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军警雄液

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第一章

仙台上。

云栾神子一枪洞穿江晓的心脏。

彼此对峙着,强大的灵压,如同深海底部,让人喘不过气。

可,

江晓的气势却完全压倒了云栾神子,单臂如龙,死死抓着云雷枪,任凭对方如何也动弹不得。

这一幕的冲击力实在太过巨大,

在场所有人全都说不出话了,如同见证着一个神话。

嘭!

江晓向前一步,气势如渊,逼得云栾神子踉跄后退。

“可恶!”

云栾神子很快就为自己的后退,感到了难以容忍的羞怒。

永恒塔第九层齿轮缓缓转动…

宏伟的时空之力瞬间降临此方天地。

可下一刻——

唰!

一抹流光好似道家仙剑,突然携着极致之势,划破时空,袭向永恒塔。

道果也是会崩裂的,诸如江晓一百三十二刻的生死面具此刻都碎了一角,日后需要造化才可愈合大道伤痕。

永恒塔更是嗡嗡作响,如何抵抗得了极致道势,只能开始逃窜。

时空之力消失,

云栾神子眼神骤变,感受到了被完全压制的难受。

轰!!!

正在这时,江晓悍然拔出了胸口的云雷枪,猛地一脚暴踹在了云栾神子身上。

后者只觉得像是被传说中的神象踢了一脚,体内翻江倒海,差点没当场爆体,整个人狼狈不堪地倒飞而出。

“来!”

仙台上,江晓大手一招,一抹流光飞来,握住了极致法剑。

整个人如不世出的绝代剑仙。

撕拉——

随手一挥,璀璨的剑光,直接将仙台撕裂出一道深不可测的痕迹,如同天堑,远远超出了九重境的程度。

“哇!”

云栾神子反应不及,右臂被高高斩落,云雷枪也哐当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鲜血至断臂喷涌而出,染着金辉,散发着圣洁的气息,泼洒在了灰白色的仙台上,极为鲜明的反差!

“我的天!!!”

“难以置信…”

“放肆!找死的畜生!”

霎然间,一道道嘈杂的声音至四面八方传来,饱含有天庭御灵师的杀机。

“同阶之战!谁想插手?”

江晓却眼神冰寒,如同杀神附体,不依不饶,提剑前行。

“不许管!我今日必斩此僚!”

与此同时,云栾神子也被刺激的上头了,断掉的手臂重新生出,重新一把紧紧握住云雷枪。

这是名副其实的九重境巅峰之战。

来自天庭圣地的自己岂能被这卑微的凡人击败?

至少,也得自己击败对方过后,

文学

再彻底将其诛杀到神魂俱灭,万劫不复!

【玄武圣光劲】

云栾的识海中流转出灿金色辉光,整个人仿佛超凡入圣了般,体表显化出一层金色虚影,举手抬足间便有毁天灭地之势。

可饶是如此,

江晓仍战力无匹,一阵摧枯拉朽的攻势将云栾神子打得金色虚影颤抖,整个人吐血连连。

神血洒仙台!

这一刻,此方天地陷入了鸦雀无声的地步,所有人全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开口大声。

每个人都看了出来,

在神血消失后,云栾神子完全被那个玄衣男子单方面压制,无论是大道、神识、体魄全都落入了下风。

就连穿着银衣的天庭御灵师都被震惊住了。

何时见过云栾神子如此狼狈的一幕?这样的战斗唯有神子之间的较量才该有,那个凡人居然触及到了天庭的领域?

“这家伙到底是如何修炼出来的?”

大周皇朝的少年帝王,拓跋宇喃喃自语,体内莫名有热血在上涌。

神袛血脉又如何?诸天万界的御灵师,若道心无敌,大道仍可击败一切外物!

轰隆隆!!!

仙台上,战况激烈。

双方各出手段,打得天崩地裂,两股强劲的灵力好似苍龙互绞,破灭了一切,劲风席卷着四面八方,常人完全无法身处其中。

【天罡神雷】

云栾神子黑发披散,嘴角咳血,体内灵力却很强盛。

一枪打出万丈神雷,毁灭之力,咆哮着汹涌而来,欲要将万物崩成齑粉。

沿途的仙台都被雷龙冲撞出了破碎的沟壑…

撕拉——

可下一刻,一抹漆黑的月牙状弧光,携着极致与森然的死气,突然袭来。

雷龙瞬间被斩破!

同时,云栾神子的金丝软甲也被切开了一道血痕,身后的大地更是被斩出一条无比夸张的裂缝。

死气侵蚀入体…

云栾神子身体不禁摇晃了下,踉跄不稳。

唰!

江晓抓住时机,单脚踩破地面,化作一道弧光欺近袭来。

“找死的畜生!”

云栾神子大怒,想要抵抗,可体内气机实在太过紊乱,经脉中的灵力都调动不了。

一截刀尖突然至旁侧虚空中伸出,无视护体灵力,瞬间刺穿他的胸膛!

就像是烫红的烙铁没入豆腐般轻易…

“不啊!!!”

云栾神子彻底失态,状若疯狂,嘶吼咆哮。

其体内经脉彻底崩裂,一缕缕好似黄泉中的阴气,化作阴损毒蛇不断撕咬着血肉。

与此同时,江晓体内灵力涌动,灵压如同一座山岳,轰然砸下。

云栾神子被死死镇压,难有动作。

下一刻,江晓眼神一厉,双手握着剑柄,将云栾神子冲击出数里开外。

极致道势的恐怖,云栾神子完全抵抗不了,烙铁般的剑尖不断深入,胸膛裂开一道道血口,深入骨髓的痛楚…

二者好似一抹流星,在仙台大地上,画出了一条漆黑的长痕。

沿途,神血不断飞溅洒落,如同盛开的梅花,煞是绝美。

“【万神剑】”

正在这时,云栾神子竭尽全力,催动出最后的神通,一枚枚特殊道痕如繁星般在穹顶上空浮现。

每一枚道痕都充盈着强大的神力,猛然化作金色的仙剑,又像是金色神龙,齐刷刷地落下,势要诛杀一切敌人。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空间都快崩裂了,每一枚道痕化作的仙剑威力强大,好似陨石雨一般,令人骇然变色的一幕。

江晓瞬间被璀璨的剑光所笼罩。

一把把金色仙剑不仅撕裂他的身体,同时还击穿了下方的仙台,大量的裂缝如蜘蛛网般蔓延开来。

“快!快!”

同时间,云栾神子抓住时机,拼命催动永恒塔,同时慌张地掏出各种仙丹,试图补充恢复状态。

自己决不能输!此战若是落败,今后自己还如何高高在上?

可就在这时——

一道残破的血影突然至璀璨的剑光当中飚射而出。

再一看,

江晓浑身浴血,大大小小的伤口,深可见骨,其体内却有种不亚于龙族的旺盛生命力。

“为什么啊!!!”

云栾神子简直快疯了。

对方的气势不断攀升,仿佛没有止境,死亡也不是对方的尽头,世间怎会有如此让人畏惧的对手?

为什么不论怎样,这家伙始终会一次次地爬起?分明身体都已经如此破烂不堪了,那双眼睛中却像是燃烧着一团火,亮的吓人。

“不…不会的…我可是长生天君的后代啊!怎能被这样的凡人击败!!!”

云栾神子握着云雷枪的手在颤抖,可却死死咬着牙,不愿承认这样的现实。

神血!

这一刻,云栾神子只能将希望放在自身的血脉上,拼了命地想要催动血脉之力。

是的,只要自己再次激发神血,祖宗的力量定能助自己斩杀一切敌人!

可就在这时——

轰~

江晓势如奔雷,打出一枚生死印,生气与死气好似两条纠缠的蛇,绞在一起。

生死印就仿佛一个不稳定的核反应堆,直接在半空中直接爆裂。

霎然间,一股无法形容的生死玄力爆发,空间层层塌陷,所有一切仿佛都混乱了般。

云栾神子整个人神智都像是一根橡皮筋,被不断拉伸,然后又收缩,难以保持平衡。

下一刻,

江晓手中的法剑,绽放出极致的光芒,照耀九天十地,凌厉的杀气足以灭绝万物。

而面对这一切,

云栾神子仍处在浑噩当中,宛如失了神般,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伴随着即将落下的这一剑,这场九重境的神战,眼看就要落下最后的帷幕!

天枢峰的众人彻底心服口服,心情被震撼得久久不能自己。

“神子居然输了…为什么会这样…”

夏杰只觉得眼前这一幕宛如梦境。

就连那些十二重的大能都莫名有些激动了。

这一刻,众人宛如看见了昔日的极致之道御灵师,北冥仙尊!

可就在这时——

令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江晓即将一剑落下帷幕时:

嗖!嗖!嗖!

七把仙剑突然至远处袭来,化作神虹,飞速洞穿虚空,袭向仙台。

江晓动作陡地一滞。

身躯猛然被一把把仙剑洞穿,大量的神纹,好似锁链般封禁住了体内的灵力。

仙台上。

云栾神子陷入了生死浑噩中,眼瞳呆滞,云雷枪和永恒塔都掉落在了地上,完全失去反手之力。

江晓却在最后一刻突然停下动作,身上被插入七把灵芒各异的仙剑,宛如稻草人般,动弹不得。

“孽畜!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以歪门邪道偷袭云栾神子!”

与此同时,滚滚天雷般的震怒声至四面八方传来。

再一看,

七座山峰上,那些穿着银衣的天庭御灵师,满脸怒相,高高在上地瞪着江晓,如同审判着罪犯的法官。

这些御灵师境界高低不一,大多在九重境左右,却也不乏十重境的存在。

那突如其来的七把仙剑正是出自这批人之手!

几乎瞬间,来自各座天下的御灵师们,全都感到了某种无法言明的沉闷。

“这…这…”

一袭青衫的叶顾,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半响后还是低垂下了头。

“好个天庭…唔…”

拓跋宇刚要开口大喝,

旁边的白袍老者赶紧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提心吊胆,“我滴小祖宗啊,你可长点心吧。”

这一刻的天圣宗,无人敢开口,压抑得可怕。

……

滴答…

殷红的鲜血,混杂着灿烂的光芒,顺着手臂滑落。血迹如同蚯蚓,弯弯曲曲,好似在肌体表面勾勒着妖异的纹路…

江晓立在原地,没有动作,或者说,无法动作。

黑发下,那双黑眸似乎都空洞了,失去了一切颜色。

“呼…呼…”

与此同时,云栾神子终于摆脱了浑噩,体内紊乱的气机逐渐平复。

他大口喘气,忽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抬头一看,便见,

那个如同战神般的玄衣男子此刻好似一尊雕塑,血肉之躯上插着七把仙剑,如同受了天罚的罪人。

“神子,方才这家伙偷偷动用远超九重境的至宝,欲要害你。此僚,该当死罪!”

一道如同天神般的声音响彻此方天地。

七大山峰上。

那些天庭御灵师如同一尊尊神明,坐镇于此处,威严的声音似乎震荡着灵魂,让人不敢抬头反抗。

云栾神子微怔了下,随后不知为何,暗暗咬牙,内心羞恼。

自己…输了…

云栾神子并不蠢,自然看得出这一切种种。

那颗高傲的心化作了一条恶毒的蛇!

“原来是这样吗?”

下一刻,云栾神子眼中流露出了刻骨的杀机,“这样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是必死无疑了啊。”

再一看,

那个玄衣男子似乎还在盯着自己?

那双黑洞般的眸子充斥着万年不化的寒意…

让人莫名有些毛骨悚然。

云栾神子本能地想要避开,可却又不甘,突然又冷笑了声,“无妨,尔等这就看着本人如何杀了这家伙!”

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第二章

建安有子,为白虎使,家传剑术,卫一方平安。

江陵有子,江湖赐名炼红,一袭红衣,策马江湖,剑中有生死,生死即在剑中。

“此二人地榜有名,若无变故,未来可期。”江和身旁张伯说道。

“嗯?”江和倒是略微有些吃惊,“这两个小子能当的起你这样称赞?”

“老爷,确实不差。”张伯说道。

这样一来,江和便更加有兴趣了,本来那生死剑意就让他有些惊讶了,但没想到那刘易寒似乎也不差。

这下有好戏看了。

“江湖上怎么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张铭倒是有些不解道。

“掌柜是说舒子涵?”

“是啊,炼红这名字听着有些骇人。”张铭道。

苏檀听完提醒道:“掌柜莫不是忘了,刘公子当初可是屠了舒家。”

张铭摇了摇头,说道:“他不后悔就是了。”

过去的都过去了,或许现在舒子涵回忆过来,也还没有想开吧。

擂台上的气氛紧张了起来。

天边飞雪落在二人的肩头,谁都还未曾出剑。

其实若是论起来,二人应该是见过。

当初初出茅庐的两个小毛孩子,到如今也成了名正一方的剑客。

那一袭红衣的舒子涵眼中不再有那般天真无邪,反而是多了一份沧桑。

刘易寒镇守建安,看遍人心沧桑,剑心稳固,如今剑法更是不凡。

时间,都给人带来了改变。

“出剑。”刘易寒道,口气是那样冰冷。

舒子涵哑然失笑,点头道:“好。”

既然上来那就不会再做些无聊的把戏,剑道一途追求的便是一剑破万法,这还是当初掌柜的教他的。

只听剑鸣铮铮,长剑出剑,那红衣飘荡荡起肩上飞雪。

那雪好像被剑染成了两种颜色,生死阴阳,一黑一百。

像是千般棋子朝着眼前的刘易寒攻去。

西北走了一遭,又在这江湖逛了一大圈,他不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曾许天下第一风流,如今却也办到了。

“散!”刘易寒荡起手中之剑,一道剑气似有龙吟虎啸,那飞雪像是遇了暖阳一般尽数化去。

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招之后,俩人的身影皆是消失在原地,眨眼之间便只见银光乍现,火光四射。

叮当之声在擂台上不断响起。

观望的少年眼中炽热,不由得赞叹道:“好剑法!”

“殿下,为什么我什么都瞧不见啊。”‘呆子’挠头说道,他只看到人影,其余的都是火光。

“呆子。”少年骂了一声,没有多做解释,他可要好好瞧瞧这俩人。

这天下江湖,出了那六个门派,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年轻人了。

生死剑意在那擂台上不断环绕,沁入剑中,更是沁入心中,生死剑意强的地方在震慑,那剑意存在于生死之剑,强在精神之中。

这是与众不同的路子,剑道一途,走的法子多了去了,这生死剑意百年难遇,就算是当初的江和也只领悟了一半。

就如张伯所说的一样,未来可期。

“生死剑意是有些惹眼啊。”江和咂嘴道,他这么多年都还没弄清楚生命剑意,这小辈如今却已经快领悟了大半,这样的悟性难能可贵。

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第三章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

文学

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