的气势还未曾攀升至定点,二来,他相信崇云,也相信隐在暗中的那些灵虚族的高手不是吃白饭的。

果真,苏瑞的判断是对的。

那狂暴的能量似乎同样无法摆脱笛声的影响,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平静了下来,待到临近崇云近前之时,已然化作了一道轻风,仅仅是拂起了对方入云的秀发。

“什么?”

老者发出一声惊呼,眼睛瞪得滚圆,他觉得今天自己一定是见了鬼了,随便遇上一个毛头小子能跟自己僵持这么久,如今连一个黄毛丫头也轻易的化解了自己的攻击。

要知道方才那一击虽然他并没有用尽全力,可却足以将一般的翻云境强者送入地狱……如今,就被那女孩如此轻描淡写的给化解了。

就吹了吹笛子……连眼皮都没动一下……覆雨境巅峰的攻击就这么没了……

这是什么修为?

这还有没有天理。

总不可能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孩比苏瑞还要恐怖吧?

老者忽然感到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他心中隐隐的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似乎,今天这一根血玉芝的生意做的有些太不值了。

他下意识的向周围瞥了一眼,似乎想要将心中的怨气冲那裴玉衡发泄一下,可是下一刻,他的目光再次一凝。

他看到了一脸呆滞,目中如见鬼魅的裴玉衡,也同样看到了对方身旁那似笑非笑,满脸都是说不出诡异神情的中年大汉。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感受到了大汉身上那微弱的气息波动,那根本是和自己同一级数的!!!

“我草!”

老者心中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有一种几近崩溃的感觉。怪不得人家有持无恐的当街露宝…..感情人家根本就是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护得宝剑的周全啊。

亏自己还傻傻的以为遇到了天大的好事……

不打了

说什么也不打了

别说在这诡异笛声的影响下自己能不能稳胜手握神兵的苏瑞,便是这个和他同一级数的高手在旁边虎视眈眈,就让他心生忌惮,无法放手一搏。

这么打下去,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他才刚刚作出了决定,尚还未来得及说出只言片语,忽然间,一种犹如来自太古洪荒般的恐怖气息从身后升腾而起。

他面色一呆,猛然回头,随即,他只看到有一把赤红如火的剑,成为了这片天地里的唯一。

一道剑光忽现,分不清是刚刚破天而出还是本就与世长存,总之随着那道剑光的亮起,天地中的一切景色似乎都逐渐远去……直至虚无。

老者的目光变得有些迷离,剑光在他眸中快速的临近,让他的双眼看起来越发的璀璨。

可是不知为何,他没有动。

不知是沉醉于这惊世一剑,还是受到笛声的影响,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就那样面色沉醉的盯着天空,任由那剑光临体。

“轰”

一道巨大的声音如春雷炸响,那道如同从天外斩来的剑光在距离老者身前约莫十丈之处时忽然化作了一条巨大的火龙,龙首狰狞骇人,龙身火焰缭绕。

可是,火龙又前冲了数丈,最终停在了老者身前半丈左右的距离,巨大的龙头缓缓的探到对方的近前,无声的打量着双目早已瞪得滚圆,浑身不断轻颤,却不敢有丝毫妄动的老者。

眼前的一幕,早已超出了老者的认知。

这哪里还是剑气和真元所化,分明就是一条活生生的龙啊。

“嗷!!”

火龙就在老者的近前,忽然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那恐怖的音波立刻化作了无数道风刃,尽情的撕扯着对方的衣衫。

老者仓惶后退,神情惊恐无比。

巨龙下颚的龙髯一阵剧烈的抖动,晃了晃硕大的脑袋,随即张开大嘴,似是打了一个哈欠,仿佛对眼前的老者失去了兴趣一般。

随即,龙尾一甩,在空中翻腾几下后化作了一道流光,没入了苏瑞手中的长剑之中。

剑名赤龙,剑中果有赤龙……

老者此时衣衫褴褛,如乞丐一般,早已没有了方才的嚣张。虽然那一剑并未斩下,他也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实质的伤害,可是方才那一幕给与他心理的打击,才是真正要命的。

心境有瑕,阴影已现……或许一时半会没什么影响,可是想要再进一步,却已是没有了丝毫的希望。

当然

即便没有这一茬,他也未必有啥希望…..

“为什么不继续?”

面对老者有些失魂落魄的询问,苏瑞淡淡的说道:“继续也杀不了你,既然如此,又何须费力?”

老者面色微滞,目中满是不解,他瞥了一眼裴玉衡身边的大汉,沉声道:“加上他,未必不可!”

全家大杂乱 第三章

“这样啊,修罗神大人已经……”

罗塔轻笑着摇摇头,摆摆手道:“你说也不全对,原来的修罗神已经被我解决掉了,不过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杀戮之王似乎明白了什么,诧异地看着罗塔,瞳孔都在不自觉地抖动:“你是说,你现在就是修罗神?”

罗塔伸出一根手指轻轻

文学

晃了晃,“你说的不全对,但也对了一半。我已经获得了修罗神力,不过我对成为修罗神并没有什么兴趣,我只要得到力量就好。”

当然罗塔也没必要给杀戮之王解释这么多事情,要说也得让唐晨现身才行。

“差不多也得唤醒唐晨了,杀戮之王的意识从现在开始就不复存在了!”

不等杀戮之王反应过来,罗塔已然一指点在了他的额头处,顷刻间杀戮之王只感觉到脑袋仿佛要炸开一样,没坚持几秒就晕了过去。

文学

看着倒地不起的杀戮之王,不出意外的话,等他清醒后,应该就是唐晨的意识了。

无妨,罗塔现在也将该处理的事情就都解决好了,有的是时间等唐晨苏醒。

杀戮之王身体上的血红色铠甲和身后的蝙蝠双翼开始粉碎,衣物消失后,留下的就只剩下唐晨那精壮的身躯。

罗塔对男性的身体可不感兴趣,随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套灰色的衣服裤子扔在了唐晨的身体上,暂时帮他遮掩一下。

数个小时,唐晨总算是有了动作,他撑着脑袋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剧痛的脑袋让唐晨这样的猛男都有些招架不住。

“醒了啊?赶紧穿上衣服吧,多大个人了还磨磨唧唧的!”

唐晨还没缓过劲来,就听到一道沉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稍微扫视了一下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唐晨也是一惊,用自身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

穿戴整齐后,唐晨礼貌地来到罗塔面前,谦虚地询问:“在下唐昊,感谢兄弟施以援手。不知兄弟你的名讳是?”

唐晨虽然还处在一个比较懵逼的状态,但大致情况他还是分得清的。

“还不错啊,比之前那个浑身红色的玩意儿好多了。你可以叫我罗塔,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吧。”

“救命恩人?”唐晨对罗塔给出的解释也是十分不解,他并没有回想起有关罗塔的任何信息。

“不好意思,罗塔兄弟,我对你不是很了解,这个救命恩人是怎么一回事?”

唐晨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很单纯的丧失记忆罢了,不知道罗塔的所作所为也在可以理解的范畴。

罗塔也不在意这些琐事,示意唐晨靠近自己,随即一指点到他的脑门,将发生的事情传入到唐晨的脑袋里。

“事情经过我已经发给你了,你自己看吧,我可不像再耗费口舌讲一遍了!”

唐晨也没有继续麻烦罗塔,认真地查看着刚刚罗塔传给自己的信息。

许久,唐晨唉声叹了口气,他总算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彻底弄清楚了。他的记忆只停留在进行修罗九考时,只记得他被罗刹神暗算,再之后的事情他也不太清楚了。

可有了罗塔的帮忙,他也有了得知事情全部经过的机会,对于罗塔的所作所为,唐晨由衷地表示感激。

“罗塔兄弟,我,唐晨,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要一直迷失下去了。”

听到唐晨如此诚恳地表态,罗塔也是微微一笑,看来唐晨还是很识趣的,人品方面是没的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