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回家不停做,撩妻日常1v1青灯

军人回家不停做 第一章

杜斌派来的这些人,也都是有经验的老江湖,并没有顺着一个方向逃走,而是四散奔逃。

按照他们的想法,对方就算是再厉害,也只能选择一个方向追过来,其他的人必然会有逃走的机会。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他们面对的并不是普通修士。

叶不凡自然看出了这些人的想法,这些人本来就是来杀自己的,现在又想逃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他冷冷一笑,随后粒子枪出现在掌心。

杜家的一个化神期强者,正在拼尽全力逃的不亦乐乎,突然身体一震,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低头看去只见心脏的位置,出现一个碗口大的洞,没有鲜血流出,但他的心脏却是凭空消融了。

随后带着满心的不甘,他的身体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一缕元神一出

文学

有了之前杜光的前车之鉴,他的元神出来之后没有半点停留,立即就准备遁去。

但无论如何,他还是逃不出炼妖瓶的束缚,很快便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了进去。

同样的场景发生也发生在其他人的身上,在叶不凡百发百中的枪法之下,眨眼之间十几个人,便全部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就连元神都未能幸免。

收回炼妖瓶,向里面看了一眼,他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这么一会儿工夫又多了十几颗神元丹,叶不凡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这些丹药全部服用进去。

随后识海当中传来一阵舒爽,精神力快速攀升,修为也紧跟着达到了元婴中期。

“只可惜还是太少了一点。”

叶不凡摇了摇头,这个效果还是太差了,看来想要恢复修为,最终也只能指望补天丹。

他屈指一弹,十几道丹火飞处,将地上的尸体炼化的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解决了这些人他并没有离开,反而又扭头走了回去。

他并不是什么圣母烂好人,对方既然已经动手,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既然杜斌已经决定要对付自己,那不把这个祸根拔掉,以后自己的麻烦就会没完没了。

但对方毕竟是聚宝阁的阁主,身后还站着一个强大的杜家,动手的时候终究还是要讲究一些策略。

看看左右无人,叶不凡将叶二郎召唤了出来,让他换上之前的穿着。

而自己则是隐藏在旁边,悄悄的跟在身后,两个人一起向着聚宝阁走去。

聚宝阁里面,在叶不凡离去之后,众人感觉没有热闹可看了也都慢慢散开。

那个女招待又回到之前的位置,准备迎接新来的客人,可一抬头又看见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她顿时吓了一跳,这人刚走怎么又回来了?

进来的是叶二郎,他对着女招待微微一笑。

“没事,别紧张,我就是刚刚有些药材忘买了,顺便买回去就可以。”

“那……那……那我要不要去把管事大人请过来?”

虽然眼前这个年轻人很帅气,但女招待还是无比的紧张。

她可是亲眼见到对方,如何从聚宝阁拿走九十多亿的,这种人自己绝对是招惹不起。

叶不凡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笑了笑:“用不着,放心吧,之前的事情不会发生,我就是随便买一点东西。”

随后他又在聚宝阁里面转悠起来,女招待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

阁主的房间里面,杜斌双手负后,在房间内不停的踱着步子,脸上有着一丝焦虑。

“杜光去了也有一会儿了,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军人回家不停做 第二章

整个东北?

看到陈武的消息,王奎没想到他们问出来的还挺多。

虽然当时李大明喊出“李虎”的时候,他隐约感觉对方可能还知道更多。

但毕竟他不是警察,没有直接审问犯人的权力。

不过。

现在陈武一样替他问了出来。

“根据李大明他们几个交代,辽东地区的盗猎者,厉害的并不多,东北真正的核心,在黑龙与内蒙东北交界的大小兴安岭地区。”

“而东北盗猎圈内的核心人物,是一个黑龙省绰号叫“疤虎”的猎者,家里世代猎人,成名极早,12岁就敢进深山过夜,26岁,独自击杀一只东北虎后名声大噪。”

“圈内曾流传一句老话,华夏枪界,南田北凌,若论刀法,与兰呼大侠齐名者,董震,疤虎也,之前你制服,后被警方击毙的“辽东猛虎”李虎,就是曾经跟疤虎混过的!”

这么牛逼?

对于陈武后面那几句话提到的人名,王奎可是清楚的不得了,无一例外,全都是“华夏十大悍匪”之内的人物。

要知道。

华夏十大悍匪,那可都是犯下滔天大案,出动大量公安、武警部队才能抓捕击毙的狠茬儿!

南田北凌,两人一南一北,一个绰号枪神,一个绰号枪魔。

而兰呼大侠与董震,均是用刀高手,哪个不是刃口带血,凶残至极的杀人狂?

王奎自认为自己融合了紫色兵击卡后,刀法非常强,但也不敢说国内顶尖。

而这个疤虎能跟两大悍匪齐名,看样子是真得有两下子功夫!

陈武:“不过,这个疤虎在6年前就失踪了,现在东北盗猎圈子四分五裂,南滇老九被抓,现在还剩下的,就是北岭的老许和西疆的二王。”

北岭老许……

这是王奎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

算上疤虎,看来这就是华夏目前的四大盗匪了。

别说。

这四个人所在的区域,正好是华夏目前盗猎最猖獗的几个区域:大小兴安岭、秦岭、横断山脉,以及藏疆无人区!

不过这里面怎么没有崔瘸子?

算算区域。

崔瘸子的老家在晋西,其实离秦岭很近,难道这个北岭老许比崔瘸子还厉害?

不过,不管怎么说。

现在晋西省厅已经盯上了崔义安,这家伙只要犯案,必定插翅难逃!

“谢谢陈哥告诉我这么多!”

王奎赶紧回了一条,因为陈武审出来的这些虽然算不上什么机密,但人家也没有义务告诉他。

而这些资料,不是盗猎圈内的人,还真不知道。

陈武:“王哥客气了,您是反盗猎的行家,所以我才想着跟您分享一下,互帮互助么!”

又聊了几句。

就在王奎准备关掉手机锻炼身体的时候,东方妙忽然发了一条消息,说是坐船正往大狼狗这儿来,找他一起锻炼。

因为海岛马上要开园了。

基本上杨策跟丁依依已经把该办的各种证件都办了下来,比如狩猎场的枪械弹药管理证明。

所以。

王奎现在已经不用再去市里的靶场花钱了,他自己已经拥有了私人IDPA训练场!

军人回家不停做 第三章

文祥哥吐了胖子一脸,说道:“你刚才不是很蛮横的,这会儿成缩头乌龟了?老子告诉你,想耍威风滚回你们老家耍去,在这里没人惯着你!”

女的又跑了回来,她在文祥哥身后对车里的胖子大声说道:“大哥,我差点儿忘了,你没付钱呢,麻烦把钱付下,400元……”

文祥哥回过头对那女的狠狠地骂道:“什么客户都接,被北京人用过的玩意儿最好离开这座城市,恶心!”

胖子闭着眼睛朝车窗外的文祥哥乱打一气,吼道:“我跟我们拼了!”

文祥哥后退两步,说道:“你的无影拳打的不错!”

胖子试图打开车门,我上去一脚踹在车门上,“砰”地一声巨响,车门又被狠狠地关上了。

文祥哥捡了一块板砖,走进车旁,说道:“我让你牛!”

我赶紧拉住他,说道:“算了,快走……”

女的见情况危险,犹豫了下,气的跺跺脚,溜之大吉了……

文祥哥被我拖拽着一步步后退,他冲车里骂道:“再让老子看到你在这座城市就废了你,你算什么玩意儿!”

我说:“赶紧走,把警察招来了就跑不掉了,那个女的叫警察去了。”

文祥哥停止挣扎,我拽住他,说道:“跑吧!”

我俩一路向南,向学校的方向跑去。

我一边跑一边问他说:“我们今天跑了一天为了什么?”

文祥哥喘着气说:“你问我,我问谁啊!”

我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目标不明确啊!”

文祥哥说道:“你干嘛不早说啊,都这个点儿!”

我怒道:“我是跟你出来创业的,你反问我合适不!”

文祥哥吃力地说道:“你要不说我差点儿忘了,你是跟我出来创业的。”

我说:“买车的事儿怎么办?”

文祥哥说:“没钱啊,干脆去抢算了。”

我说:“我跟你谈正事儿呢。”

文祥哥说:“我也跟你谈正事儿,我们把北京人的豪车的车窗都捅碎了,抢个二手电动车有难度吗?”

我说:“这么晚了,你说去哪儿抢啊!”

文祥哥说:“二手电动车市场多的是,只要胆子够大,车子是问题吗?”

我大声问他说:“你的腿短怎么跑那么快,完全不科学啊!”

文祥哥紧张地向后看了一眼,说道:“我怕胖子开着车追我们啊。”

我费劲地说:“不跑了,跑不动了!”

我们蹲在地上,互相看着对方,我向后方望了一眼,文祥哥捧腹大笑起来。

我做了个深呼吸,加快奔跑的步伐,说:“继续跑吧!”

文祥哥很快被我甩在身后,我跑的很有节奏……

到了职业技术学院门口,我们停了下来,我的嗓子冒烟儿了,心跳狂跳,说道:“跑的差不多了,歇会吧。”

文祥哥面目痛苦,张着大嘴说道:“歇会儿……”

我们瘫坐在一张长凳子上,几分钟后,我听到一阵鼾声,文祥哥睡着了。

我叫醒他,说道:“回去吧,今天算是白跑了……”

文祥哥迷迷糊糊地说道:“明天再想办法买车,这事儿得从长计议。”

我说道:“从长计议?我看算了吧,买个

文学

自行车就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