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全文免费,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全文免费 第一章

朱慈烺慢慢睁开眼睛,看向张忻:“勋贵们都喊冤,大司徒如何看?”

张忻思谋了一下,起身。拱手道:“回陛下。臣为大司徒,本不应对特定的刑案和刑人发表意见,但此案关乎谋逆,陛下又问,臣就只能斗胆回答了。臣以为,蒋秉忠薛濂张世泽三人,助定王作乱,证据确凿,以大逆罪论处没有什么问题!”

大逆罪,不但是抄家,而且是要满门抄斩。

皇明祖训有载,勋贵除了大逆之罪,其他都可以从轻,但现在偏偏就是大逆。

等于这三家连同李守錡的襄城伯府,将一个人也不能活。

“其他勋贵蚁附定王,插手政务,在内阁闹事,搅扰诸位阁老,以至于定王控制京师内外,终成大患。这些勋贵忘记了为臣的本分,心中没有社稷和朝廷,待到事败,却又推卸责任,装疯卖傻,更痴心妄想,以为轻言就可以避罪,实在是可笑。按大明律,也应该严惩,以儆效尤!”

朱慈烺微微点头,对张忻多看了一眼,说道:“大司徒法眼如炬,朕深以为然,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几个勋贵?内阁刑部大理寺,应不殉人情,从速处置,该削爵的削爵,该流放的流放,不可拖沓纵放!”

蒋德璟等人都起身称是,心中却都是微惊,他们听出了新君语中的杀意,也清楚明白了新君的心志。

—新君这是要将京师勋贵一网打尽啊。当日上疏朝廷,推动定王上殿,其后又在内阁值房闹事的勋贵,有三十几人,现在这些人都获罪,都将被革除世爵,等于是京勋贵一下子就少去了三分之二。

这可是大明两百七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大事啊

文学

历来,从成祖皇帝到崇祯皇帝,都把勋贵当成了最重要的臂助,一味纵容,但眼前的这位新君,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朱慈烺没有再说,起身离开。

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清楚,刑部张忻是一个心思透亮的人,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

皇帝大丧,非同小可。

发出国讣的第二日,所有在京官员皆披麻戴孝,五品以上官员及夫人,于乾清宫前,设几案焚香,跪奠酒,举哀。五品以下官员及命妇,集于大明门外,序立举哀。

前后一共三天,朝夕哭临三日。

京城内的寺观各要击钟三万杵,造福冥中。禁屠宰13日。分封在外地的亲王、郡王、王妃、郡王妃、郡主及文武官均于本地面向宫阙哭临致丧。

到处都是白,到处都是人,眼中看到的也都是悲伤,耳朵里听到的也都是哭泣。

崇祯帝在位十七年,国穷民困,内外交逼,对朝臣也多是朝用夕罢,没有长性,更兼肝火旺盛,对臣下极其严厉,动辄就是下狱,是一个真正的察察之君,因此,某种意义上讲,群臣对崇祯帝的大哭,不过是君臣的大义,心底里却未必有多少怀念崇祯帝的私情,。

正如陶潜诗中所言:“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但另外一方面,崇祯帝的勤俭克用、操劳国事、宵衣旰食,却也为臣子们所敬仰。

崇祯帝谥:刚明恪俭奋武敦仁懋孝毅威皇帝。

庙号威宗。

为什么是威宗?

猛以刚果曰威,猛则少宽。

比起思宗、毅宗,威宗其实更能体现崇祯帝的性格特点。

面对礼官群臣商议的谥号和庙号,朱慈烺准了。

明神宗的神,明熹宗的熹,崇祯帝的威,其实都恰如其分。

儒家所谓的盖棺定论,这四个字对普通百姓或许不太准,但对皇帝却有相当的意义,清代以前的皇帝,你一生做了什么,死后留下什么,不用等历史,礼官就会先对你做一个基本的评判,谥号就是评判的浓缩。

明代皇帝的谥号和庙号,并非全是赞美之策,比如明神宗,他的神字,其实就含有一定的贬义,但清代以后,帝王完全控制了文官集团,文官变成了家奴,谥号完全成了赞美,且越来越长,如此以来,谥号也就失去了评判的初心,不再有盖棺定论的意义。

……

二十七日后,大行皇帝出殡。

六十四人的“引幡”在前,灵幡飘扬,几乎是要遮住了天空,

七十二名身强力壮、身穿孝服的锦衣卫抬起以金丝楠木打造而成、重达万斤的梓宫,将棺椁缓缓抬离乾清宫,转至神武门。

新君扶棺,百官勋贵跟随。

百姓跪哭,路两旁也尽是披麻戴孝的官员,整个送葬队伍长达十余里。

无边无际的哭声,在京所有官员的眼泪中,大行皇帝的棺椁,从神武门离开紫禁城,去往城外的连云寺,和周后的棺椁一同先寄放在寺中,待帝陵建之后,再移棺大葬。

连云寺中。

所有人都退下,朱慈烺一身重孝,跪在棺前,用一种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陛下,您安心的去吧,你之夙愿,我必帮你完成,你之遗憾,我也必帮你补全,千秋万载,皇明浩浩荡荡~~”

……

崇祯帝出殡大礼完毕以后,就是新君正式的登基大礼了。

整个仪式极为繁琐。

新君着皇帝服衮冕,百官朝拜,行五拜三叩头礼,告天地、宗庙、社稷。

虽然礼部官员早已经按部就班的安排好了礼仪流程,作为皇帝新君只需要按照流程图操作就行了,但第一日的登基典礼,第二日祭天告庙,第三日,百官出至承天门,鸿胪寺请颁诏,翰林院官捧诏授礼部官,行礼如仪,终于完成所有的登基大礼之后,朱慈烺还是有点累的站不起来。

新君继位,首先要定下的当然就是年号。

在大典之前,首辅周延儒拖着“病躯”,携蒋德璟范景文和礼部官员送上三个年号,供新君选择。

乾圣、兴福、咸嘉。

但朱慈烺不用,而是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年号。

隆武?

“隆者,使兴隆。武,武备军事。如今建虏在辽东虎视眈眈,松锦之耻未雪,东虏在宣府大同骚扰,李自成张献忠未灭,武备不振,致使我大明为四敌所困,非兴隆武备,才有乾圣、中兴、咸嘉的可能。”

朱慈烺脸色肃穆,不容置疑。

“就这么定了。”

说完,转身就走。

群臣惊异。

待太子走后,所有人都看向周延儒。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全文免费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

文学

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全文免费 第三章

“李都督,你不要说你根本不知道这些魏国人的来意。”

魏国来贺,众人喧哗的时候,东侯府的一个角落之处,徐庶和李涅两人并肩而站。

徐庶的目光有些愤然,这一幕明显是魏国在给孙权下套子,如今孙权还不能还手的那一种,他有些愤怒,对着李涅,冷冷的问道:“锦衣卫明明是提前有消息,为何不事先提醒一下君侯,让君侯有个心里准备!”

以锦衣卫的能力,这些人进入吴国的国界就已经被发现了,要是弄清他们的真实意图,李涅不可能做不到。

但是东侯府一点消息都没有提前知道,明显是这个李涅隐瞒的消息。

“为什么要提醒?”

李涅的面色淡然,目光平静,嘴角勾勒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淡淡的道:“我们锦衣卫只是对吴国的安全而负责,他们对吴国没有危害,所以此事不在某的职务之中。”

“你?”

徐庶闻言,双眸迸射出一抹愤怒的火焰。

“徐金陵,稍安勿躁!”

李涅回过头,目光看着徐庶愤怒的样子,有一抹冷芒划过,淡淡的道:“某知道汝现在心中所想,但是某劝告汝,汝最好不要怀疑某对君侯的忠心,李涅既然忠于一主,当诚心而助,某对君侯的忠心不在汝之下,汝现在应该想想如何才是对君侯是好的!”

“李大都督,汝何意?”徐庶闻言,身躯微微一颤,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双眸眯起,瞳孔之中有一抹疑惑的光芒迸射而出。

“自己想!”

李涅没有回答,淡淡一笑。

孙权宣战孙策的举动,能瞒住整个东侯府的人,未必能瞒住他李涅。

孙权的性格,李涅一早已经摸的清清楚楚,如果孙权的心中真的夺太子之位的决定,他会做的就不是对着孙策光明正大的宣战。

宣战,不过是以进为退。

多高明的手法!

但是他李涅既然认定的孙权为主,就不会容许孙权退后半步,所以既然魏国想要出手火上添油,他只好助他一臂之力。

只有事情到的无可挽回的一步,孙权才能真真正正的下的了狠心。

……

东侯府的大门口,人山人海,吴国的贺客已经把东侯府一层层的围了起来,一双双眼睛都集中在了孙权的身上。

孙权的面色很阴沉,沉默不语。

“东侯,汝不会是嫌弃我们魏国的贺礼吧?”能看见孙权吃憋,曹昂的心中很舒畅,昔日孙权在寿春留给他的烙印太深刻了,让他骨子里对孙权有一抹敬畏。

孙权嘴角抽搐的一下,这是他的大喜的日子,他自然不好和曹昂好好的辩论一番,只好捏着鼻子承受他的奉承之言。

“魏国大礼,孙权岂有嫌弃之意,子敬,收下魏国的贺礼,汝务必要好好招待魏国大王子。”

孙权拱手,坦荡荡的接受了。

“诺!”

鲁肃闻言,大步的走出来,拱手的道:“魏国来贺,此乃东侯府之荣耀,这边请。”

“东侯大婚,晋国来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时候,人群之中又一个青年来贺,他笑吟吟的对着孙权拱手,朗声的道:“晋国袁谭,代替家父晋王,恭贺东侯大婚,家父常常感叹,与吴王在汜水关之下并肩而战的日子,吴王生了一个好儿子,少年仲谋,英姿盖压天下,他未曾一见,是为遗憾啊,今日难得东侯大婚,晋国愿意奉上百溢黄金,绸缎千匹,玉器……”

“袁谭?”

孙权面色更加的难看了,他深呼吸的一口气,才不要自己当场爆发,他的目光之中划过一抹冷焰。

如今他算是明白了,袁绍和曹操打了是同样的主意,借助他的婚礼,捧杀他,然后狠狠的挑拨他和孙策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彻底的斗起来。

只要他们斗起来,吴国就能大乱。

他们的主意倒是打的不错,但是你们惹错人的。

孙权心中有些发狠。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如今被两次捧杀的孙权,一肚子怒气,他已经打定的主意,只要过了这一个风头,他一定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晋国?

魏国?

你们就没有兄弟相斗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