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绝色美艳尤物胯下娇吟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一章

方月没学脚法,一脚下去,只是普通的威力而已。

若非现在需要先救人,一旦自己不在,下面的人都会有性命之忧,恐怕方月早就已经冲上去趁他病要他命了。

不过即使现在没有追击,方月这两次轻描淡素的击退,也让[糯棉诡]感到了忌惮。

看到方月这边的战果,斗红衣等人精神振奋,更加卖力的从下面捞人。

将人出来后,就立刻让他们远离脚下的这个人手巨墙。

就这么一会,已经救出半数的人员。

其中大半都是有武道实力的武者。

因为这批人,有足够的求生意志,同时还有实力快速逃离现场。

剩下的,则是那些普通民众,处理起来相对比较麻烦,但也在稳步救援之中。

有方月坐镇,每个人心中都感到安稳不少。

哗啦啦。

黑色圆环落下的夜雨,从[连贯]正式进阶到[小雨]的级别。

细密的雨滴,连绵不绝的落到方月的头顶。

可方月却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冷冷地注视着远处的[糯棉诡]。

“咕咕咕。”

[糯棉诡]身体融入巨墙地面,消失不见。

又来这招?

方月眉头一皱,闭上双眼。

风声,在耳边呼啸。

气流,顺着风向,分散到四周。

很快,方月感知到了,[糯棉诡]在下方忽然变得浓郁且开始有了剧烈的变化。

睁开眼的同时,方月已经看到[糯棉诡]从下面的人群中钻出的画面。

众人惊恐尖叫着四散而逃,却发现,伴随着[糯棉诡]钻出地表,[糯棉诡]的身体也跟着凝结出层层冰霜,将其直接冻结在原地。

“快点逃上来!快点!”

斗红衣大声指挥着,众人纷纷顺着冰雕台阶而上,虽有些慌乱,但大批的人在生死危机前,爆发了潜力,纷纷逃出生天。

等[糯棉诡]身上的冰霜纷纷裂开,化作一地碎冰的时候,它发现方月竟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它的面前。

同样的头顶圆环,同样的手持两米冰刀。

不同的是,正版永远比盗版,更强!

“暗月刀法!”

虽只是先天刀法,可在凝冰心法的支持下,在刀法增幅下,方月的属性直逼两万大关,狂暴的力量,带着冰刀直接朝[糯棉诡]砍去。

[糯棉诡]下意识的倒退一步,发现右脚直接被冻结原地,动弹不得。

那种冰霜之力,比起之前要强烈太多,似乎因为力量集中于一点,就连[糯棉诡]都无法快速挣脱开,只能硬接方月这一刀!

在[糯棉诡]右手快速变为盾牌形态的时候,方月的冰刀直接隐于黑暗之中,划出一轮新月。

再出现的那一刻,已经砍在[糯棉诡]的手盾之上。

呲——

黑血高高溅起,由人手组成的盾牌,直接被砍的裂开两半,冰刀顺势直接砍在了[糯棉诡]的胸口,将它整个人砍得倒飞出去,在胸口留下巨大的伤口。

-68621!

[糯棉诡]倒飞出去,撞上了冰圆柱上,将冰圆柱撞的细碎。

而在这时,血洞窟窿上,斗红衣大声喊道。

“夜大人,可以放手一搏了,人全部救出来了!”

果然,在快速救援中,普通民众已经全部救出,只剩方月一人和[糯棉诡]还在人手巨墙里面。

“咕咕咕!”

[糯棉诡]狼狈爬起,看着胸口的伤势,怒视方月。

就好似已经进入叛逆期的小孩,显然已经忘了当初跟着方月混的时候,吃尸体的时候有多爽。

忘恩负义的东西。

方月冷冷一笑,头顶和周围突兀的钻出漫天的手臂,四面八方的朝他袭来。

但全部在接近方月一定范围后,立刻被冻结原地,化作了冰雕。

身形一动中,方月笔直地冲向[糯棉诡],却见[糯棉诡]向后退去,融入巨大肉墙的墙壁之中。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二章

夜深。

秦三月翻过身子,偏头看一眼旁边的居心。

居心睡得很熟。昨夜一宿没睡,白天又受到了惊吓,今晚她早早地就睡着了。

但秦三月怎么也睡不着。

同戈昂然的对话历历在目。“规则肃清”、“上殷正气”这些让她心平静不下来。用意识去观察心头,可以看到那枚紫色结晶变小了很多,就依附在心头上,散发着莹莹紫光。她想,如果自己的胸膛是透明的,那么一定能直接看到一颗散发紫光的心脏。

那些紫光,就是上殷正气吧。

秦三月用心去感受,去控制。它们很听话,任由秦三月摆布,让变化成什么就变化成什么,过后,它们便重新回到那枚紫色结晶里。

“那一天似乎掉落了很多这样的结晶,如果把它们全都收集起来,能不能结合成一个整体呢?”

如果能,整体又是什么?跟那位清宫玄女相关吧,大概。

要是老师在的话,他一定能告诉我答案。

但,总不能什么都依赖老师吧。老师不在,就什么都做不了的话,那自己这个学生当得挺可悲了。

只是,总还是想把闭关的收获告诉老师,或许他会夸奖。

秦三月思绪逐渐飘远。

似乎进入梦乡了。

在梦中,她在一片紫色的海洋里,下沉,不断下沉,永远无法触底。

……

次日清晨,依旧是黎明的曙光唤醒了姑娘们。

今天居心起得很早,早早地就收拾好一切,然后去膳食楼买来了早点。秦三月只是起床洗漱一番后,便只管享受这学府的美食了。戈昂然说得不错,学府膳食楼的东西味道不错。许久没吃过好东西的秦三月,吃得很满足。

“三月啊,今天我可能还是得紫墨池那边学习。”吃早点的时候,居心开口说。

“是为了比试吗?”

“你知道啊。”

“嗯,昨晚听路人提起过。”

居心将一块菱露糕咽下,然后说:“嗯,这场比试关乎到去中州参观武道碑的名额。我想努力一下。”

“那里有什么吸引你呢?”

居心眼神悠悠,“瑶姐姐以前是个天才,你知道吗?”

“嗯,知道。”

“那个时候的她啊,在武道碑上排名特别靠前,就是那种一眼就能看到的。是天底下最天才的十几个之一。”居心喝了口水,“但是之后何依依出了点事,瑶姐姐为了救他,损伤了道基,排名一下子就跌到一千开外,随后几年里,越发严重,直至彻底失去排名。”

“所以呢?”秦三月问。

“我想去争取一下。”

“排名吗?”

“嗯,我知道我不是瑶姐姐那种程度的天才,但我还是想替她找回些什么。”

秦三月摇头,“这个应当何依依来做。毕竟,瑶姐姐因为何依依而伤。”

“他愿意去那最好。但他去是他去,我去是我去。这是两件不同的事。”居心语气比平常平和一些。她很在意这个,“我一定要去的,中州比东土大太多太多了,那里一定有着更加了不起的人和事。”

秦三月笑了笑,“那我陪你一起。”

“你也要加入学府争取名额吗?”居心问。

秦三月白了她一眼,“你傻啊,我有老师的。”

“那你打算怎么去?我听说只有受邀请,或者被分配到名额才能去的。”

秦三月笑着说:“我不一定非要去参观那什么武道碑啊,我可以陪你一起去中州。”

居心皱起眉,“说起来,我倒是还没问你。叶先生呢?还有小蝴蝶呢?”

“老师他做事从来都让人摸不着头脑,我的确不知道他在哪里。但,他也总是会在不经意出现。”秦三月说着,顿了顿,“至于胡兰嘛,我猜啊,她多半也在中州。”

秦三月知道,曲姐姐在东土足迹不多,胡兰多半早就踏遍了。下一趟应该就是去最近的中州。而中州那么大,胡兰一时半会儿也不至于找遍每一处有着曲姐姐足迹的地方。

“你是想去找小蝴蝶吗?”

秦三月摇头,“她啊有着自己很重要的事做,我不会去打扰她的。”说着,她笑了笑,“不过在某一处街角,蓦然回首之间,便遇到了,难道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吗?”

居心笑起来,“不愧是你啊,秦三月,多有诗意哦。”她深吸一口气,只觉身心舒畅,“那这样吧,我要是争取到了名额,我去请求院首,问看看能不能把你带上一起去中州。”

秦三月笑着摇头,“算了,还是我自己去说吧。这种事情,哪能让你去。”

居心想了想,“也是哦,院首很看好你,或许他会同意。诶,不对,那这样,你岂不是就欠他人情了?”她摇摇头,“算了,还是让我去吧,我是学府的学生,没关系的。你啊,一个姑娘家家的,不要随便欠人人情才是。”

“不至于不至于。”秦三月劝说道,“我这种小辈,哪能说得上人情。”

居心忽然执着起来,“那不行。你现在虽然还小,但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很了不起。可不要在这种小事上随便欠人人情。”

“这——”

“就听我的吧。没关系的。”居心打断秦三月,“院首也还是很看重我的,我去好好说说,问题不大的。”

“唉,行吧。”

居心这么坚持,秦三月也不好在固执。她觉得,发生了昨晚的事,戈昂然巴不得自己一直留在青梅学府里。

“那走吧,我们去紫墨池。”居心站起来,满脸笑意。

“嗯。”

收拾完桌子后,她们出发了。

失去了紫色结晶后,紫墨池变成了普通池子,但似乎是上殷正气在

文学

这里存留过太久,使得这里生了不少灵植精怪,道意盎然,灵气充沛,更加适合静心读书修炼了。这反而更加有好处,毕竟那上殷正气是一般人吸收不了的,但灵植精怪酝酿出来的道意和灵气嘛,就能轻松利用了。

等等!

秦三月忽然想起来,自己刚来这里时,亲眼看到居心能够吸收那紫墨池的上殷正气。

心居书亭里,秦三月看了一眼认真学习的居心,陷入沉思。

难道,居心就是那种适应上殷正气的特殊体质?

但为什么之前那些上殷正气全钻进自己身体里了,而丝毫没靠近居心?

秦三月有些疑惑。她想了想,尝试着牵引一丝上殷正气,附着在居心手里的笔上,便见着那一丝上殷正气顺着笔钻进了她的手心。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三章

导力纪元7年,联邦最高执政官陆希·贝伦卡斯特准备卸任。虽然联邦各界都在挽留,元老索尔季诺甚至从故纸堆中拿出了神话时代的典故,说明所谓的“终身独裁官”才是共和制民主国家的光荣传统。

传统的力量是如此地大,在当时的联邦,甚至连“历史上所有强盛的国家都是拥有伟大君王支配的帝国,为何不奉执政官阁下称帝”这样的说法,在元老院中都甚嚣尘上。

陆希·贝伦卡斯特表示了十分感动然后非常淡然地拒绝了他们。不过在正式卸任之前,他还是任命时任中央舰队参谋长,莱昂哈特·阿斯特雷中将为“新大陆方面军”总司令。

在光辉家园晚期的门阀派余党最终逃到了新大陆,这在当时已经不算是个新闻了。事实上,早在七年前,这群流窜于七海的流寇便在坠星海和布雷登海军进行了一次战役,想要去螺旋要塞附近占便宜的布雷登海军遭到了重创。谁也没有想到,在随后的时日里,这次海战竟然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首先,布雷登海军遭到重创,而为了收集足够补给和财富的门阀派军队,在鲁道夫·盖泽特地率领下,洗劫了包括首都艾登堡在内的布雷登沿海重要港市。这个坚强而富于的群岛国家受到了重创。而布雷登王国的死对头,自认有资格争夺坠星海霸主的米德萨克斯王国也因此而膨胀。

在龙骑士团们终于掌握了螺旋要塞的操控方式,驾驶着他们新的驻地飞上云天,开始环绕世界的旅程之后,米德萨克斯王国随即发动了对布雷登王国的战争,目的是谋取对方最西方的领土扬旗岛。一旦成功,米德萨克斯便有可能掌握当时已知的所有新大陆航线。

米德萨克斯人做了一个愚蠢,但是在当时看来也可以理解的判断。当时的奥克兰女皇,“革新王”卡特琳娜大帝正面临着两场战争——以图琉王国牵头发动的风暴海角列国叛乱,以及南大陆索斯内斯十二城邦联合起来的分离运动。除了战争之外,后世帝国工业中心——艾瑞赫利斯城的建设,卡尔加利工业大学的组建,从帝都塞洛克希亚连通黑漫城的铁路工程,以上一切的工程都大大牵扯了奥克兰的国力。

没有人觉得,帝国还有能力发动第三场战争。

谁也没有想到,唯一可以和奥克兰帝国竞争霸主地位的维吉亚帝国,以及天空联邦,都义无反顾地站在了卡特琳娜大帝的这一边。

由奥克兰帝国坠星海舰队的一部,维吉亚新组建的禁卫海军,以及联邦浮空舰队组成的联军,浩浩荡荡地开入了坠星海群岛之中。

五年的坠星海战争中,米德萨克斯王国几乎陷入亡国边缘。后来被称为“狂躁者”的国王罗伯特三世最终死于一次海战中的远程导力枪狙击。他的后继者米尔哈尔二世宣布向联军投降。

最后的结果是,坠星海四王国几乎所有的重要港口都被三国划定了租界,设立了驻军和补给点。这其中甚至还包括完全是被迫卷入其中诺尔达王国和伍思特王国。

我们甚至有理由相信,这一切其实都是旧大陆三大人类霸权瓜分世界的阴谋。(这一句话在后来正式出版中删除)

当然,后来的史料可以证明,三国其实只是顺势而为。真正在背后挑起这场坠星海之战的是被称为“环世之蛇”的秘密结社组织。其核心领导层,被称为十三柱使徒之一的“猩红惑星”传奇红龙埃尔亚斯被龙骑士团俘虏,至今还关押在螺旋要塞中服刑,他将要面临长达五千年的苦役。组织最强大的精英成员,后来被人熟知的“星牌执行者”有七人死亡,三人被俘。(这一段吓坏了编辑,作者被大圣堂请去喝了三天茶。作者先生最终被说服,在正式出版中删掉了这一段)

常年的战争让坠星海的人民承受了巨大的苦难和折磨。大量的市民选择了背井离乡,赶往了新大陆。

大部分人当然选择了正在不断开垦的白金湾地区,奥克兰帝国在这里颁布了《十年免税》《三十年开垦命令》等相当务实

文学

的法令,在当时甚至被视作千古德政。一部分海民则北上,在新大陆的北方找到了家园,后来又被维吉亚帝国的探险队所收编,这便成了后来维吉亚北方五大殖民地州的由来。

然而,坠星海的人民原本就是桀骜不驯的海民(原文在这里是海盗民族,后来被编辑部订正),也有相当一部分的人直接穿过了雷雨和海怪湾,抵达了后来被称为新大陆之脊的卡里姆多地峡。

可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人先他们一步抵达了那里。那就是于光辉纪元1228年的联邦内战中败北的失意者们,也是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

骄傲不逊的海民们(原文是海盗)和权利之战的失意者经过了一定时间的争斗和妥协,最终合流,组成了一个准国家化的军事团体,这便是后来的九蛇兄弟团。其领导者,便是大名鼎鼎的“黑蛇”,新大陆海盗王桑斯·普朗克。(具体事迹可参同为海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历史著作《新大陆的“叛逆者”》第三章《九个蛇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